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15章 有的等啊有的等
    禾薇哭笑不得,催着他赶紧拿钥匙开门,楼梯口站久了被上下楼的邻居碰到,谁知道会传出什么不好听的话呢。

    偏贺擎东借着胳膊的伤,非要她帮忙从裤兜拿钥匙。

    禾薇真是被他打败了,可看着他那条上着夹板的胳膊,只好帮忙帮到底,不仅拿了钥匙开了门,还进去把客厅的灯打开,然后帮他挤牙膏、搓毛巾,看着他刷了牙、擦了脸,又给接了桶热水提进卧室,让他坐在床沿泡脚。

    “泡完就直接睡吧,水桶挪边上就行了,明天我会过来收拾哒,你伤着胳膊别提进提出的了。还有啊,我看你空调温度设在二十六度,我给调低了,外头那么冷,你开这么高,早上起床容易着凉的,反正被子也不薄,二十二度仅够了……”

    贺擎东听她说完一件接着说另一件,好笑之余,又感觉心头暖融融的,猛地一把将她拉到怀里,来了记绵长的热吻。

    满嘴的清凉薄荷味,吻的禾薇差点忘了他还有伤,直到一声隐忍的闷哼传来,才让她清醒,捂住红肿的嘴,羞赧地逃了:“我回去了,你早点睡。”

    贺擎东听到外头传来关门声,再低头看看裤头下昂立的老二,苦笑地摇摇头。要是再腻歪下去,他还真不敢保证能不能把持住。

    ……

    第二天,禾父禾母吃过早饭启程去禾家埠了,禾曦冬开学了,贺大少估摸着禾家就剩小妮子一个人时,敲门去对面蹭早饭了。

    其实他就算不来,禾薇也打算给他送过去。

    吃了早饭,又盯着他吃了药,然后让他留在自家阳台晒太阳,自己捋袖子开工了。

    对门既是他买下的,那就是他家了,无论今后会不会长住。收拾得干净点看着总归舒服。

    贺擎东起初不同意,搞卫生叫两个钟点工上门不就行了?瞧她细胳膊细腿、小手白又软的,做这种粗活不是平白惹他心疼么。

    禾薇笑着举起手示意他看:“我戴着防水手套呢,伤不到手的。而且钟点工干活哪有自己来得尽心啊。上回我妈找了两个人一块儿去家具厂大扫除,结果工钱付了一大把,那两人干的活还没我妈一个人干的多呢,还不见得有多精细。你这边就拖个地、掸个尘,太阳好把被褥晒一晒。累不到我的。倒是你,别杵这儿了,去我家晒会儿太阳吧,一会儿掸尘的时候很脏的,我戴着口罩,你这样很容易吸入鼻子然后诱发鼻炎的,快走快走……”

    贺擎东听她这么说,只好由她去了。

    说实话,看她全副武装地系着围裙,戴着袖套、手套和口罩。像个田螺姑娘似地在他屋子里哼着歌儿忙前忙后,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好。

    “媳妇儿啊……”

    他满足地喟叹了一声,听她的话折回禾家阳台,刚坐下,手机响了。

    “阿擎你怎么一直不上群?小爷我有喜讯通报,告诉你啊,我媳妇有了,我要做爹了,哈哈哈哈……”

    刚接通,顾绪兴奋的嗓音就从手机那头传过来。

    贺擎东哼了声。酸不溜丢地回道:“你媳妇再不怀上就高龄产妇了。”

    顾绪在打给他之前,已经在A群里显摆过一遍了,被徐海洋几个单身汉围着炮轰了一通,才想起贺家大少许久没露面了。听说去南边出任务了连除夕都没回来。

    而自己这个周家的新女婿,今年这个大年过得可谓是忙碌又充实,陪着媳妇儿到处拜年,不像往年的除夕,因为孤家寡人没人爱,被家里长辈轮着训。今年总算摆脱凄惨的单身生涯了,可不得上A群向单身兄弟们显摆一把啊,这还没显摆完呢,她媳妇诊出怀孕五十天,喜上加喜、福上添福,乐得他差点找不着北。

    “嘿嘿嘿,随你说,随你说,我知道你心里妒忌,我媳妇说嫁我就嫁我,想怀孕就怀孕,你媳妇咧……哦呵呵呵……还得等几年啊我算算,四年?五年?估计够呛,不过不管几年,我儿子到时肯定能给你媳妇当花童了……哦呵呵呵……”

    “哼哼。”贺擎东懒得理他,孩子还在娘肚子里没成型呢,就想当我们家小禾苗的花童了,想得美!

