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08章 节哀吧,贺少校!
    因为海城这边下雨,航班延误了一个多小时,下机时都快七点了。

    天寒地冻的,谁都想早点回家,于是贺迟风打电话租了一辆商务专车,迎着淅沥沥的雨幕,踏着夜色回了清市。

    “今儿晚了,我们就不多逗留了,改天找时间再聚聚,俩孩子开学前总要再碰个头的。”

    把干闺女一家送到家后,许惠香裹着羽绒服催禾母赶紧进去。

    都正月初九了,照道理不该这么冷了,许是下雨的缘故,晚上的气温骤然又降回到过年前最冷的那几天。

    “行,你们也累了,赶紧回家歇去吧。有啥事电话也好联系的。对了,放假时圆圆的被子有没带回来?没的话,你得给他晒一床,开学了好带去学校,把宿舍那床换过来。一整个寒假都没晒过的被子可不能直接睡。”禾母边说边送许惠香下楼。

    刚下了几个台阶,就见贺迟风领着两个特种兵,人手两三个大旅行袋三步并作两步上到四楼。

    禾母愣了一下,随即朝跟出来的女儿说:“薇薇,你赶紧让你爸收拾两张床出来,被褥啥的妈一会儿来铺。”

    贺迟风知道她误会了,忙说:“大姐,他们不住这儿。”

    “不住这儿?”禾母纳闷地瞥了眼他们仨手里的大包小包,“那这些……”

    “这些是我爸还有岳父、岳母的一点心意。”

    说完,贺迟风率先提着东西进了禾家门,身后两个男人也迅速把东西提了进去。不到一分钟,三人先后折了出来,这下是真的要走了。

    禾母看他们下楼。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要追下去:“那啥,阿香,阿风,这使不得!使不得!我们家都没送什么,怎么能反过来让你们这么破费……”

    许惠香制止了她:“哎呀大姐,你外套都脱了。就别往楼下送了。赶紧进去……薇薇,带你妈进去吧,不然该感冒了。这又不是什么老值钱的东西。看着吓人,其实就是些土特产,你们要是吃不完,分点给左邻右舍。好让他们知道你们去京都玩过了……唉哟老贺在楼下催了,再唠下去他估计要把我丢这儿了。那就先这样,我走了,你们也赶紧进去,拜拜……”

    许惠香飞快地说完。朝娘俩挥挥手,奔下楼去了。

    “这……这也太难为情了。”

    回到屋里,禾母望着一堆突然间冒出来的京都土特产。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禾薇把她娘推进主卧,劝道:“妈。时间不早了,再磨蹭下去,洗漱完八成要十二点了,有什么明天再想也来得及啊。况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干姥姥不是邀请了我和哥暑假去京都参加孟阳大哥的婚礼吗?到时带点我们这儿的土特产去看望他们,不也一样的嘛。既然是人情往来,肯定有来有往啊,除非你不想和干姥姥还有贺爷爷他们来往下去了……”

    “当然不是。”禾母急忙摆手。

    “那不就结了?”禾薇笑着摊摊手。

    “闺女说得对!”禾父听娘俩磨叽老半天,忍不住插嘴道:“他们也是好意,见我们第一次去京都,给我们送点那边的特产。回头我找二哥问问,看能不能再搞到上回那样的蛇酒,有的话多整几坛,你也备点咱们这儿的土特产,等天气暖和点了让老吴跑一趟京都……”

    禾母听着有道理,这才搁下了这桩心事。

    “成吧,那就照你爸说的做。行了,你和你哥也早点睡去吧,别再玩电脑、手机了,当心眼睛近视,特别是你哥……他人咧?别不是又蹲在电脑前起不了身了?禾曦冬!禾曦冬!你听见没有?后天就要开学了,你赶紧给我把心收一收!要是开学后成绩退步了,下回甭想再去哪里哪里玩了……”

    禾曦冬赶紧从书房探出头:“知道了老妈,我看会儿股票就睡。薇薇,热水烧好了你先去洗,洗完喊我啊……”

    兄长如此“孔融让梨”,做妹妹的怎好推却?

