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04章 早下手肯定赚
    “这最后一句才是真心话吧?”禾母好笑道地睨她。

    不过闺女来了,别说只是让她做一桌子菜,让她一天到晚不停地做菜她都高兴。

    禾父推着大箱子走在娘俩旁边,乐呵呵地说:“中!你妈已经把冰箱都塞满了,就等你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那我能点菜不?妈我想吃你做的那个五香牛腱子了。学校里虽然也有卤牛肉,但没你做的好吃。你多卤几个,回头我给哥也带一个咋样?”

    “这还用你说!我出门前就卤好一锅了,明儿到家你先吃,你哥的回头再做。虽然天冷,但搁久了还是容易走味儿。”

    “我还想吃你做的酸菜鱼、盐酥鸡、茶香卤蛋……”

    “成!你想吃妈做啥!要是这点都克扣,你爸该和我上火了。”

    “哈哈哈……”

    一家三口说说笑笑地打车前往下榻酒店。

    禾父禾母因为要接闺女,顺道把圆圆也接了,省得贺迟风俩口子请假跑一趟。

    许惠香不用说,临近年关,单位里忙得恨不能三餐都在单位解决。加上今年亲戚朋友喜事多,年休假早耗光了,请个假既要扣工资,还得看领导脸色,不好请啊。

    贺迟风虽然是体育老师,可排到有课的下午,也不好老是开溜啊。况且明儿是元旦,今儿下午放学后,教职工还要留下开个小会、领点年货啥的,能不请假还是别请的好。原本俩口子是想让儿子自个儿坐大巴回来的。连飞机都独自乘过了,还怕区区大巴么。正想给儿子下达这个指示,禾母先她一步打来了电话。

    许惠香一听干闺女元旦要回家,禾家俩口子要去机场接机,也就不客气了,把接儿子的任务交给了他们。儿子跟着干闺女一家,怎么滴都放心。

    可这么一来,禾母也犯愁。闺女的航班七点半抵达,如果先去海城一高接圆圆。然后再去机场,会不会错过接机啊?圆圆下午有三节课,他们去的早也没用,总不能让圆圆请假吧。高二的课程。哪能说请就请呢。可等他下了课再一道赶去机场,差不多就是下班高峰期了,又是元旦前一天,车流量肯定大。去海城一高又势必得经过市中心,万一堵车。这时间可就算不好了啊。

    最后还是圆圆主动让他们不必来回赶。

    “……姐不是把酒店定在一高和机场中间吗?我放了学自个儿打车过去就行了。说不定等我摸到酒店,你们也到了呢。”

    禾父禾母一听有道理,叮嘱了圆圆几句,让他注意安全,然后就先去机场了。

    梅子听说禾薇今晚的飞机到,晚上宿海城,激动地说她也要去酒店,要第一时间看到禾薇。虽然也就一个多月没见,平时几个小伙伴一直有保持通讯往来,可还是好想她啊。

    圆圆打趣她说:“你就算了吧。我姐说了,她明天上午会去看你的,你只管在家等就行了。”

    “哎呀,我等不及了嘛。”梅子借圆圆的手机往家拨了个电话,说明今天要晚点回家,先去看禾薇巴拉巴拉。电话一挂,飞快地收拾好书包,催着圆圆去酒店。

    夏清看得眼热不已:“要不我和我哥说一声,咱也在海城住一晚得了,明儿再回家。”

    “你就得了吧。”圆圆和梅子齐声道:“你堂哥都在校门口等了。而且你不是说明天还要起早去进市喝喜酒吗?从你家出发都要小半天,要是从海城出发,到人家里还不得傍晚啊。”

    可不是么!夏清垂头耷脑。

    “安啦!以后又不是没机会了。马上就过年了,你们正月里上清市来玩。或者我们去你家那边玩不就好了。”

    “好吧。”夏清的情绪依旧有些蔫耷耷,可明儿中午要喝喜酒是真的,而且是近亲,不好不去的,只好托梅子和禾薇解释,寒假回来再好好聚聚。

    圆圆和梅子等夏清上车走了。也拦了个出租车直奔酒店。

    果然不出所料,路上大堵车,一路走走停停的,等摸到酒店差不多快七点了。两人都感觉有点肚子饿,左右要等,就在附近的茶餐厅叫了点吃的。

    吃完和禾薇联系,得知他们再有半个多小时也能到了,于是掐着时间打包了三份鸡粥、一笼虾饺、一份萝卜糕、一份紫芋酥、一份叉烧包,总之咸的甜的干的湿的都有。

    两人在酒店大堂坐了没一会儿,禾薇一家三口到了。

    圆圆率先扑上去:“姐!”