    被顾绪这么刺激了一下,贺擎东的心又开始痒了。

    “顾绪刚刚来电话,说他媳妇怀孕了。”

    禾薇打扫完,提着水桶、毛巾、鸡毛掸以及身上的全副武装从对门回到家,就听到他闷闷的声音。

    “悦乐姐怀孕了?那是好事儿啊。你愁眉苦脸的干啥?哦,是不是想不出送什么好?这个交给我,我以前……”

    禾薇差点漏嘴说她上辈子辅助嫡母筹备过大大小小的节礼,知道洗三、满月该送哪些礼,幸好刹车及时,立马改口:“我会做简单的婴儿衣,回头扯点不上浆的细棉布,给宝宝做几身月子里穿的和尚衣吧,再买几套保护婴儿手脚的手套、脚套。这会儿怀孕,到待产差不多夏末秋初了,正是蚊子最毒的时候,另外再做几个没副作用的驱虫香囊……”

    贺擎东被她逗笑了,他家的小禾苗怎么这么可爱啊,他只是发个牢骚而已,想说顾绪那厮运气怎么那么好,结婚才几个月啊媳妇就怀上了,顺便搂着小妮子趁机揩个油、得她几句安慰,结果小妮子脑子转得快,已经体贴地帮他筹办起新生礼了,听上去还是以他俩的名义一块儿送的。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俩已经不分彼此了?闷闷的情绪立马一扫而空。

    “你也说了待产要到夏末秋初,所以早着呢。而且费那个力气自己做干嘛,商场的婴儿专柜里什么买不到?到时咱俩一块儿去挑。你要真喜欢做小衣,留着下回给咱们自己孩子穿,干啥要便宜狐狸顾啊……”

    禾薇无语,这货真是越来越厚脸皮了。

    看看时候不早了,赶紧把手里的东西提回卫生间,下午还想把家里卫生搞搞呢,不过现在嘛,得赶紧做饭了,她哥这几天中午都要回家吃。就高三一个年级提前补课,学校食堂没开门。

    早上的时候,她去菜场把她娘说好的猪蹄买回来了,洗干净了焯了一道水。打算和黄豆一起焖炖。医嘱里有说,要多补充钙质和蛋白质。黄豆、猪蹄都是好东西,而且也不相冲,于是潜心做起这道菜。

    贺擎东被小妮子嫌碍手碍脚赶出了厨房,摸摸鼻子来到阳台。晒着太阳登陆了许久不曾上去过的A群。

    他刚一冒泡,就被一群死党调侃了。

    “哟哟哟,好难得啊,擎哥竟然冒泡了。”

    “擎哥听说你今年过年又没回家,部队里的任务真这么重啊?我家老头子也想把我丢那儿去,说是让我锻炼锻炼,可看到擎哥这样子,我死活不敢吭声。”

    “你家老头子也太温油了,这事儿还和你商量?我家老头子二话不说就把我丢进去了,半年下来。晒脱一层皮,黑得能和非洲赤佬有的一拼,回家就把我六岁的妹妹给吓哭了……”

    “那是你本身就长得丑,看我们家擎哥,去了多少年了,回头率照样那么高。”

    “这倒是,阿擎当年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草,可惜没参加高考就走了,哭瞎多少美眉的眼,她们可都等着高考结束找阿擎表白呢。”

    “咳咳咳。说到这个,你们还记得刘晗不?当年追着阿擎跑的那个小丫头。阿擎去部队那年,她没参加高考就出国了,年前我听说回来了。还带回个金发碧眼的男朋友,唉哟把她爹妈给气的,扬言要把她赶出家门……”

    “金发碧眼算什么啊,我姑妈家的大表姐,出国留学,结果带回个黑人。咧嘴一笑,就那牙是白的。”

    “找什么样的男朋友都不算个事儿,我们家隔壁那小妞转变才叫大呢,小时候不知多乖巧,文文静静的,什么坏习惯都不沾,我妈天天在我耳边唠叨,长大了把她追来做我媳妇儿,结果大学毕业留了两年洋回来,打扮得像夜|场里坐台的小姐,抽烟、喝酒、玩色子,据说还换过好几个男朋友,啧,把我妈吓得够呛,再也不提让我去追人家的话了……”

