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94章 顾非墨说,谢云曦你敢死试试看

094章 顾非墨说,谢云曦你敢死试试看

作品:毒女戾妃 作者:江舞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段奕带着青山的人一路朝卧龙山与小孤山的山脚处追来。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因为人多,段奕恐自己的这支秘密暗卫被元武帝发现,便命众人分散的行动起来。

    到了晌午时,二百来人才聚集在山林。

    “主子,全到齐了。”青隐回话。

    所有的人都是一身青衣,连段奕也换了衣衫,一身短打的青衫打扮。

    段奕看向众人,神色冷俊沉声吩咐着,“每一处地方都不要放过,仔细搜,顾贵妃运着货物跑不快的。另外,若发现曦小姐的行踪,马上来报!”

    “是,主子!”

    青衫隐没在青色的山林间,转眼就不见一人。

    段奕望向四周翠色的山岚,沉着脸一言不发。

    他的身后跟着青一与青峰。

    青一狠狠的瞪眼看着青峰。

    青峰一脸无辜,小声音地嘀咕着,“那是女主子啊,女主子发话,我哪敢不从?”

    “你还有理了?”青一咬牙狠狠地踢了他一脚。

    ……

    谢枫带着元武帝拨下的人马也朝卧龙山与小孤山一带走来。

    他走得很急,心中更是焦急,那丫头片子究竟在哪儿?

    以前觉得她不像娘的性格,还果然不是娘生的。

    如此胆大,连他这个男儿都自叹不如。

    虽然赞赏她的大胆,但心中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一侧的白衣男子却是时不时的与谢枫温和说话。

    “枫公子不必担忧,那妖妃这回不会逃掉的。”

    谢枫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对这位身份莫测的白衣男子没有半丝儿的好感,对方竟也不嫌弃,一直客气说话,让人心中不由得生起狐疑。

    ……

    顾贵妃带着兰姑等人进了芙蓉山庄的地道。

    得知段奕一把火烧了她的庄子,她更是气得跳脚!“本宫真是太心慈了,就因为他的那张脸,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让着他,以至于到了今天不可收拾的地步。只要本宫今日不死,一定会要他死!”

    她口里骂着,脚步匆匆丝毫不敢停下来。

    兰姑提醒着说道,“娘娘,咱们还是快点走吧,时间不多了!九姑山的人正等着呢!”

    “走!”顾贵妃咬牙说道。

    ……

    云曦骑马带着朱雀几人赶着五辆大马车一路往卧龙山的方向而行。

    她坐在马上朝身后看去,远远的看见有几团黑影子一路跟着她。

    她唇角微弯,眼中一丝戾芒闪过。

    谢君宇,你想杀我,殊不知,本小姐正将你引入地狱!

    一行人出城才走了小半个时辰,又有一人一骑飞快地打马而来。

    云曦以为是过路的,便拉了马缰绳,让马儿让在一旁。

    哪知那人打马走到她的一侧,与她并驾而行。

    “曦小姐,你这是……出远门?”

    男子的声音温和,且熟悉。

    她扭头来看,发现是段轻尘。

    他依旧是天青色阔袖长衫,贵气带着几分洒然的身姿,打马与她并肩而行。

    如画般明朗的眉眼看着她温和而笑。

    云曦想起那日他掉落的那张画卷,心中莫名的对他排斥起来。

    “原来是睿世子。”她淡淡的回应了一句,“云曦的确要出远门,而且要赶时间,就不多陪睿世子闲聊了,失陪。”

    她朝段轻尘额首一礼,打马快速朝前奔去。

    段轻尘浅笑回道,“好。”

    而后,他策马让开道来,让云曦身后的几辆大马车先行。

    玉树般的男子端坐于马上,远眺云曦离去的身影,眼神微微眯起,略有所思。

    但也只是停留了小片刻,他扬了扬马鞭,策马朝另一条道上离开了。

    已经离开了一段路的云曦扭头朝段轻尘远去的方向看去。

    只见远处那人,因着策马疾驰,天青色阔袖长衫被风吹得翩然飞扬,身姿洒然。

    这样的男子,着朝服一身无双尊华,透着隐隐的威严,让人只想叩拜,着便装,又似落凡隐修的嫡仙。

    他待人温和,举止彬彬有礼,不像段奕与顾非墨两人那般,通身都是毛病,走哪儿都惹人嫌,让人想远远的避开。

    可,他居然没有坏传闻,男色女色都没有,真让人匪夷所思。

    而且,此时应是上早朝的时间,他身为朝中二品大员却跑到城郊来,又是孤身一人,这是去做什么?

