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72章 “暖阳社”雏形
    禾薇在跑马场看到那头据说已经是她名下的小马驹,如今已经一岁多了,驮着她跑上小几圈不成问题。

    “好可爱。”禾薇在贺擎东给马驹刷毛的时候,跟着摸了几把,结果小马驹转头看过来,湿漉漉的大眼睛,濡慕地看着她,不仅不怕生,而且还主动朝她拱了拱头。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禾薇顺了顺它的毛发,柔笑着问。

    “证书上的名字是赤玉,平时你爱叫什么都行。”贺擎东给马驹刷完毛,让人牵去上马鞍,自己拉着小妮子去更衣室换骑马装。

    “毛色红得很像秋天成熟的柿子,要不就叫柿子吧,小柿子。”禾薇俏皮地吐吐舌,眨眼工夫就给未来威风凛凛的赤大爷取了个吃货的小名儿。

    “行。”这方面贺擎东好说话的很,基本上她说啥就是啥,不就个小名儿么,管它柿子、狮子、虱子的,只要她高兴。

    不过安全上,就由不得她了。

    禾薇一看到那套为她量身定做的正统骑马服就感觉好晕菜,“换这些会不会太热了啊?”不仅厚,而且还是长袖的,看着就想中暑,“非得穿这个才能骑吗?”

    贺擎东揉揉她的头:“不用全都穿,有些是春秋天的装束,夏天穿这几样就行了。”

    他从中挑出三样:一件防护背心,一条宽松的背带式七分马裤、一对护腿包,一件一件往禾薇身上套。

    禾薇因为要来马场,本身就穿的很简洁,T恤加七分裤,所以,贺擎东没让她脱,直接在这个上头套上了夏季的骑马装。

    “头盔必须戴,不然不准骑。”身上穿妥后,他又不知从哪儿取来一顶女士的骑马专用头盔,给她戴好并系紧安全带。

    禾薇晃了晃戴上头盔后显得沉甸甸的脑袋。自我调侃:“感觉脑袋要掉了。”

    “别瞎说。”贺擎东食指一屈,朝她头盔上敲了一下,牵着她走出更衣室。

    “小柿子!”

    禾薇远远地朝候在那里的小马驹打招呼,小马驹像是感应到她是在喊它似的。打了一个响鼻,然后前后蹄交替地在原地踱了几下。

    贺擎东抱她坐上马鞍,缰绳依旧握在他手里,陪着她就近溜达了一圈,“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禾薇红扑扑的小脸笑得很是满足。“要不我自己来拉缰绳,你去歇会儿吧。”

    “不用,我让人去牵马了,等下我们绕着马场走一圈。”

    “那你不用换行头吗?”

    “我不需要。”

    禾薇斜眼睇他。坏蛋,让她裹得这么严严实实,他倒好,直接轻装上阵。

    贺擎东被她幽怨的目光睇得忍不住轻笑,安抚道:“你才第一次上马,防护措施当然要做到位。我和麻酱是多年的老友了,溜达几步用不着穿这么正式。”

    “麻酱?”

    “嗯。黑璁的小名。”

    禾薇噗嗤乐了。敢情贺大爷的取名水平不咋地呀,难怪自己给赤玉取小柿子,他一点都不反对。

    没一会儿,小名叫麻酱的黑總被马场的工作人员牵了出来。

    贺擎东顺了顺它的马鬃,感觉到它的友好和依赖,才帅气地跃上马背。

    待他坐稳,麻将打了个响鼻,踢踏踢踏地往前迈了两小步,一旁的小柿子也跟着打了个响鼻,乖巧地跟上。一黑一红、一大一小俩马儿驮着各自的主人。绕着绿草满坡的跑马场漫步兜去风。

    时值晌午,虽然有太阳但不像午后时分那么烈。何况马场设在郊区,四周没有高大的建筑物遮挡,只有沿边一行行的常青树。微风徐徐。吹拂在人身上,舒坦地让人想眯眼睡上一觉。

    “可别真睡着了。”贺擎东见小妮子眯着眼,微微仰头沐浴着阳光的惬意模样,好笑地提醒。

    “这风熏得人想睡。”禾薇懒洋洋地伸了伸胳膊,然后晃了晃脑袋,这头盔还真重。

    “马上就到吃饭时间了。吃了午饭去床上睡吧。”

    “这里有吃饭的地方吗?还是回家吃?”

