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96章 南宫辰的真实身份
    西宁月望向顾非墨,唇角抖了几下,惨白脸上溢一抹涩笑。[龙坛书网] w w W. longtanshuw.COM

    她的头发乱蓬蓬,脸色如死人一般的灰白,穿着一身普通妇人的衣衫。

    因为胸口被刺了一剑,脚筋又被挑断,一身血污。

    往日尊贵威严的皇贵妃,此时如一个女叫花子一般狼狈了。

    顾非墨在离她十来步远的地方站着,表情清冷。

    这张脸,同他的姐姐顾凤是一模一样。

    连看他的神情也是一样的,却为何……她是南诏国的祭祀坛圣姑?

    “非墨……”西宁月温和笑道,“你记得以前吗?你要什么东西,姐姐都会不遗余力的寻来给你,你要那北疆万两一匹的‘一点墨’,姐姐也是成群的买来给你……

    你在京中无人敢惹你,都是因为姐姐在后面袒护着你,非墨……我是你姐姐,我是……在林子里时我说我是西宁月,我是骗他们的……”

    顾非墨却冷着脸朝她大步走来,“你什么也不用说了,你的脸迷惑不了我,你的剑刺向那个黑衣女子时,我就发现你不是我姐姐!我姐姐手指握剑的方式很特别,天下只有她一人会。

    她一生爱美,哪怕是杀个人,动作也是美的,笑容也是美的。而不是你这般呆木着握剑如在杀一个牲口一般。”

    西宁月的脸色瞬即一白。

    顾非墨的唇角动了动,眼睛一红。

    他上前飞快地伸手抓起她的手腕,厉声喝问道,“你把我姐怎么样了?快说!”

    “你听我说,非墨……还是被你看出来了,我不是故意的要杀你的姐姐,我是被人逼的。他们照着你姐姐的模样给我换了容貌……”

    西宁月双手撑地坐了起来,脸色虽然是惨白的渗人,却依旧是温和的笑意。

    “你刺我一剑我不怪你,你刺的好……这样……你和我就能撇开关系了,老皇帝那儿不会罚你一个连带罪。……

    虽然我不是你亲姐姐,但是非墨……我一直将你当成是我的亲弟弟,我有一个弟弟和你一般大,你的性格同他是一样的,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她顿了顿咳嗽了几声,眼中马上闪出一丝狠毒,“要不是端木雅那个贱女人见死不救,他不会那么早死!他死时才只有十二岁!”

    她说了许多,顾非墨却并未对她生起半分的好感来。

    他的表情依旧清冷,厉声道,“果然同我猜的一样,我姐姐早已被你杀死了,还有,我问你,你为什么一直要杀一个手持银链子女子?说——”

    想着她的人一直追杀着曦曦,而她又不是自己的姐姐了,他袖中的手指此时捏得青筋暴起,恨不得一拳头打死她。

    “非墨……”西宁月望向他道,“不是我要杀她,是另有人要杀她,因为那链子是端木雅的,那她一定也是端木雅的亲人,我不想她死在别人的手里,我得抢在别人的前头将她抓到。我要那根链子。”

    “谁要杀她?”顾非墨脸色一沉厉声喝问。

    “不知道,一个穿着玄色斗篷的人,武功深不可测,人人都喊他国师。不服从就会死,连南诏国的一些旧臣长老也怕他。”

    “我不管谁指挥你,你敢杀她,你就得死!”

    “非墨!”西宁月见她说了这么多,顾非墨都无动于衷,而且眼底的杀意更甚,她心中不免惊惶起来,“不管怎么说,我不会害你,你手里有四十万大军,而我手里有银子,我有一支隐卫,不如,咱们反了这天下如何?我助你得这江山!”

    顾非墨闻言忽然高声地讽笑起来。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果然,这便是你的真心了,只为我手里的大军!才在林中做戏给旁人看!生生受了我一剑!但,你刺了那个女子,你以为我会饶你?”

