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74章 他对她的好
    抱怨归抱怨,贺老爷子对禾薇,那是越看越满意。

    可再满意,日子到了,禾薇也要回去了。

    机票订好以后,贺老爷子把各家送来的见面礼堆到禾薇跟前:“赶紧收拾收拾,之前看你忙得脚不沾地,就没东一件、西一件地给你,这下该送的都送齐了,趁着你打包行李,把这些也装到袋子里带回家去。”

    “爷爷!”禾薇一看傻眼,这可不是普通的见面礼,不是分量十足的纯金生肖、水色兼优的翡翠对镯,就是实打实的纪念版金砖、邮票,每一件都是死贵死贵的,哪能随随便便带回家啊。况且,说是给她的见面礼,还不都是看在贺家以及贺老爷子的份上,她要真欢天喜地地带回家那可真叫傻了。

    于是忙不迭摆手:“这么贵重的东西,哪能给我折腾呢。而且,就算是见面礼,那也不是给我个人的,爷爷以前肯定送出去不少,长辈们的回礼,理当由爷爷收下。”

    贺老爷子虽然对这些东西不在意。他对玉石、古玩没什么研究,要是换成一大箱纸钞搁他眼前,兴许还能让他眼皮子跳一跳。可实物就不同了,虽然知道这些东西不便宜,总归不如视觉冲击带来的感受强烈。况且禾薇这个大孙媳妇他认定了,除非大孙子日后失忆,不然这桩亲事绝对板上钉钉、不会再有其他变动。

    所以,这些见面礼给她还是自己这边留着,都无所谓。但听禾薇这么说,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不愧是他亲眼相中的孙媳妇,就是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要换做其他女人,譬如二孙子那个看似乖巧懂事、实则心眼比纱窗眼少不到哪儿去的女朋友,一下子收到这么大一笔见面礼,还不贪婪地收下啊。

    禾薇越是推拒,贺老爷子就越要给她。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

    最后,禾薇没辙,想到书房那口保险柜。提议说:“要不这样。我把这些都锁到贺大哥书房的保险柜里,钥匙由爷爷保管,爷爷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老爷子吹吹胡子。瞪眼道:“放保险柜我不反对,钥匙你自个儿拿着,什么由我保管,我要是搞丢了你让我去哪儿找那么多东西出来凑数?你是想让我一把年纪了还破产是吧?”

    禾薇闻言哭笑不得。这是逼着她收下这堆东西啊。不过把东西留在贺家总比让她扛回家去的好吧,于是也退了一步:“好<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就听爷爷的,东西收在保险柜、钥匙我保管。但爷爷这里得留份清单。要是连这个也不同意,我不管这堆东西了,这就回房收拾行李去……”

    “好好好。随你随你。”老爷子见好就收。清单就清单嘛,转身撕了她也不知道。

    禾薇认真地把见面礼一项一项列在纸上,然后一式两份。一份打算和这些见面礼一起锁到保险柜,另一份交给了老爷子。

    “那爷爷我提上去啦。”

    见面礼都收在一个带锁的小皮箱里。原本是让她这么提回家去的,体积不大,却有些分量。

    “沉不沉?要不我喊小李进来,让他给你提上去。”

    “不用的爷爷,我提得动。”禾薇提在手上掂了掂,笑着说。相比她那个大行李箱,这个小皮箱好提多了。

    她来京都,带了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小行李箱装的是换洗衣物和随身用品,大行李箱里的时候装了送各家的贺礼和伴手礼,回去还没想好要不要给家人带点京都特产,主要是这些东西现在想买网上都能买得到。可不买吧,自家爹妈和兄长倒是没什么,可不是还有爷奶和外婆家嘛。两边都知道她来京都了,还一住这么多天,回去两手空空多难为情啊。结果还没考虑好,大行李箱被老爷子拿去塞满了一堆吃的用的玩的,连许、石两家的结婚喜糖喜烟以及陆言谨、唐宝茵和她名义上的师傅送来的礼物都塞不下,不得不另外又添了两个旅行袋。

