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54章 贺校官你有心了!
    以前为了儿子的前程,她一心想给儿子挑个门当户对、同样出身军政世家的大户千金,不过现在嘛,退而求其次,觉得俗气的商户人家做亲家更省心。

    一来对方家境富裕,独生女儿嫁来自家,意味着妻族的遗产也统统归自家儿子所有。

    二来嘛,挂着远房亲戚这层关系,儿媳妇和自己肯定一条心。

    罗美萍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超棒,当即翻出通讯录,和对方联系起来。

    结果不联系还好,一联系更郁闷。远房堂亲的闺女,竟然也是华师大中文系,真是要命!看来必须赶在开学之前,让儿子和狐狸精断得一干二净,要不然怎么向远房堂亲交代……

    ……

    贺宅这边,长辈们陆续离开之后,贺颂北放松地长呼了一口气,然后整个人没什么形象地瘫倒在沙发上,被贺凌西恨铁不成钢地踹了一脚:“像什么样子!”

    “唉哟,轻点踹行不行啊,让我躺会儿,累死我了。”

    长辈都走光了,都不许自己懒一懒么。

    其实不止贺颂北,贺曜南也比方才轻松许多,笑着提议:“我听爷爷说,新改造的家庭影院效果挺不错的,不如一起上去选部电影打发时间?”

    “同意。”趴在沙发上的贺颂北举手示意。

    贺凌西耸耸肩,表示没意见。

    贺擎东懒洋洋地歪在沙发上,媳妇儿在他怀里把玩着他的大掌,接收到堂弟们的眼神,低头征询媳妇儿的意见:“想看电影吗?还是想睡午觉?”

    贺颂北直想捂脸。大哥!这哪里还是那个杀伐果断、说一不二的大哥,根本就是妻奴的化身了。

    贺凌西默默地移开视线。偶像毁灭。他想静静。

    贺曜南暗暗点了点头。明白了!下回遇到类似情况,也要像大哥这样,先征求女朋友的意见,务必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关心,然后再做决定。

    贺擎东哪里知道,自己再真实不过的反应,竟如此成功地影响了正陷于热脸阶段的堂弟。继他之后迈入妻奴行列。

    禾薇今天虽然起了个大早去机场送兄长。但其实并不困,昨晚九点就上床了,七八个小时的充实睡眠。保证了她今天一天的好精神,于是很给面子地点点头:“好啊。”

    一行六人转战三楼的家庭影院。

    只是,看电影没有合适的零嘴怎么成呢,贺颂北翻出以前买的家庭简易爆米花。用微波炉爆了起来。贺凌西则在那儿切水果装盘。

    贺曜南和胡慧见双胞胎这么自觉,总不好干看着。于是找出一个家庭装的大茶壶,一个泡凉茶,一个洗杯子。

    贺擎东见大伙儿都有事做,搂着小妮子上楼:“我们去挑碟片。”

    禾薇厚着脸皮跟他上楼去了。谁让他是老大呢,她虽然年纪最小,但很荣幸地成了他们大嫂。所谓长嫂如母嘛。她等着弟弟们捧着好吃的好喝的来孝敬。哦呵呵……

    途径二楼时,禾薇想到小行李箱里有喜糖、喜糕以及兄长买来让她在比赛期间磨牙的果干、薯片、牛肉干等零嘴儿。拉住贺擎东说:“我行李箱里有吃的,拿些上去吧。”

    “不用,楼上有吃的。”老爷子知道几个小的喜欢吃零食,肯定买了不少。

    贺擎东搂着她继续往上走了几步,然后想到什么,脚步一滞,掉转身说:“不过,你要是想先去卧室看看也行。”

    两人的卧室打通后,中间多了间共用的书房兼起居室。卫生间也做了改变,其中一间撤掉淋浴房改成了可供双人使用的按摩浴缸,很难不让人想歪。

    禾薇捧着有些发烧的脸颊,无语看某人。

    贺擎东轻笑了一声,拉下她的手,干燥又带着薄茧的大掌,取代她的小手捧住了她粉扑扑、滑嫩嫩的脸颊,挑眉问:“怎么?不喜欢?”