    西宁月忙道,“不过是个女子罢了,非墨,姐姐一直隐忍着,就是想助你上位。你要多少女子都可以。”

    “我不需要!”他眸色沉了沉,拎着西宁月往双龙寨而去。

    山寨门口守着几个青衫男子。

    他一言不发的跃进了寨子。

    “顾公子站住!”守门的人叫嚷起来。

    “送个人给曦小姐,不要跟来!”

    他动作很快,转眼便消失在寨子的一片林阴里。

    “快告诉主子,顾非墨又来了!”

    这几个青衫男子正是青山酷司的人。

    顾非墨拎着西宁月到了后山小院,发现里面空无一人,那四个妇人正在清洗着屋子。

    他心头一沉。

    虽然知道这山上的数百人都是她的人,但心中仍在担心着。

    “你们当家的呢?”

    四个妇人互相看了看,摇摇头。

    他的眸色马上一冷,喝问道,“你们将她藏起来了?”

    青裳来后山小院拿东西,正看到顾非墨来了,同时也看到了他手里的西宁月。

    她木着脸说道,“顾公子,将你手里的女人给我们,我们主子说不与你为难了!”

    顾非墨回头,云曦的侍女?

    “你们小姐呢?”

    青裳沉着脸,“她为你挡了一剑,差点要了她的命,你还来找她?快将这个西宁月给我们主子!”

    “我要亲手交到你们小姐的手上。”他道。

    西宁月惊惶起来,送给旁人她就会死。

    “非墨,不要,快带我走吧,你将我送给别人,我会死的……”

    顾非墨看也不看西宁月,仍在沉着脸问青裳,“你们小姐在哪儿?”

    青裳知道这位顾家公子就是个倔脾气,说多也无用。

    “你跟我来!”

    “非墨,不要……非墨……”西宁月惶恐的抓着她的袖子。

    顾非墨抬手将她的手挥开,单手抓着她的一只手腕,将西宁月拖在地上前行。

    西宁月的脸,头,不时的撞上地上的石头,疼得一直哼哼着。

    青裳看了一眼顾非墨,有些讶然。

    这样的拖着一个人,走上一里路后,那西宁月的脸上还能有个全样?还不得拖得血肉模糊?

    看来,顾非墨对这个假贵妃真恨上了。

    这个女人就该狠狠的罚!

    欺负了太后这么多年,还枉想杀了小姐,活该受苦,活该死于极刑!

    ……

    云曦住的屋子在寨子后山的另一处院落中。

    较她前次住的小院更宽阔,原来是赵胜住的一处房舍,段奕让人收拾干净了让她住着养伤。

    院子门口守着吟霜,她看见顾非墨拖着西宁月走来,眉尖拧了拧,转身进了院子。

    里屋里,云曦靠在榻上休息着,段奕正喂她吃药。

    吟霜站在门口说道,“小姐,王爷,顾非墨带着那西宁月来了。”

    段奕的眉梢一挑,口里轻哼了一声,“那西宁月已被青一几人找到了,他抢了去又送回来,多此一举,无事找事!”

    云曦推开药碗,说道,“西宁月杀了他姐姐又装成他的姐姐,这件事一定令他难以接受,而据他说,他是被他姐姐从小宠着长大的,他心中必然有猜测有疑问,要是青一将那西宁月一时杀了,他问不出他要的东西,他如何能受得住?他如何面对他父母的寻问?现在送来了不是也一样?”

    然后,她眸色一冷,“我去看看那个西宁月。”

    段奕看向她,点头道,“好,她必须得死在你的手里!”

