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35章 碍眼的灯泡们
    众人会心一笑,纷纷说“恭喜”,然后问了具体时间。

    婚礼暂定六月十八,折算成阳历还在暑假里,倒是比较凑巧。

    因为禾薇和圆圆本来就要上京都参加许孟阳的婚礼,而且因为刺绣pk赛的事,肯定会在京都待几天,所以石渊的婚礼,只要他邀请,他们自然是有时间去的。

    “必须邀请啊,到时会给你们寄请帖的。擎哥就拜托你了小嫂子!”石渊说着,朝禾薇双掌合并拜了拜,羞得禾薇俏脸绯红。

    贺擎东笑骂了他一句:“行了,有时间我肯定去。”

    徐海洋和石渊见贺擎东三人吃的都是牛扒,也招来服务生一人要了一份,见圆圆童鞋对解石挺感兴趣,顺嘴提议吃过饭了要不要再去玩一把,反正“五十元随便挑”,便宜的很。

    圆圆高兴得眉开眼笑,“好啊好啊,你们只管挑,解石都我来怎样?”

    石渊笑着摇头说:“那得看有没有切出绿,像海洋那块,一切出绿就必须得擦了,不然就报废了。”

    圆圆一听,还有这么多学问哪,于是拉着石渊追问起来,怎么样的叫切、怎么样的叫擦、应该怎么控制手上力度。

    石渊便洋洋得意地卖弄起他那点为数不多的赌石知识来,徐海洋则是大口地吃,忙了一上午,饿死他了。

    等一行人吃过饭再回到徐海洋开出翡翠的那家玉石店时,发现门口那个挤啊,简直可以用人山人海形容了。

    “乖乖!”石渊忍不住咂舌:“刚开出绿的那会儿都没这么多人啊,怎么吃了顿饭的工夫,冒出这么多了?”

    “海洋哥的活广告打的好啊。”圆圆笑眯眯地接道。

    贺擎东见这么多人。小妮子这身板,还不得被挤变形,遂皱眉提议:“左右是玩,换一家吧。”

    “对对对,又不是就这家才有毛料,喏!对面那家也挂了‘五十元随便挑’,上那儿去吧。”石渊拉过圆圆。率先掉头。其他人也都跟上。

    对面的玉石店的确也有便宜毛料出售,只不过受刚才家店的影响,此刻的生意可以用门可罗雀形容星域之物语。清淡地很。

    不过对禾薇他们来说,这样反而好,耳根清净,原就不打算再开出个翡翠来。不过是满足一下圆圆童鞋的好奇心,顺便让他体验一把解石的乐趣。

    要不然你以为店家真这么蠢啊。批发价的毛料堆里动辄老坑玻璃种,狗屎运要是人人都能碰上,也不叫狗屎运了。

    玉品斋的老板到这会儿足足头疼一上午了。

    隔壁那家店从那堆“五十块随便挑”的起底毛料里开出一块老坑玻璃种墨翠,他店里的客人几乎全都涌去了隔壁。

    “你们说那些人是不是太没脑子了?老坑玻璃种的翡翠是这么好得的吗?而且是从起底毛料里开出来的。那批毛料和我们家的不是一个厂子出来的吗?一万吨毛料都未必开出个玻璃种,他们还想接二连三地开吗?……”

    做老板的在店铺里团团转,做小二的只好在一旁陪着笑:“老板。你也说了一万吨毛料未必开出一个,他们店上午开出了一个。下午指定没戏唱了。”

    “不管有没有戏唱,他们店里那堆起底毛料至少都能卖出去了,我们店库存还有好几百吨呢,谁说的今年流行赌石?特别是批发价的全赌?要是这个月一直囤积着卖不出去,我看你下个月奖金就甭指望了,出的什么馊主意……”

    老板牢骚满腹,没注意禾薇三人进来,倒是一旁的小二,眼前一亮,赶紧上前招呼:“三位想看什么?我们店别的不敢保证,玉石的质量绝对是正宗的,而且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看到生意上门的老板,踹了他一脚:“还不赶紧去给客人倒茶。”

    圆圆童鞋一进店门,就开始东摸西看,完了好奇地问老板:“我看你们店门口也挂着‘五十块随便挑’毛料,在哪儿呢?我买一块能让我自己解吗?”

