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76章 脑残燕的结局
    兄妹俩听得都无语了。

    张燕的脑子到底是咋长的?不,也许根本没脑子吧。

    骗过婚、坐过牢的二手男人,但凡有点脑子的女人,都不会像她这样,还当宝似地不肯放。

    偏偏,这么个没脑子的蠢女人,是他们家亲戚,想想就膈应。

    “妈,你也犯不着生气,你都和大姨说得那么明白了,他们要还是惯着张燕继续结这门亲,那也是大姨他们自己的选择,大不了日后我们离他们远点就是了,横竖大姨他们平时也不和我们往来。”

    禾曦冬一点都不同情那个没脑子的大表姐,听不进去劝是吧?反过来还嫌自己爹妈多管闲事是吧?那么喜欢坐过牢的二手男人是吧?行啊,那就和人结婚去呗。那个男人以前吃惯了软饭,难保以后不继续吃。改过自新?嗤,小爷等着看!

    禾母听儿子这么劝,想想也是,自己都把话说到那个份上了,大姐他们要还是听不进去,她也没辙。别说两家关系算不上亲厚,哪怕再亲厚,自己也只是外甥女的姨,不是她妈,做不了这个主,想再多又有什么用。更何况,外甥女那句“瞎嚼舌根、多管闲事”的指责,真真是伤到她了。于是抹了把脸,起身做饭去了。

    禾薇也赶紧跟了进去,说是帮忙打下手,其实是被父兄派进去安慰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没办法,母上大人太喜欢钻牛角尖,身为“贴心小棉袄”的她,不上场不行啊。

    好在禾母自己想通了,最多因为外甥女那些话,心里不舒坦罢了。被闺女一哄两逗的,很快就烟消云散、重展笑颜。

    “以后你大姨家的事,我不管了,啥时候订婚、啥时候结婚、怎么个排场……她就算打电话来问我我也装糊涂,由他们自己搞去。喜日子到了,他们要是提前来请,我们就去随个礼、吃顿酒。要是不来请。就当不知道。”

    禾母跺着砧板上的肉糜,气呼呼地道。

    禾薇在水槽前用流水一颗一颗洗着小青菜,赞同地点头:“对!咱家又不是没事忙。哪有那个外国时间去帮大姨搞这些。她既然那么听燕燕姐的话,燕燕姐又那么喜欢那个男人,就让她们娘俩自个儿折腾去呗。”

    禾薇这话也不算夸张,近段时间家里事情确实很多。禾曦冬要去京都上大学。得好好办场谢师宴吧,完了禾家埠那边的亲戚也要请几桌。二老听说小孙子考上京都大学。开心地几天合不拢嘴,逮着人就显摆,导致周边那些还没出五服的堂表亲戚,一个不拉全知道了。然后提着鸡蛋上门恭贺,想低调点不请都不行。

    除了请客的事,禾母还得抽时间给许家、贺家备回礼。一忙两忙的。哪还有闲工夫想那些不愉快的事啊。总之,禾家这边算是彻底地把张燕的婚事抛到了脑后。

    ……

    禾薇的大姨。也就是张燕的妈——周彩芬,自那顿仓促收场的对象饭之后,烦恼地头发成把成把往下掉。

    她倒是相信禾母说的那些,毕竟是姐妹,二妹的秉性她自认还是了解的,从小到大,没对娘家人撒过谎。何况燕燕是她外甥女,说什么也不会在结婚这么大的事上胡编乱造。可见男方的那些事是真的。为此她和张富国几次三番劝女儿放弃,可女儿死活不同意,这几天甚至连人都见不着了,说是家里一天不同意,她就一天不回来,直接搬去男方租的房子住了,气得她昨晚一宿没睡。

    烦躁地在屋里来回兜了几圈,最后决定去趟镇上的卫生所,这个事怎么都不能再拖了。

    张燕自从和男朋友偷食了禁果,就把那个男人视作了一辈子的老公。对象饭、订婚饭什么的,在她看来不过就是个仪式。以至于她二姨把她爹妈拉到房里说她男人不好,骗过婚坐过牢,她才那么生气,生她二姨的气,觉得她和男朋友虽然还没登记,但有了夫妻之实,那就是一家人了,二姨凭什么那么说他,这不捣乱嘛。还是说见不得她好所以故意来扯她后腿?

