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088章 德慈太后看望未来的儿媳

正文 088章 德慈太后看望未来的儿媳

作品:毒女戾妃 作者:江舞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赵玉娥惊呼一声,“枫大哥小心!”    谢枫面色不惊,双手搂着赵玉娥,用力一个翻滚,同时抬脚朝那人踢去。更快更多阅读www.longtanshuw.com    刺客手中的短箭刺偏了,擦着谢枫的肩头而过。    谢枫冷笑一声,忽然拔下赵玉娥头上的发钗,手指一翻用力朝那人的脸上一刺。    啊——    一声惨叫响起。    这是个老妇人?    刺客扔掉手中的短箭,伸手捂着血流不止的脸慌忙退出车外。    “坐好,别乱动!”他将赵玉娥扶稳坐好,飞快跳出车外。    “枫大哥,要小心!”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赵玉娥正紧张的抓着车窗,一双杏眼里是满满的担忧。    “玉娥,坐在里面,别出来!”    谢枫并没有去追赶刺客,而是扶起倒在赶车位上的阿海,检查他的伤势。    还好,他只是被打晕了。    赵玉娥的丫头都不见了,而他的护卫阿海也被打晕,如果他现在去追赶刺客,孤身一人的赵玉娥定会有危险。    而且,那人的动作也很快,身影在一条巷子里一晃,就不见了。    “枫大哥,你……你受伤了,快包扎一下。”赵玉娥从马车上跳下,将一块帕子包在他的肩头上。    她头上的发钗被他拔下做了武器,少了束发簪子,发丝散开了一些。    几楼头发散在脸上,遮不住脸上的惊惶,眸色间满是担心。    谢枫偏头看着她的脸,“我还以为你不关心我了。”    玉娥抬头,正迎上他一双漆黑的眸子。    她一把扯下手帕,恼恨地扭头,窘着小脸,“谁关心你了?自己往脸上贴金!你让那公主关心你去!哼!”    她转过身,昂着头走进了马车。    谢枫:“……”    阿海幽幽醒来,刚好见到自家公子与赵小姐又在闹别扭。    他眼珠子转了转,伸手狠狠一捏谢枫受伤的肩头。    哪知谢枫只皱了皱眉。    他莫名其妙的盯着阿海,“你小子捏我干什么?这么点伤不痛的,擦破点皮而已,当初在北地,我被敌人的刀砍到骨头里,你家公子我也没哼哼一声!”    阿海:“……”    阿海真想找块豆腐拍死自己。    他家公子这么呆,是怎么勾搭上心思聪慧的赵家小姐的?    阿海朝谢枫挤眉弄眼。    公子你快装伤得很重的样子,女人都心软,赵小姐心一软,你再哄哄,温柔话语说几句,这事就过去了。    那个什么惹事的公主就成了天上的浮云。    你俩又是云开雾散雨过天晴。    谁知谢枫盯着阿海的脸狐疑地说道,“阿海,你被刚才那婆子打傻了?你老朝我挤眉弄眼的干什么?嗯?嘴角抽什么抽?你既然没受伤就赶紧快赶车!该回家了!”    阿海:“……”    好吧,他现在很想很想很想撞死自己。    谢枫坐进了马车,赵玉娥马上将头扭过。    那几缕散下来的头发正垂在她的胸前,遮住了脸颊,他看不到她是不是还在生气。    “你头发乱了,我帮你理一理。”    他伸手帮她整理散乱的头发。    赵玉娥本想挥开他的手,但见他笨拙的样子带着可爱,心头莫名的一阵温暖。    便也没说话,她乖巧的低着头由着他整理她的发髻,将身子往他怀里靠。    谁知谢枫的手只在她的头上扒拉了两下,便抱怨的说道,“我不会梳女人的发髻,你自己弄吧?”    赵玉娥:“……”    她咬了咬牙,挥开的他的手,只将头发往耳后一撩,同时斜了他一眼,扭头,冷脸。    谢枫眨眨眼:“玉娥,你怎么生气了?”    赵玉娥拧眉,“……”    忽然,行路中的马车颠簸了一下,赵玉娥没坐稳,整个人倒在了谢枫的怀里。    