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82章 少女怀|春
    要不是禾鑫是禾薇堂哥,她才懒得过来表达自己的关心。

    话说回来,她都那么主动了,禾鑫为什么还是不接受她?会不会是禾薇和他说了什么,否则怎么会对自己那么冷淡,不理不睬的……

    乔依玲的脑回路已经从眼前蹦到海城大学去了,满脑子都是禾鑫为什么不接受她的主动表白。

    和她走在一起的女生,见她脸色如此难看,替她抱起不平:“跩什么跩啊,今年秋游被你们班搞砸了我们都还没说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班搞砸了?”夏清性子最冲,第一个跳脚质问。

    “就字面上的意思。”那女生昂着下巴不屑地说:“你们那一车就像老鼠屎,坏了我们整个年级的秋游计划,还不兴我们抱怨几句啊。”

    夏清被气笑了:“嘿!我说你这人脑子有病吧。就算没中午那事,这么大的雨,你还想出去玩?”

    梅子皱眉接道:“清清说的没错。就算你们不担心薇薇,这么大雨你们也玩不了。何必说这种话,惹得大家都不愉快。”

    “我就是想让大家都不愉快,看到你们(11)班的人我就恶心。”

    “那就滚远点啊,跑我们跟前来干嘛?”夏清叉腰怒道,“你最好保佑你一辈子不倒霉,不然我肯定幸灾乐祸。”

    “你!”

    那女生被激得跳脚想骂回去,几个班的班主任闻声跑来劝架。

    “怎么了这是?好端端的吵什么架!已经够乱的了,没事回自己房间去!不早了,洗洗睡吧。”

    “老师我们睡不着!好好的秋游就这么泡汤了,不甘心!”

    9班班主任和刘怡君关系最好。刘怡君这会儿陪学生家长去找警方打听消息,11班的学生自然被她护到了羽翼下。再者,这话听着实在让人反胃,也不知是哪个班的,这么没脑子,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竟然还有心情秋游、为秋游泡汤不甘心。真让人怀疑她当初是怎么考进海城一高的。于是没好气地道:“天要下雨。我们有什么办法?你不甘心你还想淋着雨去游山赏景?”

    “学校怎么挑这几天来秋游啊。事先不看天气预报的么。”那女生还在嘟囔。

    其他几个班主任也恼了,这学生怎么回事儿,这么拎不清状况。都说是预报了。当然会和现实有出入。况且山里的天气一向比平原难预测,这在来之前就打过预防针了,碰到大暴雨只能说运气差。

    那女生估计也意识到自己惹恼班主任了,涨红着脸缩在一边不敢再吭声。

    这时。刘怡君领着贺迟风俩口子回来了,看到这么多人在外面。纳闷地问:“这是怎么了?这么晚了还聚在这里?”

    圆圆见班主任和爹妈的脸色都比去的时候好,一半激动一半忐忑地扑上去问:“老爸,是不是有姐的消息了?”

    “嗯,和你大哥一起进林的人收工回来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说是你大哥发了信号弹,你姐找到了,就是雨势太大。打算等雨停了再出山。”许惠香摸了摸儿子的头说道。这熊孩子今天也吓到了,好在薇薇没事。不然今晚怎么熬,还不知道怎么向老禾俩口子交代呢。

    大伙儿一听找到了,都松了口气,围着刘怡君等人问起详情。

    “……大致就是这些了。”刘怡君把刚刚许惠香说的情况重又说了一遍,完了补充道:“总之禾薇找到了,我们也安心了,不过歹徒还没落网,危险警报仍然没有解除,所以明天即使雨停了,也还是不能出去。”

    校长大人赶来之后就一直在和警方沟通,想提前结束这次秋游、送学生返校,只是希望警方那边能派人员护送。可警方要准备搜山,调不出更多警力,不护送又怕路上再出状况,所以最终的决定还是继续待在客栈,等警方那边的支援到了再做安排。

    ……

    禾薇颤了颤睫毛,虽未睁眼,但人已清醒。

    知道自己侧身躺在他的臂弯里,两人四肢交缠。

    虽然两人都穿着衣服,可这姿势……抱得也太紧了。

    她不自然地动了一下,就听到头顶上方传来他低哑的问询:“醒了?”

