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24章 钱不嫌多啊
    当晚,禾薇洗漱完坐在床铺上理私产。

    咳,贺擎东把他的全副家当给了她,总不能坐吃山空吧。

    她用手机登陆了股票软件,扫了眼上头的资金,唔,抽出二十五万装修费给爹妈后,股票账户如今还余有四十来万,要不从贺擎东的银行卡里调拨些资金进去,趁着开春股票行情好、小赚它一笔?

    【好啊好啊!】

    系统君最喜欢看她转钱进股票账户了。股票账户里资金多,意味着它施展起拳脚来更有成就感。小打小闹神马的,真是太屈才了有木有。

    禾薇打趣它:你现在除了炒股,还会做什么啊?

    【会做的多咧,可你不让我做,有什么用啊。】

    彩票大奖分分钟搞定、赌石古玩也是小菜一碟,可宿主轻易不让它碰这些,而它自己又没长脚,只好靠炒股打发时间了。

    禾薇叹气地摊手。

    它例举的这些,一次就够让人震撼的了,次次中奖还不得被人当小白鼠解剖研究啊。为了小命着想,这些身外之物还是放过吧。

    【其实像你哥那样,淘点小古玩还是不错的,留着将来升值也好啊。】

    这个她也想过,所以每次出门,只要有机会,都会去古玩街走走,偶尔淘点前朝古件,时间久了,次数多了,累计起来的数量也会很可观。积少成多嘛。

    这么一琢磨,今后的礼拜天貌似有地方去了,海城古玩一条街啊,没事去转转,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薇薇你还没睡呀?大灯要关了吗?”

    梅子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发现禾薇还裹着睡袍盘腿坐在床上玩手机,小声问。

    禾薇点点头:“关吧,我开了台灯了。”

    她已经通过手机银行,把贺擎东那张貌似工资卡里的二十七万,转到了股票账户,就等明天早上一开盘、买几支系统君提议的业绩股。末了趴在台灯下,把这一笔资金走向记在了软抄本上。

    打从她炒股以来。每一次资金进出。她都有记载,一方面是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另一方面么。有什么事需要回溯查起账也方便。

    何况,如今又多了贺擎东的资金,更得记清楚了。譬如投进去多少、最后收益多少,免得日后有什么纠葛了说不清。

    倒不是对他没信心。而是连古话都说“亲兄弟明算账”,何况两人还不是真正的一家人咧。未来的日子那么远,谁都无法保证将来如何。

    记好账之后顺手把软抄本收进空间,然后脱掉睡袍钻进了被窝。

    总感觉今晚上梅子的情绪有些不对,禾薇面朝梅子侧躺着。小声问:“梅子,你家分店最近生意都好吧?”

    “还行。”梅子也面朝她躺着,生怕查房老师听到。压着嗓门说:“我爸说了,照目前这个形势。做上两年咱家应该能在海城置办一套五六十方的小区房了。”

    “那很好啊。”禾薇也替她高兴,“哪怕日后不常住,当投资也好啊,我觉着这一带的房子三五年内肯定还会继续往上涨。”

    梅子“嗯”了一声,沉默了几秒,缓缓说道:“薇薇,我其实更想给我爸安副假肢,也想给他再找个媳妇。我之前想着,大学考海大,还能和爸住一块儿,可今天和大哥通了个电话,听他说海大的大一新生,是必须住校的,到了大二才能申请搬出来……可让我爸一个人留在家,我是真的不放心,别看我现在也住校,可我早晚都会去店里晃一圈,有事没事我都一目了然,可去了海大肯定没现在这么方便了,那附近的铺子租金都好贵,房价更贵……而且越有压力,我越怕考不上海大,万一只能去外省大学读呢?就更顾不到我爸了,总不能关了铺子陪我去上大学吧?”