谢枫却将她从自己怀里扶起来,坐正,俊脸马上一沉,朝车外喊道,“阿海,你是怎么赶车的?玉娥小姐差点摔倒了!仔细点赶车!”又道,“玉梅,抓着车窗棂,就不会摔倒。”    赵玉娥:“……”    阿海:“……”    阿海朝身后的车内看了一眼,无语望天。    抓什么车窗棂?公子你那两只手是干什么用的?你除了舞剑……就知道舞剑吗?    他将马车弄得颠簸一下他容易吗?    。    马车停下。    “公子,到了!”    谢枫挑起车帘朝外面看了看,眉尖一挑,“阿海,走过了,这是夏宅,赵小姐得先回谢府。快将马车倒回去。”    阿海眨眨眼:“……”    赵玉娥瞄了他一眼,又瞄了他一眼,贝齿轻轻咬着下唇,手指却恼火得紧紧的绞着裙子下摆。    “不用了,也没有几步路,我自己走回去。”    她恼恨的在心中腹诽着,今天那公主没在,他就不能带她进他园子里安抚安抚她这几日受伤的心?    她将车帘子一掀,用力地一推车门,自己从车上跳了下去。    “玉娥,你小心点。”谢枫也跟着她身后走下马车。    赵玉娥的脚死劲的踩着地,谢枫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    谢府门口,谢来福正指挥着小厮们清扫庭院,见他二人一前一后的回来了,马上笑着相迎。    “枫公子?小姐?你们回来了?”    赵玉娥点了点头,“来福叔。”    谢枫没有继续往里走,只说道,“来福来的正好,你送小姐回后院吧!我还有事,先回夏宅了。”    谢来福眨眨眼,“枫公子不进府吗?”    赵玉娥没好气的说道,“他事多,让他忙去,哼!”    说完,她气乎乎的死劲踩着步子朝后园走去。    “玉娥,那我回家了。”    赵玉娥走路的脚一顿,“……”咬了咬牙,一步不回头的走了。    谢枫看不见她的身影后,也转身回了夏宅。    站在马车边的阿海,哭笑不得的看了他家公子一眼,去停马车去了。    。    夏宅后院曦园。    云曦坐在园中的小桌边,正在看段奕送来的请客的人名名单。    她粗略看了看,段奕几乎将朝中的所有官员都请了。另外,还请了京中一些有头脸的大商人。    她都怀疑王府能不能摆得下那么多的桌子设宴席。    而且,他还财大气粗的设了千对夫妻宴,免收礼金请了千对成婚二十年以上,且家中儿女成双的夫妻来赴宴。    千对夫妇,两千人,桌子在哪儿摆?    这时,已经换了身衣衫的谢枫背着手,低着头大步走来。    她合上人名名册丢下一旁。    见他脸色冷俊,目光森然,她的眉尖不禁一拧,赵玉娥被人暗算了?    应该不会呀,她暗中派了好几人跟着,赵玉娥也不是特别笨的人,怎么还会吃亏?    “哥,怎么啦?出什么事了吗?玉娥姐呢?”    “她很好,我让她先回谢府了。”    赵玉娥没事,那就好。    她心中松了一口气。    “那你怎么不趁机陪陪她?她被那端敏气了这么多天,你应该多安慰一下啊。”    “她是我未婚妻,以后再一起的时间多的是,不差这一回。”谢枫坦然说道,在她面前的小桌边坐下。    云曦看着谢枫眨眨眼,心中又笑又气。    “哥,感情是处出来的,玉娥姐虽然已经是你的未婚妻,就应该更加关心啊,有时间就多陪她,你老将她丢开算怎么回事?”    这个大哥,跟段奕比,简直天差地别。    那位可是连差事也不管也要跑到她身边来的。    今年春天时,段奕被元武帝派往青州,明面上说是赈灾其实是想将他困在那里,他照样想办法抽身回京陪她。    后来元武帝又派他去监管皇陵,这么重大的事,他一样找了个青隐替代他,他则溜回京中来。    这大哥可好,天天在京中,两家还这么近,他居然不去看自己的未婚妻。    谢枫看了她一眼,说道,“还能跑了不成?”    云曦眨眨眼:“……”人不跑,心会跑啊!    她心中哭笑不得。    谢枫从袖中取出一枚短箭放在她面前的桌案上。    “曦儿,我是看到这个才先回夏宅的,我记得,你一直在打听这个。”    