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01章 贺士官哪儿去了
    “再像上回那样的,咱们就搬家,换个环境更好、面积更大的。”禾薇笑着安抚她娘。

    禾母没好气地白她一眼:“你道我们家钱多的没地方花啊,想搬家就搬家……我和你们两兄妹说啊,余下的那点存款,无论如何都不能瞎用了。冬子六月份高考了,上大学得花不少钱,薇薇也是,虽然高中三年免了学杂费,可上大学就没那么好了,我打听过了,即使是保送,也是要自己出学杂费的……”

    一提到钱,禾母又肉疼上了,走了几步,犹豫地说:“要不还是别去了,一家子跑那么远的路就为玩几天,得花多少钱啊……”

    “唉哟妈——”

    兄妹俩无语了,都这时候了还反悔?不由分说拖上禾母往外走。

    “妈,不止今年,以后咱家每年都出去玩一趟,争取在有生之年把国内有名的景点全玩遍,完了还去国外玩……”

    禾曦冬头一点,赞同妹妹的观点:“对!”

    “对你个头啊!”禾母哭笑不得地赏了儿子一记手栗子,“有你们这么大手大脚的么……行行行,妈不罗嗦了,今年就去玩一趟,以后要出门,必须先和我们大人说。”

    “yesmadam!”

    ……

    年初三这天,贺迟风一家三口没出门,在贺宅陪老爷子吃过午饭,落地钟刚敲响一点报时,许惠香就催着老公发动车子,准备出发去机场接人了。

    贺老爷子捧着茶碗好奇地问:“去接谁啊?我听小李说你昨儿个下午借来了一辆小面包,是清市那边的朋友来京都玩要你作陪?”

    “是她干闺女一家。”贺迟风朝妻子努努嘴。

    贺老爷子一时没反应过来,随意地点了几下头:“哦……不对!惠香的干闺女不就是你阿擎的小媳妇吗?你说她和她家人上京都玩?哎呀呀这么要紧的事,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告诉你干嘛?让你热情地邀请人上门来做客?用什么理由?直接说是招待大孙子的未来丈母娘家?确定不会把人吓跑?

    贺迟风在心里暗翻了个白眼。掸掸裤腿上的尘屑,起身说:“又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来旅游的,顺便看场首映礼,你想请人家吃饭也不是不行,我做东,在他们下榻的酒店附近。但想邀人上门就算了。省得他们还得花心思给您备礼。”

    “外头的饭菜哪有家里做的好吃啊……”老爷子不服气地咕哝。

    他一听大孙子的未来丈母一家来京都玩,第一反应就是请人上门吃顿饭,好好招待招待他们。顺便问问上回那蛇酒还有没有。有的话再帮他搞一坛,钱他出,他们只需提供路子就行。

    他自从喝了那蛇酒,浑身有劲多了。家庭医生上门来给他做例行检查。都说他今年的气血比往年旺好多。这么好的东西,哪舍得分给隔壁那几个老不死的。宁可掏钱帮他们买一坛。

    哪知还未出口就被小儿子驳回了,气得直吹胡子,不死心地提议:“事先叮嘱他们别备礼不就成了?既然来了,怎么好不上门坐坐?”

    “坐坐?坐的时候老二、老三家上门了怎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两个嫂子的嘴巴有多厉害。别到时把人吓跑了,看你怎么向你大孙子交代……”

    “成成成,外头请就外头请。总之要安排见上一面。不然传出去,会说我们老贺家没家教、没礼数……”

    贺迟风似笑非笑地睇了老爷子一眼。

    啧!倒是越活越长心眼了。搁以往。哪管那么多啊。别人要真碎嘴说他们老贺家没家教、没礼数,他绝对第一个跳出来辩驳“咋地了?老子泥腿子出身,就这点家教、礼数,你有意见?”好吗。

    ……

    下午五点半,禾薇一家坐上了贺迟风开来的十一座金杯商务车,宽敞的车内空间,让众人舒了口气。

    “车里暖和,帽子、围巾拿下来,免得一会儿下车了着凉。”许惠香和禾母坐一排,转头提醒后排的禾薇。

    “不会着凉的,姐他们订的文华大酒店我去过,是挂牌四星的,车子可以直接开到大堂门口,可方便了,而且一下车就是大堂,吹不着冷风。”圆圆举起手机,给他老妈看文华大酒店的介绍。