    老板见是冲着那堆卖不出去的起底货的,当即脸上乐开了花,一个劲地点头:“有有有,因为个别体积比较大,搁店里不像样子,都堆在后院了,你们几个都是想挑五十块的吗?那我带你们去。”

    反正店里这会儿没生意,老板留了个人看店,跟着禾薇几人一道去后院挑毛料了。

    院子里的毛料果然很多,东一堆、西一堆的,摆放也没个章法,反正价格都一样,五十块随便挑。

    圆圆积极地甩出三张大人头,说:“来六块。”然后对禾薇挤挤眼:“姐啊,我们一人三块,看谁运气好。”

    禾薇哭笑不得:“圆圆,你当挑西瓜呢,不能等看中了再买啊。”

    “哎呀,反正又不贵,拿去买吃的没两天也进我肚子了……”

    圆圆笑说着,跑去选毛料了,没一会儿工夫,就相中了一块圆不溜丢的毛料,像西瓜似地捧在手里掂了掂,笑嘻嘻地说:“我先去解啦,姐你慢慢挑啊,等我解完了给你解。”

    老板笑得乐不可支:“小帅哥会解石啊?要不要我找个人帮你扶着?”

    心说这样的财神爷再多给我来几个啊,挥挥手就甩出几张大人头,搬上解石机开出来的全是白花花废料,那咱家库房里的毛料才能尽快消耗啊。

    禾薇见圆圆兴冲冲地跑去解石,也四下看了起来。

    贺擎东这方面既不懂也不敢兴趣,石渊、徐海洋两个挑了一上午,这会儿也没那个劲道,三人便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边聊天边看禾薇姐弟俩一个挑、一个解。

    店老板见他们这么多人,最后就两个小的买了三百块钱的毛料,失望不已,让小二奉上茶后在一旁看着,自己回前堂守铺子去了崎岖人生路。

    “五十元随便挑”的毛料,还真是废的不能再废。

    圆圆一连开出三个,都是不带任何翠意的石头渣。

    禾薇挑的三个,头两个也没什么花头。

    最后一个是从一大堆不起眼的毛料底下翻出来的,形状像葫芦,因表皮是栗黄色,远远看倒真像个熟透了的老葫芦。

    “圆圆,这个不解了,反正解半天也是石头,带回去还能当个摆件。”

    “那行。”圆圆童鞋其实也累坏了,解石也是个体力活啊,亏得两人挑的还是小体积的毛料,要是那种大块头,恐怕一个解下来,就累得他抬不起胳膊了。

    所以一听禾薇说不解了,立马从解石机前窜下来,捧起茶杯,咕噜咕噜豪饮了一通。

    石渊哈哈笑着打趣:“怎样?解石好玩吗?”

    圆圆苦着脸说:“看别人解是很好玩,自己一上阵才发现好坑爹啊,太累人了,还是我姐体谅我,最后一个不让我解了,不然我胳膊怕是要废了。”

    禾薇这才知道他小胳膊已经累得抬不起来了,担心地问:“没事儿吧?累了怎么不说呢?歇会儿,或是让工作人员来解也行啊。”

    都怪她,以为圆圆想解石,就让他去解了,没想过这活到底累不累人。而她因为听系统君说,这院子里有块磁场感应很强的毛料,一门心思在找呢,以至于圆圆不说,都没发现他的异常。

    贺擎东看出她脸上的自责,揽过她,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看了圆圆一眼,轻哼道:“这么点事就累得受不了了?升上高中小叔不再拘着你,我看你是荒废了,明儿起,每天早上晨跑十圈,再做三十个引体向上,下回碰面要是没长进,整个暑假也甭玩了,跟我去部队吧。”

    “啊?不能少点儿啊?”圆圆要哭了。

    “讨价还价?成!二十圈,四十个引体向上。”

    “呃……那还是十圈三十个吧。”

    圆圆童鞋嘴上服了软,心里却直喊苦,暗骂自己神经,好好的古玩街不逛、小物件不淘,跑来买什么毛料、解什么石,白瞎了三百块,除了一地儿的石头渣,啥都没有,反而还多了一项无比艰巨的任务,呜呜呜。下回再不来赌石了。

    转而投奔禾薇诉苦,老大太狠了,四百米操场,十圈那就是四千米,再加三十个引体向上,这是在剥夺他早上的睡眠时间啊,嘤嘤嘤……

    禾薇滴汗,只得安慰他:“没事的没事的,这不还有姐吗,我陪你一块儿跑啊。”

    她天天都有晨跑,下雨天就在宿舍练瑜伽。

    至于那个引体向上,贺校官又没说马上要求三十下,下回碰面还不知啥时候呢,慢慢练总能达标的。这个事吧,在她看来也不算惩罚,锻炼身体嘛,受益的终归是自己。

    金童玉女站一块儿,一个眼神濡慕求安慰、一个软哝细语地安慰,画面感还挺和谐。

    可落到贺大少眼里,太碍眼了有木有,幸好老丁到了,黑着脸直接将人撵上车,让老丁送他回学校去了。

    徐海洋和石渊因为要赶四点半的飞机,从玉石店出来也没再逛了,邀请两人六月十八一定要去参加婚礼,然后拦了个出租车回酒店去了。

    碍眼的灯泡们终于退干净了,贺大少总算圆满了,搂着媳妇儿继续上午没逛完的行程。(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