    “哎!圆圆!梅子也来啦?”禾薇开心地和他们拉手,又围着圆圆转了一圈,摸着下巴羡慕嫉妒地说:“圆圆,怎么好像又长高了嘛!”

    圆圆嘿嘿笑:“我现在可是发育期,不长高难道等着成三等残废啊。”

    “啥三等残废?小孩子家家的别乱说。”禾母赶紧呸掉不吉利的话。

    禾薇几个对视了一眼,吐舌笑道:“妈,这只是调侃身高不足一七五的男生啦,不是真的残废。”

    禾母反应慢半拍地“哦”了声,随即拉着禾父咕哝:现在的学生要求可够高的,一米七五不到就成残废了,想咱们找对象那会儿,一米七的个子就称高个儿了……哎老禾,你多少高来着?”

    禾父迟疑了片刻,不甚肯定地说:“一、一七五?”

    禾母:“……那是穿着鞋还戴着帽子吧?”

    禾薇几个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肚子都疼了。

    还是梅子机灵,举起打包盒,问禾父禾母:“叔叔阿姨你们肚子饿不饿?要不趁热先吃点?”

    禾薇也跟着说:“对,爸妈你们就在这儿坐着吃,我先去把房间确认了。”

    梅子和圆圆都说要陪她去,禾薇就拉了梅子,把圆圆留在爹妈身边,顺便看行李。

    圆圆也没意见,反正元旦有三天,大不了这三天他蹲禾家不走了。冬子哥的房间,他可是常客。

    那厢,禾薇和梅子边走边聊。梅子说的都是禾薇走后、学校里发生的大小事。譬如夏清贴足住宿费,搬去和她一道住了;再譬如隔壁班新来的转学生,也是个学霸,常常和圆圆争年级第一……

    最后。说到乔依玲,梅子的八卦劲上来了,贴着禾薇的耳朵说:“……也不知道哪个传出来的,说乔依玲喜欢海大一个学长,偏人家不鸟她。甚至躲她都来不及,开学到现在,成绩一落千丈,听她同桌说,她们班老班都撂狠话了,说是再这么下去,让她请家长过来办退学手续,不用在一高待下去了……啧!真想不通,这情情**的,到底有啥好的?依我说。她努力考个好大学,还愁大学里没好男人么……”

    “噗!”禾薇经梅子的嘀咕,想起初中时班主任找她谈心曾听过的一段精彩语录,清了清嗓子转述给梅子听:“……初中时耍朋友,只能耍清市的,上了高中耍朋友,顶多扩大到海城;等上了大学,不仅能耍全国各地的,还能耍外国的蓝眼睛……所以,再怎么动心都得忍住。为了能耍到国际友人,请务必上了大学再谈恋爱!”

    “噗哈哈哈……”梅子笑喷了,边擦眼泪边说:“哪个这么有才啊,竟想出这样的……呃。通俗易懂又十分玄妙的道理,让小的甘拜下风!”

    禾薇也笑:“是我初中的一个老师。”

    “我决定了!我就照你老师说的,务必等上了大学,最好是找到合意工作或是考上研究生以后再耍朋友!”梅子握爪起誓。

    禾薇好笑地刮刮她鼻子:“说这么大声,不怕羞哦!”

    梅子脸颊红了一下,马上又恢复如常。故作淡定地说:“这有什么!男婚女嫁本就是人类生存发展的必然法则。到了年纪,你我哪个能逃得了?左右逃不了,不如早作打算。”

    “是是是,咱们梅大姑娘总是最有哲理。”

    “好哇!禾小薇你变坏了,居然打趣我!”

