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99章 送礼收礼忙
    平安夜这顿晚饭,估计就罗美萍一个人没吃好,其他人全都吃得肚子滚胀,心满意足。

    “老冯啊,你这手艺是越来越好了,不愧是御厨世家的传人,做什么菜都像模像样,我是越来越离不开你了咋办?要不你家小子讨媳妇了也住咱家吧,小李也一样,这样家里多热闹,咱俩个没了伴儿的糟老头还能搭个伙做个伴,你看咋样?”

    老爷子吃饱喝足,开始花样挽留冯大厨。

    这一年下来实在是被冯大厨养叼了胃,离开他还能上哪儿找这么个经济实惠又能干的御厨后代?

    冯大厨和儿子还有小李在厨房的六人餐桌用餐,这会儿也吃得差不多了,走出来陪老爷子唠嗑,笑呵呵地说:“俺不走!儿子讨媳妇了俺也在您这儿干!以前是担心儿子年纪小,所以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外头,等他讨了媳妇儿,这不还有他媳妇照顾嘛,哪还轮得到俺指手画脚啊。您要不嫌弃俺,俺就在您这儿做到老……”

    “好好好!”老爷子连答三个“好”字,当众赏了老冯一个沉甸甸的大红包,当是今晚的辛苦费。

    酒足饭饱,接下来就是互赠礼物了。

    “丫头,你今年给爷爷准备啥礼物了?”老爷子拉住给玲珑犬喂食回来的禾薇,朝圣诞树下那一圈堆成小山的礼物抬抬下巴。

    禾薇笑眯眯地说:“爷爷等拆开看不就知道了?”

    “那还不赶紧拿过来,小北,你去书房把拆信刀拿来。”

    “哎!”贺颂北应声去拿刀。

    胡慧率先给大伙儿分发自己准备的圣诞礼物,最先是给老爷子,一个长方形的礼盒,包装得异常精美:“爷爷,这是我准备的一点心意,祝您圣诞快乐,身体健康!”

    “哦哦,好!”老爷子淡笑着点点头。收下了她双手奉上的礼物,而后顺手搁在茶几上。

    对这个孙媳妇,他说不上喜欢或是不喜欢。可老二媳妇有一点说的对,当时的情形。并非到了不能转圜的地步。明明能叫救护车,明明能送曜南去医院救治,而非拿自己当解药,让曜南失去选择权,并陷贺家于被动位置。这种被利用、被算计的感觉很不好。

    泥腿子出身、战功换勋章的贺老爷子生平最讨厌什么?那就是官场里的汲汲营营、弯弯绕绕。可不喜欢不代表不懂。想他在军部摸爬打滚这么多年,岂会看不出胡慧在这件事上的算计?不就想凭着失|身然后进贺家门吗?

    喜欢他家曜南,主动追求本没有错,错就错在她心思不纯,什么事先不明说,放心里算计准了才开口。这回是吃准了曜南不会赖账,吃准了贺家人为面子不得不压下这桩丑事。

    所以他虽然承认了这个孙媳妇,却一直冷着她,希望她能端正心态,别以为算计成功一次就能算计成功第二次。贺家能容忍她这一次。但绝不会容忍她第二次。

    胡慧晚饭前被方婉茹那番话打击得够呛,后来被贺曜南的关心和体贴治愈了,心情跟着开朗起来,和大伙儿说说笑笑的,又吃到了很多前世连见都没见过、这辈子虽然接触过次数却很寥寥的美食,那些不愉快的事渐渐被她抛在了脑后。

    她一再劝自己放宽心,想着这就很好了,这样的日子,和前世相比,已是云与泥的差别。人不能太贪心。贪心不足蛇吞象,想想败北的罗笑笑,再想想前世的自己,真的该满足了。

    可看到老爷子对她和对禾薇的态度如此不同。又不免替自己叫屈。她明明很努力了啊,为什么就不能对她好点儿?禾薇到底好在哪里,让那么多人围着她、哄着她?好像禾薇才是贺家的孙媳妇,自己就不是。

    想到这里,胡慧忍不住朝禾薇递去了一个无比幽怨的眼神。

    可惜禾薇没接收到。她这会儿正在圣诞树下奋力地扒自己放进去的礼物呢。

    一个不落的找出来,按男女士分成两堆。然后挨个儿送到各人手里。不像胡慧,最先送老爷子,其他人的因为她愤愤不平的心理活动给暂时性遗忘了。

    禾薇连厨房的老冯爷俩也没落下,分完后,捧着最大的礼物盒跑到老爷子跟前,脸蛋红扑扑地说:“爷爷,给!圣诞快乐!拆开看看喜不喜欢?”

