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20章 让太子道歉和赔钱
    </script>    红玉出了皇宫后,绿玉也找了个借口要出锦华宫。∈↗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因为她被董菁罚着与红玉互相扇耳光时,她的鼻子被打破了。

    除了一直流着血,还破了皮,她请求到太医院找医正上药。

    锦华宫的大嬷嬷尹嬷嬷在看到她的样子时,只随口问了一句是怎么回事。

    待听到是被董尚宫罚了,没帮她说话,反而骂了一句没用的东西,尽给皇后添乱了。

    绿玉心中冷笑,她就知道这锦华宫是没人管她们死活的。

    倒是那个曦小姐,曾经承诺帮她与红玉早日脱离贱婢的身份,所以,她二人赌了。

    尹嬷嬷看见她一脸青肿,鼻子上一片血污,挑了挑眉,同意了她去太医院拿药的请求。

    绿玉欣喜着道了谢,找了医正给伤品抹了一些药后,又飞快地朝鸿殿跑去。

    早朝还没有散,鸿宇殿前里外几层的羽林卫们神情肃然的看着殿前的大道。

    绿玉不敢上前,只好躲在一根柱子后面守着。

    而鸿宇殿里却在激烈的争吵。

    争吵的内容,便是段奕昨天砸了太子府。

    与段琸走得近的礼部尚书说道,“奕亲王居然为了一个婪宠而打砸了太子府,还伤了太子府的人,这便是藐视储君,请皇上将奕亲王送交宗人府严惩!”

    新上任的兵部尚书江尚书也厉声说道,“说得没错!奕亲王自持手里有免死金龙令就胡作非为,难道,王爷想造反了吗?”

    另一个臣子也说道,“这次是王爷打了下人,若不重罚,下回,是不是要将太子一并打了?”

    太子段琸一党的臣子指着段奕言词激烈。

    段琸坐在元武帝的左下首,朝段奕看的眼神森冷,唇角微微浮着冷笑。

    而段奕就站在离他只有一丈远的地方,下巴上的一个牙印已由深裸色变成了赤黑色。

    在段奕玉色的肌肤映衬下,更显现刺目。

    如毒刺扎着他的心。

    段琸的眼神更加冷沉了几分。

    但段奕的表情却是一片淡然,微微眯起眸子看着叫嚣的臣子。

    不过,前些日子被云曦救过的一众女子的家人,因为念着云曦的大恩与恨着太子段琸,马上便有几人与太子的人争吵了起来。

    这回说话的是吏部尚书燕尚书。

    他原本是太子想拉笼的人,但因为女儿燕诗莹去富春山玩时,差点被太子府的人杀掉,他便马上站队到了段奕这一边。

    吏部的燕尚书指着太子的人怒道,“江大人在胡说!王爷只是去找个人而已,是太子府的护卫刁蛮不讲理不让王爷找,王爷的人与他们理论时,不小心撞到了东西,怎么到了江大人的口里成了有意的,蓄意的?这分明是诬陷!”

    刘翰林也说道,“说的没错,太子分明是纵容府里的仆人对王爷无礼,王爷是自卫反击!”

    “刘翰林一派胡言!”太子的人怒道。

    “江尚书不讲理!”站在段奕身边的吏部尚书燕尚书冷笑一声。

    元武帝看看左右两边争吵的人,便问一直站着打瞌睡的顾太师:“太师,您看这件事……”

    顾太师本来已递了辞呈,但段奕对他说,若他一走,这个位置马上会被太子的人占了。

    顾太师想想自己还能走动,便又厚着脸皮跑到元武帝的面前拿回了辞程。

    将原本欢喜着的元武帝气得脸都黑了。

    顾太师的眼皮往太子那儿撩了撩,腹中嘿嘿嘿一声冷笑,说道,“皇上,太子殿下说奕亲王打伤了他府里的护卫仆人,打伤的人呢?所谓告状得讲证据。空口无凭就是诬陷!”

    段奕看着一头白发而两眼闪闪发亮的顾太师微微一笑,认真地行了一礼,“老太师说的有理。”

    顾太师没看段奕,振振有词的说道,“老夫是就事说事,王爷不用客气。”

    而三公的关系一向都好,太师一开口,张太傅与刘太保也附和说道,“是啊,太子,打伤的人呢,怎么样个伤势?”

