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55章 嫌爷老?嗯?
    记忆里,她从二十岁到三十岁这一段十年间,统共就奢侈了三把:第一次是公|务员面试,第二次是参加罗笑笑的婚礼,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是参加区域经理的竞职报告会。<し然而,每一次都是惨淡收场、黯然离去。

    尤其是最后一次,输给了一个毛没长齐的天降兵,只因人家是集团董事长的外甥。当晚和同事多喝了几杯,踉跄回家的路上,被一辆疾驰而来的小车送回了二十岁。

    想到这里,胡慧暗自喟叹了一声。

    “要不要我陪你去睡个午觉?”

    贺曜南用水果叉叉了块哈密瓜学大堂哥给女朋友喂食,却发现女朋友好似心不在焉,以为是没睡午觉有些累了。

    胡慧回过神,朝他柔柔一笑,然后脑袋一歪,枕着他宽厚的肩膀轻叹:“禾薇好能干啊,我……远远及不上她。”

    贺曜南愣了一下,继而好笑,这话听着怎么像是在吃醋啊,于是搂着她腰的手臂紧了紧,侧头和她咬耳朵:“在我心里,慧慧才是最好的。”

    胡慧倏地红了耳脖子,嘴里轻啐着“瞎说”,身子却和他贴得异常紧密。

    无意中瞅见这一幕的贺颂北,忙把头撇向另一边,孰料,那头也有情侣在秀恩爱,顿时仰天长叹:“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左一对、右一对的,还要不要单身狗活啊。

    贺凌西目不斜视地看着大屏幕,很淡定地回了他两个字:“节哀。”

    禾薇被双胞胎的一唱一和羞红了脸。其实她也没做什么啊,就是吃了几口贺校官送到她嘴边的葡萄、桃子、哈密瓜,怎么就和单身狗成敌对势力了?

    偷偷往左瞟了眼,唔。人家那才叫正宗的秀恩爱嘛。自己这样,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

    贺擎东察觉到她的小动作,好笑又无语,捏住她鼻尖,将她的脸调整到正对大屏幕,“认真点,陪我看完。”

    禾薇无语地觑他:“我都看过三遍了。”

    一遍是在正月初六的首映礼上;一遍是陪梅子去影院看的;还有一遍是高考几天回清市探望黎明月、无意中聊到这个事。赵世荣当场跑去买了一套正版碟。然后被俩口子拉着又看了一遍。

    虽说自己有份参与的影片公开上映了的确让人激动,可三遍看下来,再激动的情绪也平息了呀。

    “那你靠我怀里睡会儿。乖。”

    贺擎东说着,将人拉到怀里,然后调整了一个两人都舒适的姿势,轻轻拍着她胳膊。边哄她睡觉边欣赏影片。

    出门显摆的老爷子,直到《绣春》放映到尾声才回来。

    抱着一大袋姥姥、姥爷送他解馋的零嘴一口气冲上三楼的圆圆童鞋。盯着屏幕上打出的“全剧终”三个字,失望不已:“看完了啊?还看不看啊,我这才刚回来呢。”

    贺颂北语重心长地拍拍小堂弟的肩膀:“还是不看的好。你小哥我看了一场,脖子僵硬得动不了。”

    圆圆不解:“为啥?”

    贺颂北远目地指指左边又指指右边:“看到没?这哪里还是家庭影院啊。根本就是秀恩爱的情侣包间好吗。扭到左边那画面热得能灼伤爷的钛合金眼,扭到右边温情脉脉地差点把爷融化。开了空调和没开一样,小圆圆啊。咱哥几个还是去楼下抱着电视机看球赛吧。”

    圆圆:“……小哥我同情你。”

    “小哥我不需要同情,只需要你的陪伴。哦!baby!”

    “噗……”

    几个小的唱作俱佳地扑腾在了一起。

    贺曜南看了眼手表。快三点了,睡午觉似乎迟了点,不如喝杯咖啡提提神,于是殷切地看向贺擎东,邀请道:“大哥,慧慧泡咖啡的手艺挺不错的,我记得爷爷这儿有个咖啡机,上个月我一个同事出国公干,送我的一罐特级蓝山还没开封,不如咱们几个一起到楼下喝一杯?”

