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61章 难兄难弟
    徐海洋说的时候也没刻意减低音量,所以贺擎东很清楚地听到了耳里,瞥了眼沉浸在杂志里的小妮子,拣了盘她爱吃的水果塞到她手里,然后问徐太子:“这小子怎么了?和女朋友吵架了?”

    “吵架还算轻的,多半是over了。人姑娘知道他身份后,嫌他门第太高提出了分手。”徐太子摊摊手。

    徐海洋很想朝他施放几支冷箭,老子还在这儿呢,这么戳心窝的话你就不能小点儿声?可人家是太子爷,他惹不起,只好撇撇嘴,趴在石渊肩上嘀咕:“那是借口,主要是嫌我以前的花心账太多。”

    贺擎东似笑非笑地挑眉觑他。

    “擎哥你别这样看我,我知道错了,可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浪子回头不是应该感动吗?可到我身上怎么就那么难啊……”徐海洋有气无力地哀嚎。

    “噗嗤……”

    所有人都很不厚道地笑了。

    禾薇前面没注意听,见大伙儿笑,才抬头,不解地看贺校官。

    徐海洋见状,感动涕零地说:“嫂子还是你最好啊。”唯一没笑话我。

    众人更乐了,这时“砰”地一声,迟到的陆宇浩气喘吁吁地扶着膝盖出现在门口:“海、海洋哥,你、你家那个她,在、在楼下被人泼酒了……”

    “卧槽!老子连骂都没骂过的女人,由得别人泼酒?谁给的他狗蛋!”徐海洋腾地从沙发上跳起,揪着陆宇浩就往外冲:“哪个楼下?大堂吗?”

    “大堂进来右拐那个包厢门口……”刚缓过气的陆宇浩,可怜催地被徐海洋拉去当指路人了。

    其他人一半是出于好奇。来帝煌娱乐城消费的,十有*都知道这会所半个老板就是徐少爷,从开张到现在。还没闹出过什么事,顶多是喝高了吵嚷几句。今儿究竟是哪个不开眼的敢在徐少爷的地盘挑事儿,挑的事儿还和徐少爷喜欢的女人有关,简直是往死路上闯啊。

    另一半是出于看好戏,敢给徐少爷脸色看的女人,到底是何方高能?请让俺们瞻仰一下再走……

    于是,哗啦一下。九大股东走了七个。只留下了徐太子和贺擎东,当然,禾薇做为贺校官的女眷。那肯定也是在的。

    徐太子之所以不跟着去是因为身份原因、这种场合不好出面,要不然肯定也去凑热闹了。

    贺擎东则是压根不感兴趣。媳妇儿在怀,其他女人长啥模样关他鸟事。至于楼下会不会闹出什么大事,他就更不担心了。

    下去的那帮小子都是什么来头身份?闹得再大他们也有本事兜着。除非对方是豁出命去要和他们对着干<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不过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来娱乐城放松享乐的,会是动不动就不要命的人吗?把他们想得也太铁骨铮铮了。

    所以他乐得搂着媳妇儿坐在包厢里躲清静。

    见小妮子下意识地抬手看表。贺大少也凑过去看,“九点了啊,要不我们先走?”

    禾薇愣了一下,说:“这不好吧?你们不是还没谈事情?”

    虽然她是很想走啦。明儿开始为期七天的刺绣大赛,又是和小日国竞争,可不得休息好啊。但既然陪他来了,就坐着吃了一堆干果、看了两本杂志。什么正事都没谈就拍拍屁股走人这会不会太不像样了?

    反正她把能想到的刺绣材料列成清单发给顾大老板了,只要赶在十一点留学生公寓关门落锁前回去就成,离十一点还有两个小时,就是不知道关于生态农庄的正事儿啥时候谈啊,她虽然不是很财迷,可怎么说投进去的那一百万里也有她的一份子,攸关赚钱的大业,不听心痒痒啊。

    结果徐太子拿这话打趣她和贺校官了:“才九点就坐不住了?还是有其他什么好节目等着你俩?”