    “嗯。现在什么时候了?”

    “六点半。雨虽然没停,但比昨晚小了很多,等下就出发?”

    “好。”

    贺擎东听她应声,扳过她的脸,印上一个早安吻。

    要不是环境和时机都不对,他真想继续抱着她缠绵下去。可外头还等着他俩的消息,他也想趁早回去将欺负她的人一个不落地拿下,所以此刻不是腻歪的时候。

    当理智降服感情,他深吸了一口气,让她在睡袋里适应山里清冷的早晨,自己先爬起来,套上裤子和冲锋衣,然后跪在睡袋旁,往她身上一件一件地套衣服。

    “你这衣服干了?”禾薇讶然地摸摸他身上的冲锋衣。架在帐篷顶上晾了一晚,居然一点湿气都没了,再摸摸自己那件,依旧挺潮湿的,虽然比普通外套干起来快很多,但同样是冲锋衣,他的那件明显干得更快,就好像没淋过雨一样。

    “嗯,这是军工厂出来的,材质和你的那个不同。”贺擎东笑着捏捏她鼻尖,“你要喜欢,回头我给你定做一套,以后出去登山可以穿。”说着,拍了拍她的翘臀,“起来吧,把外裤套上,早上比较冷,能穿的都穿上。”

    穿戴齐整,他拿出水壶,给她倒了一杯水,哄她吃了几口压缩饼干和半条能量棒,然后又喂她吃了两颗预防感冒的药丸。

    眼见雨势小了很多,两人决定出发。

    贺擎东把帐篷和睡袋按原样叠好,让她收回空间。

    虽然昨晚已经见识过一次,可这么大一堆东西,说消失就消失。还是让他有些接受不能。摸摸她的头,在她发顶落下一吻,叹道:“以后能不用还是别用,确保你自身的安全最重要<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无中生有的一幕若是落到生物研究室那帮老家伙眼里,没准会把她当稀有物品看待。而若是传到南部边境那个专以解剖人体为乐的非法实验基地耳里,小妮子的安全就更没保障了。

    上一次任务,他虽然把人老巢给毁了。但主要头目都溜了。这几年虽然没有收到相关风声。可难保那些人没有换个基地继续在暗中进行那些丧心病狂的非法非人道实验。

    越想越不放心,搂着她反复叮咛:“记牢了,出去以后和谁都别说空间的存在。”还有转学的事。他也觉得有必要施行。嗯,出去就找小叔商量。

    禾薇见他是真的不放心,乖乖点头:“我知道了。”

    ……

    等在客栈的刘怡君等人,在看到禾薇含笑站在跟前。浑身上下完好无损,才彻底放下心中牵挂的大石。

    昨晚虽然收到了她已被找到的消息。可没有亲眼看到,终究还是不大放心,唯恐她受伤、或是被怎么欺负了。如今确定没事,才如释重负。

    许惠香看到禾薇。眼眶一热,不受控制地直掉眼泪,一把搂过她。呜咽地说:“你这孩子真吓死我了!要是出点什么事,你让我们怎么办……”

    “干妈你别哭。我这不好好的嘛。对了,你和干爹啥时候来的?我爸妈知道了吗?”

    许惠香擦了擦眼泪,说:“昨天接到圆圆电话,我和你干爹就赶来了,还没告诉你爸妈,怕他们受不住。不过回去后肯定要和他们说一声的,毕竟这么大个事,不好瞒着。你放心,我和你校长、老师都说过了,等下就跟我们回家,好好休息几天,缓缓神。学校那边不着急,左右不过几天的课,拉下就拉下了,没什么比身体更重要。”

    贺擎东正有此意,闻言,点头道:“这样也好,回头我找几个人护送你们。小婶你带薇薇去泡个澡吧,她昨天淋了半天雨,衣服裤子全湿了,虽然吃过药了,但还是怕发作,你让客栈煮点姜汤给她喝,我和小叔说个事。”

