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39章 太子想篡位?
    云曦低着头沉思。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淑妃的目光一直看向紫玉,脸上的神色渐渐地沉了下来。

    站在她身后的那个婆子将茶碗递过去,也被她推到一边了。

    紫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敢开口,更不敢与淑妃对视,只默默地坐着。

    淑妃淡淡瞥了她一眼,口里说道,“你是太子后院里品阶最高的,太子身边的琐事你要一一打点好,不能给太子添乱。后院的女人,也要做到公平安排,不要只想着自己独霸着太子,东宫里没有添子嗣,你有着最大的责任!”

    这话说得可不客气。

    再加上淑妃神色带冷,紫玉吓得慌忙离了坐,跪倒在地。

    “娘娘,臣妾不敢。”

    “不敢?那最好不过!”淑妃淡淡说道,“但,本宫也要看你的表现。据说,太子一个月大半的时日是在你的园子里留宿,这小半年都过去了,你的肚子却不见动静。这可不行!今年年底,我要听到你的喜讯,不然……”

    淑妃的话说了半截,扬了扬眉,目光冷冷的盯着紫玉看。

    紫玉的脸色渐渐的变白,将头低得更下了。

    云曦心中暗暗冷笑。

    这媳妇怀不怀得上孩子,哪里是一月两月半年的事情?也有一二年三五年不见动静后来又怀上了的。

    给紫玉时间限定,这不是故意为难紫玉吗?

    云曦拿眼偷偷朝段琸看去一眼,又垂下眼帘。

    段琸,正神色淡淡的坐在桌边喝着茶水。

    这个人,明面上是宠着紫玉,但此时紫玉被罚着下跪,他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仿佛面前的婆婆罚媳妇是隔壁人家的事情,与他无关。

    可当真是冷情!

    既然不喜欢,他又何必强行留着紫玉在府里?还害得紫玉与未婚夫天各一方不能相见?

    淑妃说完了紫玉又说段琸,“母妃的意思,琸儿可懂了?子嗣,子嗣,一定要抓紧时间!”

    她唠唠叨叨地又说了好一会儿,也不叫紫玉起来。

    紫玉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出身,哪里吃得了这份苦?

    半个时辰跪下来,她的身子已开始摇晃。

    而段琸却没有半丝儿动容。

    云曦实在看不下去了。

    她偷偷地扯下袖子上的一颗小珠子,指尖一弹射向紫玉的脖子上。

    她的力道很大,紫玉的身子歪了一歪,倒在了地上。

    然后,她又故意哑着嗓子惊惶着扑过去,“夫人,你怎么啦?”

    淑妃皱了皱眉,“身子怎么这么弱?”

    段琸这才站起身来将紫玉抱到屋中的榻上,又叫着夏公公,“快!传御医来!”

    夏公公答应着慌慌张张地跑出去叫人去了。

    紫玉毕竟是四品良媛,身份在那儿,太子没有纳太子妃,这府里便是她的身份最高贵了。

    现在又有太子发话,一时之间屋中忙得人仰马翻。

    打扇子的,端水的,擦汗的,几个侍女手忙脚乱。

    云曦站在紫玉的榻前,拿眼偷偷的打量着屋中的摆设。

    这间书房比较大,往里看去,只见帏幔的一则还有一扇门,显然,书房里还有里间。

    他的东西到底藏在哪里?

    很快,御医被夏公公找来了。

    他背着个挂满了银针的大布袋,朝淑妃与太子行了一礼后,便从布袋中取针。

    云曦弯下腰来,将手伸向紫玉的脖子处。

    紫玉只是被她打晕了,可别被太医瞧出了破绽。

    段琸正坐在小榻边上,忽然一把抓着她的手腕,偏头看她,低声喝道,“你干什么?”

    她将手往回抽,抽不动。

    “你是新来的?不知道规矩?”段琸依旧拽着她的手腕,眼神微冷。

    他的手劲很大,云曦感觉他要是再用一分力,她的手腕就得被捏断了。

    “我……奴婢……是夫人新收到身边的侍女。”她低着头哑着嗓子说道。

    段琸的心思缜密,难道他看出了她弹出的那枚珠子,打晕了紫玉?