她心头一紧,那是……双头蛇短箭!    玄铁打造,箭尖上泛着幽幽的浅蓝色。    “哥,哪里来的?”    “刚才与玉娥坐马车回府时,有人忽然闯入车内偷袭玉娥,我同那人交手,那人落败遗落下来的。”    “偷袭玉娥姐?”云曦眯着眼,目光落在那只短箭上,“玉娥姐只是个深闺小姐,会跟谁有仇?而且是跟这样的人?”    那人杀了她的父亲,可以牵扯到当年的那批宝藏或是母亲的身份,可现在涉及的只是一个谢家外孙女——已故落马官员的女儿!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小姐!    谢枫也说道,“是啊,我也是想不通,所以先拿回来给你看看,你的身边总是出现这种短箭,这些日子当心一点。就不要出门了。”    云曦笑了笑,“我想出门也出不去啊,王爷派人看我看得紧呢!”    谢枫点了点头,“我只是拿来给你看,你也不要多心。”    云曦半眯着眼,“大哥,你看清那人长什么样了吗?”    “蒙着脸,看不清真容,不过,我用玉娥的发钗扎伤了她的脸,她痛得惊呼一声,听声音是个年纪大的妇人。”    年纪大的妇人?    云曦抿着唇,低着头沉思起来。    谢枫伸手拍拍她的肩头,“曦儿,别担心,那人只是针对玉娥,又不是你,再说了,咱们两家护卫这么多,不会有事的。”    她点了点头,那人一直在暗处,又没有线索,的确不好找,“这只短箭给我吧。”    “不行,你要嫁人了,拿着一只凶器做什么?”谢枫不理她,抓起来塞入袖子中。    而这时,他身子忽然晃了一晃,虽然坚持着坐正了,但那脸色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是强撑着。    “大哥!”云曦脸色一变,伸手摁着他的胳膊,“你……是不是中了毒?”    “嗯?”谢枫挑眉看向她,“怎么会?没有。”    “你骗不了我!你的嘴唇都发青了,你自己运力试试看!”云曦的眸色一沉,双目紧张地盯着他。    谢枫却仍是笑了笑,“真没事!”    “青裳!”云曦朝屋里喊了一声。    青裳小跑着走出来,“小姐!”    “给枫公子把把脉,看他是不是中了毒。”    “真的没事,曦儿你多心了。”谢枫站起身来。    云曦却忽然出手拍向他的肩头,谢枫的眉尖一皱,身子跟着又晃了晃,苦笑起来。    “有没有看看再说!”她紧紧抓着他的胳膊,“你想在我出嫁那天还让我担心?”    她不满的瞪眼看他。    双头蛇箭的箭尖上,很明显,一看就是抹了毒药,有人偷袭赵玉娥,谢枫一定会去护着,擦破点皮肉就会中毒。    在武器上抹毒,是武功差的人使的下三烂的招式!    “好吧,让青裳看看。”谢枫只好坐下。    青裳往谢枫的脸上看去,只见他的脸色苍白,嘴唇却泛着青黑色。    她不敢大意,忙伸手给他把脉,又检查了他的外伤。    肩头上,虽然只是浅浅的一条划伤,但那周围已开始泛黑,肌肤已经开始肿起。    青裳的脸色沉下来,抬眸看向云曦,点了点头。    云曦的心往下一沉。    果然,她没有猜错,谢枫现在的脸色同当年她的生父谢宏中毒的脸色一模一样。    那么,偷袭谢枫的那个人与当年的刺客不是同一人也是同一伙人!    她沉声道,“大哥,你真的中毒了!”    “中毒?可我没什么感觉啊?”谢枫不以为然。    云曦道,“这种毒会慢慢的毒发,一运力就会发作更快,我屋里有解药,大哥你先坐着,我去拿来给你。”    她起身往屋里走。    青裳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忙跟在她的身后。小姐都不知道是什么毒怎么解?    云曦扭过身来,“青裳,在外面看好枫公子!”    “可是小姐你的身子……”    “他是病人!”    云曦没有让青裳跟着进屋,因为,她根本就没有解药。    当年的事,一幕幕又在眼前浮现。    