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03章 贺大少的果照
    虽然身在千里之外,可还是感觉到了来自小妮子的浓浓的关心。

    贺大少的嘴角翘起一抹弧度。

    心情大好地正想噼里啪啦编辑一段甜言蜜语哄媳妇儿,独臂大侠怎么了?右手动不了怎么了?本少爷单光左手,也能啪啪啪打出一长段字好伐。

    正要付诸行动,小妮子的信息又进来了,贺大少顺势点开,这一看,傻眼。

    “拍个照片给我看。全身照,打赤膊。”

    这是什么鬼!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收到一条:“正面、背面都要。长裤也要脱。”

    “……”

    贺大少难得红了脸,随即头疼地扶额,这关卡可怎么过?女人太聪明有时也让人好犯难啊。

    一面虚与委蛇地回了条:“好嘞!容老公洗个澡,喷喷香地给你来一张。”

    一面发动左右脑想哪里有现成的果身照。

    全果的是用不着抱希望了,从小到大还没拍过这么大尺度的。

    至于半果的,贺大少犀眼一眯,想起去年秋天的时候,队里组织篮球赛,他上去打了半场,下来后因为出了一身汗,索性把t恤给脱了,军裤裤腿卷到了膝盖处,瞧着像是刚下田回来,被负责写通讯稿的王宁波前后左右拍了好几张……

    贺擎东“啪”的一拍大腿,拿起对公的手机,翻找起王宁波的联络号,找到后,懒得发信息了,直接一个电话拨过去,开门见山地说:“把去年秋天拍的那几张照片统统发到我邮箱。”

    “贺、贺少校?”对方不可置信地愣了一下。试探性地问:“您指的是篮球赛时拍的那几张哦?”

    “知道还那么多废话!”贺大少心急如焚地催道:“快点发,我有急用!”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光有照片还不行啊,背景对不上啊。哪有人大正月地果着个上身、走在落叶飘飘的篮球场边上的?

    “你有啥法子,能让照片的背景换成室内的?还有这裤子,最好也给弄没了。”

    自己没这方面的能耐,只好找人帮忙。至于找谁,现成的人选不是摆着么?

    王宁波可是他们队里最出色的电脑应用专家。相信这点小事还难不倒他。

    王宁波虽不知贺少校打算拿这几张照片做什么用。但既然人问了,肯定得尽心尽力帮忙啊。

    贺少校谁啊,平时想套点近乎人还不稀搭理你呢。如今主动打来电话求帮忙,故作矜持装为难那绝壁是脑子秀逗了。别说这真的只是费点工夫的小忙,要他大冬天的到室外打赤膊他都不带考虑一下的。二话不说拍胸脯应承:“没问题!”

    于是,没几分钟之后。贺擎东收到了王宁波发来的经过ps之后的照片。

    照片上的室外背景换成了室内的,卷到膝盖的军裤p成了洁白的浴巾。

    “您看这样可以吗?还需不需要再修改?”

    王宁波把p好的照片发到贺擎东的私人邮箱后。屁颠屁颠打来电话提供后续服务。

    贺擎东耳边夹了个手机,唯一好用的左手略显僵硬地挪动鼠标点开邮箱里刚收到的照片,正面、背面、甚至连侧面照都有,觉得挺满意。回道:“这就行了,这次麻烦你了,等我归队了请你吃饭。”

    王宁波受宠若惊地忙摆手。随即想到摆手人家哪看得见呀,忙说:“不用不用。举手之劳而已,能帮到少校是我的荣幸。”

    “你的举手之劳对我来说很重要,这顿饭一定要请。”贺擎东不由分说,敲定了归队后请吃饭的事,就结束了通话。

    主要是还惦记着小妮子的要求,得赶紧把照片给人发过去不是。

    于是把邮箱里的照片拖到手机本地,再用手机发送照片成功,这才吁了口气。伸手一抹,脸上都是个汗,紧张热出来的。

    禾薇洗好澡出来,她娘和昨晚一样,已经打着轻呼睡着了,她把灯光调暗后,坐在梳妆台前,边擦湿发边看手机。

    “噗——咳咳咳——”

    新收到的彩信一点开,被口水呛得差点停不下来。

    “薇薇?”禾母睡得正迷糊,听到闺女惊天动地的咳嗽声,强撑着睁开眼,“咋了这是?喝水呛到了?”

