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13章 新年添财
    照相馆老板想着那所谓的“重金酬谢”八成是泡汤了,不过动了几下嘴皮子就拿到一千块也不错,这才哼着小曲儿回店里。

    中年男人离开照相馆,并没有马上去顾家,而是坐在车里用手机和人联系:“……对,京都顾家。这趟京都没白来,至少找到了那只蠢鸟,就是不知道那东西有没有随鸟粪排出,具体的等带回去解剖了再说,但愿积石一般长在它体内……

    那不可能!当时我亲眼看着那蠢鸟吞下去的,只是被华国特警那么一闹,那蠢鸟居然趁乱偷飞了。等抓回来,看我不虐死它……

    可不是!上回那次重创,害得我们十年心血白费,好不容易积攒的**也一具不剩,这次实验要是成功,头一个要抓的就是那姓贺的……

    嗯,那你继续盯着华国这边,我办完这里的事就回去……对了,阿昌你不用管了,他被华国警方抓了,也省了我们清理门户……据说是私下贩卖违禁药品,还卷入一起谋杀案,不是死刑也是终身监禁,用不着花力气盯他了。嗤!没本事的人,到哪儿都没用,仗着偷走‘一秒倒’就想坐地发大财,做梦!……”

    中年男人絮絮叨叨说了一通,挂了电话驱车驶到顾家附近,住进和顾家隔了一条街、位于西南方的嘉盛大酒店。该酒店最高十三层,可以说是附近最高的豪华酒店了。

    男人甩出一张金卡,要了间十三楼临东的套房,带落地窗的那种。站在落地窗前,拿出一架高倍望远镜,透过望远镜正好能看到顾家庭院的全貌。可连着观察了几天都没有发现那只蠢鸟的踪迹。

    虽说那鸟喜好湿热环境,但不管多冷,一天里总要到户外透透新鲜空气的,要不然容易病恹恹。可从照片上看,那蠢鸟的气色好着呢,而且明显比四年前胖了。可见它的小日子过得很不赖。

    所以他猜想,顾家应该有一只温控鸟笼,可他守着望远镜观察了这么多天,都没见顾家下人提着鸟笼出来遛弯。到底是哪里出错了?难道那照相馆老板在骗他?那鸟根本不是顾家的?

    中年男人沉着脸。再一次透过高倍望远镜,阴鸷地盯着顾家看了又看,依然没看到那蠢鸟的踪迹,泄气地丢开望远镜,裹上大衣、戴上墨镜。隐忍着怒意去照相馆找那贪财老板要说法。

    照相馆老板以为对方出尔反尔、想把那一千块要回去,坚持说那鸟是顾家的,不信下回来洗照片了,找顾家人问问。

    中年男人见问不出什么有用信息,只好松了他的衣领,隔着墨镜眯眼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那好,等顾家再来洗照片,你给我问清楚,那鸟到底在不在顾家。如果不在,到底在谁的手上。这个事你要是办成了,无论找不找得回我的鸟,我都给你一万块。”

    照相馆老板一个劲地点头说“好好好”,几句话进账一万块,傻子才不干。

    中年男人这才放过他,沿原路返回酒店。

    按说禾薇那天的确在顾家,中年男人怎么会没瞅见她提着鸟笼进出?

    说来也凑巧,就在这人在酒店大堂办入住时,顾绪回来了。说是离华大不远新开了一家私房菜馆,既然家里有客人,择日不如撞日,请大伙儿去尝尝新菜。那厢邀了徐太子、罗智还有禾曦冬。这厢接上四个女人,出门去私房菜馆聚餐了。

    小包子太小,又天寒地冻的,就不带出门了,留家里让保姆看顾。

    啥?怕保姆出纰漏?爱孙心切的顾爸顾妈可不是摆设。

    禾曦冬在妹妹和陆言谨、唐宝茵结拜姐妹那天,就见过徐太子、罗智了。虽说这趟是第二次见,不过有妹妹在,他这个二十四孝好兄长专心给妹妹夹菜就成了,偶尔和旁边的顾绪聊几句,倒也没觉得多拘谨。

    吃过午饭,徐太子问他们对玉石感不感兴趣,说是他表兄的玉石店这几天搞周年庆,下午闲着不如上古玩街逛逛去。

    顾绪俩口子便让他们几个小年轻结伴去逛逛,他和老婆大人就不掺合了。一来小包子醒来要喝奶。二来,他们俩口子对玉石的兴趣不如刺绣大,与其去鉴赏那些个冰冷石头,还不如在家玩亲亲。

