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83章 意欲转学
    禾母昨天吃中饭时还在和禾父嘀咕,说是右眼皮跳了一早上,禾父为此取笑她,说女人就是爱胡思乱想,没睡好跳个眼皮,都能掰点事情出来唠唠。

    没想到还真出事了。

    许惠香话刚起了个头,禾母就脸色煞白,身子一阵摇晃。要不是禾父拖着她坐到沙发上,又是顺背、又是拍肩的,没准会眼白一翻晕过去。

    禾薇挨着她娘坐下,一个劲地宽慰她:“妈,我这不没事嘛,你别自己吓自己,都过去了,啊,都过去了,你看看我,我好着咧,身上一点伤都没有,连贺大哥都说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真没事?你没骗妈吧?啊?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啊,光是想想妈都害怕……你个死丫头,每次出事都这么危险……”

    禾母听闺女这么说,拉过她上上下下检查了好几遍,确定没受伤,脸色才好转,拍着胸口又哭又笑地念“菩萨保佑”。

    许惠香俩口子看在眼里,唏嘘不已。得亏昨天没打电话告诉他们,宝贝闺女这会儿都生龙活虎地站他们跟前了都能吓成这样。这要是昨天生死不明、消息不通的时候,指不定会怎么样。

    话说回来,他们昨天不也是这么惊惶无措么。老贺还好点,毕竟把着方向盘呢,她当时都吓懵了,即使现在,都想不起从清市到明华山那一路究竟是怎么熬过去的,只觉得一颗心“砰砰砰”地跳得剧烈,随时都能裂破胸膛。

    好在最终没出事。

    许惠香在禾母另一边坐下,拍拍她的手,感慨道:“真是菩萨保佑、祖宗显灵。连警|察都觉得不可思议,直叹我们薇薇运气好。大姐你该高兴才对,这么大的劫都渡过去了,以后的日子必定一帆风顺。”

    “也是。”禾母这会儿总算冷静下来了,抹干眼泪,边笑边点头:“这么大的劫都渡过了,以后肯定没病没灾。一世平安。明天我就去庙里拜拜。”

    “我同你一道去。”许惠香忙道。

    于是,两个家庭主妇的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到了上庙里拜拜需要备哪些东西,又说住持大师要是在。给几个孩子抽个签解解,不管灵不灵,解出来要是凶,也好提前做个预防……巴拉巴拉……

    那边贺迟风在和禾父说整件事的经过。说到她被逼坠崖、然后运气极好地被一棵参天古杉的树梢勾住衣领、晕在半空中直到被他家大侄子平安救下……禾父拍着大腿长叹:“这么说,又是阿擎救了我们家薇薇啊。”

    禾薇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好在禾父叹归叹。没有详细追问,许是怕问多了勾起她的后怕,又或许是觉得这事儿实在太运气吧,总之细节究竟怎么样的。他老人家没追问。这让禾薇松了口气。

    如果爹妈追着她问当时的具体情形,她怕忍不住说漏嘴。撒谎也是一门技术活啊,何况是面对关心她、在乎她的亲人。

    可一旦告诉了爹妈。干爹干妈这里要不要说呢?干爹干妈知道了,老爷子那边瞒不瞒?

    与其一圈人跟着她匪夷所思。倒不如谁都不告诉。当然,贺校官例外。谁让他是第一个发现她、并且需要他帮忙善后的人呢。

    等禾薇回过神,贺迟风已经在提转学的事了。

    要搁以前,禾父禾母肯定不愿意。

    海城一高是什么学校啊,全国重点!升学率历年都是省内第一。

    而且闺女当初是保送进去的,三年的学杂费全免。这么优质的学校、这么优渥的条件,但凡家里有孩子的,哪个不削尖了脑袋想把子女送进去?结果他们家闺女倒好,进去一年说要转学了。脑袋被门夹了吧?这要传出去,估计会被一群无缘送子女进去的家长们联脚踩死。

    可如今听贺迟风细细一分析,禾父禾母也觉得有道理。没准海城一高的风水真和自家闺女相冲。瞧瞧,进去才一年,期间磕磕巴巴发生了多少事。不数还好,一数吓一跳,真是什么坏事都能牵扯到自家闺女身上。这一次更严重,要不是运气好,他们就要失去这个乖巧又懂事的闺女了。

    和闺女的人身安全一比,海城一高的各种好,对禾父禾母来说,就没什么吸引力了。升学率再高,没命念书岂不是白搭。学杂费全免,不说家里如今不缺这点钱,缺了也比没命花好啊。

    俩口子认真一合计,拍板敲定:“转!”