    云曦抬头望向段奕,将手放在他的手心里,指尖微微在发颤,“奕……”

    “本王等着这一天等了几年了。”段奕握着她的手,“我带你出去。”

    院子前的空地上。

    一身血污的西宁月正趴在地上,她的两条小腿上全是血。

    显然,她的腿已断,青一下手不轻。

    西宁月头发凌乱,血水与尘土已混在了一起,一身邋遢毫无往日的尊贵可言。

    段奕扶着云曦走到院门处站定了。

    顾非墨望向云曦,见她脸色依旧苍白,但眼神已变得清澈,知道她无事了,心下一松。

    他眸色沉沉地望着她,嘴唇动了动,将头扭开。

    西宁月被顾非墨一路拖着走来,半边脸颊都已被磨破,血肉与泥土混在一起,惨不忍睹。

    她察觉有人在前方站定了,忙抬起来头。

    面前站着二人,男子是段奕她不陌生,而那女子——

    一身紫衣似霞,脸色微微苍白,容颜娇美,两眼似笑非笑闪着狡黠,简直是端木雅再世。

    她惊愕的睁大了双眼,口里喃喃的说道,“丫头,你是不是端木雅的女儿?”

    “是!”云曦冷声说道。

    她的两眼直直地盯着西宁月,眼中闪着戾色,这个女人,就是害得她成了孤儿的凶手!

    “哈哈哈——”

    西宁月忽然大笑起来。

    又是这声音——

    云曦心中一阵抽紧,身子颤了颤。

    段奕将她的胳膊搂紧,扶着她半靠在自己的怀里。

    西宁月冷笑,“你那娘真是狡猾多端,明明生了两个女儿,却藏了一个,居然让你跑掉了!不过,你的行踪已被人发现,你活不久的!”

    云曦的眉梢扬了扬,冷笑一声,“但至少我活得比你久。而且,你知道吗?你的落网全是我一手布局,我发现了你的密道,再让皇上派人来抓你。”

    “原来是你这个小丫头搞的鬼,你倒是有几分本事。”西宁月看向云曦,眼底戾色翻腾。

    云曦对上她的眸光,毫不胆怯,反而是厉声的喝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我一家?我娘我爹哪里惹着你了?”

    西宁月哈哈哈一笑,“惹着我?她就惹着我了!你娘端木雅自持貌美便水性扬花,她嫁了人却还同她的义弟纠缠不清。端木斐明明是喜欢我的,为什么她一出现,端木斐就变了性格?”

    “我母亲的义弟喜欢的是我姑姑谢甜,他从没有喜过你,西宁月,你想杀人,不要枉自往她人的身上泼脏水!”

    “她自己下贱,还用得着泼?她明明不喜欢端木斐,却霸着他的心,她无耻!她下贱!”西宁月歇斯底里的叫起来。

    “看来你身上的剑刺得太少了!”云曦忽然伸手拔了青裳的长剑朝西宁月的大腿上刺去。

    “啊——”西宁月惨叫起来。

    忽然,她的手朝云曦甩去,什么东西被她扔向了云曦。

    “小姐,当心啊!”

    “找死!妖妇!”

    青裳与吟霜同时朝西宁月出手,挡在云曦的面前。

    顾非墨则是飞快地抬脚踩在了她的后背上。

    哪知云曦身影一晃,也只在片刻间,她已到了顾贵妃的身后。

    紫衣划过,如一抹烟霞飘过。

    她手持那柄削铁如泥的匕首,飞快地刺向了西宁月的左右两侧的胳膊上。

    西宁月疼的惨叫一声,整个人倒在地上疼得发抖。

    云曦冷笑着走到西宁月的面前,抬脚踩着她的手指。

    “我娘容颜貌美,周围的人都喜欢她,也有错?我父亲又没有惹着你,你却也杀了他,你当真心如蛇蝎!”

    西宁月浑身是血,疼得颤抖,“丫头,你胡说,我承认杀了端木雅,但没有杀谢宏!”

    “他死时,那脖子上插有一只双头蛇的短箭!就是你们那帮人中的一人射出的,不是你也是你的同伙,这笔帐,我要一起算!你如何杀了他们,我便如何还回去!”

