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46章 佛跳墙
    今年因为有个闰三月,阳历日子要比农历晚得多,许孟阳六月初六的大喜日子,折成阳历已到七月底了。

    许惠香请了一周的年休假,偕同老公带着仨孩子提前两天回了娘家。

    许家二老早在一个礼拜之前就给几个孩子备好了房间,随着日子的临近,更是派人采买了一堆孩子们爱吃的零嘴,尤其是今天,吩咐厨娘赶紧把练习了小半年的佛跳墙整出来,好让闺女一家到就能吃上嘴。

    “老头子你给我看看,这身衣裳挺括吗?背上没起褶吧?”

    许老太太接到闺女电话,说是已经坐上接机的车了,路上不堵的话,再四五十分钟就能到家了,便坐不住了,在玄关的穿衣镜前左看右看,唯恐打扮得不够正式,回头见老伴儿还一派镇定地坐在摇椅上哼京剧,不由来气了,“你怎么还坐着啊?还不进去换件能见客的衣裳,身上这件都是去年的了……”

    许老爷子呵呵笑道:“又不是外人,自个儿闺女、女婿上门有啥好打扮的末法瘟医。再说了,这身衣裳还挺好啊,一点褪色都没有,拉一拉就挺括了,你不说没人知道是去年的衣服,咱们虽然日子好了但也不能太浪费不是?”

    许老太太听了一头黑线,这是变相在说老太婆我浪费吗?

    老爷子说完也意识到自己这话有点不够艺术,赶紧弥补:“不过在孩子们跟前,也确实需要穿戴得体点,要不然还以为我们不欢迎他们咧。走走走,老太婆你给我挑件合适的去……”

    这还差不多。

    老太太哼了一声,说:“挑啥呀。早就给你放床头柜上了,你自己进去换,赶紧的!别磨蹭了,我还得去厨房看看,准备得差不多了就先摆桌,这都十二点了,飞机上的点心顶不了什么用。等他们到了就开饭……”

    于是。当许惠香俩口子带着仨个娃大包小包地抵达娘家时,老俩口各一身挺括又崭新的唐装站门口等了。

    “唉哟!总算到了,再不来我又要打电话了。”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搂过宝贝外孙先赏了几个亲亲,然后拉过禾薇两兄妹,笑眯眯地说:“肚子饿了吧?姥姥给你们准备了好吃的,赶紧洗手上桌。东西放着,有人会拿进去的。你们吃饱饭了再慢慢理,横竖你大表哥的婚礼在后天,不着急。”

    二老都是这么个意思:吃饭皇帝大,一切等吃过饭再说。也就不客气了,让警卫员帮忙把行李物品提进客房,一行人说说笑笑地坐下来开饭了。

    可容纳十二三人的旋转圆台面上。已经摆了八道凉菜,待众人坐下。热菜也陆陆续续上来了。

    “姥姥,你昨天电话里说莲姨学了一道新菜式要做给我们吃,是哪道呀?我怎么瞧不出来?感觉都是吃过的。”圆圆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把桌上的菜色全都看了一遍,没找出新颖的菜色,不由好奇地问。

    许惠香没好气地赏了他一个头栗子:“急什么!这么多菜还不够你吃啊,你姥姥忙了一上午,你不说谢谢还问她讨其他菜,真是越大越不像话。”

    圆圆心里直喊冤,他哪是嫌桌上的菜不好吃,这不是好奇呢吗,谁让姥姥在电话里故意馋他,说是莲姐研究出了一道新菜,保准他胃口大开。

    许老太太笑眯眯地说:“有的有的,莲姐这就端上来了。不急啊,一会儿多吃点。”

    说话间,许家的厨娘莲姐端着一个带盖的大瓦罐从厨房出来了,把瓦罐摆到圆桌中央,轻轻掀起了盖子,浓郁的鲜香扑鼻而来,没等老太太开口介绍,就被几个孩子猜出来了:“佛跳墙?”

    “对头!”老太太开心地抚掌,“就是佛跳墙!你们正月时候吃了一顿不是说好吃吗?姥姥特地让你们大表哥把这道菜的食谱找了来,然后让莲姐照着食谱练习,前两天我和你们姥爷尝了一次,觉得不比饭店做的差,就让莲姐炖给你们吃了,咋样?开心吧?”

