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75章 小妮子的变化
    禾薇刚到家没多久,陪爹妈聊了会儿天,眼见着天快黑了,禾母套上围裙奔进厨房去炒菜,禾父背着手看儿子蹲在大行李箱跟前一样一样往外掏礼物,嘴里笑呵呵地问:“怎么又带这么多东西回来啊?给你的钱够花不?”

    “不是买的,是姥姥和贺爷爷他们送的。我不收,他们还生气,只好都带回来了。”禾薇说着,打开另两个旅行袋,指给老爹和兄长看:“喏,还有其他人送的,我这趟去京都,收获可大了,结识了不少新朋友。”

    “朋友多好啊。”禾父满心赞成,可低头看到旅行袋里那些包装精美的礼物,不由问:“你有没有回送人家啊,没的话多难为情……看你每趟去都大包小包地回来,咱家这便宜占大发了。”

    没等禾薇说,禾曦冬把玩着手里一个造型别致的京剧脸谱顺嘴道:“薇薇没送也没事儿,赶明我开学了备点礼物给他们带过去也一样。”

    禾曦冬的录取通知书在他从丽城回来之前先一步寄到家了——京都大学的金融专业,九月七、八号报到,比禾薇迟几天开学。

    禾父禾母原本想送他去的,被禾曦冬给拒绝了。说是要没去过京都,这趟肯定让他们送,可正月里不是刚尽兴玩过一趟么,九月份家里事情又多,没必要这个时候再跑一趟。况且他已经知道学校在哪儿了,就算学校没有安排学生会干部在机场接机,他也丢不了。禾父禾母拗不过儿子,只好随他去。

    “对!”禾父觉得儿子这主意好,连连点头:“薇薇你知道你干姥姥还有贺爷爷喜欢什么不?回头和你妈商量着备点,让你哥报到了带去。礼不在重,心意才是最要紧的,你这么多东西提回来,咱们一声不吭地收下那可太难为情了。”

    禾薇笑着应下了。

    干姥姥很喜欢吃她娘自己晒的笋干梅菜,干姥爷和贺老爷子则喜欢那蛇酒,每天晚上都要喝一小盅。前者好办。笋干梅菜她娘年年晒,可那蛇酒就不好办了,趁开学前去禾家埠看望爷奶,顺便让二伯再留意留意。有的话,好让兄长给俩老爷子带一坛去。

    禾母在厨房快炒了两道小菜,又从冰箱拿出闺女爱吃的糖醋萝卜和酸黄瓜。灶上的火笋老鸭汤小火煲半天了,随时能吃。一家四口五道菜,差不多了。于是探出头喊道:“薇薇,怎么还蹲那儿忙哪,赶紧冲个澡,开饭了。行李慢慢整就行了,那东西又不会跑。”

    “我这就去。”禾薇把大行李箱交给兄长收拾,自己提着小行李箱回到卧室,拿上睡衣和浴巾,正要去卫生间冲澡,手机响了。

    “到家没?”

    刚接通,就传来贺校官含笑的问询。

    “早到了。”禾薇弯着眉眼说道:“航班没延误、路上也挺顺畅。干爹接上我们到文欣苑,比上趟去机场快多了。”

    “小叔他们都在呢?”一想到小叔一家能随时随在他未来的丈母娘家蹭饭,贺校官不免有些吃味。

    “没,干妈一个同事的闺女考上了大学,今晚请客,他们把我送到家后,坐也没坐就去了,不过约好这周日上我家聚聚。”

    每次听她软哝细语地说上一堆话,贺擎东的心就莫名地踏实,轻笑道:“说到这个。你哥不也考上大学了,打算怎么庆祝?”

    “估计先请校长、老师吃一顿,然后去禾家埠办几桌。至于外公外婆那边,因为办酒席多少要随礼。我外婆那边的亲戚,平时又不怎么喜欢走动,我妈的意思是,先问问他们,要真不乐意,就不请他们了。”

    要搁以前。禾薇是不会和他说这么具体的,但现在嘛,她想通了,既然他把她纳入了贺家的一份子,有事没事就和她唠贺家的事,那她也没必要再那么见外了。

    对她的变化,贺擎东最有感觉,琢磨着是不是这就是老爷子说的情绪变化?想了想,试探性地问:“这几天没出什么事吧?还是听谁说了什么?”