    至于转到哪所学校,贺迟风建议是京都。

    “这会不会太远了?除了一高,省里还有不少好学校的,再不济,转来家门口的一中读也好啊,干啥转去京都?”禾母一方面是纳闷,一方面是不舍。

    儿子去京都那是念大学,不舍也得舍。可闺女才高二,跑那么远干啥?

    贺迟风心知俩口子疼闺女,想要劝服他们不容易,大侄子交给他的任务不好办,可出于安全考虑,他也赞成转京都。

    “那个楼琼丹本身倒是好解决,关键是她雇的人,听阿擎说很可能是混道上的。山里那伙人都和薇薇照过面,万一有漏网之鱼逃出来了,难保不找薇薇麻烦。就算警方的搜山计划很成功、山里那伙人全落网了,保不齐外头有个别听风就是雨、不怕豁出命的‘兄弟’,追着薇薇要报仇,警方再有心,也防不胜防啊,总不能让薇薇一直躲家里不出门吧?”

    禾母一听还有这样的可能,忧心不已:“可去了京都,难道那些人就不会去找薇薇麻烦了?”

    “一般被下了通缉令的嫌犯,最不敢去的城市就是京都,毕竟是首都,胆儿再肥,也不敢在那里撒野。再说,海城一高不容许学生带保镖。京都那边还是有不少学校允许的。到时我托人给薇薇寻个靠谱点的女保镖,我们大伙儿也好安心。”

    贺迟风喝了口茶,又说:“薇薇在海城一高读,一个月不也才回家一趟?去了京都,照样能每个月回来。你们家在海城没亲戚,我们家也没有。可去了京都不一样,我家老爷子、薇薇干姥姥他们。都会护她周全的。何况冬子如今也在京都。大学的课程比高中宽松的多,兄妹两个隔三差五就能碰面,相比在海城。你们应该更加放心才对。”

    禾父禾母被说动了。

    贺家和许家什么背景,俩口子以前不知道,现在还能不知道?这次宝贝闺女被阿擎所救,说到底还不是阿擎的身份、贺家的背景。换做普通人。哪有那个能力,在警方刚开始封山。就带着一支神速的特种队伍入山搜寻?只要迟上一步,他们也许就不是现在这样庆幸地围坐在一起感慨劫后余生了,很有可能是在医院的抢救室外焦虑地等候。更甚至,连抢救都来不及。直接白发人送黑发人……

    每每想到那个可能,禾家俩口子就后怕不已。

    “那就京都吧,可京都的学校有那么好转吗?我听付大姐说。得有房子啥的……”

    不等禾母问完,贺迟风摆摆手:“这些不用大姐你们操心。老爷子最近闲得很,让他有点事做他还高兴。薇薇这几天就在家好好休息,等警方那边了的差不多了,咱就转学去京都。”

    转学的事,就这么一锤定音,压根就没禾薇发言的机会。

    好在贺擎东事先征询过她的意见,如果转学能让他安心,那就转呗。

    ……

    那帮对贺擎东一见钟情的女生,还眼巴巴地盼着禾薇返校、然后好向她打听关于她那个清俊神武又气场爆棚的大哥的二三事呢,结果盼来的却是“禾薇转学”的消息。

    梅子和夏清也听说这个消息了,喊来圆圆问:“外面传的是真的吗?薇薇真打算转学?”

    圆圆从夏清手里抢了块焦糖饼干,丢到嘴里边嚼边说:“嗯,是真的。不过去之前应该还会和你们碰个头,具体的你们到时问我姐吧。”

    “那你咧?你也要转吗?”