娘的血也可以解毒,那人似乎知道这件事,所以,他们分开追杀。    先是爹中了毒,他们再不停地追着她与娘,让爹中毒不治而亡。    那个人,究竟是谁?    她走进里屋,又将英儿支开,取了小刀往左手心一划,将血挤出一点倒入一个小碗里。    然后又找了帕子自己包扎好,为了不让人发现异样,她在药柜中找了些普通的清热解毒的药丸碾碎了做了一碗汤药。    青裳见她端着药碗走出来,忙上前接过。    她担忧的看了一眼云曦的手,“小姐……”    云曦的手大半部藏在袖子里,但有一小截包扎的帕子角露在外面,“给枫公子喝吧。”    青裳看了她一眼,暗叹一声,“是。”    谢枫喝了药,脸色稍稍有些缓和,但眸色却一片森然,“曦儿,那个妇人的脸上受伤不轻,我一定能查出来,你不要担心了。”    “大哥,我怀疑与端敏有关,你查的时候小心一点。”    谢枫点了点,“我也猜是她,除了她,没人会杀玉娥。”    …    谢府里。    吟雪与青衣带着两个丫头回来了。    丽儿跪在赵玉娥的面前,樱桃小心的站在一旁。    赵玉娥看着哭得鼻子眼睛一片红肿的丽儿,冷着脸不说话。    刚才,吟雪与青衣已经将所有的经过都说给她听了。    “小姐,奴婢也是有苦衷的,奴婢不是真心要背叛小姐,奴婢也不知道那公主竟要害小姐,奴婢……”    青衣怒道,“被人威胁着让你办事,这其中肯定就会有阴谋,你身为赵小姐的贴身丫头,居然说不知道?要是赵小姐真出了事,你担当得起吗?”    “……”    “曦小姐马上就要大婚了,赵小姐要是有什么事,你让她怎么安心出阁?当时我遇到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实话?被人威胁了,说出来大家帮你解决,不是没有这些事发生了吗?”    丽儿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哭着。    李妈妈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你呀,看你干的蠢事,我也帮不了你了。”    赵玉娥抿了抿唇,朝一旁的李妈妈说道,“带她去来福管家那里将这个月的月钱领出来。另外,再去取三百两银子来给她,让她收拾东西回家吧,不用再服侍我了。”    丽儿吓得抬起头来,满脸都是泪水,颤声道,“小姐……”    吟雪不耐烦的冷笑一声,“怎么?你差点害了你们家小姐还要她原谅你?”    赵玉娥淡淡看着她,“你走吧,你那弟弟已被青衣救出来了。你年纪也大了,这些钱,算是你跟了我多年的份上,我送你的嫁妆。”    “小姐,奴婢错了,再不敢了……,小姐……”    赵玉娥将头扭过。    李妈妈上前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叹了口气,“走吧走吧,要是让枫公子知道是你背叛了小姐,你还有命在这里?你这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多机灵的一个人,怎么就犯傻了呢?”    丽儿捂着脸大哭着,“可是当时……”    李妈妈沉声道,“算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    皇宫,端敏公主的寝殿,凝翠苑里。    “给本公主打,死劲地打!”端敏着一身宽大的睡袍,披头散发的在屋里跳脚。    她的嗓子嘶哑,从睡袍的领子口往里看,隐约可见身上的青紫,脸上也布满着牙齿印,都是那四个护卫留下的印记。    她觉得这是她的耻辱,她绝对不能让那四人活着!    奶娘王嬷嬷在一旁安慰着她。    “是,公主,奴才们正下着重手呢,您休息一下吧,这嗓子都哑了呢!”    但,端敏哪里听得进去?    外面院子里,打的正是她的四个护卫。    