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51章 谁是你宝贝儿!
    话虽这么说,到底是气话的成分多,真要沦到换儿媳的地步,他也丢不起这个脸。

    于是叹了口气,说:“先让你媳妇冷静冷静,过两日让曜南把人带家里来,正好阿擎和他媳妇也在,一起吃顿便饭。既然认定人家了,哪怕日子还没定,也该带回来给你们做爹妈的相看相看,私底下偷偷摸摸的会面像什么样子!”

    “是,回去我就和阿南说。明后天正好休息,爸觉得哪天合适?”

    “就明天吧。”老爷子想了想,大孙媳妇这趟来京都,除了参加婚礼,还要代表毓绣阁参加刺绣pk赛,开幕式就在后天下午,所以还是明天吧,回头叮嘱大孙子一声,把他媳妇的行李都提过来,家里照着年轻一辈的喜好装修好了,不知那丫头可还满意。

    贺爱国见老爷子的神色比方才好了许多,暗松了口气,说:“那爸我先回去了,美萍那里我会说她的,不会再让她惹出昨天那样的事。阿擎那边,是我这个做二叔的没尽到关护责任,我会亲自向他道歉。”

    老爷子没什么表情地摆摆手。等儿子离开,转身捞起电话,和小孙子互换起最新情报:

    “圆圆,爷爷问过你二叔了,昨晚他们俩口子吵了一宿,的确是因为你二哥的事,咋样?想不想瞧瞧你未来二嫂长啥样?明天中午上爷爷这儿吃饭……那可不!不过能入你二哥眼的,相貌h指定差不到哪儿去,性子上嘛,横竖有你二婶在,凶悍的反而还能治治她。你大嫂那样的,爷爷倒反要心疼了……嘿嘿嘿,这话可别让你大哥听见,他那脾气,也就他媳妇能治了……是吗?那可惜了,本来还想拉他陪我喝一盅的,不过填志愿也是个大事儿。不能耽误了。左右这成绩能上华大,来了京都有的是时间上家里坐坐……行!那你赶紧去,明天中饭别忘了啊。回头我让你大哥去接你们……”

    挂了电话,老爷子心情大好,拄着手杖正想上楼看看打通的两间卧室布置上头还缺点啥,隔壁老战友贼笑兮兮地捧着紫砂壶来唠嗑了:“哟!老贺。大中午的嗓门挺亮啊,咋地?家里又有啥好事了?”

    面上不显。心里呵呵呵地笑。

    贺二家的小子谈了个家境很差的对象,贺二媳妇不同意,昨晚在家狠闹了一场,这事儿已经传遍整个大院了。

    贺老头因成器的大孙子和虽然还没过门却已不止一次入他们耳、羡慕得恨不能拐回家给自个儿宝贝孙子做媳妇的大孙媳妇。在他们这帮退休老儿跟前可是出尽了风头,早就想胖揍他一顿了。

    尤其是一向和贺老头唱反调的几个,更是没好气。可人大孙子成器是事实,找的媳妇能干又孝顺也是事实。找不到胖揍的理由啊,只好憋在心里,羡慕嫉妒地看贺老头在那儿显摆得瑟。

    这回好了,贺二家的小子谈的对象引发了家庭内战,一群退了休没事干、成天不是下棋就是喝茶的老头老太们有好戏看了,一拨拨地跑贺家“慰问”,心里笑得快得内伤。真是大快人心啊,贺老头也有如此憋屈的时候。

    贺老爷子还能不知道这些老伙计心里想啥,搁以往,肯定扯着嗓子理论一通,不过今儿个心情好,小孙子说,大孙媳妇刚暑假那几天,给他做了件蚕丝料的唐装,三伏天出门穿正合适。明儿送来了就换上,穿去那群老家伙跟前亮亮相,哪个有他这么好的福气?

    腹诽完,让下人奉茶上水果。茶是大孙子出任务时在当地淘的稀罕货,水果是老三媳妇送来给他消暑气的正宗麒麟瓜,佯装没听懂老战友的调侃,一本正经地说:“可不是有好事么,老二家的小子也有对象了,明儿带人来家里吃饭,阿擎和他媳妇也要来,这不正琢磨着上什么菜好,你来的正好,来来来,给我参考参考……”

    正等着看贺老头吹胡子瞪眼兼跳脚的老战友惊讶地张大嘴、瞪大眼,半晌,一脸“你别骗我了”的表情,说:“老贺,你别不是气糊涂了吧,我听说贺二家的小子谈的对象条件不咋地啊?”