    禾薇听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好问:“那你有合适的人选吗?要知道,那人一旦成为你爸的媳妇,就是你后妈了,你得有这个思想准备。”

    “嗯,其实我爸认识一个人,家就在我们学校斜对面的物华小区,今年三十六岁,好像是因为不会生才和前夫离婚的,如今在小区托班里当保育员,每个礼拜三都会上我爸那儿买小笼给托班的孩子当下午点心,看我爸做事不利索,经常会帮上一把,一来二去的两人就熟了,但还没到那种程度……另外,我爸那些工友也给他介绍了一个,年纪比我爸大两岁,也是梅县人,前夫十年前患癌症死了,唯一的女儿去年子出嫁了,她一个人在家闲不住,就出来打工了……我爸那些工友倒是很热心地想撮合她和我爸,说她贤惠、家里家外一把手,我却不是很满意,虽然我爸腿有毛病,可除了腿,相貌、品性都很好,如今家里条件也慢慢好起来了,找个年纪比他还要大两岁的寡妇,总觉得委屈了他……”

    禾薇表示理解,自己爸嘛,再不济也希望能给他找个好的。何况梅子也没夸张,她家的条件确实一日比一日好,那些主动上门愿意做续弦的,难保没存其他心思<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如果只是单纯地想找个伴搭伙过日子也就罢了,怕就怕被人惦记上了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家业,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可这种事,光是做子女的担心没用啊,关键还是得看当事人。梅父自己若是不愿,没人逼得了他,而他若是愿意,梅子的反对只会造成梅父的压力和难过。

    “要不这样,哪天我陪你私底下观察观察那两人吧,看哪个更适合梅叔,再问问梅叔的想法,他若也有这方面意思,再撮合他们也不迟。”

    除了私下观察,禾薇还想到了暗中调查,她曾听贺擎东说过老吴精通这方面,于是发了条短信问贺擎东方不方便委托老吴办这个事。

    贺擎东很快回复道:哪用得着拜托老吴啊。老丁和大武随便哪个牵出来都是调查取证的好手。

    禾薇见状大喜,立刻就把梅子刚刚说的那两人的基本信息发了过去,委托老丁或大武帮忙做个尽可能详尽的调查。

    梅子见禾薇不再说话,还以为她累了想睡了,便不再开口。再则,觉得禾薇说的也挺有道理的,这事儿光着急没用。还不如抽空找个时间多方面打听打听。尽量给她爸找个可心的人。这么一想,心里的石头落了一半,没一会儿。就响起了轻微的鼻鼾声。

    禾薇把信息发过去之后,又被贺大少拉着你侬我侬了几句,等互道了晚安,抬头发现梅子姑娘已经睡着了。微微一笑,也抱着松软的蚕丝被进入了梦乡。

    ……

    老丁和大武的动作很快。不到一个礼拜,就把调查报告发她电子邮箱了。

    大武还特地给她发了条信息,意即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禾薇一想不对了。肯定是调查过程中发现了什么问题,要不然大武不会如此委婉地想要提供帮助。

    她趁着上厕所,上网登录了手机邮箱。把大武发来的那份调查报告下载到本地,然后通过阅读器一条一条看了下来。

    梅子说的那两个女滴。第一个倒是没什么问题,老家是南城丽都的,十年前那场特大洪灾,导致家里一贫如洗,她跟着亲戚来北方打工,经人介绍认识了前夫。前夫家当时的经济条件是很差的,要不然也不会娶个外地女人。直到婚后第二年,男人下海做起生意,女人又是个善于持家的,家里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可因为膝下一直无所出,最终还是被男方家嫌弃了,离婚时分了一套物华小区四十方的小公寓给她,她也没回老家,就在小区托儿所里当保育员。

    有问题的是第二个女滴,也就是梅子他们的老乡,叫邹红杏,这女人可真不简单,还没嫁给梅子她爸呢,就已经和几个工友商量着打起梅家产业的主意了,说什么事成之后、闹市区那家分店归这几个出谋划策的工友打理,反正梅荣新腿有问题,嫁过去了要拿捏他还不简单。