    薄而雪亮的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刺目的光,直朝西宁月闪来。

    西宁月吓得尖声叫嚷道,“明人不做暗事,我杀了谁就杀了谁,没杀就没杀!”

    云曦的两眼闪着狠戾的目光,怒喝道,“狡辩!”

    匕首刺进西宁月的胸口,却不深,然后她又飞快的拔出,再刺!再拔,再刺!

    “你让我娘血尽而亡,我也让你血尽而亡!”

    西宁月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她的意思已开始迷糊。

    顾非墨这时却忽然捉住了云曦手腕,说道,“我知道你想杀她,但,还不能让她死!”

    段奕猛地挥袖朝顾非墨扫去,喝道,“顾非墨,你想干什么?这个女人,必须得死!她伤了曦曦,你忘记了吗?”

    顾非墨被段奕的袖风扫到一旁,他的身子晃了晃,没有向以往那样同段奕厮打起来。

    他沉声说道,“反正,你不能杀她!这个人我有用!”

    云曦看向段奕。

    段奕没说话,但那眸色渐渐的变冷。

    ……

    因着段奕担心云曦坐马车回京一路颠簸着吃不消,便让人从京中取来两人的衣物,在双龙寨里住了下来。

    回过京的青裳向云曦回话,“小姐,那谢五房的人果真全都下了死牢。勾结贵妃,私自吞掉皇家货物,元武帝暴怒之下要罚他们满门斩首。”

    青裳说起谢五房的狼狈样,如说书一般眉飞色舞。

    云曦淡淡地一笑,“意料之中的事。我不会放任任何人去抢谢枫的长公子位置。”

    “还有,元武帝命全城人搜捕顾贵妃与顾非墨。那顾太师由于受到女儿的牵连,不等皇上那儿降旨下来,自己请辞了,顾府现在是府门紧闭。”

    云曦捧着一本书,听着青裳说的话,半天没有看见去一页。显然,顾非墨受到了假贵妃的牵连。

    “还有呢。”青裳又道,“顾非墨西山的几十万大军由琸公子接管了。”

    云曦赫然看向青裳,两眼微微眯起。

    大军给了他?

    她心头一惊,如果是这样,她和段奕的日子只怕不好过,那可是个心胸比针尖还小的人!

    这西宁月还一时不能让她死!她得为顾非墨做证!

    她眉尖微微蹙起,“顾非墨将西宁月带到哪儿去了?”

    “就在小姐中午住过的那个后山小院。”青裳道。

    她扔掉书本,坐起身来,“我去看看。”

    “小姐。”青裳伸手拦着她一脸的为难,“主子不让你出院子门。小姐要是出门了,主子得打断奴婢的腿,还让奴婢写下了军令状。”

    “军令状?”云曦无奈抿了抿唇,“那么,你去给顾非墨传话,千万别让那西宁月死了,让她苟且的多活几日。”

    “是,小姐,奴婢这就去。”

    后山小院里,西宁月被顾非墨绑在一棵树上,她此时已是气如游丝。

    顾非墨坐在一个石桌旁自斟自饮喝着酒。

    两条长腿搁在石桌上,身子则懒散的靠在树上,眉眼间再不似以往的不羁与嘲讽,而是一片冷沉。

    “非墨,你快放了我。你这么做无疑是送死,你是打不过他的。”西宁月朝她低低的喊道,身上有伤,加上一天未吃东西,说话已开始带着**。

    顾非墨不理她,依旧闲闲的喝着酒。

    西宁月叹息了一声,又道,“姐姐看的出来,你喜欢段奕身边的那个小丫头,可,你喜欢谁也不能喜欢她!听我的,那个丫头你不能碰!她会给你带来麻烦。”

    顾非墨没理她,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西宁月又道,“非墨,南诏灵族有祖训,每十八年选一个祭祀坛圣姑,前一个本来是那丫头的母亲端木雅,但不知是谁动了手脚,在她小时候将她与灵族的一个高门的小姐互换了。将她藏到了邻国尹国,做了个小郡主。

    结果,那些人经过占卜找到了我,让我顶着她的名号做了圣姑。

    所以,我才恨着端木雅!要不是她,我不会这么惨!