    云曦转过身来,对身后赶着车的朱雀问道,“你对那睿王世子了解吗?是个怎样的人?”

    朱雀摇摇头,“小主,属下不清楚,睿王府的大门可是不轻意开。但属下凭直觉,这个人一定不简单。”

    云曦抿了抿唇,“我早看出来了,这人浑身透着诡异,他几次莫名的出现在我身边又莫名的走掉,虽然没看出他的恶意,但,让人心中生不出好感来。待回了京后,你悄悄的查一下。”

    “是,小主!”

    因为刚出京城门的道路是一马平川,因此,哪怕三五里路前的情况也看得分明。

    在后面一二里路的地方一直紧紧跟着云曦的谢君宇,也遥遥看到了一人与云曦说着话。

    他眼神一冷,只余一只手的手指用力的扣着窗棂,唇边浮着森然的笑意。

    车中的一个随行的护卫说道,“公子,那人是不是谢云曦的帮凶?他从咱们的马车边经过时,属下已看清他的面容,那分明是睿王世子,睿王世子怎么会和谢枫兄妹认识?”

    “那又如何?不过是以女色魅惑罢了,谢枫的这个妹妹,可比谢锦昆的其他几个女儿生得美艳。谢枫以此做筹码,他不傻。不过——”他忽然笑了,“你们看,那睿王世子不是已经走了吗?”

    “公子,果然走了!咱们在这里动手?”

    “这里怎么动手?这里动手,那城门楼上还看得见呢!再走远点,往前十里就是一片山地了,你们可以想她怎么死就怎么死!”

    护卫喜滋滋的搓着手,“是!公子!”

    ……

    车马队已进入了山林。

    因为道路崎岖,行走得更慢了。

    卧龙山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

    云曦看看头顶,太阳已快升到正中。

    朱雀在后面低声的说道,“小主,属下看见有几个人正朝咱们的马车围过来,想必那谢君宇已经开始行动了。”

    她微微弯了弯唇角,“让他们靠近,靠近了就动手!”

    “是,小主!”

    云曦朝天上看了看,对身后的人高声说道,“已是正午了。都停下来歇息着。”

    “是!小姐!”

    马车全部停下了。

    青裳与吟霜马上走到云曦的面前,“小姐,现在动手吗?”

    “不!”云曦道,“咱们主动,会将谢君宇吓跑,可就白忙了。我一会儿故意往林中走,他一准会跟上来,你们将他给我活捉了!我一会儿使计骗他,骗得着就好,骗不着,你们再来硬的。而他的属下,能捉就捉,捉不了就悄悄地杀了,不能放跑露出风声去!”

    “明白了,小姐!”青裳与吟霜同时回道。

    一行人停下来,吃东西,喝水。

    云曦又高声道,“我到前面走走,一会儿回来。你们不要跟来。”

    她走进了林子里的一处草丛里,看了看四周后,故意将裙子一提,蹲下身来。

    一直暗中跟着他的谢君宇与几个护卫心中窃喜。

    谢君宇嘿嘿一笑,说道,“谢云曦这是在那儿方便呢,正好捉了!快!”

    护卫一脸贼笑,“方便,那不是脱裤子了?嘿嘿嘿——”

    几个人悄悄的朝云曦围过去。

    “小妞儿,爷们来了哈——,嘻嘻嘻——!”

    “你太爷爷我来了!都给爷去死!”

    青裳与吟霜还有朱雀几人已抽出长剑,正要刺向谢君宇的几个护卫,却忽然从小道上掠过来一人,抢在了他们的前头,直接一脚将几个护卫踢飞了。

    动用之快,让人眼花缭乱。

    那人一脚扫倒五个人,还有一个谢君宇被他抓在手里,正挥着大拳头,死劲的揍着。

    他口里还一边骂骂咧咧着,“你他娘眼瞎了,敢动你太爷爷的人,老子今日将活剐了!”

    他一拳要揍向谢君宇的脑门,被云曦的银链子卷起了手腕,“顾非墨,别打伤了,他是我谢氏的人!一场误会呢。”

    谢君宇被他打死了,还演什么戏?

    顾非墨的手腕停在半空中,那脸色黑沉沉一片。

    而他的两眼中更是杀气腾腾,“谢云曦,像这等人,直接揍成肉酱扔了喂狗,还留着干什么?”

    好汉不吃眼前亏的谢君宇眼珠子一转,说道,“顾公子,的确是误会呢,我们以为是抢了东西的贼人,哪知大水冲了龙王庙。原来是云曦妹妹。”

    云曦将顾非墨推开,“你胡说什么?他是我本家的兄长。”然后又微笑着对谢君宇道,“君宇哥,这么巧啊,你是来凤栖山上香的吧?”