    坐在一旁一直未开口的北疆公主依素也说道,“太子殿下,那么就将人带来吧,让众人也看看奕亲王属下的不讲理。才能对奕亲王定罪啊。”

    “这个自然有证据。”段琸的冷眸往段奕的脸上扫去,他朝身后侍立的随行太监夏公公说道,“将府里被打的几个护卫与仆人带几个过来。”

    夏公公应道,“是。”

    府里的护卫与仆人除了他,可是个个都被打了,一抓一大把呢!

    朝堂上的两拨人眼对眼的冒着火气,都有不将对方踩下去不罢休的气势。

    太子府就在皇宫一侧。

    不多时,夏公公领着四个人进来了,两个护卫两个仆人。

    众人一看四人的模样,马上将目光移往段奕的身上。

    站在太子身后的江尚书得意的说道,“奕亲王,您看,这便是被奕王府的人打的,鼻青脸肿,王爷还有什么话好说!”

    “回江大人,府里头,除了奴才外,所有的仆人都是这样啊。”夏公公站立一旁朝江尚书拱手说道。

    “奕王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到府里打人,为什么纵容属下打人?”

    “王爷给个说法!”

    太子的人个个叫嚷起来。

    元武帝看到四个被打的人,唇角微微一扬,眸中藏着冷然。

    他望向段奕,“奕弟,虽说先帝临死前赐了你免死的金龙令牌,但是,太子是储君,奕弟打砸了他的府邸,让他还有什么脸面面对天下人的众人?再说了,太子现在也是拿着俸禄,这修缮府邸的费用可是要不少的银子。”

    两个意思,一,打人了要罚,因为对方是太子。二,弄坏东西要赔。

    段奕看着元武帝眸色一沉,他的两个意思,他如何不懂?

    他微微一笑,“皇上,太子说这些人是臣弟打的,皇上亲眼见过了吗?”

    元武帝一怔,沉着脸道,“不曾见过。”

    段奕又看向站在太子周围的一干大臣,冷眸微眯,声音冷沉,“你们呢?都见到了本王的人打了太子府上的护卫与仆人吗?”

    江尚书下意识的躲开了段奕的手指,“没有看见过,但,有夏公公见到了。”

    “夏公公也是太子的人吧,自己人做证,这不是做假证吗?江尚书?”顾太师嘿嘿冷笑一声。

    一句话将理直气壮的江尚书给说得噎住了。

    北疆公主依素,飞凤美眸看了一眼老太师,轻笑道,“依本公主之见,太子不如再找个证人?”

    可,半夜三更的哪里会有什么证人?

    段琸的脸怒得铁青,“他们身上的伤便是证据,王爷到了太子府,他也承认了,他们便是被王爷的下属们打的!”

    段奕却是轻笑一声,“可是,本王却要替本王的下属们喊一声冤了,因为,事实上是太子府的人打了本王的随从。”

    众人一下全安静了,所有的目光看向段奕。

    段琸冷笑道,“奕王爷,太子府的人根本没有还击的能力,奕王爷的人却是个个手里都拿着棍子。见人就打!”

    “本王还是那句话,看到真相再说话。”他朝殿外喊了一声,“青一进殿来!”

    青一的身子在门口一晃,看了一眼殿内,规规矩矩的踩着小步子走来。

    当他看到太子府那几个被打得成猪头样的护卫与仆人时,一直忍着笑意。

    呵呵呵,看这阵势,一个个的是来告御状来的吧?

    太子告得过他们王爷才怪,走着瞧吧。

    “皇上万岁万万岁。”青一恭敬地跪下行了一礼。

    元武帝只虚虚地抬了一下手。

    段奕对青一说道,“咱们府里不是也有好几个被太子打伤的人吗?让众人也看看,到底谁打了谁!”

    青一从地上爬起来,眼珠子转了转,道,“是!王爷。”

    他转身出了大殿。

    咱府里受伤的……

    咱府里哪里有受伤的?

