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04章 坦白从宽
    禾薇也吃得满心感慨。

    满汉全席啊,上上辈子只听过没见过;上辈子跟着便宜爹赴宫宴时倒是见过几回,可惜那会儿没胆子放开肚皮猛吃,每上一道菜,都只能象征性地尝一点儿,然后就由着宫女撤下去换另一道菜了。

    今儿托她干爹干妈的福,可算是把前朝的宫廷盛宴饱食了一顿。

    佛跳墙上来后,禾薇握着勺子小心烫嘴地喝了口几乎能鲜掉舌头的汤汁,满足地眯起眼。

    贺老爷子见她似乎很喜欢这道菜,乐呵呵地说:“满汉全席想经常吃有点犯难,佛跳墙还不容易?家里食材齐全着呢,你要喜欢,晚上回家住去,明儿中午就让厨子给你整这道菜咋样?别说,咱家那厨子的手艺,真不比大饭店做出来的差……”

    “嗯哼”

    贺迟风清了两下嗓子提醒老爷子。

    都吃到最后关头了,可别一时抽风出什么岔子啊。

    老爷子见状,只觉得肝儿又疼了。

    妈蛋老子说几句话都要打断,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

    饭后,贺老爷子被警卫员接回贺宅休息去了。

    禾薇一家也被贺迟风开车送回了酒店。

    “晚上要去看首映礼,下午就不安排活动了。”许惠香跟着下车,把禾家四口送进酒店大堂,“好好歇个午觉,养足精神,四点光景我们过来,晚饭不跑外面吃了,就在楼下的自助餐厅吃一点,吃完出发去华星剧院。”

    “成成成”禾母一个劲地点头,见贺迟风和圆圆还在车上等着,不让许惠香送了,说:“你们一家跟着我们玩这玩那的,这两天也累了,回去好好歇歇。晚饭哪里吃都行,不过今晚无论如何得我们请。总不能老让你们破费。”

    说完,不由分说推着许惠香上了车,摆手催他们回去了。

    一家四口等电梯的时候,禾薇接到了蒋佑铭的电话。问她有没有来京都。

    禾薇弯了弯笑眉,开心地说:“来了,我和爸妈还有哥哥一块儿来的,已经玩好几天了,还和干妈一家约好晚上去看《绣春》的首映礼。”

    “来了都不和我说一声。当不当我是朋友啊。”蒋佑铭佯装恼怒道:“害我纠结半天要不要给你打这通电话。打了怕你没来京都,觉得我是来催的,没打又不甘心。”

    禾薇嘿嘿笑了两声,讨好地说:“我这不是怕蒋导您在忙嘛。今晚就要首映礼了,年初这几天肯定有很多事要准备。”

    这话听着像是借口,却也戳中了事实。

    蒋佑铭这几天确实很忙,忙到几乎没有睡觉的时间。

    “算你有理。”蒋佑铭说着,扫了眼腕上的手表,午休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了,下午他还有很多事要做。得去取礼服做造型,回来还要再开个碰头会,强调一番首映礼上的公关事宜,实在拖不起,于是对禾薇说:“我先去忙了,一会儿剧院见。对了,我听罗松说你拿的兑换券都是观众席的,干嘛不坐嘉宾席来?又不是席位不够……”

    “别”禾薇忙拒绝:“我觉得观众席挺好的,我这边好几个家人朋友呢,还是不分开了。不过有机会的话我会去嘉宾席看你们哒。”

    蒋佑铭见她执意如此。也就不提换席位的事了。

    挂了电话,禾曦冬拿胳膊肘碰碰妹妹:“薇薇,这人谁啊?什么导演嘉宾的?你认识娱乐圈的人啊?对了,你还没说谁给你的首映礼入场券呢……”

    对哦。她还没和家人说这个事呢。

    可一想到她娘对那个圈子的反感,担心说了之后她娘会不会闹情绪说不去首映礼了啊。

    见妹妹表情古怪,禾曦冬更好奇了。

    一出电梯,揽着妹妹将她带到楼层的公用露台,避开爹妈问:“来来来,告诉哥。到底认识了何方大能,竟送你这么难得的入场券,还一送这么多……”

    除了好奇,还有担心,宝贝妹妹性子单纯,万一被人骗了可咋整?

