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79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你是楼琼丹?”禾薇被吓得不轻。

    她的印象里,楼琼丹虽然刁蛮是非不分,但相貌及身材还是不错的。当时转学过来时,还有不少男生成天围着她转呢,怎么可能会是眼前这个女人?

    而且她不是在坐牢吗?坐牢不该会让人瘦吗?怎么反而还变胖了?胖得她都……认不出来了。

    如果是楼琼丹,今天的事倒是好理解了。

    系统君虽然也不敢相信,没办法听对方的心声嘛。不过照着楼琼丹的意思,她是来复仇的,女人发起狠来可真恐怖。

    是呀,真恐怖。

    禾薇暗暗朝四周瞥了一眼,心里倒抽凉气。这分明是在山顶,防护栏外面指不定就是万丈悬崖,掉下去,没摔死那估计是成仙了。

    放心,你不是让我把血珀加固了吗,这一次能量很充足,掉下去也不会有事。

    话是这么说,可血珀要是掉了或是失效了怎么办?

    系统君笑她胆小,想那么多也无济于事啊,还不如想点别的,譬如楼琼丹怎么会变成这副鬼样子,你不好奇吗?

    好奇心杀死猫呀。万一这个话题激怒了楼琼丹,本来还只是吓唬吓唬她的,这下真把她推下去了咋办?还是算了,沉默是金。

    可禾薇想着少说少错,楼琼丹却不想放过她,言辞激烈地骂了她一遍又一遍,总结下来,内容无非是“你害我”“你害我全家”“我要报仇”这几重意思。

    禾薇默默地垂头听着,不时和系统君沟通几句,想着能不掉下去还是别了吧。都不知道下头有什么,万一不是林子而是水域呢?

    你不是会游泳了吗?

    是学了,但不娴熟啊。小水塘里拨拉几下兴许还行,要是深潭呢?大湖呢?她记得明华山里有个烟雾萦绕的仙女湖,也不知是不是就在这悬崖下方,要是真的,那她多半是没活路了。

    不是还有防狼棒和喷雾剂吗?拿出来抵挡一下。再找个地方躲一躲。

    禾薇在心里叹了口气。如果楼琼丹真要把她丢下去。也只好这样了。只是这么一来,她的秘密怕是保不住了,还有后续怎么应付警察啊。真是头疼。

    系统君一时间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他加持到物件上的能量,都只能自动防御,不会主动攻击。而且防御也有时效。所以还得祈祷楼琼丹除了身后那两个男人没有其他帮手了,不然可真够呛。

    “……怎么不说话?哑巴了?你倒是说啊你为什么认不出我?不说是吧?不说我把你丢下去”

    见禾薇沉默不语。楼琼丹一个人骂着骂着也觉得没意思,指着防护栏外的万丈深渊,神经兮兮地逼着禾薇非要她说几句。

    “你想听我说什么?你爸坐牢的原因?还是你坐牢的原因?老实说,我根本不认识你爸。他如果身在其位谋其职,不钻法律空子做坏事,怎么会被逮捕坐牢?违反了法律当然要受惩罚了。你却把责任归咎到我头上。不觉得好笑吗?再说你,你要不起坏心害我。会坐牢吗?自己心思不正,做错事受到惩罚,硬要怪别人,我还有啥好说的……至于你妈跑去和别人结婚,咳,追求幸福是她的权利,这也要怪我?……你变胖了都要赖我那就更没道理了……”

    “噗……”

    “噗……”

    墨镜男和他同伙听到这里,很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楼琼丹的脸彻底扭曲了。

    禾薇见她果真被激怒,而且还怒得不轻,像是随时随地都能发狂,赶紧打住,说:“你也别这么瞪着我,不是你让我说的么?我明明不想开口的。”

    “你闭嘴”楼琼丹不知被禾薇哪句话刺激到了,歇斯底里地吼道:“我让你说这些了吗?我是让你磕头求饶谁让说这些的?没错你给我磕头,向我求饶,磕得我高兴了说不定我心情好放你一码,不然我真把你扔下去”