    卧龙山的另一则是凤栖山,谢家家庙便建在那上面。

    谢君宇一怔,然后讪笑说道,“正是。”,而一双眼则滴溜溜的转着想着心事。

    云曦又微微蹙起眉来,“我大哥有事出不了城,只好由我带着仆人拉着几车货物送往卧龙山那儿的庄子里。我们家仆人又少,我连丫头都用上了,可她们哪里懂赶马车?这山道又很难走。不知君宇大哥介不介意帮一个忙,让你的属下帮忙赶一下马车?”

    她在青州时,也一直是蒙面示人,因此,没有同谢君宇正面冲突然过。

    虽然谢五房一直同她与谢枫持仇视的态度,但也只是私下里算计,也没有当面撕破脸,云曦便一脸客气的相求。

    谢君宇往顾非墨的脸上看了一眼,那位暴龙正杀气腾腾的看着他,传说顾非墨的武功深不可测,惹着他可没好果子吃,不如与谢云曦暂且合作着,骗过去再说。

    当下,他便答应了,“没问题,小事而已。”

    “那就多谢君宇哥了。”云曦微微一笑,她又回头对朱雀说道,“朱雀,咱们接着走吧。”

    “是,小主!”

    整理好车马,云曦翻身上马继续往卧龙山山脚下的密林而行。

    顾非墨骑着他的一“一点墨”跟在云曦的一侧。

    走了一段路,他的神色一凝,低声对云曦喝道,“你来这儿干什么?赶紧回去!”

    云曦没理他,继续向前走。

    顾非墨探身过来拉着她的马缰绳子,眸色一冷,“你回不回?前面——你能不去!”

    她依旧没说话,谢君宇就骑马跟在她的身后不远的地方。

    一只脚都踏入她的圈套了,她怎能放弃?

    她从腰间的荷包里又摸出那只小笛,唇角的笑意诡异,扭头看向顾非墨。

    顾非墨响起刚才她那古怪的啸音将他的马惊走,又见她阴阴的笑着,脸色顿时一白,摆手说道,“行行行,不管你了。”

    但,却也没走,一直跟着。

    谢君宇不停的朝身后看去,他的人有二十个,谢云曦这边加上顾非墨一共是七个,如果用一下计的话……

    他的眸色一沉,唇角微弯,得意的一笑。

    车队进了卧龙山的山脚下的密林里,云曦骑马走在最前面。那处秘密林间小道就在眼前。

    顾非墨这时神色紧张的四处张望。

    云曦面色不惊微微阖着眼,耳中已捕捉到了身后远处的马匹奔跑的声音。

    果然,全都入局了。

    谢君宇朝左右看了看,发现林子更茂密,心中一阵窃喜,暗中朝自己的属下打着招呼,动手!

    二十个人忽然跃下马来,正要动手时,忽然又听到后面传来车马的声音。

    他恼恨的骂了一句,倒霉!这么偏僻的地方也有人来!

    想逃走,又担心遇到更强大的敌人,且留下看看再说,说不定可以拿谢云曦的人当挡箭牌。

    “圣姑,前方有人!”

    来的正是顾贵妃与她的侍女们。

    “咦,小公子怎么也在前面?”

    装成普通妇人的顾贵妃神色也是一凛,顾非墨怎么会在这里?

    “兰姑,快将小公子带走!”

    “是!”

    云曦听到身后的声音,故意地放慢了速度,同时从怀里抽出一块黑色布来遮起脸孔。

    顾非墨也发现了身后有人跟来。

    他回头朝身后看去,兰姑等人正骑马而来,后面跟着十几辆大马车。

    他调转了马头迎上去,眸色森冷看着兰姑等人。

    兰姑恭敬的说道,“小公子!这儿你不能来,请回吧。”

    “要是我不回呢?”顾非墨抬起下巴,冷然看着兰姑。

    “公子,这儿不安全。”

    云曦的车马依旧缓缓前行,顾非墨拦在两队车马的中间。这时,密林外渐渐的传来震耳的马蹄声。

    兰姑神色一变,坐在马车里的顾贵妃飞快的跳出车来。

    羽林卫的人马已来到近前,人们已经看到了顾贵妃,高喊一声,“有人私自运违禁货物,拿下!”

    “公公,那是贵妃娘娘!”不知有谁又高喊一声。

    “贵妃娘娘私自运违禁货物,一样也得拿下!”福公公伸手拔剑高喊一声。

    他被元武帝派来监军,便是要亲眼看着顾贵妃狼狈的被人捉住!