    跑题跑到这种程度也真是够了,贺擎东失笑地摇摇头,正想下线,被徐海洋给叫住了。

    “擎哥,小嫂子有没有说以后出国啥的啊?我那女朋友离毕业还有两年呢,天天把留学挂嘴上,我本来还想由她的,去就去呗,又不是没钱供她出去,可听阿宝他们这么一说,我觉得还是算了,咱们又用不着靠媳妇撑场面你说是不是?读那么高干啥呢,我就打算等她满了婚龄,拐去民政局先把证扯了再说……”

    扯证?

    贺擎东心里一动,可随即想到小妮子的实际年龄,立马又熄了心火。

    徐海洋的女朋友只差几个月就满婚龄了,可小妮子还差三年零几个月呢,有的等啊有的等。

    顾绪陪着亲亲老婆吃水果,不时瞅几眼手机,看到群里的讨论话题,笑喷了,这什么神展开啊,从他家老婆怀孕这事儿,一路说说说,直说到国家干啥不把婚龄提前点,这都多少年了,还停留在男二十二岁、女二十岁。照他们说,目前国内人口增长的这么缓,应该把婚龄提前至少两年,成年就允许结婚……噗,这绝壁是贺大少第一个带头抱怨的话题。

    贺擎东借着这个话题发了几句牢骚,下线后走到厨房,见小妮子正在水槽前洗菠菜,走过去用左手搂了搂她,又低头在她颊边蹭了蹭,柔声问:“中午吃什么?”

    “黄豆焖猪蹄、上汤菠菜、肉末豆腐、干锅包菜,另外再加个凉拌木耳,够吃了吧?”

    都是家常菜,但绝对的高蛋白,有助于骨伤恢复。

    禾薇被他蹭得脸颊羞红,挪了挪身子,说:“你退开点啦,撞到胳膊就不好了,还上着夹板呢。”

    贺擎东轻笑了一声,倒是听话地往旁边挪了挪,侧头看她洗菜,顺便倚着流理台,把刚刚和死党唠的话题挑了几则有趣的说给她听。

    至于那些出国留洋一趟就变得不再洁身自好的女生,他略去没提。要变的始终会变,和大环境如何没关系。什么留学太苦、有人在身边分担会轻松很多之类的理由,说到底都是借口。他相信小妮子不是这种说变就变的人,而且有他看护,不会让她有变的机会。

    禾薇边听边笑,说:“你们也太逗了,还想投诉计生委婚龄定的太迟?”

    贺擎东见她笑那么开心,也跟着笑:“难道不是吗?瞧我多可怜,等你满婚龄还得等三年多近四年,要是提前到十八岁,咱俩后年就能扯证了。”

    禾薇囧。

    可她越羞,贺擎东就越想逗她,不时还捏捏她红扑扑的脸颊。

    这感觉,真像新婚夫妻还在蜜月期啊。当然了,未来大舅子中午要是不回来那就更棒了。

    ……

    禾曦冬在饭桌上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可抬头看看左边的妹妹和右边来蹭饭的客人,又觉得挺正常呀,想不通只好埋头吃饭。

    “薇薇你这猪蹄炖的太好吃了,比妈烧的都好吃,以后咱家要是吃猪蹄,都你来做呗。”

    贺擎东闻言,不着痕迹地瞥了未来大舅子一眼,心说这是我媳妇,我宝贝疙瘩,是任由你差遣的小丫鬟吗,做这个做那个的,想的美!想吃自己去找一个啊。

    无奈人是他媳妇的哥、他未来的大舅子,平时讨好都来不及呢,哪敢真刀真枪地说这种话,心里腹诽几句也就算了,不过惦记着要给小妮子多买几支润手膏,下了半天水,手该粗糙了。

    “好吃就多吃几块,我把整只蹄子都炖了,就算爸妈在,也够咱们吃的。也不知爸妈这会儿到了爷奶家没有。你回来之前我打过电话的,说是才下高速,今天绕城上堵了两个多小时……”

    禾薇边说边拿勺子,给贺擎东的碗里添了几勺连汤的黄豆。豆子随猪蹄焖了半天,又软又粉,好吃又营养。(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