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78章 绑架
    大巴车上,因为不到半个小时就要抵达他们入住的明华山景区客栈了,这些学生个个都很激动。

    夏清和梅子精神奕奕地聊了一路,这会儿已经说到中午吃什么、下午会去哪儿玩。

    圆圆握着望远镜,随意地欣赏着公路两侧的风景。越靠近景区,风景自然越好,还能隐隐听到瀑布冲潭的哗哗水声以及两边群山间传来的清脆鸟鸣声。

    “姐,你快看,那边山壁上的是不是就是明华山一绝的峭壁迎客松?”圆圆把望远镜塞到禾薇手里,手指着窗外某个方向,催她快看。

    禾薇不想打击他的热情,拿过望远镜边看边说:“应该是的吧,也不知道咋长的,竟然能从山壁石缝里长出来,还长得这么旺盛……”

    “我也瞅瞅。”梅子闻言,也兴致勃勃地拿出她那架像素比较低的望远镜,看倒是能看到,可惜效果肯定不如圆圆那架望远镜清晰。见夏清把禾薇手里的望远镜借去看了,她也不急,神态悠悠地举着自己的低像素望远镜,左看右看,不知看到什么,摘掉望远镜眯眼瞅向大巴车前方的挡风玻璃,然后又举起望远镜看了看,拿手肘捅捅还在兴奋地欣赏峭壁迎客松的夏清,让她用圆圆那架望远镜好好瞅瞅前方。

    夏清不明所以:“前方怎么啦?”

    “我好像看到路中央有个什么东西,但是瞧不轻,你仔细看看。”梅子边说边不眨眼地举着自己的望远镜朝前看着。

    “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我看到了。老师!老师!司机师傅!前面地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夏清边看边喊,“好像是个球,篮球大小。但又不像篮球那么圆,黄不拉秋的……”

    “没准是山上滚下来的泥块,最近一直都没下雨,天干物燥的,有泥块滚下来很正常。前几天跑明华山,还有一块大石头砸在路基上呢。再说,咱们这车底盘高。这么小一泥块。挡不了路。”司机师傅很自信地说。

    一旁倚着座位站着的导游也神情轻松地对车上的师生说:“咱们林师傅的驾龄有二十多年了,从我进旅游社以来,年年都是车队里出车记录最优秀的司机骨干。这点小障碍,相信咱们林师傅一定能轻轻松松避开。就像林师傅说的,这车底盘高,即使碾过去也出不了状况。所以大家只管放心。不到二十分钟就到咱们的目的地了,今天因为轮胎的事。耽误了大伙儿吃中饭,一会儿我让客栈老板给我们这个车加一盘山里的野味,当是给大家压压惊……”

    听司机和导游都这么说,刘怡君的心安了不少。带班出来秋游。玩不玩得好倒是其次,最怕的就是安全问题。

    这一路她的心可是一直都悬着,好在这一路过来。除了车轮被钉子扎破换了个备胎,其他时候还算平稳。下了高速也没见堵车。接下来很快就到风景区了,学校把住宿定在景区里面,也是出于安全考虑。眼瞅着很快能和其他班的大巴车汇合了,她总算能松口气。

    禾薇几人见司机师傅这么笃定,也都以为那是山壁上滚落下来的泥块了。再者,那东西体积确实不大,即便是石头或是其他坚硬物品,大巴车的底盘那么高,只要不碾到轮子,开过去也不会出问题。

    “总不可能是个炸药包吧?”圆圆举着望远镜继续观察着前方的路况,和大伙儿开起玩笑。

    禾薇不知何故,听了圆圆的话突然感觉心里一阵发慌,下意识地提议:“要不,让师傅停下来,把那东西拨到路边再开过去吧。”

    “我也觉得还是停下来比较好。”梅子附和道:“反正已经迟了,不差这几分钟。”

    “司机师傅都说只是泥块、碾到了也没事,你们还这么大惊小怪的干嘛,不知道我们肚子都饿了吗?别以为有个望远镜就了不起……”也有女生阴阳怪气地反对。

    当然,反对的原因不见得真是她们嘴上说的“肚子饿”,更多的怕是嫉妒班上男生一路都和她们几个说话,以及圆圆的望远镜让她们眼馋。总之,就是不乐意顺禾薇几个的心。

    和这几个女生处得比较好的男生,跟着逗趣了几句:“既然师傅说了没问题,那就听师傅的呗,你们女生就是胆子小。小诺诺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小胆子了?还炸药包,噗哈哈哈……你以为是在演电影哪……”

    男生的话音刚落,就看到一阵浓烟从四面八方升腾而起。

    司机师傅一个急刹车,嘴里惊慌地嚷道:“这怎么回事?这怎么回事?”