    许惠香不感兴趣地拍开儿子的手,扭头拉着禾母说:“依我说,干啥订酒店呢,我妈那边的空房间多的是,哪怕一人一间都够住,白白浪费这个钱……”

    禾母笑笑。

    许家邀请那是许家客气,自己可不能真的舔着脸照做。要是就闺女一个,住了也就住了,不管怎样都比住外头安全。可现在是一家四口,难不成这么多天都吃住在人家里啊。禾母宁可回家后省吃俭用,也不会在这个事上抠门。

    于是对许惠香说:“我和老禾年轻的时候没住过招待所,如今也没住过什么高档酒店,这趟出来玩,冬子和薇薇说了,让我俩好好感受一下什么酒店文化,嘿,你说我们两个大老粗,还感受什么文化,说出去还不笑死人……”

    许惠香也笑道:“这话也没错,现在的酒店,设计的的确是越来越具人性化了,就那么一幢楼里,餐饮、购物、休闲,统统都具备,哪怕你几天不出门,窝酒店里也绝不会嫌无聊……”

    “是吗?那我一定好好瞧瞧,回去了好和左邻右舍说说……哎呀我这心啊,激动一天了还没缓下来,在飞机上的时候,我是连眼睛都不敢眨,生怕是做梦呢,窗外的白云厚厚实实的,简直就像家里新弹的棉絮……老禾同志居然在睡觉,你说他这人心大不大?第一次坐飞机,竟然能睡得着……”

    被点到名的禾父,羞赧地挠了挠头,对正在开车的贺迟风说:“咳。今天起太早了,没上飞机前是挺激动的,上去之后,还没起飞呢就犯困了……”

    “哈哈哈……”

    ……

    到了预先订好的文华大酒店,许惠香晓得禾家四口今天是累坏了,一大清早的从禾家埠赶到清市、再从清市赶到机场,然后又坐了两个半小时的飞机。中间几乎都不带停歇的。所以没有安排别的行程,晚饭也没出去吃,就在酒店二楼的中餐厅。要了个中包厢,点了几道京都这边的特色菜,简单地为禾家接了风。

    反正接下来几天,天天都要聚一块儿吃。哪天精神好了订一桌好酒好菜,畅怀喝一盅。犯不着非得今天。两家都这么熟了,没人介意这个。

    吃过晚饭,贺家仨口送禾薇一家上楼进了房间,没待多久就告辞了。嘱咐禾薇他们早点睡。因为禾曦冬订的是含早餐的标间,约好明日早上九点来接他们出去玩。

    等贺家仨口离开后,禾家也开始了晚间的洗漱。

    两个双标间。母女俩住一间,父子俩住一间。两间挨一块儿,贴隔壁,有什么事窜个门很方便。

    禾家四口里里外外检查兼欣赏了一通,道过晚安,满意地关上门歇下了。

    禾薇原以为凭她娘今天的激动劲,兴许会失眠,谁料等她洗好澡、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卫生间出来,先洗好澡的禾母已经抱着松软的羽绒被呼呼睡着了。

    看来是真的累着了。

    禾薇失笑地替她娘掖了掖被角,然后将空调室温调到最适合睡眠的23c,关掉了明亮的房间大灯、改开了她床边的小夜灯以及梳妆台前的照明灯,然后坐在梳妆台前边擦头发边刷手机。

    先是给她干妈发短信,告知自己一家已经歇下了,让干妈也早点睡,明儿还要一块儿出去玩呢,可不能累倒了。

    然后是和圆圆童鞋通口风,问他有没有贺士官的消息。那家伙打从她回禾家埠过年之后,就没联络上过了,给他发短信他也没回,也不知回来没有。

    结果圆圆也说没他的消息,禾薇不禁有些担心了。

    一想他还在外面执行任务,不止流汗还可能流血,自己却好吃好喝地过了个安康大年完了还来京都旅游,禾薇就感到胸口有些惴惴的疼。

    “姐,你别担心啦,老大肯定是身边不能带手机,他以前和我说过哒,有些任务比较特殊,到了目的地得把手机寄存起来,任务期间,即使闲得发霉,也不得和外界联络……”

    圆圆童鞋很信任他老大,而且自认第六感很准,继续十指翻飞地给禾薇发短信说:“我有预感,老大很快就要回来了,所以姐你别想太多啦,快点睡吧,女人不是要睡美容觉才能保持肌肤水嫩的吗?我老妈已经睡得不省人事了……”

    禾薇:“……”

    不省人事这个成语,用在这里真的合适吗?