    她不想让紫玉一直跪着,才想了这个拙劣的办法。

    段琸眯起眸子,盯着她的脸,“夫人的侍女?”

    “是。”

    “站在这里服侍着,不准走开!”他松开了她的手腕说道,同时,说话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不似刚才那么严厉。

    云曦松了一口气,规矩的站着,不再说话。

    而段琸也并没有使唤她,拿眼看向屋中另外的侍女。

    侍女眼尖,飞快地走来拿帕子盖着紫玉的手腕,跪在地上用手托着。

    紫玉只是晕过去了,御医把了脉后,又扎了两针,她便醒了过来。

    淑妃不满地说道,“娇娇气气的,这么虚弱的身子还怎么生养?”

    紫玉看了看四周,一脸的疑惑。

    云曦迎上她的目光,眨了眨眼。

    紫玉便不再说话,从榻上起身下来,朝淑妃拜下,“娘娘,臣妾只是在太阳底下走得久了,才晕过去了,让娘娘担心了。”

    淑妃又要说话,段琸忽然说道,“母妃,儿臣今日让厨房里准备了您爱吃的几样菜,母妃不想尝尝看?”

    “也好,我也正饿了,那就传膳吧。”

    段琸又道,“母妃,外头热,不如,就在这书房里吃吧?”

    “只要是同你吃饭,哪儿都好。”淑妃笑着点了点头。

    夏公公笑道,“奴才这就让人传膳去。”

    云曦扶着紫玉,悄悄地伸手在她的手心写着字。

    紫玉马上扭头看她,抿着唇摇摇头。

    原来她是被云曦打晕的,若不然,她得跪到什么时候去?她又哪里会怪云曦?

    一顿饭吃得让人压抑。

    紫玉要为淑妃布菜,被淑妃拒绝了。

    淑妃的一双眸子却瞥向云曦,“你来给本宫夹菜。”

    云曦一怔,让她夹菜?

    紫玉手中的筷子一顿。

    淑妃的眼角挑了挑,冷冷地说道,“大胆!本宫叫你,你居然敢站着不动?”

    云曦的眼睫闪了闪,脚步一动,却被坐在她一侧的段琸伸手一拦,“站着就好。”

    紫玉吓得手中的筷子都掉了一只,心中砰砰直跳。

    云曦将身子挪开段琸一步,弯下身捡起了紫玉掉的筷子。

    段琸侧身看向她,“掉了就不要了,来人,再给玉夫人拿一双筷子来。”然后又微笑着看向淑妃,“母妃,您难得来一次儿臣的府里,就让儿臣为您布菜吧,至于侍女们,有的是机会差遣她们。”

    淑妃笑了笑,“说的也是,今天的鱼不错,母妃想吃鱼。”

    “儿臣替您挑刺。”

    紫玉悄悄的看向云曦,见她面色不惊的立于一侧,这才压下狂跳不安的心。

    万一太子认出云曦来了,她与云曦都会有麻烦。

    饭后,淑妃又与段琸说了几句闲话,便说要回宫了。

    “儿臣送送母妃。”段琸站起身来扶着淑妃。

    紫玉的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朝淑妃屈膝行礼,“恭送淑妃娘娘。”

    云曦跟在她的身后,也跟着行礼,同时,她的心中作着盘算。

    这间书房里没有隐卫,最近的一个人也离着这里有二三十丈远。

    若段琸离开,她就可以进去搜寻了。

    哪知段琸走了几步后,又回头看向她二人,声音沉了几分,“母妃回宫,紫玉为什么不送?”

    “啊,啊?”紫玉抿了抿唇,“是,殿下。”

    段琸发话,紫玉不敢反对,只好硬着头皮送淑妃。

    云曦则悄悄的往一众丫头婆子里退去。

    段琸没有离开,而是盯着云曦问道,“紫玉,这么没有规矩的侍女,本宫还是头次见到!她既然不懂服侍人,那便让她站在这里受罚,都给本宫看着她!等淑妃娘娘回宫后,本宫再来亲自调教!”

    云曦的身子一怔,段琸想干什么?

