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18章 女人,你名字叫“说风就是雨”

正文 第318章 女人,你名字叫“说风就是雨”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不是什么啊?说话说一半,你倒是快说啊!闺女说什么了?”

    “闺女说,她往你的卡里打钱了,房子的装修她包了,连同地暖一起。我上回听老付说过,这水地暖好是好,可价格贵的有点吃不消,一百平方以下的面积,光是铺装费就得要毛五万呢。”

    也就是说,闺女打过来的钱,最起码得有十万,否则不会说装修由她包了之类的话了。

    结果,禾母打电话往银行一问,说是新到账了二十五万。

    俩口子面面相觑,都有点傻眼。

    别人家的闺女这个年纪还在伸手向家里要钱呢,远的不说,就说老大家的闺女吧,过年时听二妯娌说,去海城念个职高,还没毕业呢,单光生活费就花出去近两万了。

    额滴个天,这哪里还是读书啊,是专门去败家的吧?

    反过来再看看自家闺女,比起禾美琴,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生活费不用家里操心不说,还一次次地净往家里补钱。

    “你说我是不是要发傻了?赚钱养家这唯一的一点价值都体现不出来了。”禾父连声啧叹。

    当然了,听上去更多的是得瑟。

    禾母忍不住笑骂:“得了吧你!真是占了便宜还卖乖!要是被老大他们几个知道,该揍你了,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那倒是。”

    俩口子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无尽的欣慰和欢喜。

    既然闺女说小区物管处有内部的施工队,俩口子看完房后,就去物管处问了。

    正好,售楼部的方经理也在那儿坐着,俩口子一说找人装修铺地暖的事,方经理立马客气地表示:一定会督促施工队好好做活,收费上也会尽量优惠的。

    这儿正说着呢,工程部的经理回来了,身后跟着的可不就是装修队的负责人么。听是蒋氏集团的老总介绍过来的客人,两人都二话不说拍板:“成!这事儿包在我们身上了,一定让你们满意。”

    装修这事儿吧,让雇主满意无非就那么两点:一是做活精细、不偷工减料;二是价格公道。

    如今。第一点有装修队的负责人连番拍胸脯保证,禾家俩口子心里也灵清,肯定是和背后的关系户有关,自觉欠了阿擎一个大人情,对装修队会不会偷工减料反倒不怎么担心了。

    至于第二点。水地暖的铺装,装修队负责人直接给禾家打了个八折,因为这一块内容本就是他一手承办的,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其余装修项目,由他做主也都打了个九折。

    这么算下来,水地暖的安装费,三万五六就能搞定了。

    这价钱可比外头找人做便宜多了,而且有关系在,质量上也有保证啊。

    于是禾父仔细一考虑,拉过禾母商量。说要不让老大家也安装一套吧,钱不够的话,自家借他们五万。老大家那房子面积大,楼上楼下加起来五房两厅,粗粗估算了一下,要比单层套多出四五十方的地暖面积,但五万怎么滴都能扛住了。

    毕竟二老跟老大家一块儿住呢,这一搬进来,肯定要住到边了。装修简单点倒是无所谓,可这保暖措施还是很要紧的。

    老屋那里好歹还有口大灶。天一冷二老就习惯性地把大灶开起来,烧点木炭做个炭盆、暖手炉什么的。可城镇小区里的这种房子,取暖全靠空调、取暖器,想要烤个火做个炭盆啥的那是想都不要想了。这对老人来说肯定不怎么习惯。

    唯恐媳妇不乐意,禾父挠了挠头,小声说:“你看阿爹阿姆住的舒心了,我们的压力也轻些不是?”

    禾母嗔怪地睨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同意了丈夫这个提议。

    倒不是说孝顺什么的,她自认对阿公阿婆够孝顺的了。主要是考虑,日后回老家过年,自家的地暖一旦开起来,室内温暖如春,老大家要是没装地暖,肯定不如自家暖和,不邀他们上楼坐吧难为情,邀他们上楼坐吧,这整一个年恐怕都要在自家过了。没准儿还不止一个年,往后那么多年呢,难不成年年都蹭上门啊。

    这么一想,禾母觉得宁可借五万出去来得安耽。反正老大那人吧,账目还是很拎得清的,要真为了五万块赖账,这兄弟也做到头了。

    俩口子一合计,敲定了这个决议。当然了,去找老大说这个事之前,没忘记先问装修队负责人,只说自己父母也住这个小区,家里若是想搞地暖的话,价格上是不是也能优惠点。

    装修队负责人很爽快地说:“成!既是你父母的房子,一起优惠了。”