    “肯定是刚刚那个东西。”圆圆狠狠瞪了那几个反对司机停车的男女生一眼,抿着唇不知想到了什么,小脸绷得紧紧的,反手从行李架上拉下背包,拿出一瓶矿泉水,边拧盖子边对禾薇几个说:“姐,你带手帕了吗?赶紧把手帕打湿,蒙住口鼻,我怀疑这烟雾有问题。没手帕就用纸巾。捂住口鼻再下车……”

    禾薇几个一听有道理,赶紧照做。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学样。

    可浓烟的速度极快,就在圆圆说话的当口,已经透过半开的天窗和门缝铺天盖地地漫入车内,很多人水瓶盖拧到一半,或是刚从包里翻出纸巾,就被浓烟包裹了,手指发麻的同时,只觉得脑袋一阵阵晕眩<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圆圆……”禾薇见圆圆掉落了手里的矿泉水瓶,用力垂着自己脑袋,担心地想要上前查看,鼻尖猛地吸入了一口浓烟,然后手一麻,眼前渐渐模糊起来。

    司机师傅见势不对,拉起手刹,关掉引擎,扑在方向盘上握着对讲机只来得及说了两个字“救命……”同样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浓烟把整个车厢吞没了几秒,然后慢慢消散。

    车厢里已然一片死寂。

    数足三十秒,一直躲在行道树后面的楼琼丹才慢慢走出来,四下看了看。确定这会儿这段公路上就他们几个,转身对那两个态度傲慢的男人说:“还不快点!”

    她带着两个男人撬开大巴车门,因为事先服过解药,所以即使空气里还残留着没完全散尽的“一秒倒”,她也不怕。

    话说回来,这“一秒倒”还真厉害。之前看他们实验,清清薄薄的一层烟雾。就能在一两秒间把个一米八的大个子迷得人事不省。别说今天这么多剂量同时发作了。

    只是这代价未免太大了些——两百万现钞。好在她妈新傍的男人还算有钱,私下找他达成协议——她从此不去打扰他和老妈过二人世界,他给她两百万。不然这仇还真没办法顺利得报。

    一排、两排、三排……找到禾薇。楼琼丹冷笑一声,挥挥手示意墨镜男把禾薇扛下去。

    她只要带走禾薇。其他人晕过去个把小时就能醒来,就算警方来了,也问不出什么。因地面震动引爆的“一秒倒”泥球。此刻早就化成了一摊烂泥,被警方拿去分析。谅警方那点水平,也分析不出子丑寅卯。

    至于怎么处置禾薇、报仇雪恨,她早想好了。

    “装进去,然后吊到树上。”

    沿着一条人烟罕至的山道七拐八拐来到一处较为平坦的悬崖边。

    这里因为有一棵百年古枣树。也算是明华山一景,崖边围着一圈防护栏。但这古枣树长得很奇怪,树根在崖边。树梢却歪向悬崖。远远看,就像一个人歪着脖子。像是在看悬崖有多深。所以当地人又称这棵树为“歪脖子枣树精”。

    只不过因为是免费景点,位置又偏,四周没设什么配套服务站,所以来这边的游客很少。即使是周末或是节假日,也就零星几对喜欢独处的情侣会上这儿来。偏海城一高避开了出游高峰,以至于这个点,这一片除了楼琼丹一行人,还真找不到第二拨。