    这和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嘛。

    禾薇嘟嘟嘴,说不出话。

    “放心,你要是不习惯,我俩依旧分开睡,没见有两个卧室、两张床吗?和悦城公寓一样,无非就少了一扇门。但是,”

    他顿了顿,深幽的眼眸,一旦攫住她的视线,就再也不容她躲避,喑哑的嗓音像是有魔力一般,吸引了她的全副心神:“你总要试着习惯,最多也就一年零九个月了。”

    “什么?”

    什么一年零九个月?

    她茫然地眨眨眼。

    贺擎东勾了勾唇角,倾身,额头与她的相抵,一字一顿地回道:“你的十八岁生日。”

    禾薇:“……”贺校官,你真是有-心-了!

    “所以,现在开始我们试着睡觉时身边有彼此吧。”贺大少很积极地替她拍了板。

    禾薇想说没听见,左躲右闪的视线,触到进门处那两只一大一小的行李箱,忍不住扶额,这算不算羊入狼窝、自投罗网?再看到那扇通往书房以及他卧室的门洞,只有洞没有门,老爷子这是什么恶趣味呀,真是越老越不正经。

    再想到救命之恩拿肉偿的狗血定律,真是欠了他大爷的。

    贺擎东见她不吭声,也不逼她,揽着她角角落落参观了一遍,然后来到书房兼起居室,这里带着一个露台,只不过这会儿天太热,室内开着中央空调,门窗都锁着。

    “等到晚上,有风的话,咱们来这儿乘凉看星星。”

    他搂着她倚在窗前,这个角度望出去正对着花园里那些林林总总的果木,笑着说:“爷爷知道你喜欢吃水果,特地让人铲掉了那些中看不中用的花草,改种了果树,四季水果几乎全乎了,而且大都是移栽来的老龄树,今年来不及。明年肯定能挂果。”

    收回惊愕的差点掉了的下巴,禾薇傻笑了两声,不过话说回来,老爷子对她真心不错,于是不吝啬地表示道:“爷爷对我真好。”

    “我对你不好吗?”贺大少下巴抵着她头顶沉沉低笑。

    禾薇在他怀里扭捏地动了动,不知道回答什么好。

    贺擎东被她几下扭动,激得浑身一阵颤栗。血液上涌。低哑唤了声“媳妇儿……”,拥着她慢步挪到书桌旁边的那张橘瓣状的创意沙发旁,抱她坐在自己腿上。捧起她的脸,低头攫住宵想了很久的红润樱唇,大掌随着轻吮含吻灵动地探入她剪裁宽松的娃娃款短袖连衣裙里,在她光滑的背部上上下下地摩挲起来。

    “嗯……”

    禾薇抑制不住地娇喘。夹杂着破碎的呻|吟,仰头承接他的吮|吻。

    “大哥——”

    贺颂北响亮的嗓门从楼梯口传来:“不是你负责挑碟吗?挑哪儿去了?到底看哪部片子啊?”

    差点陷入情|欲|狂潮的两人。蓦地一僵。

    反应过来的禾薇,迅速从他腿上跳了下来,拍拍火烫的两颊,又顺了顺凌乱的发丝。支吾着说:“看、看电影去吧。”说完,拔腿就往门口跑,被贺擎东拉住了。

    贺大少低头看了眼腿心间高耸的小帐篷。心说兄弟啊,不是我不厚道。是贺颂北那厮拆人好事。回头一定要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去洗把脸吧。”

    他深吸了一口气,牵着小妮子去了洗手间。

    安抚完身下的老二,还得安抚羞到快恼的小媳妇,贺大少不由觉得自己的追妻道路真是艰难,啥时才能光明正大地想亲就亲、想抱就抱啊。

    好事被打断、心情老大不爽的贺大爷,绷着个寒冰脸出现在众人跟前。

    贺凌西见状,哪还有不明白的呀,低头闷笑了一声,踹了后知后觉的双胞胎弟弟一脚。

    贺颂北嗷嗷地跳脚:“贺凌西!我哪儿招你了,怎么老踹我……”

    蠢得跟猪一样!

    贺凌西抽了抽嘴角,转身挑碟去了。

    看大堂哥这样子,显然还没从欲-火-焚-身中出来,没事少在他跟前晃的好,免得引火烧身。

    贺曜南和胡慧把端上来的茶水分发到几张造型别致的创意沙发前的茶几上,又把两个弟弟捧上来的爆米花和水果拼盘也分成四份,一一摆好。

    禾薇快步上前,递上从行李箱里翻出来的一大包零嘴,克制着后颈怎么也消不下去的羞意,问胡慧:“这个要不要也装盘?”