    但老天报应快!端木雅的事后来还是曝光了,灵族的护法长老们开始派人追杀她。因为,选为圣姑是不可以成婚的,而她不仅成婚还生了孩子,就得死!她的夫婿也得死!

    我算着日子,选下任圣姑的日子也快到了。而历来圣姑的人选都是端木雅那一族的。按着年纪算,那丫头十之有九会被选上,所以,你最好离她远一点。”

    顾非墨赫然看向西宁月,声音低沉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西宁月将身子挪了挪,见他感兴趣了,两眼一亮,依旧温和的看着顾非墨,“我没有骗你,非墨,我一直当你是我亲弟弟,你放了我吧,非墨。”

    他的眼角却微微一挑,“你还在枉想我放了你?收了你的心思吧!我不会放你走的!”

    顾非墨喝完一壶酒转身出了小院。

    门口守着青一。

    青一抱着胳膊靠着门上,嘴角撇了撇,看着他眼皮直翻。

    “我不会放跑她的,你们放心。”顾非墨冷嗤一声,又问,“我让你传的话你传出去了没有?”

    “传出去了,不过——”青一摸着下巴,看着顾非墨眨了眨眼,问道,“顾公子,你这么做,万一她的同伙来了呢?”

    顾非墨没理他,转身又回到院中的石桌边坐下。

    青裳这时端着一个托盘走来。

    她朝院中看了看,没往里走,只站在院门口说道,“顾公子,我们小姐有话同你说。”

    顾非墨马上起身朝青裳走来,他朝她身后看了看,“曦小姐人呢?”

    青裳看了那西宁月一眼,说道,“你跟我来。”

    她带着顾非墨走离院子远了一些后,将手里的托盘往顾非墨的面前一送,说道,

    “小姐在休息不能出来,她让我传话给你,那西宁月最好让她活着。这是给西宁月的外伤药。”

    顾非墨的俊眉一挑,沉声问道,“为什么让她活着?”他只想让她死得最惨!

    “小姐的吩咐,青裳只是传话人。”

    ……

    远离村子的双龙寨,夜晚异常静谧。

    顾非墨的院子里没有一丝灯光,他双手抱剑坐在屋里,而屋子门微敞着门。

    西宁月仍是被捆在树上,耷拉着头,昏昏入睡。

    快二更天的时候,从墙头上跳下一个人来。

    一身玄色斗篷的男子缓步走到西宁月的面前。

    西宁月发觉有人来了,马上抬起头来。

    她欣喜的说道,“国师救我……”

    斗篷人正要说话,忽然,从屋子里跃出一人来,二话不说就往他的身上刺去。

    旋即,院门大开,青一带着人也冲了进来。

    “都闪开,这人是我的!”顾非墨提剑便刺。

    他的剑术在梁国几乎无人能及。

    斗篷人是连闪带躲开。

    墙头上也忽然跃来一人,段奕正手搭弓箭朝他射去。

    斗篷人,脚尖一点,手中也多了一把剑直刺段奕。

    顾非墨飞快的追上去,冷笑道,“你来了今日就别想活着走!”

    他的剑更快,手腕一翻剑尖直刺斗篷人后心。

    噗!

    剑尖直没那人后背。

    斗蓬人大怒,回掌一拍打向顾非墨,顾非墨没想到他还有力气反击,生生后退了好几步。

    同时,段奕的箭也射到了,斗篷人为了躲箭,又倒退了几步,顾非墨飞快地又补了一剑。

    噗!