    这是原因之一,另外就是,她从女婿口里听说,贺老头今年开春聘了个新厨子,擅长做佛跳墙,还曾允诺只要薇薇住他们家去,他天天让厨子上这道菜给她吃。

    老太太当然不乐意了,我们许家的干外孙女,用得着你贺家卖人情?再说了,聘礼都没下呢,好意思一口一个“大孙媳妇”地喊?就算干外孙女注定要在不久的将来投奔贺老头你那个大孙子的怀抱,适当时扯你几下后腿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于是坚决果断地抗议:不去!就住许家!想吃佛跳墙我们许家不会做啊。莲姐,上!

    于是,万能的厨娘莲姐,在短短四个月间,被老太太训练成了佛跳墙专家。

    许惠香等人的表情和禾薇如出一辙,皆是“囧”玄天魂尊。

    “妈,这菜好是好,既营养又美味,只是那啥,大夏天的吃不合适吧?”

    “有啥不合适的?”老太太两眼一瞪,差点脱口而出说贺老头还聘了个厨子专门候在家里等着给你们做呢,我这叫先下手为强,“这不开着空调么,你们哪个感觉到热了?再说了,人食谱上也没说这菜冬天才能吃呀,既然是菜,管它春夏秋冬,喜欢吃就炖来吃,哪那么多讲究……”

    “……”

    许是听出老太太话里的幽怨之意,没人敢在这时候撸老虎尾巴,何况还是母的。想开了不就一道菜么,老人家忙了几个月,就为了整个席面替他们接风,该高兴才是啊。

    于是,一家子围着大瓦罐,高高兴兴地尝了起来。

    午后,艳阳高照,知了喳喳,许家二老被许惠香扶着回房午睡。三个孩子归置好行李物品,冲了个清爽的温水澡,倒是没了睡意。不过也没聚一块儿说话,而是在各自的房里休息。

    禾曦冬在用手机炒股,禾薇被钱多多拖进初中的校友群,这会儿正和她们聊天,圆圆童鞋则趴在床上给贺老爷子打电话(通风报信)。

    贺老爷子知道他们今天到,也知道许家肯定会派人去接,也没梗着脖子去抢这个活。倒是听小孙子说中午吃了佛跳墙。大嗓门压不住了:“什么?!你姥姥让人做佛跳墙给你们吃了?她打哪儿找来的厨子?这菜可不是什么人都会做的,别以为凑齐了食材把坛子一封就能炖成功了,没点技巧是做不出大饭店那味儿的……”

    圆圆童鞋在手机这头咧着嘴无声乐呵。“爷爷,我姥姥没聘新厨子,就是莲姐,她忙前忙后练了小半年了。前两天给姥姥、姥爷炖了一次,都说味道好。所以今天就炖给我们吃了。姥姥还说了,等大表哥的婚礼过了,再炖给我们吃……”

    “那哪儿成!”贺老爷子差点从躺椅上跳起来。

    他还想着用这道菜把大孙媳妇骗……咳咳咳,哄到家里来。然后和大孙子恩恩爱爱住几天呢,许老头那俩口子横插一脚干什么!要说是想拦截他相中的大孙媳妇,可他们那个大孙子后天就结婚了。小的则还没毕业,凑啥子热闹啊。

    拄着手杖来回踱了几圈。吩咐小孙子:“圆圆啊,你大哥明天就回来了,参加完你大表哥的婚礼,过几天还有石家那场喜酒要吃,所以这一趟有十来天假期,你想办法让薇薇住到咱们家来。”省得大孙子一天到晚心不着家地往外跑。

    “爷爷,薇薇姐喝完大表哥的喜酒,要去华大参加刺绣比赛,期间要住到主办方安排的学校公寓去。”

    “这样啊……”老爷子摸了摸胡子,也行,总比住在许家好,于是说:“那等比赛完了住到咱家来啊,石家小子的婚礼,她肯定要陪阿擎出场。”

    该是让外头那些人知道他大孙子已有对象的事了,省得动不动就来找他喝茶。

    如果只是单纯的喝茶也就应了,偏偏都是有目的的,喝了还怕噎着呢。

    当他不知道哦,阿擎这几年出的任务,每一个提溜出来都是大功一份,要不是念在他年纪委实轻了点,接二连三地提升太惹眼,别说只是个中校,大校、少将都当得起。说到底,还是委屈了他,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啊。