    于是,禾薇拿上睡衣浴巾,去卫生间洗漱了。

    禾母见兄妹俩分好了工,也不再多说了。合上卧室门,走到里头的卫生间,见禾父已经洗漱好了,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你倒是动作快,外头那么大一堆的礼,也不见你着急。”

    “这有啥好着急的呀,闺女不是说了吗?人情往来人情往来,有往有来才叫人情嘛。”

    禾父嘿嘿笑道,随即舒展着手臂有感而发:“都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屋,还真的是,你看那大酒店,布置的多好啊,二十四小时的空调,只穿一件羊毛衫有时还嫌热;想泡多久的热水澡都成;那沙发比咱家的漂亮、床的弹力比咱家的好、被子也松软,可再怎么好还是不如自家住着舒服啊……”

    禾母洗漱完出来,禾父还在那儿嘀咕,噗嗤笑道:“我看你就是个享不了福的,儿子掏那么多钱让你住那么好的酒店,你还嫌七嫌八……”

    “嘿嘿……”禾父憨笑了两声,突然一个翻身,把刚上床的禾母压到了身下,“我还漏了一句,住家里还能搂着媳妇一块儿睡,住酒店就只能干听儿子的打呼声了……”

    禾母哭笑不得,在丈夫的腰间拧了一把,难得娇嗔地说:“好歹把灯关掉呀!”

    “这就关……”

    随着“啪”的轻响,主卧的灯熄了,没一会儿,漆黑的房里响起吱呀吱呀的床板晃荡声,在静谧的雨夜,显得尤为和谐又激烈……

    ……

    禾薇洗漱完,披上棉睡衣,擦着湿发从浴室出来,走到书房门口敲敲门,“哥,我好了,你赶紧去洗吧。热水器我已经关掉了。”

    “这就去。”禾曦冬趁妹妹洗澡的工夫已经浏览完股票论坛几个新近置顶的精华帖了,伸了个懒腰从电脑前起身,去睡房拿换洗衣物之前,笑眯眯地捏捏妹妹粉嫩的脸,说:“和你之前说的一样,开年后煤炭股开始走下坡了,幸好我动作快。年前换成了地产股。这会儿形势一片大好。”

    禾薇被她哥吃了一记嫩豆腐,囧囧有神地问:“哥你想好填报什么志愿了吗?金融还是考古?”

    禾曦冬摩挲着下巴,表情挺认真地考虑了一会儿。说:“抓阄呗,抓到哪个算哪个。”

    绝倒!

    这样的答案还要考虑这么久是闹哪样啊!

    禾薇翻了个白眼,转身去厨房倒水喝,懒得理他了。

    禾曦冬笑着跟到厨房。倚在门口看妹妹从橱柜拿出快烧壶接水烧水,说:“多半会选择金融吧。考古反正有师傅。日后就业了,像师傅这样当个业务爱好者也挺好的。薇薇你呢?大学打算读什么专业?”

    这可以说是兄妹俩第一次正儿八经地探讨未来的就业方向。

    禾薇假装考虑了一番,说:“抓阄吧,设计或是古汉语。随便哪个都行。”

    说完,自己先“噗”的一声笑了。

    “好哇!你是故意学哥的吧。”

    禾曦冬用力地揉了揉妹妹的头,见她头发还没全干。皱眉道:“怎么不把头发吹干了再出来?这么冷的天,头皮受凉很容易感冒的。要不要哥去拿吹风机过来给你吹?”

    “不用啦,我喜欢用毛巾慢慢擦干,哥你去洗澡吧,洗完澡早点睡,我倒点水也回房了。”

    “那行,我去把门锁了。”

    “我去锁吧,顺便把垃圾丢门口去。”

    禾薇见厨余垃圾桶里有点垃圾,也不知是今天回来后制造的,还是初三那天走的太匆忙忘记的,总之还是先丢出去的好。

    于是顺了顺半干的头发,把垃圾袋从垃圾桶里拎出来提到门口。

    禾母爱干净,在门口放了个淘汰下来的垃圾桶,专门用来装隔夜垃圾,第二天谁先下楼谁顺手带下去投到小区垃圾房。

    禾薇把垃圾丢进门口的垃圾桶,正要缩回身子锁门,听到对门传来轻微的响动,接着门开了,又接着一道高大的身影映入了她的眼帘。

    “贺、贺士官?”