    随后看到爹妈也站在二姨那边,劝她分了算了,她就怒了,当即摔桌不同意。爹妈为了面子,对象饭还是照常开了席,可送走各房长辈后,却把她喊到屋里声泪俱下地劝她分手。她一气之下就搬了出来。

    男人见她心情不好,变着法子哄她高兴,还去菜场买菜,亲自下厨做饭给她吃,晚上还抱着她在阳台看星星。这样的男人,就算真如二姨说的骗过婚、蹲过牢,那肯定也是被逼无奈,甚至有可能是冤枉的。所以她决定要待他比以前更好。

    张燕决定之后,就在男人的出租房住了下来,白天在卫生所上班、下班后去菜场买菜,然后回家做给男人吃,吃完后两人也不出门,要么腻歪在阳台谈情说爱,要么直接滚床单,算是提前进入了婚姻生活。不去想家里人到底同意没有,也不去想订婚、结婚那些复杂的排场,整个人被滋润得容光焕发<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被前来卫生院找她的周彩芬看到,心里好一阵失望。这就是她的宝贝女儿,自己为了她的事吃不好、睡不好,形容憔悴,她倒好,没名没分地跟个男人住在外头,倒反比住在家里时还滋润。至于为什么会这么滋润,身为过来人的周彩芬还能想不到么。

    “燕燕,你打算就这么下去了?”周彩芬咬着牙忍下心头的怒意,一把将女儿拉进输液室里面的小房间,恨铁不成钢地斥道:“你怎么那么糊涂啊!就算不打算和他分,这订婚饭没吃、结婚酒没办,哪能就这么住一起啊?传出去没得让人笑话……”

    张燕没等她说完,就冷哼道:“我们家的笑话还少吗?二姨在你跟前说嘚吧几句,你就铁相信地要取消对象饭了,那种事传出去不是更丢脸?”

    “丢脸也总比你以后受苦好啊,死丫头!爸妈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就那么拎不清……”

    “是!我就是那么拎不清,你和爸别管我好了。”

    周彩芬气得不行,就这么棵独苗,哪能真的不管她啊,于是放软语调好声好气地劝道:“就算以前的事不计较,结婚这么大的事,也总要和家里商量商量吧?这么搬出来住总不是个样子。”

    见她妈有软化的迹象。张燕乐得顺坡下驴。可听她妈絮絮叨叨地念到男方家给多少聘礼的事上,又不高兴了,撅着嘴说:“妈。他老家远着呢,我都没打算去,反正结婚是我俩的事,把他留在梅龙桥日后给你和爸尽孝不好吗?”

    “你个傻丫头!”周彩芬又想骂了。

    房子车子不去管。这聘礼难道也不要了?那家具、电器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结婚必需品,难不成都要他们女方家准备?那样哪是嫁女儿啊。根本是往家里讨媳妇儿吧。可即便是讨媳妇,人家女方也有嫁妆抬进来,这家倒好,两手空空就想把他们家闺女娶回去。可男方还不是他们家的人。想骂也骂不着,只好骂自个儿闺女。

    “你说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连起码的道理都不懂?嫁人嫁人。你好歹挑个靠谱点的呀。”

    “他哪儿不靠谱了?哪儿不靠谱了?他对你闺女好着呢!”张燕当即炸毛了,跳着脚替她男人抱不平:“对我好那就是靠谱。”

    “你!”周彩芬被她气得说不出话。半晌,抚着胸口语重心长地说:“那你说说他到底好在哪儿了?我怎么没瞧出来?还没把你娶过门,就留你一块儿住了。吃过对象饭这么多天,也不见他上门提订婚、结婚的章程。是打算一直这么名不正言不顺地住下去吗?那吃亏的是你啊燕燕!”

