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77章 秋游明华山
    海城一高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高一新生不外游、高三老生备高考,每届学生只在高二时能参加一次春秋游活动。不过出于补偿,组织的往往都是两三日的小长途旅游。

    禾薇所在的这届高二生,安排的是金秋十月的明华山三日游。

    明华山离海城三百公里,是明州市的标志性风景区,前年被评上全国5A级旅游胜地,这两年接待了一拨又一拨慕名而来的各地游客,尤其是一年当中的几个大小假期,更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所以学校错开了十月初头的黄金小长假,把这届高二生的秋游活动安排在十月下旬,回来第二天正好周日,还能让学生调整一下。

    通知下发到高二年级,引来各班学生的欢呼。

    “哇哦!三日游耶,比初中时的秋游爽多了。”

    “你好歹还参加过两日游,我们初中每年都是一日游,当天去当天回,连旅馆长啥样我都没见过……”

    “我也是,所以能去玩三天好激动啊……今天放学去不去超市?你们说买些什么好?”

    “吃的肯定要买啊,还有……”

    课间十分钟,几乎没有人不在热火朝天地谈论半个月后的明华山之行。

    禾薇和梅子、夏清还有圆圆童鞋也在聊这个事。

    “姐,你列个单子嘛,看看还需要准备哪些。单反是肯定要带的,还有望远镜。我看网上那些攻略说,明华山有道奇景,只能远观不能近赏,很多人都是上山顶租望远镜看的,不过那望远镜像素太低,还不如带自己的……”圆圆反身趴在禾薇前桌的椅背上,单手支着腮帮子,兴致勃勃地提议。

    “小诺诺你有望远镜那就带上啊,我们也能托你的福。好好观赏观赏那道奇景,回来还得交两篇作文呢,一想到这个我就头疼。”夏清是个典型的理科生,虽然她们这届高一开始文理不分班了。可她的特长和兴趣全在理科上,偏科的厉害,语文虽然是文理必修课,可作文向来是她的弱项。

    梅子笑着说:“说到望远镜,我也有一个。暑假去云城我爸买了一个送我玩。不过像素肯定没小诺诺那个高,带了也不见得有用。”

    “唉哟,有就都带上嘛,反正那么小一个东西,不占体积又没分量,你要嫌麻烦,塞我包里好了。”夏清伏在桌上,边说边捏梅子的脸颊:“难怪薇薇老喜欢捏你的脸,松松软软的好像蛋糕啊。”

    梅子被她打趣得哭笑不得,从夏清的狼爪下解救出自己那两片可怜的面颊肉。边揉边说:“什么蛋糕,你想吃蛋糕想疯了啊。”

    “可不是,开学都那么久了,还没出去逛过呢,不如今天放学去超市转转?我想念超市门口那家甜品店的栗蓉蛋糕和焦糖布丁了。”

    夏清口里的超市是校外那家综合大超商,而非学校里的小超市。

    “行啊。”见其他人都一脸期盼地看着她,禾薇好笑地点头:“我没意见。”

    “耶!”

    于是,当天放学,四人结伴溜达出了校门,朝一街之隔的大超市进军。

    晚饭是在超市附近的烤鱼店解决的。因为还要晚自习。四人不敢多逗留,吃过饭去超市挑了些缺乏的日用品和喜欢的零嘴,不到半小时就结账出来了。

    当然,回学校之前。没忘记去夏清时常光顾的甜品店选购爱吃的面包、蛋糕,当明儿的早饭和点心。

    “欢迎下次再来!”

    甜品店的服务生热情地送走手提大包小包的禾薇四人,转身回到货架前继续理货,看到旁边那个货架前站着个身型肥胖的年轻女人,瞧着不像是在挑面包,不由问:“小姐想要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楼琼丹抬起头。幽幽看了服务生一眼,攥了攥握拳的掌心,转身出了甜品店。

    她哪是来买蛋糕、面包的,无非是看到刚刚那个女生长得很像禾薇,跟进来求证罢了。

    结果证明她没看错,那女生真是禾薇。只不过禾薇没认出她。即使两人在货架前迎面相碰,禾薇也只是朝她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就擦肩走过了。

    不过两年,不到两年,她就已经落魄到连对面对都无法让熟人认出来的地步了吗?