    禾薇暗暗摇头,这女人真疯了。信她的鬼话才怪。

    “怎么?怕了?怕了你就磕头求我啊。”楼琼丹见禾薇迟迟不作声,以为她害怕了,得意地走到禾薇跟前,“不怕告诉你,这里离明华山的主区远着呢,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所以你还是识相点,乖乖听我的吩咐,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然的话,”她面容忽变狰狞,“你会死得更快更惨烈哈哈哈……”

    禾薇皱眉思索,不是为楼琼丹话里的“死得更快更惨烈”,而是“离主区很远”那个关键词,离得远说明什么?一,这一带游客稀少,正如楼琼丹说的,即使喊破喉咙也未必有人听见;二,明华山景区里面积最大的水域是仙女湖,但它是主区主景,除此之外,就一些十几数十几平方的瀑布潭。也就是说,这悬崖下方是大面积水域的可能性很小。

    这么一想,禾薇的心定了不少。就算逃不出去,有系统君加持过的血珀护身,跳崖也不见得不保险。至于事后怎么解释这么高的悬崖跳下去居然没死,不是还有运气一说嘛。下面是林子,有林子就有树,推说是被树枝勾住了衣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呃,想多了……

    “好了没?”

    这时,现场又冒出三个人,手里拿着枪,不时地往身后方警戒着,边对墨镜男几人说:“昌哥来消息,条子在封山了,各个口子都布了岗哨,只许出不许进,搞不好等下还要搜山,动作快点,再不走来不及了。”

    墨镜男神色一凛,极度不悦地瞪了楼琼丹一眼,都这个小娘逼惹出来的,要杀要扔,几秒钟的事,居然被她拖拉到现在。要不是哥几个最近缺钱。何至于为了两百万像伺候祖宗似地跟前跟后。

    楼琼丹也不是聋子,那个人说话虽然带着南部口音,但大体还是听懂了。到底还是小命要紧,于是招手让墨镜男把禾薇装进网兜吊到歪脖子树上,然后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准备割掉绳结,嘴里哼哼唧唧地说道:“让我看看自由落体到底是怎么样的……”

    饶是这个时候。她还是不放弃折磨禾薇。觉得直接推她落崖太便宜她,非要来个不一样的。

    新来的三个男人,不耐烦地催道:“搞那么多花样干什么不都是死吗?干脆点行不行?别磨磨唧唧的害我们兄弟几个的命都被你搭上……”

    楼琼丹一听不高兴了。“不就装到网袋里吊到树上嘛,能费多少工夫?姑奶奶我掏了两百万,让你们干点活又怎么了?”

    “嗤你以为两百万很多?要不是昌哥遇到了点麻烦,那么大一包一秒倒。别说两百万了,五百万都不会卖”

    “我管你那么多反正我是花了钱的。昌哥让你们来听我吩咐,我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得做什么”

    “你……”

    禾薇见两方起内讧,这么好时机不跑啥时候跑?险险躲过墨镜男抓来的手,从侧面窜了出去。

    “不许动再动我开枪了”那两个持枪男也不是吃素的。虽说刚刚注意力被楼琼丹那个疯婆娘拐得有些凌乱,可禾薇一动他们还能没察觉么,迅速举起手里的枪。指着禾薇恐吓道。

    “给我退回来”

    禾薇牙一咬,不仅没退回来。反而左躲右闪地继续往山下跑,可没跑几步,她就被迫停住了,因为前面又冒出一伙人,约莫有七八个,将去路封得严严实实。

    为首的中年男人,手里是一把彪悍的冲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直地指着她。

    “昌哥”

    “昌哥你来了”

    追来的墨镜男和持枪男朝来人恭敬地点头致意。

    “不是让阿峰上来催你们快点吗?半天不下来,到底在搞什么?还闹出这么大动静,我在半山腰都听到了。”

    被叫做“昌哥”的中年男人,愠怒地斥着手下。

    禾薇心下一阵哀戚,这下还跑得了啊。

    楼琼丹此刻也追到了她身侧,这么点路就抚着胸口气喘吁吁,“禾薇你你个贱丫头居然敢敢跑我让你跑我让你跑”

    她边吼边朝禾薇扑去。

    禾薇颈间的血珀闪过一道微芒,然后,扑到她身上欲伸手掐她的楼琼丹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又反弹一样,生生震出了几米远,摔倒在地上“唉哟唉哟”地疼得龇牙咧嘴。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愣住了。

    “你身上有什么东西?”