    “谁说他没章程了,他提了不止一次让我和他去民政局登记领证,是我觉得不急,这才没去办。现在什么年代了,结婚酒又做不了数,结婚登记才是对女人最大的保障……”

    张燕洋洋洒洒地卖弄起学校里学过的婚姻法条例,把周彩芬气得够呛。

    这个女儿真心没得救了,可身子已经被男方得了去,女儿又那么喜欢对方,拦着她不让她结就一哭二闹三上吊,闹大了一家子都没脸,索性遂了她意算了。

    不过原先决定的把房子让出来给女儿、女婿做婚房这个事得重新考虑了。男方家一没房二没车,聘礼好说歹说只拿出两万八。再加上禾母说的那个事,让周彩芬俩口子留了个心眼,不打算把房子整个儿地让出来了,就给小俩口备个喜房,用男方给的两万八聘金把房间意思意思地装修了一番,安了个空调、买了个彩电,又把床、衣柜等家具采办齐了,然后挑了个黄道吉日,订婚酒也不打算办了,直接结婚<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因为挑日子的那天,张燕被爹妈喊回家吃饭,平时最喜欢的清蒸米鱼,还没碰到筷子就吐了,被她妈一问才想起大姨妈好像超时好多天了,心情忐忑地来到卫生所,抽血验小便,最终确定怀孕五十天。

    这个消息传到禾家时,禾母正给儿子收拾行李。

    转眼就九月了,没两天禾曦冬就要去京都大学报到,做娘的不放心,亲自往行李箱里一件一件装衣物和日用品。

    禾曦冬听禾母转述了周彩芬打来的电话内容,忍着嘴角的抽搐啧叹:“大姨还真宠燕燕姐啊,那么严重的事,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放过了,还什么聘礼都不要地给她办喜事,啧!”

    “也不算什么聘礼都没要,不还有两万八嘛。”禾母想给自家大姐留点面子,可话出口又觉得还不如不说,摇摇头叹了口气,但愿那个男人真如外甥女说的已经改过自新,不然的话,外甥女这辈子怕是毁了。

    “算了,大姨他们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做才是真正为燕燕姐好难道还用我们教?就算我们愿意教,他们也未必乐意听啊。所以管他们的呢,日子到了,妈你和爸过去吃顿喜酒就行了,反正我在京都不可能回来,薇薇也没必要请假……不过,我觉得大姨兴许还巴不得我们家少去几个人。”

    禾母没好气地往儿子头上敲了一下:“有你这么说你大姨的嘛。”

    禾曦冬揉着脑袋,笑嘻嘻地说:“我这是揣摩大姨的心思啊,她不是一向这样的么,日子一定下就给你打电话,主要是盼着你先把礼金送去,至于喜酒去几个人,她肯定希望越少越好。”

    “行了行了,这是大人的事,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赶紧看看还缺啥,别到了学校才发现这个少了那个没带……”

    禾曦冬笑嘻嘻地任禾母数落,完了掏出新买的手机给妹妹发了条短信。脑残大表姐做的蠢事,让妹妹也乐呵乐呵。当然,最终目的是让她别请假,就说学校管得紧、请不出事假,总之别去大姨家讨没趣。

    禾薇看到短信时,差点喷了口里的茶。

    大表姐的事,这段时间没下文,她还道大姨和大姨丈已经处理好了,哪知竟然要结婚了,还怀孕了。大表姐糊涂,大姨和大姨丈怎么也这么糊涂?不过转念想想也很好理解:大姨和大姨丈就这么个孩子,从小到大都是能宠则宠、能惯则惯,不然当初借住在她家时、也不会做出那等丑事了。只是结婚这么大个事,大姨他们居然也由着她来,这哪里是宠啊,分明是在害她吧。

    “薇薇,你发什么呆呢?”梅子听夏清叽叽喳喳说了半天,扭头发现禾薇在发呆,碰碰她的手肘关心地问:“是不是家里有啥事?”

    “啊,没什么,我哥就是和我说一声,他后天的飞机去京都。”禾薇锁上屏保,把手机揣到校服兜里,不去想大姨家那个糟心事了,好奇地问夏清:“你不是去灵消息了?啥时回来的?消息灵到了吗?”

    “我回来好半天了,你才发现啊。”夏清怨念地白了她一眼,然后得瑟地抬抬下巴,不掩兴奋地说:“本姑娘出马,有啥消息灵不到啊。我敢肯定确定以及铁定:咱们秋游去明华山!而且还要宿两晚哦。我先说好,如果三人间,我要和你们一个房间,两人间我就和你们谁一张床。”

    禾薇和梅子:“……”(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