    “好好好。”老爷子开心地抚着胡子笑,接过贺颂北递来的拆信刀,亲自把礼物盒拆开了。

    “哇哇哇!大嫂,这是你自己做的?”贺颂北从书房拿了两把拆信刀,一把给了老爷子,一把留给他自己了,年轻人嘛,拆起东西哐哐哐的,速度别提多快了,以至于老爷子才刚刚把封口割开,他已经捧着深蓝色的陶土笔筒在欣赏了。至于那对银质镂花的香薰球,被贺凌西抢去把玩了。

    贺颂北发现后,赶紧扑上去:“啊喂!那是我的!你自己的呢?赶紧拆啊,喏!刀子给你。”

    “小气鬼!”

    “哪里小气啊,明明都有,还抢我的玩……”

    胡慧被双胞胎一打闹,方才回过神来。这一看不得了,自己的礼物才发了老爷子一个人,禾薇却都发完了,所有人都在拆她送的礼物盒。暗道不好,风头被她一个人抢光了,连忙喊过贺曜南帮着分发礼物,却发现贺曜南也在把玩那新奇又别致的香薰球,差没吐一口老血。

    胡慧抚着胸口吸气、呼气、再吸气、再呼气,总算把心里的火气勉强压了下去。心说等你们看到我送的礼就有数了,禾薇送的这些肯定是买的,哪及得上我亲手织的围巾心意重啊。

    “哟?薇薇,这手套袜套该不会是你自己织的吧?好柔软,是羊绒线织的?”

    方婉茹一句话,让胡慧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啥?禾薇送的不是陶土笔筒、什么球吗?怎么还有羊绒线织的手套袜套?

    她匆匆把自己准备的礼物分发到各人手里,然后凑到方婉茹身边,看到方婉茹戴上手的羊绒手套,脚下差点一个趔趄。

    居然是真的!禾薇也织了东西!

    虽然不是围巾,但手套袜套的难度显然比围巾大,何况还是用羊绒线织的,这比自己送的马海毛围巾出彩多了。

    胡慧满心不是滋味。

    偏巧这时方婉茹又说了几句。而且是对一旁试手套的罗美萍说的:“二嫂,薇薇这礼物合你心意吧?你前两天不是还在说缺双手套想趁年前几天去商场淘货吗?这下不用去了……这袜套也不错,在家穿拖鞋,可以套薄袜子外面保暖……我要是会织啊。我就织它个十双八双,可惜我只会织围巾,还是薇薇好,知道送我们不会织的……”

    说到这里,方婉茹顿住了。因为她刚刚打开了胡慧送她的礼物。是一条马海毛织的平针围巾,花色倒是蛮得她喜欢的,只是这款式、材质,说实话,她打从三十五岁以后就没再系过了。

    不过怎么说也是曜南媳妇的心意,方婉茹笑呵呵地夸了胡慧几句,然后又唯恐天下不乱地调侃罗美萍道:“二嫂你好福气啊,挑的儿媳妇手这么巧……”

    把罗美萍气得够呛。刚谁啊,在那里一个劲地夸禾薇能干,说什么会织围巾不算本事。会织手套袜套才是真正的心灵手巧。哦,这会儿又改口了?当她聋子么!还有,别以为把反话说的这么好听,她就听不出来了,家里谁不知道这儿媳妇压根就不是她挑的。说这话不是扎她肺管子么!

    胡慧只觉得自己一颗心在今晚被割开缝上、割开缝上无数次,几乎碎成了渣渣。好在她家曜南还算给面子,当场围上她织的爱心围巾,还拥着她说了很多甜言蜜语。让她麻木的心获得了不少安慰。

    又听老爷子打趣禾薇:“阿擎那臭小子送你什么圣诞礼物了?给不给爷爷瞅瞅?”