    禾薇问的随意,却不知“回家”两字,让贺擎东怦然漏了几拍心跳。

    “嗯,有餐厅也有客房,很多人来这儿都会住上一晚,跑马累了泡个澡,直接在这儿歇下了。”

    “这里感觉很大啊,投入想必不少吧,可我看来消费的人不多嘛,不会亏吗?”禾薇四下打量,光是这一片跑马场,就占了上百亩地吧,何况还有东南方那一圈功能齐备的建筑物。虽说都是平房,外观远不如石竹海度假村奢华豪气,但内里的装潢也不差啊。何况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各部门要养的工作人员总归少不了。可生意这么清淡,真的能长久维系下去吗?到时要是关门了,她的小柿子还有他的麻酱怎么办?

    正天马行空地想着,贺擎东略带磁性的低沉嗓音随风传入她耳朵:“石竹海度假村是私人老板开发的,这里却不是。”

    “你的意思是,这里是公家的马场?”禾薇好奇地偏头问。

    贺擎东也正偏头看着她,然后手臂一伸,在她鼻尖轻轻刮了一下,眼里含着宠溺的笑,给她解惑道:“早期是公家的,后来公改私,负责这一块的责任人,拉了几个系统内的朋友,一块儿承包了。所以,政府部门需要马匹或是举办跑马赛,都是由这儿提供的,别看平时人气不如石竹海旺,生意其实还不错。”

    “难怪……”禾薇恍悟地点点头,随即想到什么,转头问某人:“那个领头承包的责任人该不会是你认识的吧?”要不然他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而且黑總和赤玉养在这里比养在家里还自在。

    “聪明!”贺擎东笑赞了她一眼,说:“领头承包人是江宜舟的舅舅,联手承包的另外三方,说起来你也不陌生:陆上将、唐部长和郑书记。”

    禾薇眨眨眼,表示不解。她哪里不陌生了?别说没见过,听都没听过啊。

    贺擎东含笑道:“唐部长和郑书记就是唐老和郑老的长子,陆上将是陆言谨的父亲,陆言谨你不是见过了?”

    “啊,那个太子妃?”禾薇想起来了。

    “太子妃?”贺擎东被她奇特的代称愣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禾薇吐吐舌。朝他做了个鬼脸,“你不是说徐大哥是太子爷吗?那他未婚妻可不就是太子妃咯。”

    贺擎东失笑:“也就你会这么称呼。”

    禾薇得意地抬了抬下巴:“你说我哪里说错了?太子配太子妃,那可是官配。”

    可惜头盔太重,这一抬差点头重脚轻来个倒仰。赶紧扶着马鞍正襟危坐。

    贺擎东被她手忙脚乱的笨拙举动逗得哈哈大笑,“行,你说的都对,小心点,别摔下来了。”

    “其实就这么点高度。摔到地上应该也疼不到哪儿去。”禾薇坐正后,小心翼翼地比了比马驹背部到地面的距离。

    “是,不见得疼,但我看了心疼。”

    禾薇听得两颊飞霞。这货真是越来越能说会道了,调|情之辞已经熟稔到顺口拈来了。

    两人沿着马场慢悠悠地溜达了一圈,本想再来一圈的,可贺擎东见她鼻翼冒汗珠、抹着高效防晒霜的胳膊也晒得有点微红,强硬要求她下来喝水休息,说是喜欢的话,等太阳落山了再陪她兜一圈。

    “说话算话?”

    “绝对算话。”

    他抱她下了马。等她站定后,边替她解头盔,边说:“你要喜欢,今晚在这儿住一晚,明天早上早点起来,我带你去跑两圈。早上那会儿跑马才叫舒服。”

    “可我没带换洗衣服诶。”

    “衣服好办,你要穿不惯这里卖的,睡前洗了放空调下吹,明天也能干了。”

    禾薇被他说动了,于是在她喝水休息的时候。贺擎东去前台要了一间客房。

    “薇薇?”

    陆言谨一进休息室就看到了窝在角落小口小口喝菊花茶的禾薇,惊喜地走过来打招呼:“好巧,在这儿碰到你。”

    “言姐姐?”禾薇听到声音,抬头见是陆言谨。忙搁下茶杯,起身和她握手,“真的好巧。”刚还提到她呢,转头就碰上她了。这算不算“说曹操曹操到”?

    “就你一个人吗?”陆言谨拉着她重新坐下,四下没看到其他熟人,不由好奇地问。

    “不是。还有贺大哥,他去前台办手续了。”

    “我说呢。”陆言谨了然地笑道,末了朝禾薇暧昧地眨了眨眼。

    禾薇无语,这算调|戏吗?当她不会哦?于是也故意四下看:“怎么没瞧见徐大哥?”