    “吵醒你了妈?咳,我没事啦,你赶紧睡吧。”禾薇不知是呛的,还是被照片羞的,总之,整个人这会儿从脸到脚底心,都像火在烧一样,既红又烫,生怕她娘瞧出端倪,忙压着喉咙口痒得还想再咳几声的臊意,柔声安抚道。

    “妈困得不行,先睡了,你也赶紧睡,睡前别喝太多水……”

    禾母见女儿停止咳嗽了,眼皮也真的撑不住了,挥挥手,抱着被子继续呼呼睡了起来。

    等床上传来她娘绵长的呼吸音,禾薇长呼出一口气,开始找某人算账了。

    “干嘛发这种照片来啦?”

    你说打赤膊就打赤膊吧,身上干啥还沾着水汽?再加上腰间围着的白色浴巾,明显是刚洗完澡出来的,这比她要求的正面照、背面照让人浮想联翩多了。

    说到背面照,禾薇狐疑地盯着照片多看了几眼,当然,看的时候羞涩地避开男人的身体,而是看他所处的背景,这到底是在哪儿啊?

    贺擎东从她发来的问句里放佛听出小妮子嘟着嘴唇肉的娇嗔,莞尔一笑,回复道:“电话聊?”

    禾薇考虑了一下,拒绝了这个要求。

    “我妈睡下了,我怕吵醒她。”

    “嗯,那就这样聊。”

    贺大少换了个姿势,可毕竟上着夹板,怎么换都不舒坦,最后,只好将两条长腿搁在茶几上。手机搁在膝盖上,费力地用左手码字。

    “你这是在海城的公寓?还是在部队?谁给你拍的背面照啊?”

    禾薇盯着照片看了半天,也没认出他这到底是在哪儿拍的,索性不猜了,直接发短信问。

    贺大少看得心里一咯噔,大漏洞啊有木有!

    天知道王宁波给他p的背景到底是哪家的室内。

    幸好她直接问了,没有拐弯抹角地问自己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要不然自己为了表忠心。指定回答一个人,到时可怎么圆这个谎啊。

    这么一想,贺大少心里别提多熨帖了。瞧他媳妇儿多信任自己。有什么事直接发问、绝不东忖西想兼怀疑。这么好的姑娘,绝对是他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换来的。

    禾薇听他说是队友拍的,这会儿还在驻地招待所,过两天就能回海城休假了。总算放下了心头大石。

    他回来了,没受伤。很快就会有休假,等她回去就能见上面……

    这天晚上,她几乎是带着微笑甜甜入睡的。

    贺擎东平安归来,让禾薇接下来几天都心情愉快。玩什么都很开心,也因此,被圆圆童鞋偷拍了不少笑意盈盈的照片。通过彩信发到了贺大少的手机里。

    一个玩得愉快满足,一个看得心满意足。

    一晃。到年初六了。

    首映礼要晚上才举行,所以白天还是安排了游玩项目。

    因为前一天去爬了八达岭,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点腿酸,剩下初七、八两天,还打算选一天去游香山呢,所以初六这天权当休息了,不想逛太累人的景点,于是许惠香安排了上午参观前朝王府和京大、华大两所高等学府。

    对其他人来说,这两所学府或许是京都的景点之一,可对禾父禾母来说具有不同的意义:自家儿女这么出色,保不齐日后要来这里读书的,所以提前参观一下很有必要。

    参观完也到中午了,贺迟风做东设宴。请客地点不是普通的饭馆、酒店,而是一家走高端线路的私房菜馆。

    据说这家私菜馆在京都一带的吃货圈、饕餮圈那是相当滴有名,请人吃饭上这里,比上京都最顶级的五星大饭店还要有面子。当然,价格也贵的离谱就是了。

    贺老爷子也总算熬到出场了。

    他在家等的都快发霉了。

    自从退休后,每年正月都是千篇一律的活动,要不是他担心体力不济、拖人后腿,都想跟着小儿子一家出来陪未来亲家游京都了。

    “爸,吃饭就吃饭,别的就不要多说了,你也不想把薇薇她父母吓回清市去吧?”