    之所以不问几个小的,是因为圆圆已经嚷着要再看一遍《绣春》或是其他碟了,他还没体验过家庭影院的氛围呢,正磨着双胞胎陪他继续看,于是三人头碰头挑碟去了。这不就只剩他们两对情侣了。

    贺大少向来都是媳妇第一,闻言,低头问小妮子:“想不想喝咖啡?”

    “好啊。”禾薇生怕他反悔似的,飞快地应道。

    一来,继续留在这里,圆圆几个看电影不自在,还不如下楼坐会儿;二来嘛,上高中以前,贺校官言明不许她喝咖啡,说什么影响发育,上了高中略微放松了,但要求有他陪同,不然永远别想喝。

    好在这之前被迫戒了十六年的咖啡,改喝茶了,不然还不得馋死。可听到特级蓝山,还是挺心动的,错过多遗憾哪,当然要来一杯了。

    于是,两对情侣移到楼下喝咖啡去了。

    胡慧泡咖啡的手艺不是在“红茶馆”学的,而是上辈子混到中层时,跟着同事潮流了一把,用第一个月的中层奖金买了台咖啡机回家,心血来潮地体验了一把“小资”生活,直到喝完那罐同事推荐的蓝山咖啡,再去买时觉得好贵好奢侈啊,当时是怎么下决心买的乜,真是鬼迷了心窍……赶紧改回在家白开水、公司免费咖啡的普通白领生活。

    重生回到大学时代的胡慧,苦思冥想后发现,哪怕自己多出了未来十年的记忆,除了专业知识、人情世故比二十岁的自己精通不少以外,也就多了个“会煮咖啡”这个鸡肋的不能再鸡肋的小手艺,其他的没一个长进。

    好在调查得知,贺曜南喜欢在周末的午后去信义街的“红茶馆”喝咖啡,于是,她果断推掉了学校留给她的勤工助学岗位,跑去“红茶馆”做了服务员。精准算计了一个月,如愿以偿地通过咖啡认识了贺曜南……

    “慧慧姐的手艺真不错。”禾薇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满足地眯起眼,由衷的赞词,打断了胡慧飘远的思绪。

    “我其实也就这点水平啦。”回神,俏皮地朝禾薇眨眨眼。说:“在咖啡厅打工。不会煮咖啡那就真的只能端盘子了。”

    禾薇被她逗笑了,两人的距离一下拉近不少。说起来,她刚穿来那阵子。也为穷得响叮当的禾家伤透脑筋啊,所以两人虽然年龄上有差距,但架不住一个穿越、一个重生,灵魂都是老油条。所以丝毫没有所谓的代沟。

    一杯咖啡还没下肚,两人已从打工遇到的趣闻。聊到彼此的课业、将来的规划,最后,胡慧还拉着她互换了联络方式。

    对此,贺曜南不仅乐见其成。甚至在心里点了一百二十个赞。不出意外的话,这两人日后可是妯娌。他老妈和几个婶婶僵化的关系,从小到大他都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媳妇和嫂子、弟媳也出现类似情况。情同姐妹不奢望,但也别成仇人相恨相杀啊。家和万事兴这个道理懂不?

    贺擎东却眯起了眼。贺小二的这个女朋友不简单啊,小妮子肯定不是她对手,回头要好好叮嘱她才行,免得傻乎乎地被人骗。

    不过明面上,贺大少还是给人留了几分面子,没有制止小妮子和她谈天说地。毕竟是二堂弟第一次带回家的女朋友,无论婚事成不成,眼下总归还是情侣。

    持这个想法的不止他一个。或者说,除了贺曜南的亲妈罗美萍,其他人差不多都抱着这样的态度,所以胡慧的初次登门总体而言还算成功。

    只是到了晚餐时间又出状况,罗美萍缺席了,说是中了暑,腹泻了一下午,昏昏沉沉的没有力气,就不过来败大伙儿的兴了。

    方婉茹一听,心里喷笑。中午还中气十足地训儿子呢,下午就中暑、腹泻了,两栋楼之间这么点路,在家又是空调、冷气的,中暑?骗谁呢,无非是在变相抗议胡慧这个儿媳妇罢了。

    老爷子武将出身,素来不喜有事不明说、藏在肚子里弯弯绕绕,当即不耐烦地挥挥手:“既然没胃口,那就随她吧,咱们开席。”

    胡慧握了握贺曜南的手,轻声问:“伯母严不严重?要不要送她去医院看看?”