    那人身子晃了晃,只能转身便逃。

    “抓住他,别让他逃走了!”青一扯着嗓着喊了一声。

    顾非墨提剑去追。

    “让青一他们去追,你就别追了。”段奕道,“原来你留着这西宁月是想拿她当诱饵?但,那斗篷人的身手不弱,你这么做,可有点儿冒险了。”

    顾非墨没说话,手中的剑扎在地上,脸色苍白。

    “你受了伤,别追了。当心他有同伙。还有,你确定你能追上二里路?”段奕看了他一眼,又说道,“多谢你刚才的及时出手,不然,可能是本王受伤。”

    顾非墨表情清冷,抿着唇没说话。

    段奕又道,“曦曦希望你不要再管这件事,你最好明早就回京,那个琸公子抢了你的西山军营总兵之职,你就甘心?”

    “什么?他当总兵?”顾非墨的眼里闪过一丝冷芒。

    “贵妃出事,你受牵连,他捡了个便宜。咱们的皇上一心栽培他,不是他是谁?”

    “他休想!”顾非墨愤愤然说道。

    ……

    次日一早,顾非墨来找段奕。

    “段奕。”他的眸色森然,“你们让本公子不要插手,本公子做不到,他们害死我姐,害死曦曦父母,我不放过他们!西宁月放在我手里,我一定要抓到那人幕后之人!”

    “放在本王这里也能引出那幕后之人出来。你不能带走,本王说过,等朝中的事一过,西宁月必须得死在曦曦的手里。”

    “不!段奕!”他道,“本公子信你的能力,但是,你的身边站着曦曦,你确定不会误伤她?而本公子孤家寡人,伤不伤的,日子照过,所以,西宁月得放在本公子这儿!就这么定了!”

    他说完,转身就走,押着半死不活的西宁月下山回京。

    他前脚一走,云曦也吩咐着青裳与吟霜收拾物品。

    段奕摁着她,抚着她的脸说道,“伤口还未全好,多住几天吧。”

    这个时候哪有心情住着?

    云曦摇头,声音低沉说道,“段奕,贵妃出事,朝中就得大变天,不回去看看怎么行?再说了,我这伤口就这么一小块,不碍事了。你换药时又不是没有看见到。”

    段奕见她执意要走,只好依了她。好在这儿离京中也不远,只有几十里路,缓缓行走,一二个时辰左右就到了。

    ……

    因为伤着的是肩头,云曦睡觉一直是侧着身子睡。

    在山寨时,睡的是大床,枕的是段奕的胳膊,现在坐着狭窄的马车回府,路上打瞌睡时,她只得扭着身子睡,结果下车时,腰上的肉抽筋了。

    疼得她的吸了一口凉气,进府时,只得扶着腰走路。

    虽然只是在外面住了一晚,但周嬷嬷却认为他们是出了趟远门一样,喜笑颜开的守在府门处。一见云曦下车,眼珠子往她的腰上瞟了好下。

    “终于回来了,这府里啊,少了曦小姐,怪冷清的。枫公子都候着多时了呢,小姐快到前厅去看看吧。”

    “我哥来了?”云曦讶然,然后甩开段奕的手飞快地朝前厅走。

    谢家五房的情况她得问问他。

    “动作慢点儿!”段奕跟在她的身后抱怨着。

    周嬷嬷站在原地眨眨眼,拉过一旁的青裳,笑嘻嘻地问道,“青裳,王爷嘱咐曦小姐慢一点儿走路,小姐是不是有了?”

    青裳眨着大眼睛,一脸疑惑,反问道,“小姐有了是什么意思?”

    “嘿,你这蠢丫头,有了就是怀上了啊,看王爷多细心的样子,还有曦小姐一直扶着腰,是不是有了?快说说,我好回太后。”周嬷嬷眨着好奇宝宝的小眼睛问道,喜得直搓手。

    青裳眨眨眼,“有不有,奴婢实在不知,但她扶着腰,却是腰上的肉抽筋了。”

    周嬷嬷僵住:“……”

    然后,她长长的叹息着往厨房里走去了,口里嘟囔着,白欢喜了。

    谢枫在王府的前厅里正等着云曦,得知她回府,他早早的就等着这里了。

    “曦儿。”谢枫拉着她坐下。

    见他神色冷峻,云曦忙问道,“哥哥可是有重要的事情来找妹妹相商。”

    谢枫点了点头,“是的,顾府出事了,你知道吧?”