    楼琼丹悲哀地抹了把脸,然后低头看了眼胸前那对长吊瓜似的巨大,倍感耻辱。要不是在外头套了件宽松的男士夹克衫,这会儿兴许要被路人指指点点看好戏了吧。

    而这一切,都是禾薇那个贱丫头害的!

    要不是她,自己何至于坐牢!要不是她,自己哪会患上巨|**症!可到头来,自己承受了这么多折磨和屈辱,那个贱丫头却过得那么悠闲自在。

    楼琼丹垂下的眼睑,覆盖住眼底熊熊燃烧的复仇之火。明华山旅游吗?真是个意外的好消息。她正愁没机会报仇呢,老天爷就给她送来了这么个便利机会,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可见老天爷也是站在她这一边的。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她前脚刚出狱,后脚就碰上了那个贱丫头,还让她获知了这么个好消息。不好好利用,岂不是对不起她千辛万苦争取到的提前出狱?

    楼琼丹在牢里两年,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尤其是最后几个月和于琴的斗智斗勇,结识了几个道上的小头目。出狱之前,答应给她们带口信给各自部下,也算是给她搭了座方便之桥。要搁以前,她哪有门路认识道上的人。那可不是普通的街头混混和不成器的地痞流氓,那是真真正正混黑|道的,每个人手上都沾着人命,还不止一条。

    ……

    贺擎东听说小妮子秋游要去明华山,在电话里担心地说:“外宿两晚,安全有保障吗?”

    “每一年都这样啊,哪有出过什么事,你别担心了。”禾薇盘腿坐在床上,膝盖上摊开放着笔记本电脑。和贺校官通电话之前,她正在看股票。

    贺擎东靠在床头,闭着眼想了想,说:“那你自己小心点。上回那个防狼棒还在吗?别忘记带上。”

    禾薇黑线。不就出去三天啊,而且有老师、有导游,出入都是集体活动,明华山又是5A级风景区。保全措施肯定很到位,哪会发生那种危险。不然校长和老师也不会考虑那里了。

    可贺擎东执意要她带上,她只好应道:“好嘛,我会带的。”反正放在空间里,随时能变出来。

    贺擎东见她应得很敷衍。觉得有必要给她上堂课,好好给她分析分析出去旅游可能遇到的各种危险状况,直听得禾薇昏昏沉沉,才放过她:“好了,该睡了,当心明天早上起不来。”

    禾薇:“……”究竟是哪个拉着她说个没完的?

    不过贺校官既然提醒了,她顺手让系统君把空间角落的防狼棒和防狼喷雾加固了一下。

    对她这样的小身板来说,还是这两样东西最好用。

    禾母听说闺女要去明华山旅游,做了一堆卤味,又挑了几样两个孩子都爱吃的水果。出发前一天的下午,特地让老吴开车送到学校。反正闺女宿舍有冰箱,放一晚坏不了。禾薇见卤味、水果那么多,偷偷往空间塞了点,给背包减轻点压力。

    一晃,就到了出发的日子。

    今年的秋天,雨水相比往年要少得多。尤其是十月份,连着二十多天,几乎天天都是晴好天气,偶尔来个阴天或是多云。雨水是一天都没降过。

    “这样的天气出行才好呀,要是下雨多郁闷。”

    夏清和梅子并排坐,上车后趴在椅背上和前排的禾薇和圆圆说话。

    高二年级按统计的秋游人数,包了八辆高速大巴。出发这天,在校门口集中,依次排队上车后,浩浩荡荡地驶往明华山。

    “出游当然是不下雨的好,可连着这么久没下雨,你不觉得空气很干燥吗?”梅子说着。从书包小口袋摸出两支润唇膏,笑眯眯地递给禾薇和梅子,说:“呐,前几天我爸不是给我买了支润唇膏吗,用了几天我觉得效果蛮不错的,所以昨天去超市买水果,顺便给你们也买了一支。”

    圆圆凑热闹地说:“梅子你偏心呀,她们有份我没份。”

    夏清哈哈笑道:“你一个男孩子用什么润唇膏呀。”

    “这话就不对了,男生怎么就不能用润唇膏了?润唇膏又不是口红,只是保护嘴唇的而已,再说了,男人用口红的也不是没有呀。”

    “哟,那小诺诺的意思是,我送你口红你也用咯?”