    “噗。”另一道温婉的笑声传来,“被人反将一军了吧。”

    禾薇这才注意到边上还有个年轻姑娘,想来是和太子妃一道进来的。

    果然,陆言谨笑着介绍道:“这是我朋友,我俩一起来的,可不像你哦,有帅哥陪同。”

    禾薇滴汗。动不动就调侃人的太子妃让人吃不消。

    “哈哈,你别再打趣她了,我看她脸皮薄的都快滴出血来了。”那姑娘爽朗地笑道,然后朝禾薇伸出手:“你好,我叫唐宝茵,你就是禾薇吧?我听小谨提过,既然你叫小谨姐姐,我和她同岁,唤我一声茵姐姐我也不介意的。”

    “茵姐姐。”禾薇从善如流地唤道。姓唐,莫不是唐老的孙女儿?

    还真被她猜对了。

    唐宝茵是唐家的长孙女,这趟和陆言谨一起来马场,是代表家里来视察的。

    “……所以,你知道这马场有我们两家的股份了吧?有什么事尽管找我们俩,底下的人要是招呼不周,只管报我的名儿,看谁敢欺负你。”唐宝茵拍着胸脯阿沙力地说道。

    陆言谨笑睨了她一眼,说:“你傻啊,薇薇的男朋友是谁?就算有人不长眼欺负了她,也轮不到你英雄救美。”

    “哈哈哈,倒是真忘了。”唐宝茵促狭地笑道:“有贺大少在,还轮不到我呢。”

    禾薇被她俩打趣了一番,脸红归脸红,倒是比一开始熟络了不少。

    “对了,上次见面我其实就想问了,你有没有兴趣加入到我们当中来?”陆言谨喝了口茶,认真地问禾薇:“可能贺大少没和你提过,我和宝茵组建了一支慈善队伍,叫‘暖阳社’,相比红|十字会那些慈善机构,我们的队伍算不上档次,就是想尽我们一点绵薄之力,帮社会做点实事。不过你别紧张,让你参加不是逼你捐钱,你之前送我的香囊我和宝茵都觉得很棒,都说融会贯通,你会做香囊,想必其他手工活学起来也很快,所以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社,偶尔去福利院教教老人、孩子,做个端午香囊之类的手工,材料由我和宝茵提供,做好的成品,宝茵有路子,她表嫂在华东贸易手工品部任采购主管,能帮我们消耗这些东西,卖得的钱,先按件支付工钱,余下的再以“暖阳社”的名义捐给福利院,你觉得怎样?”

    禾薇眨眨眼:“可荷包、香囊这类东西,网上随便搜搜就能搜到啊。”又不像古绣那么罕见。

    “搜得到没人教也学不会啊。”唐宝茵摊摊手,无奈笑道:“不瞒你说,我和小谨把我表嫂说的那几种热门手工艺品的初级教程全下载在移动硬盘里,结果学了两个月只学会如何编手串,其他的一概没到位。至于掏钱请专业人士教授,总觉得和我们创社的宗旨相违背。”

    说到这里,唐宝茵无辜地眨眨眼,看看陆言谨,又看看禾薇,说:“是不是忘了和薇薇介绍我们社的宗旨了?”

    陆言谨忍着笑点点头。

    唐宝茵吐了吐舌,对禾薇说:“呐,我和小谨办这个‘暖阳社’,家里一律要求我们只能提供技术支持,不许打着家族的名号到处募集捐款,意即‘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教会他们一些简单的技能,尤其是孩子,以后进了社会只要踏实肯干就不怕饿肚子。我琢磨着家里估计是怕我们有始无终、虎头蛇尾吧。所以我和小谨更决定要好好干,不能被他们说中了。可技术哪那么容易提供啊,我大学读的是金融,小谨读的是经济,没一个和技术搭边,初夏时在我爷爷那口宝贝箱子里翻出一把羽毛扇,说是你的手艺,前儿个又在小谨那里看到你送的香囊,我就想把你拉进‘暖阳社’了。”

    说完,唐宝茵眨着明亮的杏眼,希冀地看着禾薇,希望她能点个头、加入到她们“白手起家”的慈善队伍来。(未完待续。)

    PS:  圣诞快乐!恭喜发财!(后一个貌似乱窜频道了,o(╯□╰)o)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