    “你听哪个说的?”护短的贺老爷子这下跳脚了:“人小姑娘的条件好着咧,连着两次期末考都是系里第一,特等奖学金跑不了。长得也漂亮,和我们家曜南站一块儿,那是天上地下都找不出第二对这么般配的,不止相貌好,品性也好,没听说是个大孝女么,放心不下有眼疾的老母,千里迢迢带来京都,一边读书一边照料。你说说,品貌都这么出色的姑娘,到底哪个没口德的在说她条件不好?”

    “呃……”

    老战友傻眼,心说贺老头你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老子说的条件不好明明不是你那个意思,还什么天上地下找不出第二对,有你这么自吹自擂给孙子长脸的么,要不要更无耻一点?梗着脖子补充:“咳,外头传的是她家的经济条件不好……”

    贺老爷子继续扯着嗓门跳脚:“经济条件不好又咋地了?我们老贺家难道还缺个女流之辈来帮衬?传出去羞不羞人?我告诉你老李头,老子给儿子、孙子挑媳妇,从来都不看这些虚的!什么玩意儿……再说了,老子当年泥腿子出身,娶媳妇的时候穷得叮当响,差老胡他们几个一大截,如今不照样把他们甩开几条街?是个男人就自己闯,靠媳妇娘家立起来的不是蠢材就是孬种!”

    好嘛,这都把话题跃到“是不是男人”的高度了。

    被喷一脸口水的李老爷子,心里叫苦不迭。尼玛贺老头的战斗力要不要这么强,早知就不来凑这个热闹了,在家躺摇椅上呷茶听京曲儿多好?跑贺家茶没喝一口,口水倒是被喷了一脸。偏偏贺老头说的每一句话都好有道理,竟然让他无言以对。

    拱拱手。面含愧色地道:“老贺你说的有道理,回头我也这么劝儿子媳妇去。咱们这些人家,挑儿媳、孙媳哪用得着看女方家境,只要是小子们真心喜欢的,且家世清白、本身又品貌兼备的,就够般配了。”

    完了又说:“哎呀,时间不早了。老太婆肯定在等我吃饭了。先走了啊,午觉起来咱哥俩个再好好杀一盘……”

    见上门看好戏的老战友茶水没添就灰溜溜地败退,贺老爷子别提多神清气爽。惬意地呷了口茶,傲娇地吩咐厨子:“中午我要喝酒吃大肉。”

    “爷爷,你忘记医嘱了?血压这么高还敢吃肉喝酒?”

    贺擎东双臂抱胸,慢悠悠地走下楼梯。

    “臭小子!也不早点下来给老子撑腰!”贺老爷子差点忘了大孙子还在家里。不由有些恼羞成怒:“没良心的小混蛋!害老子出丑也有你的份!”

    “有我什么份?”贺擎东挨着老爷子坐下,懒洋洋地靠着沙发背闭目养神。半点不慌地说:“薇薇家世清白、品貌出众,哪个敢说她条件不好?真要说,也是我配不上她。”

    老爷子的气势立马弱了几分,辩解道:“我说的又不是你媳妇儿。她的好我心里明着呢。我指的是昨儿喜宴上的风声,是不是你让人放出去的?”

    贺擎东眼也没睁:“我要说不是爷爷信不信?”

    “信!你说的爷爷还能不信?”

    “那不就结了,管谁说的。横竖是事实,那些无中生有的事我都没介意。”

    老爷子一噎。半晌吹吹胡子,闷声道:“你的事我交代你二叔了,让他好生管管他媳妇,下回再有这种事,也甭给她面子了,直接休回娘家去……还有曜南的婚事,我和你奶奶当年都没嫌她出身不好,她倒是嫌弃上人家了,真是闹心……”

    贺擎东听到这里,心里叹了口气,老爷子也不容易啊,于是睁开眼,坐直身子,拍了拍老爷子的背,认真劝道:“爷爷,曜南喜欢什么样的姑娘,二婶想要什么样的儿媳,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你急个啥劲?对方好也好、坏也好,将来都是他们自己受,你只管悠闲过你的退休日子,等我调来总部,天天回家陪你吃饭,休息天带你上农庄打球钓鱼,薇薇得空也会陪你。我爸虽然不在了,这不还有我吗,你只管安心。”