    还是……

    他伸手拍了拍脑门,心头中一亮,办法有了。

    青一的动作很快,小半个时辰的时间过后,他便回来了。

    五个王爷的随从互相搀扶着走进了大殿,另外还有一个是直接抬着进来。

    这几人都是一身血污,满身满头包着纱布。

    有的断了胳膊,有的破了头,有人跛了脚。

    个个都比太子府的人受伤严重。

    五个免强能走的,一个躺在担架上半死不死的,一齐向元武帝跪下了。

    几个人纷纷哭了起来,“皇上,求皇上做主啊,小人们只是随王爷到太子的府上找一个婪宠,但是太子府的护卫说什么也不让小人们进。

    还将小人们打伤了,这里有一个还被打断了腿,大夫说以后能走路都困难。皇上,小人们委屈啊——”

    太子府的夏公公怒道,“胡说!明明是你们打了太子府的人,你们看看,这儿还有受伤的人在呢!”

    青一不服气的哼道,“你看看你们太子府的人,个个比王府的人要高大,你说,谁打谁?”

    青一自小跟着段奕,对他家王爷捉弄人的把戏那是仅凭一个眼神也能理会。

    因此,当他听到段奕让他带几个受伤的人来时,他心中马上明白了。

    回到王府后,青一便做了一些准备,专挑一些长得瘦弱矮小的护卫。

    同太子府身材高大的护卫一比,谁强谁弱一眼就可看出来。

    有眼尖的大臣说道,“王爷的随从说的没错,太子殿下,原来是奕王府的人吃了大亏啊,太子府的人只是一些皮外伤,可奕王府的人都被打得断胳膊断腿了呢!”

    北疆公主又是淡淡一笑,“太子殿下,奕亲王可是你的叔叔,您怎么对叔叔的仆人下这么重的手,这打狗还得看主人啊。”

    江尚书见到段琸的脸色已一沉,马上说道,“他们这是假的!装的,太子的人根本没动手!”

    段奕的眼眸斜睨着,看向江尚书,而唇角微微扬起,声音冷然。

    “假的吗?江尚书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若是真的呢?江尚书敢不敢自罚一年的俸禄?”

    江尚书一怔,正要开口说话,但被人抢了先。

    北疆公主依素却已对元武帝说道,“皇上,在我们北疆,不管是三岁的小儿还是八十的老翁,说出的话都不能反悔,江尚书没有反对,这便是自愿罚俸禄一年了?”

    元武帝最爱惜的便是面子,北疆公主已发话,他不得不随着,“江尚书敢说当然敢承认了。”

    江尚书一怔,后知知觉的发现说得太快了,已然掉入了段奕的一个圈套里。

    他马上看向段琸求情,一年的俸禄啊,段琸却将头扭过去,一脸的黑沉。

    江尚书不死心,“皇上,臣请求传太医,给奕王府的随从们看看伤势。”

    “那就多谢皇上体恤臣弟的随从了。”段奕的唇角微微一扬。

    元武帝咬牙沉着脸,挥了挥手。

    侍立一旁的福公公马上向外传话,“宣太医——”

    声音一叠叠的传出去,没多长的时间,太医到了。

    老太医给几个青山的隐卫一一查看了伤势。

    他的眉尖一挑,说道,“回皇上,这几个人都是很明显的外伤,而且伤得不轻,担架上的这一位,骨头都打得错位了。”

    青一马上朝元武帝跪下了,哭丧着脸说道,“皇上,小人们被打后,王爷说太子是未来的储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说挨打了就挨打了,又没打死人,不准小人们说出来。可谁想到太子府的人却说小人们的伤是假的。皇上,小人们冤枉啊!”

    “皇上,太子纵容仆人打人,还颠倒黑白,还诬陷奕亲王,这……这会让世人寒心啊,皇上——”

    “皇上,奕亲王忍气吞声,其实是为了维护太子的名声,可太子却不珍惜,非要闹出来。太子应该给王爷道歉。”

    顾太师与三公都纷纷说道。

    特别是顾太师,他本来觉得这朝会无聊得透顶,只想快点回家睡觉。

    谁想到是个整太子的机会,让他精神倍增。

    因为,他终于逮到一个对太子落井下石的机会了,还不得往死里踩上一脚?

    太子抢了他家非墨的总兵之位,还满城缉拿,这太子就是个小人!

