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58章 干醋乱飞的贺大爷
    钓了会儿鱼的工夫,家里就多了两个客人,贺大少顶多挑了一下眉,没多余的感觉,只不过看到郑老和常建军与自家小禾苗相处得那么融洽,不禁有些吃味。

    趁着饭后小憩,把人拖到卧室,一方面抓紧时间温存,一方面敲打:“别看郑老很好说话,其实比爷爷难缠多了。要说顾绪是我们这辈人中的狡狐,那么郑老就是爷爷他们那一辈人里的老狐,奸着呢,你别傻乎乎地被他温和的表象蒙蔽了。而且他膝下六个子女,五个都是女儿,就一个儿子,儿子又只生了一个儿子,唯一的孙子被全家当成眼珠子疼,养成了奸猾霸道的性子”

    禾薇越听越糊涂,仰起头,眨巴眨巴眼睛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贺擎东被她黑珍珠般晶亮的眸子盯得耳朵根有些发烫,清清嗓子,佯装若无其事地说:“没什么,就随便说说。”

    其实好想挑明了说:你看郑老那么个老狐狸,郑家那样的大环境,嫁过去压力多大啊,而郑嘉宝也不是能托付终身的良人,表面上看是名校高材生,实际上一肚子坏水。所以你别被郑老的花言巧语骗动摇了。只有我们贺家才最适合你,老爷子脾气耿直,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家里小子多所以绝对不会发生嫁过来就盯着你肚子猛瞧、不生出个儿子就让你深感愧对列祖列宗之类的事,相反,只会把你当成宝

    这话在他心里翻来覆去地烙了无数个饼,终究没好意思直白地说出来,怕说了有“王婆卖瓜”的嫌疑。虽然他确实是这么个意思。

    “总之,你记牢了,你是我的。”直白的叮咛说不出口,只好改走霸道风,深一口、浅一口地吻着,从光洁饱满的额头一直吻到白皙嫩滑的后颈,一字一句有如烙印:“你是我的这里这里这里统统都是我的”

    “”禾薇权当他抽风了。想到他之前说的这几天要出个任务。会不会是任务的难度系数比较大导致压力过重了于是善解人意地捧着他脑袋哄道:“好好好,我是你的。”

    贺大少的动作明显停滞了一下,接着更迅猛了。这可是第一次得到小妮子的回应。心情好得快要飞上天了。

    要不是顾及她过会子就要出门,他真想狠狠地吻她一通,最好让她全身上下都布满他留下的吻痕,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姑娘已经名花有主了。

    可惜小妮子脸皮薄。要是真这样做了,没准儿会把他踢下床、踹出门。为了保住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同床共枕”这个福利。嘴上的力道还是克制着点吧。

    可看看腿心间耸得老高的老二,贺大少强忍着勃发的**,把小妮子抱到床上,“乖。闭上眼眯会儿,时间到了我喊你。”

    至于他自己,虽然也想搂着小媳妇睡。可老二这么兴奋,没解决之前搂着小媳妇睡那简直是活受罪。只得飞快地冲进淋浴房冲了个耗时一刻钟的凉水澡,并随着花洒下的水雾无法克制地发泄了一把,才让体温降到正常,然后擦干身子轻手轻脚地回到床上,搂着媳妇儿闭目养神。

    禾薇因为中午喝了点红酒,又被某人这样那样地吻了一通,被抱上床时,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隐约听到卫生间里传出哗哗的水声,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等醒来时,已经一点半了,老爷子他们都在楼下等了。

    “啊闹钟怎么没响还是被你掐掉了”

    她明明记得闹了一点的提醒,往日里响一声就能把她催醒的闹铃,今儿个居然罢工了,这不科学。

    贺擎东扶着她肩头来到卫生间,给她绞毛巾擦脸,说:“不会迟到的,放心。”至于闹钟的事,只字不提。

    禾薇惦记着开幕式会不会迟到,便没在这个事上多纠结,匆匆洗了把脸、换好衣服,提上包包,至于要带的行李箱,已经被贺擎东提在手上了。

    两人下楼,然后顶着众人戏谑的目光,上车。刚好十分钟,还真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因为人多,除了禾薇小俩口,还有圆圆、双胞胎、贺老爷子、郑老、常建军,以及贴身保护俩老爷子的警卫员,三部车略嫌挤,索性开了四部,清一色的军牌照,浩浩荡荡地开往华大艺术学院。