    总之,分量比来时重多了。好在干娘在电话里说了,让她和圆圆只负责下机后把行李推出安检口,她和干爹会在出口等的。要不然,凭她和圆圆两人四只手,还真难把这堆行李扛回家。

    老爷子倒是提议让警卫员送他们回去。可她觉得去机场有人送、下机后有人接,光是飞机上那点时间,没必要让警卫员特地跑一趟,便婉拒了老爷子的好意。

    贺擎东书房那个保险柜钥匙和密码,两年前就连同他的“私房钱”一并交给禾薇保管了。而她正好都扔在三立方空间里,不然也没办法把见面礼放进去。

    保险柜嵌在书橱旁的壁柜里,不知道的以为这只是一扇壁柜门,她也是住进来之后被某人领着指认了一圈才知道的。

    先用密码打开外头这道厚实的钢板门,再用十字形钥匙开启内层门,保险柜里的景象一目了然地呈现在她眼前。

    保险柜内部格局是上下两格式。上格的体积比较小,单放着一个略显陈旧的红木锦盒,下格约占整个保险柜的三分之二,却空荡荡的,就一个荷包躺在中间。

    相比上格的红木锦盒,禾薇更好奇那个荷包,想着只是看一眼应该没关系吧?要真有什么秘辛,贺校官也不会把钥匙和密码交给她了不是吗。于是,伸手将那荷包拿了出来。

    咦?这上头的绣花怎么那么眼熟?

    禾薇乍一看,这荷包像是她绣的,再定睛一看,何止是像啊,分明就是她曾经做给自己的专门用来放零钱的小荷包好不好,结果才用没几天就被他拿走了,之后就没见过了,原来是在这儿啊。

    打开荷包,里头是一团手帕。好嘛,这些手帕也是她的,有些用过、有些没用过。

    不禁翻了个白眼,敢情那家伙顺手牵羊从她身上拿走的东西全放保险柜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可是至于吗?这些东西又不值钱。他若想要,直接问她拿就是了,难不成给他绣个荷包或是做块方帕她还会反对?

    正腹诽呢,听到一声清脆的“叮当”声,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手上这包层层叠叠的手帕里掉了下来,落到了地板上。

    禾薇疑惑地低头寻找,好半天才从书橱角落发现一枚银光熠熠的指环。

    【这戒指不就是当年送他护身的那枚吗?】

    系统君一说。禾薇也想起来了。只是——既然已经耗光能量没什么用了。干啥还这么小心翼翼地保存着?

    【因为是你送的啊,这都不懂。】系统君表示鄙视。

    禾薇一怔,这才领悟系统君话里的意思。红晕爬上脸颊,干笑了两声,重新把指环包回手帕,再塞回荷包。和那个红木锦盒并排摆在一起。空出来的整个下柜,就用来放今儿提上来的那堆见面礼了。

    至于红木锦盒里的东西。她也顺便瞄了眼,反正保险柜都打开了,里头有什么落个心里清楚也好。不过红木锦盒里的倒不再是她做的绣品,而是一些用过的金玉首饰、几把略带铜锈的钥匙、还有一叠证件类的纸制物。猜测是贺校官的父母留下的遗物。便没细看,而是原封不动地放回原处。

    收拾好保险柜,她倚在书房窗口看着园子里的景致发呆。

    贺校官对她好。她一直都知道,也知道这辈子估计和他纠缠不清了。只是好像。低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要不然,怎么会把一枚失了效的戒指和她随手绣的帕子、荷包那么珍而重之地和他父母的遗物一起收在保险柜里呢?

    这个认知,让她有些茫然。自己对他似乎远没有他对自己上心。抑或说,她的潜意识里,更多的是将他当成了上辈子的皇帝、这辈子的救命恩人,而不仅仅只是男朋友。换句话说,她对他的感情,不如他来得纯粹。这趟回去,是不是应该要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了?

    禾薇的情绪变化,被贺老爷子看在眼里。待她出发去机场,他拨了通电话给大孙子:“你媳妇这两天瞧着有点不对劲。”

    贺擎东这会儿刚下训练场,身上大汗淋漓,一听老爷子的话,心里一惊:“发生什么事了?”