    “胡说!分明是奕亲王的人率先进府闹的事!”段琸已怒不可遏,他从坐位上站起来怒指底下的一众臣子,“连他自己也说过是先带人到的太子府!本宫的府邸到现在还是一片狼藉!全被他砸坏了!”

    “太子殿下。”段奕的声音缓缓说道,看向段琸的眸子中冷芒一闪,“本王只带了这么几个瘦弱的护卫,如何与太子府的几百个护卫与家仆相争斗?那不是自己找死吗?不过,也的确是自己找麻烦了,本王的随从就差点死在太子府。”

    “王爷说的没错。何况这几人还伤得不轻啊。”

    “太子,知错就改,仍然是未来的明君!”

    朝中为段奕说话的人越来越多。

    连最初嚷嚷得最大声的江尚书也不敢吱声了,将身子渐渐的往人群中缩。

    他不过是帮着太子说了几句就被罚了一年的俸禄。有他这个前车之鉴,谁还敢再顶嘴?

    北疆公主又笑道,“皇上,太子错了,是不是要向他叔叔赔礼道歉?一家人嘛,说两句好听的话,矛盾不就过去了,是不是呢,太子殿下?”

    她的脸上蒙着薄薄的面纱,只留一双美目时不时地看向太子段琸。

    元武帝将这些看在眼里,心下了然。

    传说北疆公主生得丑,可哪里丑?分明是个美人。

    如果北疆公主看上了太子的话……

    元武帝也心知段琸也一定是吃了段奕的亏,但现在没有证据,而且,朝中大半的臣子都在帮着段奕说话,于段琸不利。

    还不如顺着北疆公主的台阶下。

    他忍了忍,道,“太子,向奕亲王认个错吧,吩咐着府里的护卫,下回看到王爷带着随从上太子府,都必须得恭恭敬敬的。”

    段琸赫然看向元武帝,咬了咬牙,走到段奕的面前,行了一礼,“本宫没有管好府邸的下人们,让王爷的随从吃了亏,是本宫疏于管教了。让王爷受了惊扰,是本宫的罪过。”

    段奕淡淡看了一眼段琸,轻笑一声,“道歉不过是好听的几句话,但这些护卫就让他们白白的吃苦受伤么?”

    段琸的脸马上变得森然,两眼微眯,“王爷想怎么样?”

    “赔偿!六个人,一人一万两。”段奕微微扬了扬眉梢,浅笑说道。

    “段奕!”段琸咬牙怒道,他居然敢敲诈他一个太子?

    “本王是你的叔叔!”段奕依旧浅浅笑着,只是眸中不见笑意,他又偏头看向上首的元武帝,“皇上,太子居然忘记了辈分,看来,他得好好到宗人府学习一下段氏的姻亲关系谱。”

    “太子,王爷说的没错啊,一个人一万两也不多呢,这几个人可是都伤得不轻啊。”

    “是啊,太子,这件事传出去也不好听,您打了皇叔的随从,这……这……,可是有些不敬啊!”

    一众酸腐的文臣们又开始言语围攻太子段琸。

    段琸的脸上已不能用黑沉来形容了,而是阴云滚滚,眼底闪着杀意!

    高高在座的元武帝发现太子又陷入了困境,只好忍着怒火道,“太子,奕亲王的要求不过份,你便拿出六万两来给他的随从吧。”

    不等段琸说话,段奕马上说道,“谢皇上!皇上英明。”

    元武帝恨不得将段奕一脚踢出大殿,议事,段奕常常是不发一言,损到他的利益了,他却比谁都说得要快。

    段琸直直盯着段奕,袖中的手指早已捏得青筋暴起。

    段奕直接忽视段琸的模样。

    他看向青一说道,“青一,你此刻便随太子府的夏公公去领赔偿的银子,一一发给这几个受伤的护卫。”

    “是,王爷。”青一低头说道。

    而他心中却是按耐不住的狂喜,六万两?王爷又小赚了一笔。

    也不枉他们几个的苦肉记了。

    ……

    早朝争吵了半日,终于散了。

    段琸看了一眼段奕后,神色冷沉的甩袖离去。

    对于太子看他向杀气腾腾的眼色,段奕仿若未见。

    他与顾太师边走边说笑。

    顾太师却是不敢太招惹这位王爷,离着他三步多远。

    好么,为了一个婪宠,奕亲王居然带着人上了太子府讨要。

    他会不会也带上人到他们家要非墨?