    禾薇想了想,决定对兄长和盘托出,于是从毓绣阁学刺绣说起,一路说到周悦乐说到日国刺绣交流会说到刺绣专题,最后,说到了被蒋佑铭发掘邀她客串出演少年穆秀春一事。

    总之,除了在日国遭遇绑架的那段以及贺士官从中所起的作用没提,其他都如实交代了。

    禾曦冬听得整个人都晕乎了。

    神马她妹妹不声不响的,竟然跟着人去日国参加了一场国际性的刺绣交流会?还被拍成了一部专题片?

    神马那部近期在微博上热得不能再热的新春大片《绣春》,里头的少年穆秀春竟是她妹妹演的?

    神马刚刚给他妹妹打电话的正是《绣春》的导演蒋佑铭?

    神马……

    “哥?”禾薇伸出食指,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兄长的胳膊,“你没事吧?”

    “没事……”才怪

    禾曦冬拍了拍后脑勺,回过神问妹妹:“这些事爸妈知道不?”

    “还没和他们说呢。”禾薇担心的就是这个,“不知道怎么和他们说。其实都是偶然啦,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你胆子可真大”禾曦冬睨了妹妹一眼,说:“那个周什么的,邀你一块儿去日国,你就真的跟了去了?那个姓蒋的,邀你去客串,你也真的去拍戏了,就不怕半途出状况啊,你都还没成年呢……”

    禾薇干笑了两声。

    可不是么,胆子大到都去绑匪窝溜一圈了。

    禾曦冬还在喋喋不休地念叨:“……对了你出国护照谁给办的?都不用拿户口本去的哦?”

    禾薇小声回道:“周家好像挺有权势的,说了一声,没两天就给办下来了……”

    “啧”

    禾曦冬真不知该说她什么好了,用力地揉了揉妹妹的脑袋。

    踩着狗屎运都不见得有她这么顺当的,从毓绣阁的小学徒,到新春大片的客串演员,这才多久?换做其他同龄女生,怕是早在家里宣传一遍又一遍了吧?就连自己,听说少年穆秀春的扮演者是她,都兴奋地想嗷叫几声以示激动呢。可身为当事人的妹妹,竟然淡定如斯。

    “啧”

    禾曦冬忍不住又啧叹了一声。

    “哎呀哥,你别这么看着我了,赶紧给出个主意呗。到底要不要告诉爸妈啦。”

    “告诉我们啥?”

    禾母见闺女半天不进来,出来寻她,不是说要睡个午觉吗?再不睡要来不及了。

    结果在露台门口听到儿子闺女背着她和老禾在说什么悄悄话,瞧俩人的模样还挺严肃,不由担心地问:“你俩出啥事了?还是说。背着我和你们爸做什么坏事儿了?”

    兄妹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得坦白从宽吧

    回到房间,禾曦冬跑去隔壁喊来了老爹,横竖要说,让爹妈一并听得了。

    “什么”

    不出兄妹俩所料,爹妈两个大致听完,惊愕地下巴都要掉了。

    “到底咋回事儿啊?我怎么听到后面都糊涂了?老禾,你听懂了吗?”禾母眨巴了几下眼,茫然地扭头问老伴。

    禾父挠挠头:“像是听懂了,是不是说。今晚要去看的那什么礼的电影,里头有咱闺女的戏份?”

    “对”禾曦冬拍拍他爹的肩,笑眯眯地说:“就是爸理解的这样。”

    他已经从起初的震惊忧心中彻底回神了,余下的感受是与有荣焉,她妹妹竟然拍上电影了,而且还曾去日国亮过相以她为主角的专题片都播遍七大洲五大洋了……

    禾母却没儿子想的那么乐观,一把扯过女儿,拽着她在床沿坐下,严肃地问:“薇薇,你老实告诉妈。你真的决定以后走这条路了?你别不是学禾美琴吧?看她拍戏很羡慕?可你看看她现在那样儿,被人捅了刀子,差点连小命都不保了……”

    “哎呀妈”禾薇哭笑不得,却也知道她娘是在担心她。于是不厌其烦地解释道:“我不是说了吗,纯粹是帮忙,要不是师傅出面拜托我,我肯定不会拍的。”

    “真的不是你自己想拍?”禾母不甚放心地追问,接着皱皱眉说:“我知道禾美琴拍戏的事,让你们这些年纪的小姑娘都心动了一把。你二伯娘和我说,村里镇上好多姑娘都跑去读禾美琴那个专业,都不知道这些丫头片子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妈我保证不是你想的那样。”禾薇竖起右手掌,向她娘保证:“我真的只是帮忙,绝对没有往娱乐圈发展的念头,你和爸只管放心好了。”

    “真的?”