    “没发生什么事啊。”老爷子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纳闷地猜:“莫非是不想回去?那直说不就好了,我还巴不得她多住几天呢,反正还不到开学时候,就算开学了请几天假又怎么了,学校还罚她不成?要真那样,转来京都读书得了,我给她挑个有保送华大名额的学校……”

    贺擎东无语地望了望天,心说老爷子你也太会往自个儿脸上贴金了,小妮子惦记着家里、想早点回去还差不多,哪可能因为要回家了反而情绪不好。

    “爷爷,你和我说说,这两天她在家都做了啥?有没有其他人来家里打扰她?”

    “没做啥啊,知道她今儿中午的飞机,这两天都在家收拾行李呢。哦,昨儿个我让她把各家送来的见面礼归整了,本来是让她带家去的,她不肯,最后收到了你那个保险柜里,还硬塞给我一张清单,不过那清单被我扔了,留着干啥……至于客人,除了陆家、唐家那俩丫头,也没别的人上门啊。而且那俩丫头来看她,我瞧着她挺高兴,走的时候还一个劲地邀请她们去清市玩……”

    老爷子还在那喋喋不休地细数禾薇这两天的日程行事,没看到电话那头的大孙子眯着眼像是猜到了主因——八成和那保险柜有关<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可他这阵子偏偏抽不开身去清市看她。无良的队长把训练新队员的任务压在他一个人头上,自个儿嗨皮地跑去相亲了。说什么队里年纪最小的都有女朋友了,他这个迈入三十高龄的队长却还是“小叔独处”,传出去丢特行队的脸,为了不给其他部门抓到嘲笑的把柄,就牺牲小我去相亲吧。

    贺擎东当时脸都黑了,什么牺牲小我,绝壁是在报复他一休假就是半个月。可人都跑了,他往哪儿找去,只好任命地天天跑训练场,每天的时间被各项训练挤得满满的。而等训练结束,小妮子早开学了。

    这么一想,他不免感到有些烦躁。连带着下午的训练较之上午和前几天严苛了许多,让新加入特行队的小年轻们个个头皮发麻、叫苦不迭。

    等下午的训练结束,一个个活像从水里捞上来似的。

    “你们说副队这是咋了?不会是被队长刺激过头了吧?”

    “应该不是,队长又不是今天下午才落跑,要发作早发作了。我琢磨着是和女朋友吵架了,因为我姐夫也经常这样,一和我姐吵架,整个人就阴阳怪气的……”

    “你这话有几分道理……”

    “什么道理?”

    一道幽幽的嗓音加入到七嘴八舌的讨论队伍,骇得众人僵了身子。

    “那、那个副队……”

    “嗯哼?”贺擎东冷着脸扫了大伙儿一眼,“去澡房?”

    “是、是啊。”众人战战兢兢地答道。

    “那还不快去?十分钟后7号食堂集中,超时晚饭取消,谁没洗干净,也一样取消。”

    “啊?”

    众人先是傻眼,然后集体往澡房冲。

    这儿到澡房加速跑十秒钟,冲个澡算它三分钟吧,再快怕冲不干净啊(当然,这三分钟还不包括捡肥皂。保险起见,今儿个冲澡不用肥皂)。再从澡房冲到食堂最短距离加速跑五十秒搞定,偏偏副队选了个最远的7号食堂,中间还得绕过一条窄道,保守估计一分半。几项一加,还好还好,十分钟内还是能完成的。副队还算有良心。

    可等他们双腿一迈开,顿时要哭了。

    卧槽卧槽卧槽!!!

    刚从训练场下来,浑身酸痛,跑起来那叫一个酸爽。

    关键是,这种状态之下,如何发挥得出加速跑的最佳战绩?副队算你狠!

    贺大少等他们一路龇牙咧嘴嗷嗷叫着冲进澡房,才慢悠悠地从裤兜掏出手机,开机后滑开保护屏,拨出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电话一接通,冷硬的脸神奇般地柔和了,嘴角还勾起一抹性感的弧度,柔声问:“到家没?”

    这一幕要是被刚刚那帮风华正茂的小年轻撞见,指定惊掉下巴。冷面教官秒变温柔好男人,能不惊悚么。(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