    站在她身边的三四个侍女看了她一眼,朝段琸回道,“是,殿下。”

    段琸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看了一眼云曦后,转身朝府门走去,紫玉小心的跟在他的后面。

    很快,书房前安静了下来。

    被段琸吩咐着看着云曦的几个侍女围着她站着,阴阳怪气的说道,“喂,新来的,你叫什么名?”云曦的目光淡淡的瞥了几人一眼,没理她们,转身朝书房的里面走去。

    几个侍女的眉梢一扬,互相看了一眼,同时伸手朝她的头发抓去。

    “贱人!也不看看你长得什么鬼样子,别以为太子多看了你两眼,你就以为他看上了你?呵呵,做梦,就你那黄黑脸还想得太子的青睐,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四双手同时伸出。

    云曦的身子一矮,四人扑了个空,同时倒地。

    “哎哟,你这小贱人敢欺负我们?找死!姐妹们,收拾她!”

    “对,一起上!”

    一起上?

    她的唇角微微一扯,找死!

    大约只是几个侍女在打架,这府里的暗卫们没一个出现,云曦正好借机行事。

    她冷笑一声手起掌落,两人被打倒,然后抬脚各踢飞一个。

    四个娇滴滴的美貌侍女片刻间全被她打翻了。

    她将四人拖进书房的帏幔后藏好,这才飞快地朝里间走去。

    里间是一排排的书架,云曦一时惊住,这么多的东西?该从哪里找起?

    她拧了拧眉,走到最边上的架子开始翻找起来。

    但没一会儿,有脚步声朝书房这里走来了。

    她两眼一眯,段琸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只得放弃寻找来到外间。

    那四个侍女还在昏睡着。

    云曦抬起脚来,一脚一个的将她们踢醒。

    四人醒来后顿时大怒,指着云曦就骂起来,“死贱人,你居然敢打我们?姐妹们一起上,弄死她!长得这么丑还想进太子府勾引太子?也不照照镜子再来。”

    “对,收拾她!”

    四个侍女朝云曦扑来。

    她的唇角扬起,冷笑一声,袖中的手正要劈向一人,忽然跃来一人将那个骂得最凶的侍女一脚踢飞。

    侍女“啊”的一声惨叫,身子撞到了书房外的一株粗壮的树上,口里吐了一口鲜血后,倒地不醒了。

    其他的几个吓得扑通一声全跪倒在地,“太……太子。”

    段琸的脸上布满着杀气。

    他似笑非笑看着几人,“说的没错,长得这么丑还想着进太子府?来人,将这几个丑八怪给本宫拖下去,每人打上五十大板再扔出太子府!”

    “是,殿下!”从暗处跳了几个护卫出来。

    啊?五十大板?还要被赶出去?

    这还有得活吗?

    侍女们吓得哭起来,“太子,饶命——太子殿下——”

    几个暗龙卫从暗处跳了出来,一个提了一个侍女走开了。

    没一会儿,云曦便听到了一声一声板子打肉的声音和一声声的哀嚎声音。

    但段琸的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他缓步走到云曦的面前,低头看着她,“进来!”

    云曦的眼睫闪了闪,叫她?

    段琸走到书房里间的大书桌边坐下来,随手翻着上面的几封信件来看,看完后便提起笔点墨写字。

    但,砚台里却是空的。

    他皱起眉,“磨墨。”

    云曦正环顾着书房,想着那些书册与信件到底在哪里,听到他的吩咐,她眉尖一拧。

    磨墨?

    他居然将她扣在这里当侍女使?

    她忍了忍,只好照着做。

    段琸的一个下午,都在书房里写着书信,或是看着书,吩咐着她做些小事情,但却不让她离开。

    外面的天色渐渐的暗下来。

    她眸色一亮,天黑了?不如来个毁尸灭迹好了。

    想到这里,她反而不急了。

    又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段琸这回没有让人传紫玉,而是吩咐着夏公公将晚饭摆在书房里。

    不知是不是处罚了几个侍女的原因,跟在夏公公后面端着盘子进来服侍的侍女们,见了云曦个个小心谨慎。

    饭菜摆好,满满一桌子。

    云曦的目光闪了闪,十二盘菜,他吃得了吗?

    夏公公一眼瞥见云曦呆站在一旁,细着嗓子冷喝一声,“还呆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侍候太子用膳?”