    贺曜南回握住她的手,牵着她往餐厅走,嘴里说道:“吃过饭再去看她吧,应该严重不到哪儿去,不然爸肯定送她去医院了。”

    胡慧自然不是真心想要送未来婆婆去医院,但表面工夫谁不会做?一脸担忧地吃过晚饭,和老爷子以及众人道了别,跟着贺曜南上他家探(刺)望(激)未来婆婆去了。

    禾薇悄声问贺擎东:“二婶真生病了?你要不要也去看看?”她还不是贺家人,但贺校官是啊,他二婶病了这么不闻不问的不大好吧?

    贺擎东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搂着她往楼上走,“我也病了,怎么就不见你关心我?”

    “你哪儿不舒服?”

    “这里。”贺大少握着她的手抚上自己胸口,“你一下午净和别人说话,我不舒服。”

    禾薇一头黑线。

    “说真的,曜南那个女朋友不简单,以后少和她接触。”进了二合一大卧室,房门一关,贺大少开启教育模式。

    禾薇闻言,愣了愣,随即乖乖点头:“哦。”

    “哦什么哦!”贺大少没好气地戳她的额头,“人家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哪天被人骗了都不晓得。”

    禾薇双手捂额一边躲闪他的“一指神功”,一边替自己辩解:“你说的我都知道啊,可是我和她聊的那些又不是什么秘密。”

    怎么就那么不放心她啊,她可是经历过十六年宅斗生涯的,哪能轻易被人牵着鼻子走。聊的话题一旦涉及*或是秘密,她都很淡定地岔开了,聊的那些,虽然看着很投机,其实都是大众型的话题,什么美容、养生、兴趣爱好。

    “总之没事别和她往来,老女人一个,有什么好谈到一块儿的。”贺擎东捏了捏她的脸颊,不悦地咕哝。

    禾薇脸色古怪地瞅他。

    “看什么?”贺大少没好气地睨她一眼,浑然忘了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只顾推着小妮子往卫生间走。想着一会儿用什么借口和她一张床好呢,老爷子帮他制造了这么好的机会,他可是一刻都不想浪费。

    禾薇却在腹诽:胡慧比她大三岁就被他冠上老女人头衔了,这位爷本尊比她大九岁呢,这要用多老形容啊。

    结果腹诽过头,一时不察说出了口,贺大爷的脸顿时黑成了包公。

    禾薇暗喊完蛋,这已经不是摸老虎尾巴的问题了,而是抽了老虎屁股啊,祸从口出有木有!

    系统君已经笑抽在她意识之海。

    禾薇顾不得和它斗嘴,苦着脸赶紧讨好某位爷:“那个,我去看看热水烧没烧好,你先刷牙吧,等下我帮你放洗澡水……”她乖伐?主动认罚。

    可贺大爷怎么可能这么轻松放过她,长臂一勾,将人拦腰抱起,一步一问:“敢嫌我老?嗯?嫌完了还想溜?嗯?”

    “没有没有,我就那么一说,真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唯恐被他甩下来,她双臂勾紧他脖子,结果趁了某人的意,堂而皇之地抱她上了床。

    禾薇羞得整个人红成了煮熟的虾子,一脱离他的怀抱,连忙七手八脚拉过一条轻薄的空调被,抱在怀里当挡箭牌,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弱弱说:“那个,你之前让我选的,我选一个人睡,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没你刚刚那句话,我肯定尊重你的选择,不过现在嘛,你先说我到底老不老吧?”贺大少双臂抱胸,一步步欺近。心里笑得不行。他正愁她要是不答应、自己找什么理由好,结果她就巴巴地送上门来了。这么好一个同床共枕的机会,要是错失他就不是男人。

    “不老不老!一点都不老!增之一岁则太老、减之一岁则太嫩,像现在这样不老不嫩,配我刚刚好……”禾薇情急之下,各种赞美之词信口拈来。

    “噗……哈哈哈哈……”

    贺擎东实在忍不住,连人带被搂到了怀里,笑倒在床上。

    他家小禾苗怎么能这么可爱啊。

    “唔,还没刷牙洗脸洗澡呢……”

    “等下就去,先让我吻会儿……”

    “唔……”(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