    贺颂北探头一看,嘿嘿贼笑两声,抖着肩道:“大哥,你和嫂子连喜糖、喜饼都准备好了啊?”

    贺擎东此刻已经在其中一把情侣沙发椅上坐了下来,闻言,没什么表情地瞥了贺小四一眼,说:“你可以选择不吃。”

    “那哪儿成啊!大哥的喜糖耶,烂光牙齿我也要吃!”

    “哦,那回头我帮大哥买一箱喜糖过来,照三餐盯着你吃,不烂光你两排牙不许停。”贺凌西从诸多新老碟片里挑了一张,一本正经地接道。

    贺颂北嗷嗷叫:“好哇贺小三,你又仗着大哥欺负我,别以为我……”

    “你什么你啊,还不赶紧坐好。”贺凌西踹开挡道的弟弟,朝已经落座的两对小情侣晃晃手中的碟片:“《绣春》,没人反对吧?”

    贺颂北和贺曜南不约而同地转头朝禾薇看过来。

    显然都知道她和《绣春》这部电影不得不说的秘密了。

    禾薇喝茶的动作一顿,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呛得她猛烈咳嗽起来。

    贺擎东心疼难掩地摇摇头,拿掉她手里的杯子,将人拉到怀里,轻轻地顺着她背,然后对贺凌西说:“就这个吧。”

    他倒是还真没看过。

    外头影院此起彼伏上映的时候,他正养伤,而且住在小妮子对门,天天找机会腻一块儿,倒是把这个事给忘了。等到想起时,电影已经下架了,而他也伤好回驻地了。还是老爷子有心,帮他把小妮子的荧屏初体验搬回了家。这么想着,心里盘算着今晚陪老爷子喝一盅吧,当是感谢他。关键时刻,果然还是老姜给力啊。

    胡慧也顺着几兄弟的视线看了禾薇几眼,狐疑不定,低声问挨着她坐的贺曜南:“《绣春》怎么了?”

    她还没看过这部上映当天就破多项记录的内陆小成本制作,自然不知道禾薇和《绣春》的关系了。倒不是说没时间,而是该片上映的时候,她还没和曜南“认识”并牵手,生活压力又大,自然不会想着去电影院消费。真有闲工夫,网上有的是新鲜影片、电视剧。

    贺曜南没明说,只是回了她一记神秘莫测的笑,指指已经开始放映的大屏幕:“看了就知道了。”

    当少年穆秀春的饰演者名字以渐变体的方式呈于荧屏,胡慧终于知道贺加几兄弟为何会听到《绣春》就看向禾薇了。

    原来,她竟是少年穆秀春的扮演者。

    屏幕上,禾薇饰演的少年穆秀春出现的镜头并不多,从头到尾屈指可数,却能让人记住她出场的每一个镜头:迎风浅笑的她,认真刺绣的她,家逢巨变陷于逆境却依旧微笑面对的她……

    这人真的才只十七岁吗?不,严格说是十六周岁。未成年一个,却已在多个领域显露冰山一角。

    震惊之后,胡慧咽下喉口的艰涩,趁贺曜南认真看片的时候,朝禾薇深看了一眼。

    难怪,曜南的母亲会如此嫌弃自己。

    珠玉在前,有这么好的一个比照对象,自己这样的条件,能入得了曜南母亲的眼才有鬼了。凭什么侄子能找到如此优秀的女朋友,儿子却只能配她这样的贫困生?换做任何母亲,怕是都会这么想的吧?

    至于重生……哈!胡慧自嘲哂笑,这多出的十年记忆,除了让她成功地将敌人的未婚夫预先变成了自己的男朋友,除了对专业课的熟稔从而一举攻下连续两个学期的特等奖学金,不用再问学校签助学贷款,其他的,貌似一无是处。

    前世的她,对金融一窍不通,炒股更是菜鸟一只;没有买过彩票,所以记不住任何一期的大奖号码;不精打扮、不擅化妆,所以不知道什么叫流行元素,各类品牌的服装、化妆品,对她来说,都是耗神耗力关键是耗钱的东西,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掏腰包去败。(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