    “没有啊。”禾薇见他一时半会没有挂电话的意思,索性把行李箱打开,侧着头夹着手机边打电话边往衣橱挂衣服。

    “真没有?”

    “没……哦,我看到你保险柜里那个荷包了,那些东西又不值几个钱,干啥放保险柜里啊,还占位子……”

    贺擎东心里一动,隐约捕捉到她前后变化的原因了,低笑了一声,说:“宝贝,你该不会是在感动吧?所以今天特别热情?”

    禾薇:“……”热情你个头啊,本姑娘哪儿热情了?

    话是这么说,但她也觉察到自己的变化了,今天的她,确实和他特别有话说,不由俏脸一红,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说道:“我要去吃饭了,不和你说了。”

    正好,禾母在外头喊开饭,也不算是找借口了。

    贺擎东收起手机,失笑地摇摇头。如果真是他猜的那样,那他就放心了,不过这样的小妮子还真可爱,回头有时间再逗逗她……

    ……

    一家四口和乐融融地吃过晚饭,禾薇回到房间继续收拾行李箱,收拾完了拿上睡衣去卫生间冲澡,晚饭前和贺校官唠了几句,结果还是没来得及,只好放饭后了。

    洗完澡出来,听到兄长在房间喊她,于是随手拿了块干毛巾,擦着还在滴水的湿发,来到兄长房间,“哥,你找我?”

    “给!”禾曦冬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锦盒,笑眯眯地递到她手上。

    禾薇搁下手里的毛巾,打开一看,竟是一块色泽晶润的碧玉佛。

    “喜欢吗?我听卖的人说:‘男戴观音女戴佛’,我就给你买了个玉佛。”禾曦冬在一旁说。

    禾薇笑着谢过他,又说:“这值不少钱吧?这玉看上去挺好的。”

    “不贵,至少比这边的玉石专柜卖的便宜多了。我回来后特地托同学鉴定过,一模一样的东西这儿的专柜要卖两万出头,我在丽城买一万都不到,后悔没多买几块。”禾曦冬一脸后悔状。

    禾薇听到最后一句,不由乐了,“你想倒卖哪,还多买几块……”

    “别说。要是有时间,还真有这个想法,淘来的价上添个三五百,保准人抢着要。可惜要去京都读大学。还是不折腾了。”

    主要还是手头的零花钱够充足啊,想他要是初一那会儿,再忙也折腾,这么好的收益,不赚多可惜。

    不过禾薇却觉得玉石生意的风险还是挺大的。她是有系统加持。所以即使不看玉石、光是握在手里,通过系统君也能知道这东西的优劣,可禾曦冬不一样,完全靠眼力鉴定。眼力这东西,就很难说得准了,一个走眼,很可能把本钱赔光。

    于是劝道:“哥,玉石生意投入的本钱可不少,正儿八经地做起来没你想象的简单,还是算了吧。我看还是捡漏最划算。”

    禾曦冬闻言喷笑:“你这丫头捡了几次漏口气倒是大了,谁不知道捡漏最划算啊,那也得有漏捡啊。”

    禾薇嘿嘿干笑:“我就那么一说嘛,有漏捡自然最好了,没有也没事啊,你把专业课学精一点,日后炒股分分钟进账。”

    “得,你少给我戴高帽,炒股我还得跟你学呢,也不知你这丫头脑袋咋长的。什么不研究研究股票……”禾曦冬用力揉了揉妹妹的头,爽朗笑道:“不过托你的福,你哥我这两年攒了不少私房钱,所以这玉佛你也甭不好意思。收下收下。”

    “那我就不客气啦,谢谢哥哥。”

    禾薇笑着将玉佛放回小锦盒,准备带回房间锁到书橱抽屉里去。

    “不准备戴吗?”

    看到她的举动,禾曦冬疑惑地问。

    “太贵重了,等长大点再戴吧。”

    贵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胸前已经有一枚血珀吊坠了,而且上头还夹着个铂金指环,再戴个玉佛看着不伦不类啊。

    未免兄长继续念叨,赶紧转移话题:“哥你有没有给爸妈还有杨老他们带礼物啊?不会光给我带了吧?”