    “夏公公,你下去吧!”段琸道。

    啊,啊?夏公公没反应过来,平时,紫玉夫人不在的时候,都是他服侍太子用膳。

    “殿下?”

    夏公公眨了眨眼,怀疑自己听错了。

    今天的太子很奇怪,他从来不罚侍女,可刚才却打了四个侍女,还赶出了太子府。

    “出去!”

    “是。”,夏公公应道,看了一眼云曦后退出了书房。

    段琸没坐下吃饭,而是伸手敲着桌子对云曦说道,“墨磨得不好,本宫现在罚你,将这桌子上的菜命部吃部吃一遍,什么味道,有什么优缺点点,一一说出来。”

    云曦的眼神一眯,段琸这是想干什么?

    但,想到那些书册与信件,她咬牙忍了忍,抓起筷子吃起来。

    段琸看了她一眼,走到另外的地方坐下,捧着一本书看起来。

    云曦刚吃完,夏公公便又回来了。

    “太子殿下。”

    段琸挑了眉,脸上的沉色也跟着沉着下来,“不是说了不要你服侍吗?怎么又来了?”

    “殿下,是刘太保与张太傅还有奕亲王来了。”

    云曦的眸色一闪,段奕来了?他果然不会坐视不管。

    只是,他亲自上门,要得到东西吗?段琸的脾气可是不好说话。

    段琸脸色更加一沉,手中正捏着的一个杯子,咔嚓一声被他捏碎了。

    他看了一眼云曦,沉声说道,“让他们到前院的正厅等着。”

    “是,殿下。”夏公公回道。

    但这时,却有一个声音在书房外说道,“太子政务忙,还是本王亲自来的好。”

    话落,一个身影已到了书房前。

    段琸马上站起身来,飞快地来抓云曦的胳膊,“书房的书册乱了,还不快去整理?”

    云曦的脚步却忽然一动,躲开了他的手腕。

    既然段奕能公然的闯段琸的书房,那么就不会怕太子。

    一次抓不着,段琸又来抓第二次。

    段奕这时忽然出手,伸手将云曦的胳膊钳住了,飞快地拉到自己的身后。

    他轻笑一声,“太子,何苦为难一个下人?”

    “奕王爷,这是本宫府上的侍女,王爷是不是管得太多了?”段琸的眼底杀意一闪,朝虚空中喊道,“来人,交这个不懂规矩的侍女关到书房里去!”

    “是,殿下!”隐在书房外的几个暗龙卫全跳了出来,围在云曦的面间。

    “太子,太子殿下,这是皇叔啊,皇叔也是善意的提醒,太子,不能动武啊!”刘太保与张太傅不顾暗龙卫们手里的大刀,一齐扑到段奕的面前拦着。

    “两位大人,请让开,本宫不杀人,本宫府里也有规矩,容不得外人插手!”段琸冷笑一声。

    云曦悄悄的拉着段奕的袖子,然后伸手在他的掌心写道,“我有一计,你们都走吧。”

    段奕一把抓着她的手,紧紧的。

    云曦用力拽,却拽不动,但她的手却碰到了他袖中的一件东西。

    她的唇角扬了扬。

    不放开她,她便偷了他的东西,看他急不急。

    云曦用最快的速度从段奕的袖中偷了那个物件出来。

    四四方方的,不知道是什么。

    段奕的神色却忽然一变,伸手在她的掌心写着,“这个东西很重要,是对付太子的,别玩了!”

    重要的东西?对付太子的?是什么?

    她在他的手心写着,“我有办法救我哥,你放开我。”

    段奕却拉着她不动。

    “拿下他们!”段琸怒喝一声。

    因为云曦想离开,再加上不少暗龙卫们的围攻,段奕迫不得已的松开了云曦的手。

    而段琸却飞快的抓着她跳到一边,又将她推进了书房的里间,然后“砰”的一声关了门。

    她这才拿出那件东西来看,一看之后,惊得睁大双眼。

    ——玉玺?

    难道段奕想……

    她的唇角微微一弯,干脆来个一不做二不休。

    她从怀里摸出火镰,噌的一下点着了火,扔到了书架上……(xt. 就爱网)</div></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