    贺迟风安顿好众人、点好菜,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出来接老爷子,顺道提醒他几句,免得他口没遮拦的,当着禾家人的面,大侃特侃起两个小辈的婚事来了。

    要真被老爷子说漏嘴,对现在的禾家来说,可不是个高兴事,说不定日后会躲着他们贺家。这不是给大侄子制造难题嘛。

    贺老爷子没好气地吹吹胡子,酸不溜丢地说:“我可是听圆圆说你丈人老头请他们上门吃饭了,他们能请,我为啥不能请?”

    因为他们不会动不动就跑左邻右舍瞎显摆。

    贺迟风摸摸鼻子,跟着老爷子往里走。

    耳边继续忍受老爷子的牢骚荼毒:“……要不是许家那个大个儿有对象了,我都要怀疑许老头想撬我们老贺家的墙角了,明明是我大孙子相中的姑娘,他倒好,巴巴地请去家里献殷勤,他凭啥呀……”

    贺迟风见老头儿越说越不像话,轻咳了一声,说:“爸,差不多点就行了。快到包厢了,你收收火气吧,没得吓坏了我干闺女。”

    贺老爷子朝他直瞪眼,大有一副还没完的架势。可真到了包厢门前,他自动自发地把火给熄了。

    其实吧,老爷子瞧着脾气火爆,却也不是没心眼的人。老战友那里之所以什么话都说,那是因为信得过。若是连过命的交情跟前,说句话都要考虑再三,那人活着还有啥意思?

    可到了不熟悉的人跟前,老爷子绝对的高贵冷艳。

    嫌老子不会说话是吧?行!那老子就不说,老子态度如何,让你们猜去!回头谁的话要是听着不顺耳,嘴上不说,暗地里绝对给你穿小鞋。

    是以,贺老爷子从权位上退下来的这些年,依旧没人敢小瞧他,更不敢得罪他。谁都害怕不知不觉间被人穿小鞋啊。

    这么一来,老爷子的脾气随着年龄越发见长,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越老越像个孩子,一不如意就耍性子、一高兴就嘴上跑马,想说什么说什么。

    贺迟风最担心的就是这点。

    这要是被禾家人晓得自家大侄子对他们家宝贝闺女有不纯洁的想法,甚至已经付诸行动,别说老贺家从此不受待见,自己一家还能不能愉快地做干亲那都是个未知数。

    任谁家的爹妈,都不舍得闺女还在读高中、还没成年,就被男人猎到怀里当媳妇儿的吧?

    别看禾家俩口子,一个少言寡语、一个温顺腼腆,可一旦犯起倔,这类人最容易和你拼命了。

    可拦着老爷子不让见面也说不过去。

    毕竟过去两年,两家都有节礼往来,去年养秋膘那会儿,禾家还给老爷子送过一坛蛇酒,于情于理,都该请他们吃顿饭。这也是变相为大侄子日后求娶人家闺女打基础不是?

    所以贺迟风提前一天通知警卫员小李,让他按时送老爷子过来吃饭。

    还真的就是让他吃饭,稍微多唠几句,贺老爷子就能接收到来自小儿子的眼色,怕他说多了一不小心漏嘴。真是……气得肝儿疼。

    禾薇一家倒是吃得很嗨皮。

    都是以前没吃过的美食料理。个别佳肴,甚至连食材原本长什么样儿的都不知道。

    “这一顿吃下来不便宜吧?”禾母悄声问身旁的许惠香,语气里满是肉痛。

    虽说点菜单上没有明码标价,可禾母也不是傻子,好多食材她虽然很少买来给家人吃,但价格还是知道的,都是贵的要死的。

    所以这一桌子叫什么满汉全席的,吃的是痛快,可兜里的钞票流失的也相当痛快。

    “干啥点这么多菜呢?还都是这么贵的,点个一两道让我们开开眼界、尝尝鲜就够知足的了,不带这么浪费钱的……”

    许惠香笑着安抚道:“我们家老贺托你们家的福,投资成功,过两年家具厂一拆迁,咱家也能捞个土豪家庭当当了。所以老早就想着请你们吃顿饭了,可年前两家都忙,好不容易来了京都,当然要好好招待了。你就别瞎想了,反正带的钱够付,只管放心大胆地吃吧,啊!”(未完待续)

    ps:俺很荣幸,这个月30日晚上7点30上名家访谈,但好怕到时冷场,所以在这里先弱弱地预订点人气~下周五晚上七点半,有空的亲们能来捧个场吗?(づ ̄3 ̄)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