    “哪能啊,我给妈买了个翡翠镯子,给爸买了套紫陶茶具,给师傅师母买了茶饼还有木雕摆件,另外还买了扎染披肩、牦牛干巴、鲜花饼、野生菌、天麻啥的,只要是特产都买了,行李箱塞不下特地邮寄回来的……”

    禾曦冬列举了一堆之后接着说:“我看那扎染披肩挺不错的,回头你去挑挑看,有没有喜欢的花色。吃的我都放储藏间了,你自个儿拿去。”

    “好。”

    兄妹俩热络地唠了会嗑,直到禾母在客厅喊“吃水果”,才笑嘻嘻地出去。

    禾母切了个西瓜、洗了盘荔枝,一家四口围坐在茶几旁边吃边聊。

    “对了薇薇,我和你爸后天要去趟梅龙桥,张燕吃对象饭。”

    对象饭是梅龙桥一带的旧风俗,也就是男女双方自个儿相中意之后,把对象带到家里给长辈过目。长辈要是没意见,接下来就是订婚饭、结婚酒。

    “燕燕姐有对象啦?”禾薇讶然,不过想想也是,她那个年纪,又是在小镇上,确实可以谈婚论嫁了。

    “听你外婆说是她自个儿找的,不是本地人,在镇上也没房子,你大姨他们原本不同意,可架不住张燕她自己喜欢,这个年纪再不落实也不是个事儿,好在你大姨就她一个闺女,家里也不是没房子,就打算等两人定下来之后,把镇上那套房空出来给张燕做婚房,他们俩口子搬到村里老房子去。”

    “村里老房子?就是那间离外婆家不远的夯土房?那还能住人吗?”禾薇无语,“而且大姨丈单位在镇上,住到村里上班怎么办?”

    “就是。”禾曦冬也说道:“大姨家现在那套房子我去过,我记得有三个房间啊,大姨和大姨丈干啥还要搬出来?就算男方没房子,住到女方家来,也完全住得下啊。我们家以前那么小的房子都住呢。我看张燕就是死要面子。哦,结婚要房子,男方给不起,就让娘家出,也不想想她爹妈今后住哪里……”

    禾母抬手在儿子敲了个手栗子,笑骂道:“怎么说也是你表姐,张口闭口张燕的,没大没小。”

    “那也得让我尊敬得起来啊。”禾曦冬撇撇嘴,抽了张纸巾擦擦嘴,说:“张燕已经完全被大姨惯坏了,这对象饭没准也是她出的主意,什么让你和爸过去掌眼,我敢打赌,你和爸就算真对男方不满意,她也不会听你们的,根本就是让你们蚀红包才去的嘛。”

    “行了,吃对象饭掏红包天经地义,又不是让你出,你生哪门子气呀?”禾母好笑地白了儿子一眼,然后又说:“我和你爸心里有数,其他人包多少,我们就随多少。反正你大姨他们一直以为我们还在还贷款。”

    这倒是。兄妹俩相视一笑。不走动也有不走动的好处,外婆那边的亲戚,到现在还以为他们家开的铺子只够过日子、住的房子还压着几十年贷款。除非是对象饭这类“只进不出”的好事才找上门,一般的往来都断了。不过他们不主动,禾薇一家也乐得清静。

    吃完水果,一家人就散了,各回各的房间,谁也没把刚刚的话题放心上,都以为张燕的对象饭就是蚀个红包的事,谁知隔了一天,才发现还真被禾曦冬这张乌鸦嘴料中了。

    禾父禾母从梅龙桥回来,脸色难看地带回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消息:张燕的对象,竟是当初租住在禾家对门、后来因为骗婚事迹曝光、被警方抓进牢里服刑的男邻居。

    呃……

    禾薇吃惊地和兄长对视一眼,怎么会这样?这世道难道真这么巧?

    “那对象饭取消了?”禾曦冬突然有种爆笑的冲动。

    禾母叹气道:“哪儿啊,我和你爸一看是那人,马上找你大姨、大姨丈,结果他们倒是信了,可张燕……唉……死活不肯取消,说什么相信那人改过自新了,老家的媳妇在他坐牢那阵子离婚了,现在的他一无所有、落魄的很,要是她也不拉他一把、选择放弃,那他就真的完蛋了巴拉巴拉……完了还说我和你爸嚼舌根,好好的喜事被我们俩一搅晦气得对象饭也吃不痛快……你们说这都是什么事啊,搞的好像我和老禾在害她似的……”(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