    禾薇:“……”

    她确定之前几次真不是错觉了。斯文内敛的太子爷真的是也是表面正经、内里闷骚的货啊,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

    贺擎东见小妮子半天不吭声,还道她听出了什么画外音然后害羞了,安抚地怕拍她的头,然后拉着她起身,边说:“没其他节目,薇薇明天有比赛,睡晚了怕没精神,我先送她回去。”

    “哦,瞧我这记性。”徐太子一拍额,丢下手里把玩着的水晶酒杯,也跟着起身,“是老顾也有份的那个什么pk赛吧?一早就听他说了,不过这玩意儿摆我跟前我也辨不出好坏,便没去掺合……原来是明天开赛啊,那几号结束?颁奖典礼那天我去看看吧。”

    禾薇听了忍不住想笑。

    紧接着,贺校官就说出了她的心里话:“轩哥倒是实诚,不懂就不去掺合了,直接在胜负出来当天去凑热闹。”

    徐太子顺着鼻梁推了推给他的斯文书卷气添加了不少正向分的无框眼镜,笑得风轻云淡:“我一向都这么实诚,你又不是第一次认识我。”

    “是。只不过这实诚从来都是对内不对外。”

    “你不觉得应该感到荣幸吗?”

    “……”

    禾薇低头看着脚尖,听两个年纪不相上下的大男人斗嘴,感觉好新奇啊,原来贺校官也有这么得理不饶人的一面,所以说她之前的评判没错嘛,这群男人真的是闷|骚又腹黑。

    “砰——”

    包厢门又被踢开了。

    禾薇抽了抽嘴角,这个包厢的门如果和人一样有意识的话,估计早就哭了,整座娱乐城数它最悲催,动不动就被踹,而且还有冤无处诉——谁让这个包厢是长期固定的,使用者又都是根正苗红的军n代呢。相比喜欢打肚腹官司的官n代,这些人更喜欢选择用简单又粗暴的武力来解决问题。

    “啊,嫂子你们要走啦?别走别走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徐海洋怀里搂着个女人冲进包厢,情急之下一把拽住了禾薇的胳膊。只是还没接着往下说,就被贺擎东挥开了那只碍眼的手。

    虽然没有明着冲他吼一声“有话好好说,动手动脚干什么”,但“唰”的一下朝他射来的警告眼神,不用猜也知道是这么个意思了。

    徐海洋吞了口唾沫,尼玛这真的是擎哥吗?这种干醋都吃。好吧,是他逾矩了。赔笑了两声道:“我女朋友被人泼了酒。麻烦嫂子给她换身衣服,衣服我让阿浩去买了,马上就到。”

    “不用!”

    禾薇还没开口。徐海洋怀里的年轻女子用力挣着他的双臂,不耐烦地说:“衣服我回去换就好,姓徐的你放开我。”

    “别闹!”徐海洋加重了手臂力道,把人圈在怀里。气急败坏地说:“你这个样子怎么回去?没见上半身都透了。”

    “那也不关你的事!我和你说的很明白了,咱俩不合适。都分手了你凭啥这么对我,放开我!放开我!”

    “沈瑞珠!”徐海洋当着兄弟们的面被怀里的女人又是踢又是打落了面子,恼羞成怒,咬牙切齿地喝问:“老子什么时候答应分手了?你别以为把那些东西还回来了就和我两清了。想都别想!嫂子……”

    徐海洋箍住女人的手,转头看禾薇。

    禾薇其实很想说人都被你徐少爷紧搂在怀里了,你又是她男朋友。照顾人换件衣裳还需要我这个不相干的人出马?

    不过眼下这情况,不是磨叽这些的时候。愣了一下就马上点头:“好,你先扶她去里面吧,我去洗手间接盆热水。”

    包厢里头有隔音的休息室,这是她上次来就知道的事。

    只不过上一次,她陪的是石渊的未婚妻,这一次则是徐海洋的女朋友。

    突然间觉得真是猿粪哪。石渊和徐海洋,那绝对是贺校官那一伙死党里头关系最铁的两个,许是两人的年龄最接近、性格脾气相比其他人也要跳脱一点,所以连带着交情也最好。

    做为难兄难弟的他们,感情路也同样滴纠结啊,无论是未婚妻还是女朋友,都和这个包厢结下了不解之缘。

    噗。

    禾薇越想越觉得好笑。

    揉了揉脸颊。好吧,人姑娘身上沾着酒水还在里间水深火热,她怎么能在接水的工夫对着镜子傻乐呢,被人瞧见还以为自己是在幸灾乐祸,天地良心,她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她只是被石渊和徐海洋这对难兄难弟近乎一致的感情路给逗到了而已。