    坏了,还是离他再远一点,奕亲王虽然人不坏,但动机不纯啊。

    老太师连说了几个告辞,甩甩袖子飞快地跑走了。

    段奕看着他的背影只是哑然一笑。

    早朝虽散,但因为有北疆公主在,中午还设了宴席,各位臣子只是被太监们领着去休息,并未没有回家。

    因为青一已随了太子府的夏公公去拿那六万两的罚银去了,段奕的身边便没有了随从。

    青山设在宫中的眼线三青,派了一个心腹小太监小林子跟着段奕随时听遣。

    段奕信步朝御花园方向而行。

    待走到人少的地方时,他忽然袖子一甩,掌力发出直击身后一人。

    “啊——”一个宫女惊呼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段奕飞快地折了一根树枝直抵宫女的脖子。

    他低喝一声道,“说!谁派你来跟踪本王的?不说实话,本王马上让你见阎王!”

    跟踪段奕的正是绿玉。

    绿玉也不慌乱,她跪下来认直地说道,“奕王爷,奴婢虽是刘皇后身边的宫女,却是为曦小姐做事的,奴婢之所以跟着奕王爷,是因为想找一个僻静人少的地方告诉王爷一件机密事。”

    段奕两眼微眯,“你是曦小姐的人?你想跟本王说什么?”

    绿玉道,“王爷,奴婢与奴婢的妹妹今天一大早在御花园里剪花枝时,无意间偷听到了董尚宫与淑妃娘娘的对话,她们在密谋着算计王爷,王爷要当心。”

    “密谋什么?”

    “两人说话的声音很小,奴婢没有听清全部,但有些却听得分明,淑妃娘娘说事成之后,会请皇上下旨,将董尚宫赐与王爷为侧妃。”

    段奕的眸色迅即一冷,赐他一个侧妃?

    皇上淑妃最近是不是很闲了?总是管着他的事!

    他轻笑一声,收了树枝,但眼中仍是有一丝戾色闪过。

    绿玉以为是段奕仍要对她发火,她吓得不敢抬头。

    哪知段奕却朝她抬了抬手,说道,“你起来吧,既然你是曦小姐的人,她得知你将这件事告诉了本王,定然不会亏待你的。”

    绿玉松了口气,又朝段奕行了一个礼,这才匆匆的离开了。

    段奕转身问跟随他的小太监小林子,“她是曦小姐的人吗?”

    小林子点了点头回道,“这个叫绿玉,还有一个叫红玉,两个宫女都找过三青公公,说是曦小姐吩咐的。”

    段奕点了点头,“她们能找到三青,那便是曦小姐的人不错了。”

    小林子歪着头想了想又问道,“王爷,绿玉特意来通知王爷,王爷可得当心淑妃娘娘那里。”

    “进了这个宫里,哪一处地方不要担心着?”段奕轻笑,然后拂袖往前走去。

    ……

    淑妃的琉璃宫里。

    朝堂上刚才发生的事随着君臣散朝后,也很快传到了淑妃的耳朵里。

    她那丹凤眼的眼底闪着杀意,声音尖细的叫嚷起来。

    “又是奕亲王!他居然敢敲诈太子的银子?还是六万两?本宫不会让他这么欺负太子的!董菁!董菁!董菁在哪儿?”

    董菁被宫女们找来了。

    “准备好了没有?”淑妃厉声问道。

    段奕真是太猖狂了,她一定要将他踩到脚下!

    董菁忙回道,“娘娘,地方已准备好了。待会儿的宫宴设在鸿宇殿的正殿里,侧臣女选的地方就在鸿宇殿一侧的吉香阁。”

    淑妃红唇一扬,冷笑,“不错,那儿人多,今天定要他丢丢大脸!而且,永贞皇后的国丧还未满,双重罪,会让他身败名裂。”

    ------题外话------

    谢谢

    云墨微凉的10颗大钻石o(∩_∩)o</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