她咬牙切齿,心头的火直往脑门蹿。    居然敢欺她的身?一个一个的都活够了吗?    让这几人去罚那个赵玉娥,结果可好,一群废物,连个赵玉娥的影子都没抓住,反倒是她在那里丢了脸面!    她与她的四个护卫在永福茶楼里上演的一场活春宫,被人画成了图像,不出半日就已传遍了京中大半的青楼伎馆。    她不着衣服的样子更是张贴在那些青楼的大门口,被人用来招揽客人用,扬言是楼里的红姑娘。    虽然母后已命羽林卫们四处搜画像,更命顺天府的府衙全城缉拿张贴画像的人,可是,画像太多,谁又知道有没有漏掉的被人拿到家中去私藏的?    而且,出了这件事后,她还被几个顽固不化的老迂腐臣子们联名弹劾,说她有伤风化,行为不检点,辱没了皇家的尊严。    结果,被皇上下令禁足了,除非有人娶她,否则,她都不能踏出皇宫一步。    不出皇宫,她还不得会闷死?    院子里的哀嚎声一声一声的变小了。    小太监小章子小跑着走进来,“公主,他们都……都没气了。”    活生生的人,渐渐在眼前成了一堆血肉,小章子现在的两条腿都在打着颤。    前一刻杖毙的是与他一同当差的小安子,只因没办好公主的差事,被公主当场打死了。    现在又是四个护卫。    整个凝翠苑里的宫女太监大气都不敢出,就怕再惹着这位公主被杖毙了。    “死了就死了,全都扔到宫外乱葬岗去。”端敏不耐烦的摆着手。    “……是,公主。”小章子退下了。    “公主,您歇一会儿吧。”奶娘王嬷嬷安慰着她。    一个女儿家,刚被四个人折腾过,公主怎么不爱惜自己不去休息着?    “歇什么歇?我咽不下这口气,谢枫……我一定要得到他!”端敏咬着牙,两手紧握,两眼的目光坚定。    “王嬷嬷,给本公主更衣,我要去见父皇,给本公主禁足,这一定不是他的本意!”    “可是公主……”    “快点!”端敏不停地催促着。    王嬷嬷见劝不动,只好给她更衣。    衣衫好换,脸上的伤口却遮不住,王嬷嬷只好在她的头顶上罩了块面纱。    。    主仆二人到了元武帝的帝寰宫。    端敏正要进宫门,却被几个妖艳的女人给拦住了,正是元武帝新收的四个宠妃。    “哟,这不是咱们的端敏公主吗?怎么?你精神不错啊!刚才还一女御四夫呢,现在还有力气跑到这里来?”    “哎,我说姐妹们,看来,有人天生就是妖媚啊,像咱们天天学,都学不会讨好皇上的技巧,可咱们的公主无师自通啊!”    “公主,你教教我们姐妹好吗?怎么说,咱们姐妹四人也是你的长辈!”    端敏大怒,“你们算是那门长辈,你们……”    “皇上已撤了你的公主封号吧?论品阶,你在我等之下,怎么,见了长辈还不行礼?”    四个一品宫妃拦着她轮番羞辱。    这时,有一众朝臣的夫人前来宫中拜见刘皇后,路过这里,众人看到端敏,个个离得老远,生怕她有什么可怕的疾病会传到她们的身上一样。    而以前,端敏几时受过这种待遇?她气得身子发抖。    “你们……你们等着瞧!”端敏气急败坏的跑出了帝寰宫。    …。    端敏跑回自己的凝翠苑,气恼的她又是一通打砸,这时,外面有太监在传话。    “皇后娘娘驾到——”    朱红宫装,一头夺目的珠钗,雍容华贵的刘皇后被十几个宫女太监簇拥着进了凝翠苑。    “怎么回事?”刘皇后冷喝一声,声音透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她眉头紧拧,盯着一屋子的狼藉,面色阴沉。    “娘娘恕罪,奴才们该死——”    王嬷嬷与小章子带头跪下了,公主打砸的速度远比他们清扫的速度快,这还没有清扫完,刘皇后就到了,一屋子的宫女太监都吓得不轻。    “母后,你要为我做主啊,母后……”端敏扑到刘皇后的怀里就哭了。    刘皇后清冷的目光扫视了一众宫女太监们,“全都退出去!”    “是,娘娘。”大家心中松了一口气。    她将怀里的端敏扶直身子,直直盯着端敏看了一会儿。    