    贺擎东蹙着眉边接电话边从屋里出来,没料到门外有人,不,确切的说,是对门有人,看到披着头发、裹着棉睡衣一脸呆滞的禾薇,他惊地差点把手机摔出去。回过神的第一反应是赶紧把上着夹板的右胳膊藏起来,可整个人都暴露在昏暗的楼梯灯下了,还怎么藏呀。

    禾薇已经注意到他白乎乎的右胳膊了,定睛一看,竟然是用来固定手臂的石膏夹板,整个人都懵了,“你、你不是说没受伤的吗?你在骗我哦!”

    完了!媳妇儿生气了。

    贺大少的心肝儿颤了颤,当机立断地和手机那头说道:“今儿不碰头了,改到明天,到时我联系你们。”

    然后把手机揣到裤兜,完好无损的左胳膊一捞,准确无误地把小妮子拉到怀里,赶在她抗议之前退后两步闪进屋,“啪”的一声用脚踢上了门。

    “听我解释。”贺擎东揽着她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唯恐她生气,忙要解释。

    禾薇确实有些生气,枉她这么信任他,真以为他是在驻地招待所、过两天回海城,等她开学了两人还能在海城碰个头,她甚至连新年礼物都准备好了。可他咧,明明受着伤、明明就在她家对门,却不告诉她。

    虽然心里清楚,他这么做是不想让她担心,可越是这样,她越觉得心里闷闷的难受。挣了几下想逃开他的怀抱,却听他“嘶”的一声倒抽气,僵着身子不敢再动了。

    “小禾苗、媳妇儿、老婆……”

    贺大少一口一声亲昵的不能更亲昵的称呼,吻了吻她的额,嘴角逸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见小妮子鼓着腮帮子瞪他,贺大少弯了弯嘴角,然后低头在她鼻尖啄了一口,然后把她按在胸膛上,柔声说:“我不是故意想瞒你什么,就是怕你担心。其实没啥事儿,就轻微性骨折,养几天就没事了,其他地方都是完好无损的……不信你摸摸……”

    禾薇哪可能真的去摸啊,之前让他发果照,也纯粹是开玩笑的好吗,信息发出去她就脸红了,哪晓得他会真的发来前后左右多方位的全身照啊,想到这里,没好气地捶了他一下,问:“既然受着伤,那些照片又是怎么来的?”

    “咳,找人ps的。”贺擎东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

    禾薇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贺擎东沉沉低笑了两声。右胳膊不能用力,只好用左胳膊搂她,独臂大侠不美好的滋味在这一刻体现出来了。

    “怎么会受伤的?”

    禾薇挣不开他的铁臂,主要是不敢用力,怕扯到他受伤的胳膊,只好由着他。

    和系统君沟通了几句,觉得他身上佩戴着“加强版”的平安符,照道理是不容易受伤的,可瞧瞧他,每次出去,哪次不是带着这样那样的“英雄勋章”回来的?真不知是干什么去了。

    不过系统君也说了,经它改良后的平安香囊,加诸在上头的能量虽然能循环往复的使用不至于耗竭,但间隔太短了也是没效果的。

    这么说来,他这次的任务和上回一样凶险了,要不然也不会搞到胳膊都断了。这还是在平安香囊的佑护下呢,要是没它,岂不是更严重?

    而被问及这个问题的贺大少,耳朵根升起一抹红晕。

    本想回避不答的,可又怕小妮子生气。之前那笔帐她还留着没清算呢,要是再记一笔,数罪并罚给他判个重刑,譬如罚他几个月不许抱她、亲她之类的,他可受不了,只好老老实实答道:“其实已经完成任务做好交接了,去取私人物品的时候,被当地一个惯偷撞了一下,把我那支手机给撞飞到了海里,气得我和他打了一架。要不是手机丢了,我也不至于那么久都不和你联系……”

    “那人很厉害?”禾薇转过头看他,怎么看都不像是连个小偷都打不过的人啊。

    “没有。”贺擎东的脸色有些不自然,“我那胳膊是擒住他之后,不小心撞上椰子树才……”

    禾薇扶额,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差。

    拍拍他的左胳膊,节哀吧,同志!(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