    锦绣庄自上届pk赛之后换老板了,老板是日国人,于是,锦绣庄成了行内唯一一家外资企业,而且还是日资,这让华夏一干爱国人士有些接受不能。

    可法律也没明文规定,外资企业就一定不能参加本土的行业竞赛,所以要是硬生生地把锦绣庄排斥在外,要是被有心人拿去利用,难保不传出“华夏企业害怕”的传闻。所以,排斥这个方案显而易见不可取,那就只好接纳了。可接纳之后呢万一被锦绣庄摘走了本届桂冠可咋整输给谁也不能输给小日国呀。

    爱国人士一纠结,今年的刺绣pk赛性质升华了,从行业内部的交流赛华丽丽地升到了国家级别的高度,说好听点是两国间的文化交流,说难听点就是国和国之间的对擂了。

    比赛性质得到升华,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来慰问、观赛的领导人士增多了。

    上一届的开幕式,禾薇依稀记得,没几个高级别的军政人物,大都是行内比较有威望的大师,可瞧瞧今年这届,一二三排都留给了军政系统的大佬级人物,不由唏嘘:这次比赛压力大了。

    陶德福和几个分店掌柜寒暄了几句,又四下打探了会儿“敌情”,坐到禾薇旁边,脸色凝重地说:“小禾,听说日国方面也派了外交人士来观赛,今年这比赛不分出个胜负怕是不能善了。”

    禾薇上午听常建军说了些日国绣娘的情况,琢磨着和华夏这边的绣工差不多水平,至于锦绣庄对外宣扬的那种比传统古绣还要稀罕的绣技。常建军摇头说不知,她也就无从得知了。

    不管怎么样,“陶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之,在没有比完之前,一切皆有可能。”禾薇虽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这不还没开始比嘛。总不能气势上先自己败下阵来吧。

    “说得好”顾绪不知何时坐到了两人的后排,身边是挺着个大肚子的周悦乐。

    “师傅,你也来啦”禾薇惊喜地趴椅背上和周悦乐打招呼。

    对外。她喊周悦乐师傅,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了。

    “我来给你加油鼓劲啊。”周悦乐笑着说:“输赢别放在心上,尽自己最大努力就行了,其他的。有老顾他们扛着,不会有事的。”

    “嗯。我知道了。”禾薇点点头,好奇地看着周悦乐的肚子,不是说才六个多月吗,怎么这么大

    “师傅你不会怀了双胎吧。我感觉你这肚子比普通孕妇大得多啊。”

    “你见过几个孕妇啊,真是”周悦乐忍不住笑道,“我是单胎。不过胎儿确实有些大,到时可能要剖宫产。都怪老顾。生怕我吃不饱似的,一个劲地往我嘴里填东西”

    “一个人吃两个人补,不多吃点怎么行。”已然化身二十四孝好老公的顾绪,眯着细长的桃花眼笑着道。

    这一片坐着的都是毓绣阁的员工、掌柜,像贺擎东他们,一进来就被请去了前三排,有幸见到自家老板化身妻奴的谄媚样,不禁低着头忍俊不禁,倒是让原本有些压力沉沉的气氛,驱散了不少。

    人人都在想:都这时候了老板还一脸淡定地陪着老板娘说说笑笑,想来,对这次比赛是胸有成竹了的。

    于是,被选拔上来参加pk赛的绣工们,挺了挺胸膛,恢复了不少自信。

    顾绪若是知道旗下员工的心理变化,估计能跌个倒仰。他根本没底好伐,什么胸有成竹,说的是他吗他不过是想不出更好的对策,只好套用禾薇说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最坏最坏的结果,不就是输么,但也要看输在哪里。若是对方拿出的真是比古绣还要罕见的绣技,那他输得心甘情愿,技不如人没啥好说的。