    此刻,楼琼丹正指挥墨镜男把禾薇装到一个渔网状的大网兜里,然后吊到这棵歪脖子的古枣树上,下方就是万丈悬崖。

    墨镜男瞥了楼琼丹一眼,心说这女人年纪不大,心肠倒是真当歹毒。居然想出这么个法子折磨仇家。又看了禾薇一眼,心里啧叹,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今儿个怕是不摔死也要被活活吓死了。这么高的悬崖,凌空吊着,而且随时会被歹毒的女人割断绳结,换成他们男人也未必受得住这个心理压力。

    楼琼丹注意到墨镜男的小动作,还以为是在比较她和禾薇的长相或是身材,不由恼羞成怒,呵斥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赶紧干活啊!姑奶奶花了这么多钱,可不是让你们来看风景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墨镜男耸耸肩,早干完早收工,反正他们也是听命行事,可惜地拍了拍禾薇的脸颊,抱起来放进了大网兜。

    “慢着!”楼琼丹眼神闪了闪,制止了墨镜男收网口的动作,挤开他,扶了扶胸前一对沉甸甸的“挂件”,费力地蹲在网兜前,伸手撸下了禾薇左手腕上的那串黑珍珠手串。

    哼!为了报仇花了她两百万,以后的生活还不知道怎么过。能捞一点是一点。反正这贱丫头很快就要死了,这东西跟着她还不如跟着自己,虽然看不出有多值钱,但摸着手感不错,应该值个几百上千块吧?

    楼琼丹把黑珍珠手串套到自己的手腕上,然后又在禾薇身上摸了摸。手机早在大巴车上时就被她扔了,就怕被人查到。不过首饰什么的,又不准备自己用,回去后找机会去黑市卖了,能卖多少是多少,反正也是意外之财。

    想到这里,她不禁后悔刚刚在大巴车上没把所有人的口袋、背包都翻一遍,出来秋游,哪能不带钱呢,一车人加起来少说也会有万把块。可当时因为紧张,又担心拖久了被过路车看到,所以扛上禾薇就匆匆走了。她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对此没经验,可这两个男人不是混黑道的吗?怎么也不提醒一下。楼琼丹愤懑地瞪了墨镜男一眼。

    墨镜男被她瞪得莫名其妙,不耐烦地问:“好了没?不是你说快点的吗?再拖下去估计要醒了。”

    “行了行了,再几秒钟就好了。”楼琼丹哼了一声,正想去扯禾薇脖子上的血珀吊坠,禾薇睁开了眼。

    楼琼丹没想到她这么快就醒了,愣了一下,然后阴冷地笑了一声,说:“醒了也好,让你死得明白点。”

    禾薇已经发现自己的处境了,竟是在一处悬崖上。而且风吹来有点冷,怕是海拔不低吧。

    “大巴车上的浓烟是你们弄出来的。”

    她皱眉看着面前形容扭曲的女人,肯定地猜道。

    “是又怎么样!不过是想请你到这里来罢了。”楼琼丹阴测测地笑了一声,倏地凑近禾薇,“你仔细看看我是谁!”

    禾薇疑惑地打量了她一遍,皱眉问:“你是谁?”她不记得认识这么个女人。

    主要是楼琼丹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为了遮挡胸前那两坨挂件,不得不穿宽松的衣服。只是能遮住这么大两坨的衣服,除非定做,不然只能挑男装,而且还得是宽松版、肥胖版的男装。可体型再大,个子总就那么点高啊,不合体的衣服罩上身,硬生生把她年龄催老了几岁。

    再加上两年的牢狱生涯,把本就不正的心养得更扭曲了,几乎全是阴暗。明明还不到十八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好年纪,却有二三十岁可看。禾薇自然是怎么都想不到,眼前这个老气横秋的女人,竟是她昔日的初中同学。

    这可把楼琼丹气死了。双手撑着地面站起来,来回踱了几步,倏地扭头指着禾薇怨气冲天地道:“你认不出我?你怎么能认不出我?我是楼琼丹!楼琼丹啊!你害得我爸坐牢、害得我坐牢,我妈为此跑去和别人结婚,我从此没有家了,这一切都是你害的!如今还害得我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居然还敢说不认识我?……”(未完待续。)

    ps:12月最后一天,亲们别忘了手里的月票哟!明天是新年第一天,祝亲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