    “冬子不是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吗?带你妹妹一起去逛逛吧,有轩哥、阿智在,不用怕店家讹你们。逛得差不多了给我电话,我来接你们回家吃饭……”

    “接啥呀,既然去了肯定在古玩街上吃了,我表兄那店的隔壁就是一家酒楼,口碑很不错,你们俩口子没事也过来。舍不得小笼包那就带上嘛。反正进进出出都是自己的车,怕啥。”徐太子懒洋洋地打断顾绪的话。

    顾绪摇摇头:“小笼包还是算了,这天寒地冻的,又是个啥都不懂的小屁孩,出来也是睡觉,等天暖和了再带他出来吧。至于我和乐乐,看情况再说,我爸妈要是出门,我们就不出来了。你们好好玩,有事随时联系。”

    两伙人于是在私房菜馆门口分道扬镳。

    徐太子表兄的玉石店周年庆这几天每天都会推出一批全赌毛料,有便宜的也有贵的。解石机就摆在店门旁的台阶上,现场解石总能吸引不少游客驻足观望。要是开绿,那现场就沸腾了,多多少少总会促使一些抱着捡漏心态的游客进店挑毛料。

    只要进店那就是潜在客户了,推销做的好,潜在客户转化成买家的可能性那就更大了。是以,不少玉石店即使本身不售毛料,也会借着周年庆啊、元旦啊等等节日,总会推出类似活动。说到底,就是一种宣传营销手段。

    至于毛料开出翡翠的几率,那就不好说了。运气好,接连不停地出绿也是有的。运气不好么,有时半天才出一笔,还是干巴巴的豆种。甚至还有剃光头的,卖出去的毛料,一块翠都不含。

    “表哥。”徐太子笑眯眯地朝解石机前立着的年轻男人唤了一声,“周年庆生意怎么样?我带着你弟妹来给你捧场了。”

    “表哥。”陆言谨瞥了未婚夫一眼,不过还是很给面子地上前打招呼。

    “哟。稀客啊,难得集体来看我啊。”徐太子的表哥见是他们,忙过来招呼。

    罗智和唐宝茵他熟得很,倒是禾曦冬兄妹两个他头一次见。经徐太子介绍,客气地点着头,邀请他们进去坐。

    “外头闹哄哄的,说个话还得吼嗓门,还是里头安静……生意好不好的我也没管。不过人气倒是挺旺的,早上刚开张就有人解出一块水头不错的满绿,到现在两台解石机都没歇过。这不刚有个买家挑了块几吨重的大料,正让师傅解呢,我瞧着有戏,就蹲一旁凑热闹了……你们来得正好,这一批的料子确实都不错,一会儿也去挑几块,算是我送你们的新年礼。”

    “谢谢表哥,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徐太子摩拳擦掌。喝了几口茶。就要拉着未婚妻去挑毛料。他因为身在军政世家,玩乐不能随心所欲。哪怕对玉石再感兴趣,今后的道路也不会是这一条。所以只能趁闲暇的时候,来表兄这儿解解馋。

    “外头人多眼杂,你们直接去库房挑吧。让老章领你们去,想要什么工具就找老章。我还得去外头看着,要是真出绿了,价格公道必须拿下。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徐太子表兄将一行人领到毛料仓库,喊来助手老章陪同,留下一句“祝你们好运”。就匆匆去外面了。心里惦记着那块大料呢。

    徐太子见惯不怪,转身朝大伙儿一挥手:“说了是新年礼物,大家只管挑,挑到谁就是谁的。不如咱们比比谁的运气好?”

    禾薇原本就想找机会把那块葫芦状毛料拿出来解。没想到徐太子会带他们来古玩街毛料,就让系统君散发磁场感应,看仓库里有没有含翠的料子。最好挑块不惹眼的,现场开解,既能赚点外快,也能给徐太子表兄的玉石店添点财运。

    捋高袖子。说干就干!

    禾曦冬虽然对赌石不了解,但鉴宝是他的爱好,聊着聊着居然和徐太子聊到了一块儿。顿时有如相见恨晚,哥俩好地勾肩搭背。还头碰头趴在一块大料跟前,一个高举手电筒照啊照,另一个数着上头的绺子低声说着啥。

    其他人见状,嘴角直抽抽。对鉴宝有一手、对玉石兴趣浓,不代表赌石就能撞大运啊喂!