    夏清和圆圆为这个话题辩了起来。

    禾薇和梅子对了个好笑的眼神,然后继续看两人斗嘴。

    有男女生加入这个话题,大伙儿越聊越发起劲了。忽然,只听尖锐的吱声,车轮似乎打了个滑,车身狠狠晃了一下,坐最后一排的男生差点从位子上跌出来。几个胆子小的女生抓着椅背失声尖叫。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是不是车胎爆了?”

    “吓死宝宝了……”

    9班班主任坐在司机师傅的侧后座,小心地直起腰和司机师傅以及导游小姐小声交流了几句,然后扶着椅背站过身对学生们说:“同学们别慌,应该是轮胎咯到了什么东西,司机师傅打算靠路肩停一停,下去检查看看,大家先在位子上坐好。要是需要你们下车,你们再下来,先别随意出来。”

    圆圆打开手机地图,查看了一下,说:“离明华山还有八十多公里呢,要是真爆胎了,赶不上吃午饭了。”

    夏清笑话他:“净想着吃,难怪那帮男生要喊你小吃货。”

    “民以食为天嘛!你敢说你不喜欢吃?”圆圆朝她龇牙:“上次是谁呀,把夏大哥送我的那罐巧克力豆偷吃得只剩两颗?”

    “嘿嘿,咱俩扯平、扯平了。”

    圆圆一提这个事,夏清就脸红。

    这个学期刚开学,夏铮请他们几个出去吃饭,还送了他们一人一件开学礼。她们三个女生的是多功能零钱包,能放手机、钥匙、零钱等随身小物。圆圆的则是一罐巧克力豆。带到教室后,圆圆把巧克力罐子放在薇薇的课桌板里,下课了大伙儿分着吃。她觉得水果味的巧克力豆味道很不错,晚自习时也问薇薇抓了几把,吃完意犹未尽,又抓了几把,三节晚自习结束,大半罐巧克力豆被她吃得只剩了两颗。这事儿就此成了圆圆童鞋笑话她的把柄,每次斗嘴斗不过她了就拿出来说。

    “其实吧,清清你要是喜欢吃,再让夏大哥送一罐来嘛,我不介意你推我头上的。”圆圆咧着嘴调侃。

    夏清羞恼地瞪他一眼,正想说什么,忽听班主任在大巴车门下喊:“同学们下来吧,有两个车轮扎了钉子,一个在漏气了,师傅怕撑不到目的地,还是换成备胎安全。你们把随身物品带身上就行了,架子上的行李不用去管。下来后以组为单位集合,别走散了。各小组长负责点好名。”

    禾薇四人都是一个小组的,另外还有乔宇梁和周明,都是老搭档了。

    趁司机师傅换备胎,他们三五成群地倚在路肩护栏上聊天,不时还分发一下自己带的零食,算是中途做了个小休息。只不过这么一来,和其他七辆大巴拉开了距离。等司机师傅换好轮胎、重新上路,又驶了一个多小时,在明州站下高速并拐入通往明华山风景区的公路,沿途就只剩他们这一辆醒目的旅游大巴了。

    “确定就是这辆?”

    楼琼丹举着望远镜,靠在树干上看不远处驶来的旅游大巴,问蹲在地上抽烟的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头也没抬地报了串车牌号,接着说:“牌号对那就没错了。”

    “那东西确定有效吧?”

    墨镜男捻灭烟头,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了她一眼说:“你要不放心,大可自己先去试试。”

    因为戴着墨镜,所以楼琼丹看不到他此刻的眼神,但从他的语气里,能听出他的鄙夷和不屑。顿时很讨厌他这样的态度,明明是派来协助她的小弟,竟然这么傲慢。转念想,今天这事要是成了,她心头大恨算是解了,禾薇那个贱丫头从此要在世界上消失了,和这么高兴的事一比,那点气闷又算得了什么。这么一想,她深吸了一口气,手脚热乎了不少,浑身洋溢着大仇得报的激动。(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