    这么一来,个别位子上的某些人坐不住了,怕大孙子太出息了动摇他们屁股底下的那把椅子,明里暗里地拉拢阿擎没成功,就挖空心思地想从他的终身大事上着手了。哼!幸好大孙子已经有中意的媳妇人选了,要不然,还真够头疼的。

    同在天子脚下任职、各家在军部、政界的关系都很盘根错杂,撕破脸总归不恰当,可顺着他们心意给大孙子介绍他不喜欢的姑娘他这个做爷爷的也不乐意,好不容易讨个媳妇,总不能讨个不喜欢的吧?那日后天天相看还不得生厌啊另类医道。所以,趁着石家这场婚礼,让大孙子带小姑娘出去亮亮相是最妥的法子。省得那些人再来找他喝别有用意的茶。

    和小孙子通完电话,贺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拄着手杖凝神思考了一番,捞起手边的电话机拨出一串号码,电话一接通就扯着嗓门吼道:“你小子啥时候回来啊?再不回来你媳妇要跑了。”

    贺擎东偏头看了眼手机,忍住嘴角的抽搐,说:“爷爷,哪个不开眼的在你耳边说三道四了?我明明和你说过明天下午的飞机就回去。”

    “哼哼,你记得就好。”老爷子其实就是有事没事吼一嗓子,顺便给大孙子提个醒,得到孙子确定的回复,脸色好看不少,语调也软乎了:“你媳妇和她兄弟住到圆圆他姥姥家去了,这事儿你知道吧?”

    “知道。”

    “他姥姥还让厨子给他们整了顿佛跳墙,算是今儿中午接风洗尘你也知道?”

    “……这个倒不知道。”

    贺擎东忍着笑回道。敢情是老爷子吃醋了,他花大价钱雇来的厨子,调教了小半年,结果还没大显身手呢,就被亲家母抢过去献宝了,噗嗤,难怪打电话过来,合着是来诉委屈的。

    “爷爷,其实佛跳墙这么厚重的菜,夏天吃并不合适,天天吃更不合适,你请的新厨子不是还会港式点心吗?薇薇他们来了,就拿这个招待吧,我看她平时挺喜欢小点心的,你多备着点错不了。至于佛跳墙,等下回来京都读书,养秋膘了做给她吃也不急,横竖是你内定的孙媳妇儿,跑不了。”

    有这句话他就放心咯。

    贺老爷子眉开眼笑地嘿嘿几声,这才正色道:“许家那边倒是没什么,就是石家的婚礼,你有什么打算?”

    “石渊近两年和我关系不错,前阵子又谈妥了一笔生意上的合作,所以犯不着见外,比照着顾家来送礼就行了。”

    贺老爷子挑高眉头:“哦?生意上的合作?和石渊?那小子懂什么生意啊!还有你,我记得你明明不喜欢这些的……”

    贺擎东低低笑了一声,说:“爷爷,我好歹也是成年人了,过不了多久就要娶媳妇,赚钱这种事端看能不能做,哪能用喜不喜欢来评断,不然以后拿什么养家?”

    老爷子气结,凭他校官、副队双工资还愁养不了家?哪家的媳妇儿啊那么金贵?

    转念想到他那小媳妇还是自己相中的,默默咽回了心里的话。

    贺擎东想到小妮子赚钱的麻溜劲,嘴角扬起宠溺的笑,不是他的双份工资养不了家,而是小妮子太会赚钱。然而他不会因为面子不面子这些外在的东西拘着她,相反,他会给她创造更稳的生活,让她没有后顾之忧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思绪飘飞间,又听老爷子问:“你和石家那小子联手做生意,徐家那边知情吗?”

    “不止知情,这次合作案就是他们挑的头,我和薇薇凑了一百万占了点小股,不过爷爷你放心,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生意,西郊那边正在开建的生态农庄有听过吗?就是这个。”

    一听是生态农庄,老爷子彻底安心了。这事儿他听老二、老三提过,的确是徐家小子挑的梁,老二还让曜南探过口风,可惜终究没能打入那个圈子。倒是没想到,长年不在京都的大孙子,竟是其中一份子。

    老爷子心下大定,语气听上去比刚才更轻松几分:“回来后带你媳妇上家里吃饭。”

    贺擎东莞尔。(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