    俩口子闻言,欢喜地道了谢,从物管处一出来就找禾老大商量这个事去了。

    禾老大这会儿正陪着二老在小区的喷水池旁边晒太阳。

    禾大伯娘追着闺女跑了一路,最后答应送她开学时,去海城最大的百货大楼给她买套进口的护肤品,这才好说歹说地把她给劝回来了。

    禾美美远远看到禾父禾母,立马嘴一撇,对她娘说:“妈,我不过去了,你去听听三叔三婶在和爷奶说什么吧。别不是要装修了问爷奶借钱吧?”

    禾大伯娘一听有道理,忙朝喷水池跑去,想听听老三俩口子到底在和二老说什么。

    还能说什么呀,不就是地暖的事么。

    总之,禾父禾母是万分希望老大家装个地暖的。

    结果禾老大还没开口,匆匆赶到的禾大伯娘尖酸地接道:“啥?装地暖?你们是想坑我们家呢。那东西可不是便宜货,我上回听镇上一个小姐妹说,很小一套房子就得要好几万块呢,我们这还是跃层,老三你们俩口子是嫌我们家有钱没地儿花还是咋地?装修费都还在发愁呢,装什么地暖啊,不装不装!”

    禾母皱起眉,说:“大嫂,这东西安装费是贵了点,可一次性装好之后,后续的开支我们算过了。要比开空调省钱,而且效果好,开起来之后整一套房子里都暖烘烘的。如今安装公司愿意给我们八折优惠,能装还是装一个吧。阿爹阿姆年纪大了。住一楼湿气重,冬天很难熬的。知道你们家装修困难,所以我和建顺商量了一下,愿意借五万给你们,放心。肯定不催着你们还,啥时候周转灵了啥时候还都行……”

    “不用!”禾大伯娘猛地扬高嗓子,尖吼道:“打八折又不是全免费,八折下来不还是要好几万?借了不得还啊?又不是不用还,说得倒是好听,好人全让你们家做了,哼!况且是要动墙动地的,禾建平你不是说不做墙、不铺实木地板的吗?那还装什么地暖啊。不装!坚决不装!”

    得!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有啥好劝的呀,爱装不装!

    禾母翻了个白眼。拉过禾父转身走了,老大家不要装,自家还是要装的,签完了装修合同,还得回老屋收拾东西去,哪有那个闲工夫陪大妯娌吵啊。吵翻了天也不会来钱。

    禾家二老叹了口气。

    他们倒是被老三俩口子说的蠢蠢欲动了,可惜房子已经不是他们的了,没这个发言权。

    禾大伯娘见老三俩口子说走就走,气得差没背过气去。

    本想着阿公阿婆在,多说几遍。保不齐能念得老三俩口子心软,然后主动说地暖费由他们出。实在不行,多借点钱给自家装修也好啊。要是铺地暖的话,上下两层楼。十五万都嫌抠七抠八,五万真是塞牙缝都不够。

    可老三俩口子倒好,说走就走了。刚不是还说要借五万给他们吗?一说不装地暖,这钱也不给借了?

    禾大伯娘气得脸都红了,只得冲着禾老大发脾气。

    禾美美远远瞧着这边的动静,见势不对忙跑过来。一听是装地暖的事,也埋怨起她妈来:“妈,这不是好事儿嘛,地暖好啊,我有同学家里装着地暖,说是寒假在家,棉衣都不用穿,就像春秋天一样,做什么都不会缩手缩脚,我们家就装一个呗。”

    禾大伯娘气得倒抽一口凉气,“你这死丫头浑说什么哪!你知道装个地暖要多少钱啊,我们家装修费都还差一大截呢。”

    禾美美撅着嘴咕哝:“三叔三婶不是说会借我们的吗?”