    “真的啦”

    得到女儿的保证,禾母松了口气,然后和禾父两个一块儿围着禾曦冬从隔壁房间拿过来的掌上电脑,看起刚刚从网上下载的那部刺绣专题片以及《绣春》的预告片。

    “哟,我们家薇薇还挺上镜。”

    “那是也不看看这是谁家的闺女”

    “难怪那个导演会找她拍戏了,我瞧着都喜欢,唉哟你看,这少年穆秀春拍的真好,连我不看电影的,都想奔去电影院看了……”

    “那你还反对她拍戏?”

    “你懂什么那什么娱乐圈的,乱着呢,你闺女那性子进去了只有挨欺负的份。瞧着好看我在家天天看不就得了,干啥要让外人看去呀……”

    “……”

    禾薇伸手抚了抚胸。艾玛她娘的画风转变得太快,让她的小心脏都有点接受不能了。

    几分钟前还在严肃认真地反对她拍戏,这会儿就已经一边倒地赞扬她拍的好拍得妙拍得呱呱叫了。难不成更年期的妇女都这样?

    ……

    专题片和预告片,加起来就一个小时,看完还能再歇个午觉。

    于是,禾母撵走了父子俩,拉着洗完脸的女儿,和衣躺在床上,趁瞌睡还没来之前,逮着女儿又唠叨起来:

    “说真的,妈就希望你这一辈子稳稳当当的,反正咱家现在条件也好了,找个稳妥的工作,然后找个好对象结婚生孩子,犯不着进那个圈子……妈倒不是瞧不起那些做演员的,可你这性子,妈实在不放心……”

    禾薇面朝她娘侧躺着,嗓音柔柔地说:“妈我知道的。你放心吧,我肯定不做这一行。”

    “那你想过做哪行了?其实像毓绣阁老板娘那样,在大学里当个老师最好了,不过你也说了,她是从国外读了研究生回来的,估计只有出国深造过的才能留在大学里当教授。哎呀当不了大学老师,去中学里教书也成啊,小学老师吧,你付姨说现在的小学老师也挺吃香,可惜刚进去那几年都得从一年级开始带,七八岁的熊孩子,你这性子估计吃不消……”

    禾薇噗嗤笑道:“妈你想得也太远了,我这才高一呢。”

    禾母瞪她一眼,道:“高一咋了?离高考也就一晃眼的工夫,高考完了填志愿不得考虑日后的从业方向啊。再说了,高中不好好努力,你以为想从事哪行都能由着你选啊,还不是想督促你好好学习,好点儿的师范大学,分数也不低呢。你们班主任开家长会时说过,高中三年最关键的不是高三,而是高一高二,你现在要是不重视,等上了高三,想再努力还得看时间来不来得及……”

    “是是是,我这就考虑从业方向,考虑好了我就奔着这方向努力。妈你别操心了,反正我保证不读美琴姐那个专业,大学毕业后就留在妈身边,上班了也回家住,天天不离妈的视线……”

    禾母被逗笑了,想板着个脸孔都不行,最后,摆摆手说:“行了,再唠下去,午觉甭睡了。妈信你还不成么。”

    娘俩这才不再说话,也不管睡不睡得着,闭上眼养会儿精神也好,免得在首映礼上犯困。

    自从得知闺女在今晚首映的这部电影里也有几个镜头之后,禾家人,除禾薇之外,对即将到来的首映礼有着远胜于之前的勃勃兴致。

    如果说之前只是单纯好奇,是抱着从没参加过所以想趁此机会见见世面的心态,那么现在,则是完全站在演员家属一方骄傲且与有荣焉的出席了。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