端敏迎上刘皇后凌厉的目光,瞬间不敢再闹了,“母……母后……”    “哼!看你干的好事!”刘皇后恼恨的怒道,“不过是一个武状元,也值得你费心费力?”    “可是我喜欢他……”端敏哇的一声又哭了。    刘皇后怒道,“哭什么哭?母后跟你说过,再忍忍,过不了多久,咱母女俩,咱们刘家的好日子就到了,可你看看你干的蠢事,你居然派人动那谢枫的未婚妻?”    “母后,我讨厌那个女人!我只想她死!”    “啪——”一记清亮的耳光打在端敏的脸上。    端敏怔怔然的看着刘皇后,“母后,你打我……”    “母后这是将你打清醒!咱们刘家蛰伏这么多年,怎么能毁在你的任性上面!”    “母后,你说什么?什么蛰伏?”端敏捂着半边脸,不明所以的看向刘皇后。    刘皇后张了张口,将话吞回去了,“总之,过不了多久,你要多少优秀的男人,都会有,现在,那个谢枫就别去招惹了。”    “我不明白母后的意思……”    “谢枫的妹妹,是个不好惹的人!你别给本宫惊动她!本宫还要拿她做一件大事!你若打草惊蛇了,母后就前功尽弃了!”    “母后……”    “老实的呆在你自己的寝殿里!有什么事,自有你母后担着!”    刘皇后将端敏搂在怀里,抚向被她打过的脸,“母后也是为了咱们刘家的将来,你别怪母后心狠,心不狠,咱们这辈子就白活了!”    刘皇后的话只是说了半截,端敏听得不明所以,但也不敢多问。    这些日子,自从太子哥哥淑妃娘娘出了事后,父皇就病了。    母后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她同奕皇叔彻底翻脸,只因为瑞弟弟被奕皇叔强行留在了奕王府。    ……    夏宅这一天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华丽的马车在府门前停下,前后各有二十名护卫护着。    在前院当差的白虎与玄武两人见到来人,吓了一大跳。    白虎忙叫过一旁跑腿的小丫头五月,“快,通知夫人小姐,太后娘娘来了!”    “太……太后?”五朋身子一抖,拔腿就朝后宅跑去。    太后到民宅,大梁头一回啊。    很快,夏宅所有人都到了前院相迎。    云曦也被青衣扶着,走到人群前面来。    “太后娘娘,万福金安。”    乌压压跪倒一大片。    德慈马上朝云曦走去,亲手扶起她,“别行大礼,现在身子不方便呢。”    云曦抬头看她。    德慈的目光闪了闪,朝其他的人说道,“哀家此次来,是来看未来的儿媳的,你们就不必跟着了,都各自忙去吧,好好的准备着大婚事宜就是了。”    “是,太后娘娘。”一众人忙应道。    夏玉言朝德兹看去,见她看向云曦的目光温和,心中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虽然王爷喜欢曦儿,但,天下最难相处的是婆媳,要是婆婆也看好媳妇,这婚事才算完美。    云曦领着德慈到了自己的曦园。    德慈遣散了所有人。    青衣青裳英儿与吟雪都面面相觑,不知德慈太后怎么会忽然来了夏宅?    看望未来的儿媳?    曦小姐这可是古往今来第一人啊!    当屋中只有她与云曦时,她微微一叹。    “丫头,你是不是在恨哀家?”    云曦抬眸,微微一笑,“不曾恨太后娘娘。”    “当年的事,有巧合,有人为……,那批宝藏本是想弥补你母亲,谁想到……,谁想到竟给你父母带来了灭顶之灾,还害得你孤苦无依。”    “害我父母的人,我都一一找到了凶手,当年的事,云曦不怪太后,云曦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你知道?”德慈惊讶的看着她。    云曦正想开口说话,这时,门口一道人影一闪,德慈吃了一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