    “该死的,羽林卫们怎么来了?”顾贵妃只得弃车逃跑。

    而这时,青山酷司的人也到了,整个林中都响起了脚步踏着树叶的踩断树枝的声音。

    顾贵妃顿时神色大变,她今日被围困了?

    很快,狭小的林中响起了喊杀声。

    羽林卫与西宁月的侍女厮杀起来。

    顾非墨将云曦从马上拎下来,“快走!”

    朱雀几人簇拥着云曦离开。

    谢君宇发现情况不对,也跟着逃。

    逃?哪能随意你的意!云曦忽然高喊了一声,“谢五房的人跟顾贵妃是一伙的,他们想逃走!他们运了五马车的云州锦缎想送到九姑山去!被我们发现了,想劫持我们杀我们灭口!”

    什么?云州锦缎送到九姑山?福公公两眼一眯,怪道呢,那谢五房那天拿了最次等的锦缎卖与北疆人,原来拿了最好的送给顾贵妃!那便是同伙!

    “来人,速速抓住前方谢五房的人!”福公公尖着嗓子叫嚷起来!

    谢君宇的脸色顿时一变,该死的谢云曦敢诬陷他?

    “找死!”他跳起来挥起手掌朝谢云曦打去。

    虽然少了一根胳膊,但他也是从小习武,打来的力道不小。

    顾非墨冷笑着挥掌还击。

    白衣男子看到了顾非墨,眼底杀意一闪,顾非墨?

    他也在?而他身边的黑衣的蒙面女子……

    他眼神一冷,冷笑一声,“顾非墨与顾贵妃姐弟二人私自运送违禁货物,来人,捉住顾非墨!”

    霎时,林中的人纷纷朝顾非墨围过去。

    已经逃走的顾贵妃听到声音又折回了。

    兰姑焦急的相劝,“圣姑,快走吧!别管小公子了,他又不是你亲弟弟!”

    顾贵妃甩开兰姑的手,飞快地跑了回来。

    她持剑指着顾非墨,冷笑道,“小子,我不是你姐姐,你知道吗?你姐姐在五年多前就被本宫我杀了!我是南诏国祭祀坛的圣姑西宁月!我顶着顾贵妃的名号在宫里住了五年半,你今日敢引来人杀我,我饶不了你!”  顾非墨怔住,脸色渐渐的变得惨白,身子跟着颤了颤,心中纵然是千遍万遍的猜测过,但总是不敢相信是真的。

    “所以,你敢带人来抓我,我饶不了!去死!”长剑飞快地朝顾非墨刺去。

    顾非墨依旧僵在当地,目光涣散的看着“顾贵妃”。

    “顾贵妃”西宁月手里的剑犹豫了一下还是用力的朝顾非墨刺去。

    已经走开的云曦见顾非墨仍在那儿发怔,慌忙回来拉他。

    “快闪开!”

    她抱起顾非墨一躲,但仍慢了一步,长剑直刺云曦的肩头。

    云曦低哼了一声,身子朝一旁倒去。

    顾非墨这才清醒过来,“谢云曦——”

    他扭头看向西宁月,眼底嘣出杀意来,一手搂着云曦一手持剑朝西宁月刺去。

    “你为什么杀她!”

    西宁月没有躲开,生生受了那一剑。

    她的唇角抖了抖,冷笑道,“好,小子,好得很——”

    “圣姑!”兰姑又带着人跑回来。

    “抓住顾贵妃——”喊杀声越来越大。

    而这时,从林中深处忽然跃来一人,一身黑衣的斗篷,行动快如闪电的将西宁月的胳膊抓起,又很快的消失了。

    “别让顾贵妃逃走了,追!”喊杀声更是一声高过一声。

    “顾贵妃”西宁月的侍女都是顶尖高手,一人能抵十来个羽林卫,林中厮杀声四起。

    虽然段奕的青山隐卫也寻到了这里,但必竟来的人不多,有几人去追西宁月,有几人朝云曦奔来。

    白衣男子弃马朝顾非墨跑来,二话不说提剑便刺,“放开她!”

    顾非墨怒喝一声,“你不配!都给爷滚!”

    他踢飞了白衣男子的剑,抱着云曦就走。

    青裳与吟霜见云曦折回也跟着返回来,她们被面前的景象惊住了。

    虽然云曦受了一剑,但那一剑刺的并不是重要的位置,却为何血流了那么多?那地上的大片草叶都染了血。

    她整个人已晕死过去。

    “小姐——”

    “都滚开!”顾非墨怒吼一声将青裳与吟霜挥倒,又踢飞了朱雀,他抱着云曦跳上一匹马,飞快的朝林中跃去。

    白衣男子也随后跟上,大怒着喊道,“顾非墨你放下她!”