    昌哥眯起小眼睛盯着禾薇。

    他自诩见多识广,也没见过这样的场景。明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竟然把超过她体型两倍半的肥女人摔出那么远,关键是手上没拿任何武器,这是怎么做到的?莫非她身上有什么宝贝?如果落自己手上,岂不是如虎添翼?

    禾薇见他眼里满是贪婪,牙一咬,转身朝悬崖边跑去。心里默念:系统啊,你确定我这一跳不会粉身碎骨?

    放心。这点能量还是够的。

    系统君也赞成她这个时候跳崖。继续留在这里,防这个防那个的,防御能量若不能连续输出,中间必有中断。可对方那么多人,手里又都有枪,太冒险了。与其冒险,不如剑走偏锋。能量加持的血珀,会在禾薇落地的瞬间形成能量团护住她,不让她受到任何冲击。

    昌哥看到禾薇这个动作,下意识地想去拉。还没拿到她身上的宝贝呢,怎么能让她死,可楼琼丹恨不得禾薇去死,爬到路中央拖住昌哥的腿,嘴里恨声喊道:“让她去死让她去死我要亲眼看着她死”

    禾薇深吸了一口气,翻过防护栏,脑海里闪过一句:置之死地而后生,然后闭上眼,纵身一跃

    “嘶”

    眼睁睁看着她跳崖的一干人,一阵倒抽气。

    尼玛,这丫头真是女人?可女人不该是哭哭啼啼胆子小的要命尖叫烦的要死的物种吗?居然还有这么干脆利落跳悬崖的?真是……想不佩服都不行。说实话,连他们都没这样的魄力。

    自由落体的速度何其快,眨眼工夫,下坠的人就成了一个黑点,再眨眼,连黑点也瞧不见了。

    楼琼丹被昌哥狠狠踹了一脚,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失神地望着两山间幽不见底的深渊,满脑子都是一句:禾薇死了禾薇死了……

    禾薇死了,她报仇了。

    “哈哈哈哈……报仇了报仇了……她死了她死了……哈哈哈哈……”

    尖嚣的笑声在山谷间回荡。

    这人疯了

    昌哥为首的一行人,忍不住齐抽嘴角。

    “撤”

    两百万的交易到此结束。

    没人再理会发疯的楼琼丹,看了眼突然变阴沉的天色,快速撤离了现场。

    ……

    之前还是晴好天气的明华山景区,眨眼间就变了天。

    黑压压的云层不经意间笼罩了整个景区上空。明明是十月金秋,却“轰隆隆”地打了好几个响雷,期间夹杂着几道撕破天际的炫目闪电。

    “哗”

    来不及找地方躲避的游客被兜头而下的倾盆大雨淋了个透心凉。

    通往明华山景区的公路上,警灯闪闪烁烁,“呜哇呜哇”的警笛此起彼伏。

    大巴车上的师生和司机导游被安置到相继赶到现场的警车里,警员们穿着雨披,冒雨取证做笔录。

    贺许诺坐在其中一辆警车上,抹了把湿漉漉的小脸,紧抿着双唇,专心听着耳畔的手机,可连拨两次,手机里传来的都是“嘟嘟嘟”的长音。

    “打不通吗?”梅子和夏清在一旁焦急地问。

    贺许诺摇摇头,正打算换个人打,长音中断了,接着传来一道熟悉的男低音:“圆圆?”

    贺许诺的眼眶赫然一热,抑制不住涌上喉口的哽咽,失声唤道:“老大”

    “怎么这时候给我电话?不是去明华山了吗?你姐呢?在不在旁边?”这阵子忙得脚不沾地,一直抽不出时间来看她,好想她。

    “老大,姐她她失踪了。”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