    云曦点了点头,“我的侍女昨天跟我说了。太师自请辞官,顾非墨的官职被免了。”

    “何止是免了,他被通缉了!”谢枫沉声说道。

    “通缉,他又没有干什么?仅仅是他是顾贵妃的弟弟。”云曦冷笑道,“这是容不下他呢!”

    谢枫看着云曦,“曦儿,要不是顾府,哥哥早在五岁时就死了,虽然我平时总是对顾非墨甩着脸色,恶语相向,但那只是掩人耳目,更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但,我一直当顾府的人是亲人,咱们是不是帮上一帮?”

    “对哥哥有恩的人,当然要帮了。妹妹也隐隐猜到会这样,所以,才没有杀那假贵妃,让她好做证人。通缉顾非墨这种案子,一定是在大理寺审理,咱们找到顾非墨让他将证人送去就好了。”

    谢枫拧眉道,“但是,那个琸公子却手持圣旨宣布顾非墨归他亲自审。还下令见着顾非墨就直接抓,反抗就打死。”

    “什么?”呵,云曦冷笑,琸公子!果真心胸狭隘!

    谢枫走后,云曦叫出青龙,“去找找顾非墨!别让人杀了他。”

    “是,小主。”

    顾非墨要是倒下了,那个琸公子就得上天了,西山军营四十万总兵大人,权力果然够大!

    但,她不会让他得逞!

    ……

    傍晚时,宫中传来了圣旨,“宣奕亲王与谢云曦小姐次日进宫赴宴。”

    “进宫?”云曦挑眉,她看向段奕。

    段奕的唇边溢一抹讽笑,他拉着云曦的手说道,“贵妃一倒,咱们的皇上就更忙了。”

    次日一早,两人换了进宫的正装,坐着大马车往皇宫而来。

    守门的宫卫马上一拦,“王爷,皇上有令,进宫必须得下马车!”

    马车内,段奕正给云曦捏着睡酸的脖子,理也不理外面宫卫的问话。

    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先皇早已颁发下圣旨,金龙令同赤龙令一样,驾车进出宫门自由。本王可同皇上享有相同的待遇,谁敢阻拦!拦着必杀!”

    一只金龙令的腰牌从马车帘子里递出来,宫卫吓得慌忙跪下,“王爷,卑职们不敢了。”

    “下回记得不要拦着,敢误本王大事的,杀!”

    马车从宫门处扬长走进。

    一众刚到的小官吏们惊得目瞪口呆。想着,这天下也只有奕亲王敢同王爷抗衡。

    从一侧宫墙角落时闪出一人,正怨毒的望着走远的段奕的马车,唇边浮一抹冷笑。

    宴席开在鸿宇宫的正殿里。

    数百桌子整齐摆开。

    因着段奕的身份,他故意来得迟。

    上着的元武帝,明显的脸色不好,段奕不以为然,道了声皇兄后,拉着云曦的手在紧挨着元武帝的一侧坐下了。

    元武帝铁青着脸,扫了一眼段奕后朝一旁的福公公的道,“宣旨吧。”

    “是,皇上!”福公公缓缓的打开了圣旨,念着,“撤昭瑞太子,改封瑞候。封平王世子琸为皇太子——”

    全场惊得往上着看去。

    一身玉白锦袍的青年男子正缓步走到殿中,跪下,磕头,“谢圣上恩!”

    琸太子?

    段琸?

    云曦心中一阵讽笑,原来——

    这个人瞒得如此好,只为了今天的翻身!

    段奕也是微怔,但旋即,他看向辰前世琸眼中厉芒一闪!

    因为,段琸正死死的盯着云曦在看。

    眼中透着挑衅!</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