    心里不禁责怪她妈自己傻,干啥把这么好的机会推掉啊,人三婶不是说了吗,不会催着自家还钱的,那就一直欠着呗,反正债多了不愁。

    于是转而晃着老太太的胳膊,娇滴滴地求道:“奶!你看三叔介绍的地暖比外头便宜那么多,咱家就装一个吧,以后到了冬天,你和爷爷也不会冻着了……”

    老太太最吃不消大孙囡撒娇了。当然,主要也是因为其他孙辈从来不向她撒娇,以至于大孙囡一撒娇,她就觉得满心受用。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也是这么个道理。

    “好好好,咱装!老大——”老太太转头喊大儿子:“你快去找老三,他们这会儿应该是去谈地暖的事了,咱们也赶紧装一个得了。老三不是主动说借你五万吗?日后周转开了再还他也不迟……”

    禾老大看了老爷子一眼,见老爷子也是这么个意思,于是重重地点了几下头,掐灭了手里的烟头,起身去物管处找禾父俩口子去了。

    禾大伯娘张了张嘴,很想叫住他,骨气十足地说“不装”,可闺女抱着老太太的胳膊,摇来晃去地死活要装,心想说不定把老太太哄高兴了,还能主动吐点钱出来给他们装修。实在是这么大一套房子装修起来太费钱了,真是哪哪都要钱。如果还是三四年前、家里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她哪会有那么多顾虑啊,二话不说就找装修队上工了,什么贵不贵的,兜里有钱还愁什么愁呀。可如今兜里拮据啊,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份来花,装修又是个花钱如流水的事儿,能不犯愁么。

    这么一想,禾大伯娘索性装聋作哑当没听到了,由着丈夫去折腾吧,最好能多借点回来。以女儿现在这个成绩,考大学就不要想了,高中毕业嫁人来得更实际。就算是为了找个好婆家,也得把家里装修得好点儿。

    禾父俩口子刚和装修队负责人谈妥地暖和全包的事,就见禾老大面色赧然地过来了。

    禾母心里腹诽:不是说坚决不装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反悔了?

    算大妯娌聪明,把禾老大推出来说事,自己躲着不见人,让禾母有心想酸她几句都没机会。

    不过既然禾老大都开口了,还主动写了五万块的借条,俩口子对视了一眼,也没多说什么,趁着地暖安装合同还没签完,顺便又添了老大家一份。

    地暖搞定,开始商量装修细节,禾老大主动说他们家不找装修队了,他在镇上有认识的泥水匠、水电工,打算材料都自己买,然后雇人来做,这样比包给装修队要省点钱。

    “老三要不你家也这样操作得了,横竖我会天天过来盯进度的,木器店你嫂子说了她会看着的,所以装修跑腿的事儿我打算自己来管了。”

    禾老大借到钱又拿到了八折的地暖安装价,多少有些难为情,于是主动想要承揽老三家的装修事宜,被禾父婉拒了。

    “不用的大哥,我们家我还是打算包出去,自己买材料少不得也要费些人情、工夫的,还是不担这个心了。”

    禾老大见他执意要全包给装修队,便不再多说了。

    禾母急着要回老屋收拾,大致谈妥了装修事宜,就拉着禾父上车走了。

    刚上车,接到了禾二伯娘的电话。

    老二家轮到选房时,城东这套小区房已经一套不剩了,就直接去了镇上,在离他们家塑料店不远的新小区里,挑了三套面积都在一百平方以上的三居室。一套留给儿子结婚办喜事,一套自家住,另一套不是卖就是考虑出租。

    至于老屋上交、新房还没装修完的这几个月住哪儿,禾二伯娘倒是不担心:“鑫鑫读书反正不常回来,我和他爸就在店里窝一窝得了。倒是阿爹阿姆还有老大他们,是不是还得租个房子过渡啊?”那自家那套房到底是租好呢还是卖好呢?

    禾母还能听不出来她的担心么,忍着笑说:“阿爹阿姆的住处已经解决了,新房子没装修好之前先住阿刚家,老大俩口子和你们一样,这几个月就在店里搭个铺子将就一下了。”

    至于禾美琴还用说么,马上就要开学了,以她的性子,新家装修完毕之前,多半是不会回来的了。

    禾二伯娘松了口气,这会儿真是羡慕死老三家的无事一身轻了,又听禾母说新家还打算装地暖,顿时来了兴致,电话还没挂呢,就在那头喊禾老二说地暖的事了:“他爸,要不咱家也去老三那个小区买一套得了……”

    禾老二都无语了。

    女人啊,你的名字应该叫“说风就是雨”。(未完待续。)

    ps:  难得偷个懒觉的周末,更新迟了,嘤嘤嘤~~~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