    “哈哈哈!不闹了,等我办手续先。”

    办好入住手续,禾薇晃了晃手里的房卡,对梅子说:“要不你今晚别回家了,和我一块儿住得了,明儿退了房,我们先送你回家再回清市。”

    梅子也有些意动,“只是这样不会打扰你和叔叔阿姨们啊?”

    “怎么会!我订的可是家庭套房,本来就是爸妈一间,圆圆一间,我一间。你和我一起睡,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

    禾薇一开始没想要订家庭套房的,还是酒店方面提议,说是一家人的话,推荐三室一厅的家庭套房,价格上不比三个标间的总额高多少。如果她提前预定并全额付款的话,酒店还按人头赠送自助早餐券。主要是元旦期间,双标间不怕订不出去,反而越是临近元旦,越是紧俏。家庭套房就不好说了,有时整个节假日结束了还没订出去的情况都有。所以酒店才有这么个推荐服务,希望把容易滞销的家庭套房优先推出去。

    这对禾薇来说倒是好事。一家人住一个套房多好啊。围坐在客厅里,边吃边聊,想聊多晚都行。于是,她爽快地付了全额,订下了这套家庭间。

    听禾薇这么说,梅子也不拘谨了。由禾薇往她家打了个电话,然后乐呵呵地帮忙提上行李物品上楼。

    “对了,薇薇,你还有冰箱啥的留在宿舍呢,电炖锅、茶具啥的倒是好拿,下回我和清清上你家玩了给你带去,可冰箱咋办?我量过尺寸,普通车子的后备箱放不下呢。”梅子想起宿舍里那堆禾薇添置的生活用品,说道。

    禾薇摆摆手:“这些东西你和清清平时也能用到,不用急着给我,等毕业了再说吧。”

    倒是由此想到之前购置的商铺,如今人不在海城,想着要不转给梅子家得了,于是问梅子感不感兴趣。一次性付款若是困难,分期付款也成的,反正她不急着用钱,随便什么时候都行。

    梅子倒是很希望她爹能趁眼下生意好盘个铺子在手的,这样即使以后生意差了,把铺子租出去也好有笔稳定进项。以前之所以没考虑买而是租,一方面是资金不够,另一方面则是考虑到她今后念大学的问题。毕竟她爹腿脚有毛病,离得近了还能互相照顾。但现在不一样了,她爹有了新妈照顾,这个顾虑完全打消了。无论她去哪个省城念大学,都不用再像以前那么牵挂了。

    只是,她心里还想着给他爹安副义肢呢。上次没安成,因为存款都拿去买房了。好不容易又攒了点积蓄,铺子一盘,岂不是又要等了。

    除了这个,她也替禾薇考虑了:“薇薇你真想把铺子盘掉啊?其实一高这一带,今后肯定还会再升值的,现在就转掉会不会太可惜了?”

    “我是盘给你家,你可惜个什么劲啊?”禾薇看梅子一脸心疼不舍的样子,好笑不已。

    梅子嗔睨她一眼:“我家欠你的人情够多的了,哪能老占你便宜呢。”

    “我也不亏啊,一年半的时间,不仅铺面升值,还赚了这么多月的租金。”禾薇笑着宽慰道:“而且不瞒你说,我其实是想攒点钱,然后好去京都那么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买铺面。”

    这话不全然是假话。她确实有这样的打算。钱在户头上永远都是死的,只有换成富有升值潜力的物品才是活的。而在土地有限的京都内环,早下手肯定比晚下手赚。可惜如今手头资金有限,买商铺或是买公寓的计划少不得要延后。

    【谁让你把宝贝丢在空间不闻不问的?要是把它解出来卖了,别说商铺公寓,别墅四合院想要也能买到手。】

    系统君指的是当初在古玩街淘到的那块葫芦状赌石毛料。

    它不说,禾薇都忘了。

    拍了拍额:那成吧,找机会把它解出来,但愿有你说的这么值钱。

    【放心!能让本君看上的东西,绝对差不了。】

    有系统君这句话在,禾薇便把葫芦状的赌石毛料记到了日程上。想着回到京都,就托两个干姐姐找找可信的解石工,把它给解出来。

    至于眼下么,当然是陪爹妈唠嗑了。(未完待续。)

    PS:  快到月底了,弱弱地求个月票。o(╯□╰)o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