    刘怡君一听昨天这么大的雨,禾薇一淋半天,也怕她感冒发烧,连忙催着许惠香带禾薇回房间。又见学生里三圈、外三圈地围着看热闹,没好气地把他们轰走了:“都杵在这儿干啥,又不是看大戏,还不赶紧散了,有消息我会让班长通知你们的。”

    圆圆几个见状,紧跟老妈和干姐的步伐,闪出人群,去房间唠嗑了。

    其他学生见没啥热闹好瞧,大部分都散了,个别几个外向胆大的女生,依然在附近流连徘徊,视线时不时地瞟着和贺迟风说话的贺擎东,显然是动了春心。

    也难怪她们。论长相,放眼整个海城一高,找不出一个男生能胜过他。遑论还有小男生模拟不来的气质。一举手、一投足,牵引无数颗怀春少女的心。

    “哇哦!好帅!”

    “听说是禾薇的哥哥,瞧着像军人。”

    “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你们说要不要去试试?”

    “你去呗。”

    “我不敢……要不你去?”

    “我也不敢……”

    “……”

    贺迟风忍着笑,握拳在唇边咳了咳,看了眼依旧没什么表情的侄子,关心地问道:“你有没有淋湿?要不要去泡个澡?有什么事,等泡完澡、吃点东西再说也不迟<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不了,一会儿还要去警方那边,不知道部署的怎么样了。”贺擎东抬眼望了望天,雨势虽然较之昨天小了很多,但还是没有停的迹象,真的是不下则已、一下惊人。想等雨停了再搜山,谁知道要等多久,他是一刻都不想等,恨不得马上把欺负小妮子的罪魁祸首逮捕归案。想着,拿出手机给徐太子借他的人手发了条信息,边说:“小叔,我想让薇薇转学去京都,薇薇那边好说话,就是她父母,怕是不会同意,需要你和小婶出面劝劝。”

    贺迟风没料到侄子找他说的是这个事,讶然地问:“你是怕昨天这样的事还会发生?”

    贺擎东默了几秒,说:“我自然是希望她平平安安的,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京都那边,有爷爷看着,调拨起人手又方便,总归是放心点。”

    贺迟风认真想了想,缓缓点头:“也好,以她的成绩,考上华大不成问题。既然早晚会去,提前两年去熟悉熟悉那边的生活也说得通。再则,冬子如今也在京都,有他在,我想薇薇父母不会有太大的反对。”

    “那这个事就拜托小叔了。”贺擎东收到那头传来的最新消息,吁了口气,抬头说:“我去和他们碰个头,等下拨两个人过来送你们回去。余下的事,我会负责搞定,你不用担心。”

    “你在我肯定不担心。”贺迟风笑着拍了拍侄子的肩,对这个大侄子的能力,他是一点都不怀疑,“但自己也要小心。”

    “嗯。”贺擎东应了一声,接过贺迟风递给他的雨伞,转身大步离开了客栈,往警方驻扎的临时办公所走去。

    或站或蹲、流连在旁边找机会搭讪的女生,见他就这么走了,集体傻眼。

    “要不、要不找禾薇问问?”

    “你和她熟吗?我和她不熟耶。”

    “多聊聊不就熟了,我听11班的老乡说她性格挺好的。”

    “那去试试?”

    “去吧去吧。”

    “……”

    一伙女生扭扭捏捏地往禾薇住的房间进军。

    结果刚要敲门,警方那边派人来做笔录,她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人,被警员毫不留情地逐离了笔录现场。好不容易等警员做完笔录离开,客栈外又响起汽车引擎。接着,禾薇被她干爹、干妈护着上了车。另外还有两辆军车,一辆前面开道,一辆后面压阵,护送她离开了明华山景区,据说是回家安神休养去了。

    海城一高的师生,在调来支援的警队抵达后,也坐上大巴回学校去了。

    今年这届高二的秋游,算是彻底泡汤。

    不是没有学生抱怨,不过随着交上去的旅游费一分不少地退回来,末了还有一盒精装的明华山特产压惊。学校又答应他们,高考结束再组织一次明华山旅游,抱怨的声音也就小下去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