    算鸟,还是赶紧地接了水去帮忙换衣服吧。

    至于那姑娘为什么被人泼酒,以及泼她的人将有何等的下场,那就是外头那帮大老爷们儿的事了。

    “谢谢。”沈瑞珠这会儿已经冷静下来了,或者说,没有徐海洋在跟前碍眼,她还是很文静的。

    接过禾薇递来的毛巾,就着热水擦了把身子。

    “衣服是新的,你将就一下。”

    禾薇把剪掉吊牌的polo衫递到她手里<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句话有两重意思,一是新衣服没下过水,直接上身难免不舒服。二是这t恤实在不怎么配她下面的裙子。

    t恤是陆宇浩从娱乐城内部的百货超市挑来的。

    徐海洋要他挑件厚实的替换衫,又要求速度快,陆少爷就机灵地让服务生把他带去了内部超市,挑了件衣物专柜最厚的短袖polo衫,颜色是耐脏的深咖啡。拿到衣服的时候,禾薇都忍不住想抽嘴角。

    衣服本身的质量还是很非常好的,即便是内部超市,那也是帝煌娱乐城的内部超市,来这儿消费的大都非富即贵,所以进超市的货品,那也必须是上档次的品牌。

    可陆宇浩什么不挑,挑了件深咖啡的polo衫,要知道,人姑娘原本穿的是奶白色、蕾丝竖领的短袖衬衫,下面配的是纯黑色的一步裙。如今衬衫被泼了酒穿不了了,买不到同款同色的衬衫,好歹挑件浅色系的t恤吧,结果搞件深咖啡的polo衫,什么审美观啊真是……

    好在人姑娘此刻心不在焉,并不计较换上的衣服配不配底下的裙子,垂着头再一次向禾薇道了声谢。

    “举手之劳啊。”禾薇摆摆手,示意她别介意,给她倒了杯热水,说:“你先坐会儿,我去拿点吃的。”看她嘴唇有些发白,刚刚被泼了一身冰镇酒水,又是在空调房里,不会受凉吧。

    “不……不麻烦了,我该走了。”沈瑞珠对她感激地笑笑,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想要穿鞋,发现其中一只高跟鞋不见了。

    “哦,我看你刚刚脱下来的时候有些湿,这样穿着不舒服,就放到空调风下吹着了,过会儿干了再穿吧。”禾薇回她一记安抚的笑容,说:“这都到夜宵时间了,我也感觉有点饿,填点肚子再走吧。你等我会儿,我去点份砂锅,刚刚看到菜单就想吃了,不过一份有点大,我一个人吃不完,你来了正好,咱俩一块儿吃啊。”

    不等对方开口,禾薇就哧溜一下闪了出去,朝沙发上淡定喝茶的贺校官挥手示意了一下:“点份砂锅行吗?”也没说谁饿。

    原本正在走神的徐海洋,听到禾薇的声音,下意识地接口:“行!”

    哪有不行的道理。别说菜单上有,就是没有,他徐少爷也会让厨子整出来。

    贺擎东瞥了他一眼,然后朝小妮子招招手:“肚子饿了?其他事让海洋去处理吧,我带你去外头吃。”

    徐海洋捞起点菜机三两下叫了份价格最贵、食材最丰富的什锦砂锅,然后又点了些其他的点心和热菜,九点半快十点,是到夜宵时间了。

    一听贺擎东说要走,原本还想再多选点种类的徐海洋立马丢开点菜机,可怜巴巴地瞅着禾薇:“别介啊擎哥,我都点好了,就在这儿吃吧,都这个点了,外头能有什么好吃的啊。如果你是怕晚了被学校关在外面,和绪哥说一声住外头好了嘛。”

    贺擎东倒是希望小妮子能住外面,还能搂着她多睡一晚上,可她的换洗衣物都送学校公寓去了,再者,他明天凌晨就要动身离开,也陪不了她几个小时,还不如住学校里面安全。不过徐海洋说的也对,真赶不进十一点的宵禁时间,不还有顾绪在么,让他给管理员打个电话,分分钟搞定。

    于是,揽着小妮子坐回沙发,等宵夜上门。(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