    这几个工友私底下一直在抱怨梅荣新不公平,他们和阿达、阿峰还有林子(阿达是第一个来梅记帮工的,阿峰和林子负责分店生意)同是老乡、又是一个工地出来的,到海城的时间也差不多,以前在梅县时也没少照顾梅荣新,如今梅记在海城立稳了脚跟,跟着梅荣新发达的却只有阿达他们三个。

    这次撮合邹红杏和梅荣新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他们口里说的替梅荣新着想、想替他张罗个媳妇。而那个邹红杏也不像他们说的那么能干、贤惠,在家懒得一塌糊涂,前夫死后,家里的活,几乎都落在她女儿头上,女儿出嫁后甚至都不想和她这个娘来往,这才跑来海城找出路的……

    禾薇越看越惊心,趁着上课铃还没拉响,赶紧跑去学校文印室打印了一份<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周五下午最后两堂课是体育活动,因为和9班有场足球友谊赛,大部分同学都跑去操场加油助威了,梅子本来也想去的,被禾薇拉住了,“给你看样东西。”

    她把调查报告递到了梅子跟前。

    梅子起初还有些云里雾里,几眼扫下来,脸色不对了。

    “王八蛋!”梅子看到一半就上火了,“枉我爸对他们那么好,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主动留他们在店里帮工,聚餐喝酒哪次落下他们了?还四处托人打听工作,可这帮黑心肝的东西就是这么回报我爸的?竟敢对我爸打这样的主意!”

    “你也别急,这不还没发生么,放学回去提醒一下梅叔,梅叔知道怎么做的。”禾薇还是第一次见梅子这么光火,赶紧拉她坐下来,教室里还有零星几个人呢,听到了谁知道会怎么传。

    梅子经她这一说,也冷静下来了,深吸了一口气,把调查报告叠成几叠装进书包,扭头问禾薇:“薇薇,你这是找谁弄的?肯定花不少钱吧?多少我给你……”

    “给什么!”禾薇娇嗔地睨了她一眼:“对你有用就行了,我也是找人帮忙的,没花钱。”

    “真没花钱?”梅子不怎么相信地追问。

    这东西看着就是专业人士搞出来的,普通人就算有心、也查不到这么仔细。可如果真是私家侦探一类的专业人士出手查得的,这费用能低吗?

    “薇薇你别骗我啊,如果真花了钱,多少你都告诉我,一时还不清,分期还也行啊,你别傻乎乎地独自揽下来啊……”

    “谁傻乎乎啊。”禾薇哭笑不得,如实道:“真没花钱,老丁和大武你还记得吧?你上回和我说了之后,我觉着这事儿还是调查一下比较好,就找他们帮的忙。你不怪我没经你同意就自作主张找人调查吧?”

    “怪什么啊!你不说我还想不到这法子呢,你简直是我们家的大救星!”梅子乐呵呵地抱住禾薇,在她脸上“吧唧”了一口。两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好哇,我在外面喊‘加油’喊得喉咙破天,你俩倒好,躲在教室里侃大山……”夏清在田径场左等右等不见两个死党出来,忍不住跑回教室喊她们,进来就看到两人在座位上嘻嘻哈哈,没好气地叉腰道。

    “刚刚跑那么快的是谁呀?我俩想追也追不上啊。”禾薇笑着起身,拉过梅子和夏清一块儿去操场看足球赛了。要不是圆圆童鞋一会儿也要上场,她真想躲在教室偷懒算了。

    “少找理由了,我看你是懒吧?梅子都被你带坏了,你还是小诺诺的干姐呢,他的比赛你好意思不去看?”夏清一路戳着禾薇的胳膊,替圆圆童鞋抱起不平。

    梅子忙打圆场:“薇薇是在帮我忙呢,这才迟了,你这是看了半场回来的?你来的时候小诺诺上场了吗?”

    “何止啊。”夏清拉着两人边跑边说:“都大半场了,说不定快结束了,我来的时候小诺诺已经上场了,所以赶紧跑啊,别磨蹭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