    这俩货不会以为赌石等于一加一吧?——人多财运旺?

    估计所有人当中,挑毛料最像模像样的当数罗智了吧。反正陆言谨和唐宝茵是一点都不懂。剩下禾薇,也是走走停停,挨个儿摸一摸、看一看,就像夜市上挑感兴趣的小玩意儿似的。

    陪同的老章师傅看不下去了,站一旁想给点建议,结果被徐太子嫌弃“您老挡着我光了”,对这帮老板的亲戚彻底无语。索性帮忙看管禾薇提来的鸟笼,以嘴嘘着口哨,站在门口逗鸟,抬头就是库房外的院子,还是那些热情洋溢的游客们挑毛料更有看头。

    “薇薇,我怎么看你挑的这块那么像南瓜啊。”唐宝茵扒着石头看了几块,完全看不出这块和那块有啥分别。倒反把自己搞的腰酸背痛。直起身,捶着老腰溜达了一圈,见禾薇捧着一块不大的南瓜状石头翻来覆去地看,好奇地凑过去问。

    “我也不会挑,就觉得这石头像南瓜,兴许能撞大运。”禾薇吐了吐舌,娇憨地笑道。随手将石头递给唐宝茵研究,转身继续在毛料堆里捡漏。

    “对嘛!”唐宝茵眼睛一亮,“还是薇薇聪明,左右不懂,干啥不挑块顺眼的?”

    于是,她也开始挑南瓜、挑冬瓜、挑窝瓜……最后还捧着一根头大尾小的毛料问大伙儿:“你们说像不像圆茄子?还是更像棒槌?”

    众人集体无语。

    总之,唐宝茵把一切能形象比拟的形状石一块块地从毛料堆里扒拉了出来。

    陆言谨起先是看着她挑,看到后头不知不觉来了兴趣,也跟着挑了起来。

    系统君感应之后发现,唐宝茵和陆言谨挑出来的形状像各种瓜果蔬菜的毛料,含翠比例竟然不低。八块里竟然有三块携有翡翠。至于质地,大概是一块比较好,一块一般般,还有一块稍微差一点。好的那块和禾薇挑的南瓜料差不多。

    等大伙儿挑的差不多了,看日头也已近黄昏了,徐太子宣布结束。老章从前头喊来两个伙计帮忙搬运。一看三个女人挑出来的毛料,忍不住嘴角微抽。

    别说,这些毛料分散在毛料堆里尚不觉得,单独拣出来以后才发现,还真挺形象。你敢说这块不像南瓜?那块不像茄子?还有那冬瓜状的、萝卜状的……要是不知道这是翡翠毛料,恐怕会以为是刻意雕琢成蔬菜瓜果的怪石头吧。

    这些毛料都是论公斤卖的,对外价888元/公斤。本来就是为店庆推出的,讨个吉利嘛,你要说一千块一公斤,只要能开出翡翠,也会有络绎不绝的游客光顾。

    徐太子的表兄让他们多挑几块,“新年礼物嘛,甭给我省钱。”

    “谁给表哥省钱了?这不,我和冬子虽然合起来挑了一块,可分量重啊,都能赶超小谨她们挑的总量了。快快快,解开给我瞅瞅,要是出绿,今儿个晚饭我包了,想吃啥都行。”

    “最贵那家私房菜馆也行?”唐宝茵顺嘴问。

    “行——”徐太子拖着长音笑答。

    徐太子表兄边吩咐伙计把他挑的毛料搬上解石机,边笑骂:“要能出绿,一顿晚饭就想打发我们了?吃完得再去会所好好找个乐子才行!”

    徐太子咳了一声,神情尴尬地瞥了未婚妻一眼。

    表兄口里的“找乐子”,他还能不知道名堂么。就连唐宝茵都听懂了,朝他和罗智两个直瞪眼呢,可未婚妻却依然笑吟吟地在和禾薇说话,让他松口气的同时,又不免有几分失落。据说女人很容易吃醋的,她这般反应,到底是没听懂呢还是不在乎?(未完待续。)

    PS:  除夕快乐啊!昨晚实在太累,给自己放了一天假,但其实也没放假,因为到酒店已经晚八点了,洗吧洗吧又吃了点东西,才开始码字,以俺那龟速,是无论如何都赶不进十二点发布,索性就放早上了。正如标题一样,祝大伙儿猴年行好运、福禄寿喜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