    “我不转,转了也不和姐一个学校。”

    “为什么?”梅子和夏清异口同声。

    “唔,我爷爷给我姐找的是女校。”

    夏清:“……噗!”

    梅子:“……”

    圆圆耸耸肩。他也没想到爷爷会找女校,还是京都乃至全国独一家的英式贵族女校。

    建校人据说是英国皇室后裔,晚年来华定居,手里闲钱没处花,就投资建造了这么一所学校。今年才第三届,因为学费高的离谱,课程又和普通高中不尽相同,所以很少有家长愿意送闺女去那里念书。毕竟,在华国,高考才是莘莘学子择校的第一要因。第一届学生都没毕业,升学率高低尚是个未知数,每年的学杂费又那么高,脑抽了才会把闺女送那儿去。因此导致每届学生从没招满过一百个,这还是面向全国招生的人数。

    圆圆从爹妈那儿听说后,忍不住龇牙。不过看了那学校的招生简章,比普通中学多了不少实践课,譬如骑马、射击、游泳、礼仪、鉴赏、品酒、绘画等等,大有全方面培养人才的节奏,看得他都心痒痒。可惜人家只招女生,总不能为了进这所学校特地去做变|性手术吧。而照他说,让他姐去这所学校,十有*是他老大的意思,唯恐媳妇被人追跑呗。

    “这事我就跟你们说啊,你们知道就好,别往外说。”听到上课铃响,圆圆眼明手快地再抓一块饼干,蹦回自己的位子去了。

    梅子和夏清商量着周末去清市看禾薇,从明华山回来,只在电话里聊过,还没见过面,这要是转学走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

    “嘿,我要努力!争取考上华大,到时又能和薇薇一个学校了,说不定还能一个宿舍。”夏清握拳道,说完又立马萎了:“可我这成绩不行啊,别说和薇薇一个专业了,我看连投档线都别想滚进去。”

    梅子被她的表情逗笑,见她幽怨地瞪过来,赶忙安抚:“这不还有两年么,别现在就泄气,努力努力,怎么就不行了。”

    “真行?”

    “行!只要肯努力,一定行!”梅子握拳振臂,给夏清加油鼓劲:“只要你以后别犯懒,上课认真听、下课多做题,别老租那些闲书看,完了多问问老师,只要我懂的问我也行。还有两年呢,肯定能把成绩拉上去的。咱们说好了相约华大,你可不能掉链子。”

    夏清的小宇宙被梅子几句话激得意气风发,就差指天立誓:“那成!从明天开始我跟你混,你做题我也做题、你背诵我也背诵……”

    “干啥要明天才开始?现在开始不行么?”

    “……让我缓口气成不?”

    “……”

    ……

    高二年级的任课老师听说禾薇要转学,纷纷表示扼腕。

    这么好一苗子,中途就被其他园丁拔走了,要说多郁闷就有多郁闷。可是再多的挽留也没用,因为人家长说了:“我们家闺女对明华山那个事,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为了不影响学习,只好换个环境。”

    “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没死也吓得够呛了,换我我也心有余悸。短时间哪还有心思读书啊,只要活着,比什么都好。”课间十分钟,9班班主任捧着茶杯倚在刘怡君的办公桌旁唠嗑。

    刘怡君边批改作业边说:“是啊,所以家长有这样的想法,我们都理解。只是替学校可惜,这么一个好苗子……”

    “转去哪所学校定了没?”

    “听说是去京都,具体哪个学校没说,不过她父母邀了我和校长下周末吃饭,到时问问……”

    “……”

    乔依玲没再继续往下听,掉头离开了办公室门口。趁着还没上课,她一路小跑来到小卖部,捞起公用电话机拨出了禾鑫的手机号。

    她喜欢禾鑫,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总之,等她明白自己的心,发现那个笑容淡然的大男生,已经充斥她整颗心了。她向来都是行动派,既然喜欢,就奋勇直追。(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