    这是大孙子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对他说:不要怕!你的养老有我。

    一辈子奉行“男儿有泪不轻弹”、“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的老爷子,蓦然湿了眼角。

    “你个臭小子……”

    他鼻音浓重地往大孙子胸膛捶了一拳。

    贺擎东轻轻松松接住老爷子刚硬不减当年的铁拳,笑着说:“您老悠着点,起了淤青回头让你大孙媳妇瞧见该心疼了。”

    老爷子指着他鼻子笑骂:“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

    贺擎东也不恼,神色轻松地陪着老爷子说了会儿话,等厨子摆好午饭,陪老爷子用过后,把他赶去午睡,自己则去书房上网和小妮子聊天。

    禾曦冬的高考分数出来了,清市一中第五,全省排名六十六,很吉利的数字。理想中的专业能不能如愿录取尚不确定,但华大是肯定能进了。后天开始返校填志愿,所以喝过许孟阳的喜酒,在许家休整了一天,订了明早的班机回清市。

    爹妈在家接到班主任打去的报喜电话,高兴坏了,挨个儿给亲戚朋友打了一圈电话,然后催他尽早回去填志愿。要是因为志愿延误从而上不了大学,可就乐极生悲了。

    一切还算在他预计的轨道之内,唯一遗憾的是没法参加妹妹的比赛。

    禾薇替兄长收拾着行李,见他好几次欲言又止,好笑道:“哥,你别这样啦,总归是填志愿要紧,而且我那比赛是不公开的,即使留下也不见得能进去观看。”

    “圆圆不是说能搞到内部入场券吗?”

    “那也顶多两张,而且姥姥想去看,圆圆陪她一块儿去就好了,你又不喜欢缝缝绣绣那些,干啥把时间浪费在这里?不是说填完志愿还要去丽城旅游吗?高中毕业的聚会,没准儿是出席人数最齐全的一次了,可不能错过哦,记得给我带特产就行。”

    “那是一定的。”

    禾曦冬见妹妹临近比赛一点心事都没有,也就放心了,围着她叮咛了一通,无非是出入安全、身体当心,有事往家里打电话,没事也隔天打一通,总之不能让家里担心。

    禾薇一一应下,收拾好行李以及许家给兄长准备的结婚回礼、高考贺礼以及一干土特产,正要陪午睡起来的老太太喝茶,贺擎东的消息进来了。

    “听说大舅子明儿回家填志愿?几点的飞机?我开车送他,回来到爷爷这儿吃饭。”

    禾薇看得耳根发烫。什么大舅子呀,这人真是……

    贺大少厚着脸皮继续对着聊天窗口敲键盘:“宝贝儿,你要向大舅子学习知道吗?一定要考到京都来,要不然我的申请白递交了。刚刚还向爷爷保证来着,等我俩都来了京都,天天陪他喝茶吃饭、周周带他去咱俩参股的农庄钓鱼。等咱俩结了婚,生个娃儿给他抱,省得他成天嚷嚷没事做忒无聊,你可不能让我做言而无信的人啊……”

    禾薇红着脸憋出一句:“你上回还跟我说,婚房办我家隔壁,和我家做邻居,这么快就反悔了?”

    贺擎东咧嘴笑了,小妮子记着他说过的话呢,真好。

    忙不迭保证:“宝贝儿放心!到时咱们两边都置婚房、办喜酒,回头两边轮着住。上回不是说好了吗?蒋氏房产在建的壹号公馆一开盘,咱们就去抢两幢相邻别墅,一套给爸妈住,一套我们自己住,到时把爷爷也接去,这样就不算食言了。”

    这下,禾薇不止脸红耳根烫了,而是直接从头烫到脚,支吾半天蹦出一句:“姥姥喊我喝茶呢,不和你聊了。还有,谁是你宝贝儿,羞不羞!”

    贺大少心知她害羞了,也不戳破,心情极好地徐徐回道:“除了你还有谁?去吧,明天见。记得把行李都带上,明晚住爷爷这边,后天我送你去比赛现场。”

    关了聊天窗口,贺大少双手枕在脑后,长腿往电脑桌上一架,惬意地靠着电脑椅背畅想起不久后的将来、他和小妮子的幸福生活。(未完待续)

    ps:推荐基友啃萝卜的兔子仙侠力作,《路人丁的修仙生活》——我只是路人,求放过。已完结哦。ps:新的一月,求月票~~~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