    禾薇笑眯眯的,就是不说。其实是没法说,贺校官送她的是纳米银收纳架。一收到就被她放空间了。老爷子想看怎么破?大变戏法么?算鸟,就当难为情,笑而不语躲过去呗。

    老爷子见状,指着她笑骂了几句。也就揭过去了。本就不是真的想看,无非就是想逗逗她。

    胡慧在心里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找到一样比禾薇强的了。圣诞节禾薇男人不仅没法出席,说不定连礼物都没准备,要不然禾薇怎么不说?而且离得这么远,谁知道外头有没有其他女人……这么想想还是自家曜南好,重要的日子哪一次不是陪在她身边?礼物也是她一早相中的足金吊坠。两相一比。胡慧圆满了。心说老爷子对禾薇这么好,没准就是补偿。

    自我脑补了一番的胡慧,再看向禾薇时,眼神里多了一丝同情。

    禾薇被她看得莫名其妙,还道是礼物给的太慢引起胡慧不高兴了。

    忙把手里的盒子递过去:“慧慧姐,圣诞快乐!”

    她送胡慧的是一套品牌化妆品。这东西她在空间收了好几套,就怕礼物不够送,临时拿来对付。

    胡慧对此虽有些不满,因为禾薇没送她香薰球,但曜南把他那对香薰球送她了,而且这化妆品价格也不便宜,她常听室友提起,只是一直没舍得买。曜南不是没送她好东西,但基本以首饰、衣服居多,化妆品之类的他一个大男人许是不了解吧,从没送过。所以胡慧对禾薇送的这份圣诞礼物,大体来说还算满意。

    继禾薇和胡慧之后,接着是贺曜南几个贺家孙子分发礼物。

    贺曜南送大伙儿的是旅行版瑞士军刀和修甲套装,特点是实用。

    双胞胎准备的是吃的:老爷子是两盒特级蜂胶,两位女士是天然蜂蜜,两位男士是茶叶。余下的人,包括老冯、小冯和小李,则是人手一罐色彩缤纷的进口什锦口香糖,看不懂扭来扭去文字的,还道是巧克力或是寻常糖果。

    小辈们送完礼,接着轮到长辈送小辈心意了。

    自家儿子就算了,罗美萍和方婉茹这点倒是有志一同,买了几盒巧克力随便对付得了。

    至于禾薇和胡慧,毕竟还没过门,称得上是客人,总不好也一盒巧克力应付了事吧?于是,俩妯娌第一次集结逛商场。最后,方婉茹挑了靴子,罗美萍挑了皮包。虽然色泽、款式都不同,但价位差不多,免得彼此有什么想法、事后叽叽歪歪传到老爷子耳里。

    贺爱国、贺战国两兄弟,本来对什么平安夜、什么圣诞节的完全没想法,在他们看来,无非就找个由头聚聚餐嘛,哪里想到小辈们都送了,连自家媳妇、儿子也都准备了礼物,他们这两个做爹做叔叔的光收不送多不好意思,于是当场封了几个红包,给小辈们一人一个。

    最后轮到老爷子。给了禾薇和胡慧一人一个大红包。三个孙子的说是留到年三十晚上。因为禾薇、胡慧年三十这天肯定来不了,所以两人的压岁钱借着圣诞节先给了。三个孙子谁也没意见,有意见也不敢提呀。

    罗美萍这次倒没说什么。因为她瞅见老爷子给的红包厚度一样,过节给红包,尤其是当压岁钱的红包,一般都是吉利数,不可能只差一、两张,所以既然厚薄差不多,那应该是一样的金额。所以罗美萍心里平衡了。

    可她不知道的是,老爷子压根就没给一样的货币。他包给胡慧的是华国币,一万块。而给禾薇包的是美金,一万块。

    在老爷子心里,胡慧这个孙媳妇根本没得和禾薇这个孙媳妇比。所以给两人不一样金额的红包,半点心虚愧疚的感觉都没有。

    而罗美萍、胡慧她们哪里想到老爷子会来这么一出呀,见厚薄差不多,只道是一样的,所以都很满意。尤其是胡慧,第一次收到这么大额的压岁包,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连禾薇比她多得了只玲珑犬当圣诞礼物也不再介意。也许正如贺三婶说的,老爷子淘那小东西的时候,她和曜南的事儿还没定呢。(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