    可若是小日国敢动其他脑筋,那就休怪他不客气。人手他都已铺排好了,端看日国方面的态度。单纯的国与国之间的文化交流,尽管放马过来,他接招就是了。可若是不单纯,打哪儿来给老子滚哪儿去。

    相比毓绣阁从老板到员工表现出来的淡定自若,锦绣庄内部此刻起了争执。

    其实也不能怪员工内讧,谁让两国存在着不可调和的文化矛盾呢。

    锦绣庄打从老板换了人,注入了不少新鲜血液。当然,秉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准则,绝大部分新鲜血液都是从日国调拨来的绣娘。

    可pk赛毕竟是在华夏境内,又是华夏方面的单位主办,要是派清一色的日国绣娘上场,保不齐会被人说三道四,于是,新任的锦绣庄老板宏北野男,想了个折中的法子,从锦绣庄那批合同没到期的华夏绣工当中挑了几个选手出来,余下的名额从日国绣娘里挑。这么一来,他想总没人说他排斥华夏绣工了吧。

    可他漏算了员工们的心态,对旗下的华夏绣工来说,同样是选拔,凭什么我们这边百来号员工只挑六个,日国调拨来的二十个绣娘,也给了六个名额,不公平既是选拔,那就打乱了一视同仁地选

    日国绣娘心里也不平衡,她们在日国的受欢迎程度不亚于奥运选手,结果来了华夏,连区区一个行内刺绣赛都轮不上,非要鸡蛋里挑骨头的二十选六,这让没选上的十四个绣娘如何甘心

    这不,从名额敲定至今,内部争吵几乎没停过。以前宏北野男在场还能收敛几分,怕他扣薪水呗,今儿个六个日国绣娘口气实在太嚣张,不回敬几句还真当华夏绣工好欺负,于是乎,双方就这么吵上了:

    “如果是团体刺绣,你们都得听我们的,我们说怎么分工,就怎么分工,我们里子小姐可是主力。”

    “主力了不起我们几个可是锦绣庄的老员工,三年一届的pk赛这都是第四次参加了,每次比赛都是主力,凭什么让我们听从你们的分配倒是你们,刚来这么点时间,对比赛规则肯定不了解,也就配给我们打打下手”

    “翻译官,打下手是什么意思”

    “仆役的意思。”

    “”

    短暂的安静之后,响起一串叽里呱啦的日国语咒骂声。

    禾薇噗嗤乐了。

    毓绣阁因为多了个日资对手,临时雇了个懂日语的翻译,这会儿就坐在顾绪旁边,也就是禾薇身后的位子。

    锦绣庄的选手区离他们不远,就隔了个过道,所以那边嚷什么,这边很容易就听见了,翻译一说,集体笑喷了。尼玛这就是传说中的猪队友吧,比赛还没开始呢,就闹起内讧来了。

    “内部还没协调一致,也好意思牵出来丢人现眼,啧”这是毒蛇大掌柜。

    “那敢情好就让他们窝里斗,等他们决出胜负,我们这边都比完了。”这是不咋地厚道的陶掌柜。

    “团体赛么”顾绪眯了眯狐狸眼,心情极好地把玩着娇妻的小手说:“这下好玩了,绣技再罕见,团队一盘散沙拿什么和人争”

    “不过老板,这次赛程不是说有变动吗还有团体赛”

    “等着主持人宣布吧,急什么。”

    众人无语。还真是皇帝不急啊呸呸呸

    很快,主持人说到了本届pk赛的赛程和评比规则,和往届相比,相同点依旧还是团体比赛,不同之处在于:今年采取加分制,也就是所有参赛单位于比赛期间发挥各自所长、合力完成一件成衣作品,作品要求九大类四十三种基础针法至少出现二十种,超出的每增加一种加2分。基础针法以外的绣技,譬如网绣、错针绣、满地绣等,每增加一种,加10分。若是罕见的古绣技法,则根据难易度和罕见程度,加50100分不等。

    比赛规则一出,底下的参赛队伍一片哗然。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