    不过圆圆说的也没错,出任务的时候,谁还时时关注手机啊,多半是在忙吧,要不然也不会过年都回不了家了。

    这么一想,禾薇提到嗓子口的心总算又落回了原处。

    等头发干了,她关掉照明灯,只留了一盏走廊上的小夜灯,躺到了床上,左手握着胸口那枚串着铂金戒指的血珀吊坠,右手握着左手腕上的黑珍珠手链,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早上,贺迟风一家如约来到文华大酒店。

    “昨晚上睡得好吗?”许惠香摸摸干闺女的丸子头,笑着对禾母说:“我爸妈知道你们来了京都,连怪我不邀你们上家里住,说是浪费钱,吃住还未必舒服。我和他们说了,你们想感受一下酒店文化,结果你猜我妈说了什么?”

    “什么?”禾母好奇地问。

    禾薇也歪着脑袋,想听听她干姥姥到底说了什么,让她干娘这么忍俊不禁。

    “我妈说宣传那什么酒店文化的,肯定是酒店自己,为了赚钱想出来的吸金大招,恨不得你们个个都上酒店去住才好……”

    禾母听得也笑了,说:“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我们这些大老粗,哪懂什么文化呀,听着诱人就照做了,没准儿就是人家搞的噱头,吸引我们来住呢。不过以前没住过,这回住了回去还能和人吹吹牛皮……”

    言外之意,是不打算退房搬去许家住了。

    许惠香叹了口气,佯嗔地睨了禾母一眼:“你呀!就是这么见外!”

    禾母笑笑,说:“要是一晚两晚的,我们也就不推辞了,可冬子订了初九的机票,连住七个晚上呢,你娘家那边正月里来来往往的客人指定不会少,我们这么住着着实不合适,倒是来之前想好了要去看看薇薇的干姥爷、干姥姥的,你看哪天合适,我们一块儿过去?”

    “这不用你发愁,我爸妈早就说了,今晚请你们上家里吃顿便饭,我寻思着咱们上午去玩个景点,中午我带你们去吃烤鸭,下午不去景点了,省得赶来赶去累人,直接上我妈那儿唠嗑喝茶,吃过晚饭再送你们回酒店。不过事先声明啊,不许带东西,光人去就行了,带东西我不放你进门啊。”

    禾母敷衍笑道:“行行行,这安排挺好。”

    只是,上人家里吃饭怎好不备伴手礼呢。上车时,她把事先备的礼物放在了最后一排的座椅下方。

    一部分是她自己做的干货,有梅干菜、野笋干、青鱼干、杂鱼干,做好后问水果店老板娘借了她家的真空包装机,一一抽成了真空,方便携带,又能多放一些时日。

    还有一部分是拉着女儿在下榻酒店附近的百货商场选购的适合老人服用的营养保健品。

    许惠香没瞧见,不然肯定碎碎念着不许她提上车。

    禾薇自己也给许家二老备了份新年礼,每人一双保暖手套、一副保暖耳罩、一副保暖护膝。

    今年寒假她不织围巾了,改做了保暖系列的手套、护膝和耳罩。外层是上等绒面,贴肉层是棉布,中间夹了点棉絮,戴着可暖和了。

    除了许家二老,她给贺老爷子也做了。

    本想让贺擎东过年回家时带去的,结果到现在人都还没回来,反倒是自己一家来了京都,就是不知有没有机会碰上贺老爷子。反正塞在三立方空间里了,碰上了就送,没碰上就等明年呗。这东西横竖没保质期,今年不用、明年用也是一样的。(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