    “快追上去!顾非墨疯了吗?小主已经受伤了!他这是想干什么?”朱雀将受伤了青裳与吟霜扶起来,与青二青龙一起也朝顾非墨的方向追去。

    “抓住谢五房的人,抓住顾贵妃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

    手持圣旨的福公公尖着嗓子不时的喊着。

    虽然“顾贵妃”的侍女们武功高,谢君宇带的人也不少,但怎能敌得过一心想将顾贵妃处死的元武帝准备的人多。

    没有多长时间,寡不敌众的“顾贵妃”侍女与谢五房的人全部落败,死伤大半,没死的全被抓了。

    福公公满意的笑了,“带走!”

    ……

    谢枫带着一部分的人守在山脚下的一处出口处。

    他的随从阿海愤愤不平的说道,“公子,皇帝老儿好偏心,这打头阵的头功却不让公子得,而让那个僵尸脸的白衣人得去,哼!这线索还是公子你找到的呢!”

    阿海骑马跟在一旁,口里愤愤不平唠唠叨叨的说着。

    谢枫只淡淡然笑过,“皇家的事,咱们哪里懂?你没看出来吗,皇上一直在用心培养那个白衣公子,大家都叫他琸公子,也不知是哪个家族的人,如此栽培,将来必是人上人。咱们比不了。”

    想起段奕与云曦都希望他能通过此次抓捕顾贵妃,而能立上大功的计谋,他只能无奈一笑。

    计划赶不上变化。

    几个最先进入林中的青山隐卫没有追上顾非墨,马上出了林子来寻段奕。

    段奕也正在另一处路口等着“顾贵妃”逃出来。

    “主子,小姐受伤了,被顾非墨带走了。”

    “而且,顾非墨刺了一剑顾贵妃,但有一个黑衣斗篷人出现了,救走了顾贵妃,那人武功高深莫测,眨眼便不见了,从没见过那样高的轻功。”

    “斗蓬人?”青一眨了眨眼,“主子,八成是上回那人,同样的救走了顾贵妃。”

    曦曦受伤了?段奕的心中一阵抽痛,该死的顾非墨,他跟着她,她就会出事!

    段奕脸色阴沉,“青一传话下去,吩咐所有的青隐卫出动,全城搜寻顾贵妃,她此时阴谋败露,皇上那儿一定也会下旨搜捕。

    但是,她必须死在曦小姐的手里!

    另外,发现顾非墨的行踪马上发信号来报!”

    “是!”

    段奕翻身上巴马,朝山下追去。

    顾非墨,顾非墨,你想了吗?

    ……

    顾非墨甩开了众人,抱着晕迷的云曦上了卧龙山的双龙寨,只是寨门大关。

    赵胜与李安都进了城,去闹腾谢五老爷的铺子去了。

    因此寨子门关着,守门的只是一个老头。

    “开门!”

    老头耳朵不好,听不见,没理会。

    顾非墨恼恨的施展轻功跃进了寨子里!丢下一句话,“快传大夫到后山小院!不然烧了你的寨子!”

    然后,一阵风的走了。

    老头眨眨眼,这人这么凶?但,他在说什么?

    ……

    顾非墨抱着云曦来到上回他们二人住过的后院小院。

    他一脚踢开了门,飞奔进了里屋。

    他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床上,床上片刻间浸染了大片的血渍。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血?刚才一路跑来并未发觉,现在看到这副情景,顾非墨惊得一脸惨白。

    但云曦早已昏死过去,忽然不觉。

    只是,她的脸色白如纸,樱色红唇也失了往日的颜色。

    他颤抖着解开她的衣衫,肩头上只是一个一寸长的伤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血?

    大夫没来,他从自己里衣上撕了一块干净的布给她包扎起来。

    他颤声说道。“谢云曦!你别睡了,快醒来!”

    她没醒。

    过了近一个时辰仍是未醒。

    他伸手搭向她的脉博,微弱如丝。

    顾非墨的脸色一片惨白,整个身子开始颤抖。

    他从未如此的紧张过。

    “谢云曦,你若再不醒来。”他的嘴唇哆嗦着,“我就——”

    她昏醒,她仍不醒。

    他伸手温柔的捧着她的头,俯下身轻轻的一吻。

    “谢云曦你敢死的话,我便将你烧成灰,撒在我顾家陵园里,给你冠上我的顾姓!让你跟段奕那厮两两相望,生生世世痛苦,你若敢死——”

    他闭上眼,吻上她的唇。

    一直想吻她,可吻了为什么没有喜悦?</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