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85章 段轻尘的未婚妻
    画卷的边角有些微微泛黄,显然有些时日了。

    画上的女子一身素白衣衫,墨发垂落,通身上下未戴任何饰物,容貌与她一模一样。

    但那神色又超乎寻常的平静,悲,喜,忧,怒,半丝儿情绪也看不见。

    仿佛是个没有灵魂的人。

    但世间哪有这样的人?

    还是作画的人技法太差,画不出人的表情?画成一张僵尸脸木头人?

    正在她讶然的时候,段轻尘弯腰将画卷捡了起来,还从袖中取了一块帕子,轻轻的拭掉上面的灰尘。

    又小心的重新卷起,用一块绯色红绸布包裹起来。

    “多谢曦小姐帮轻尘捡到画卷,轻尘正忙,告辞了。”他含笑朝云曦微微额首,转身便朝马车走去。

    就这样……走了?不解释一下那画中人?

    “睿世子!”云曦朝他紧追了两步。

    他的未婚妻怎么会同她长得一模一样?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舅舅说母亲端木雅只生了她与谢婉两人,而且生下她二人后就一直生病,不可能还有其他的姐妹。

    母亲与父亲相爱一生,更不可能有异母姐妹。

    而且,父母又都是独子独女,所以,也不可能有表姐妹。

    毫无血亲关系的两人长得这般相似,这简直不可能。

    “曦小姐有事吗?”段轻尘停了脚步回过头来,浅浅笑着看着她。

    云曦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画卷,伸手指了指,问道,“睿世子,冒昧问一句,世子的未婚妻……是谁?”

    京城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地方大,人多,但是,城中几家最为显赫的府邸里几乎是没有秘密的。

    谁家娶谁家的,与谁是仇人是与谁是亲戚,都可问得出来。

    唯独睿王府,像是被人遗忘了一样,神秘,除了张扬的段轻暖郡主,里面的其他人包括仆人都是一个迷。

    段轻尘与段奕的年纪相仿,段奕因为她才久久没有娶妻,但皇室宗亲的段轻尘年过二十还是独身,就有些奇怪。

    忽然有个未婚妻也是闻所未闻的大稀罕事。

    段轻尘望向她的笑容忽然一窒。

    但只是一瞬,他依旧温和笑道,“轻尘的未婚妻……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轻尘在等她回来。”

    说完,他朝云曦浅浅点头后便转身上了马车。

    马车停在夏宅左侧隔壁一处宅子前,随后,段轻尘下了马车,走进了那所宅子。

    马车也很快的离开了。

    云曦这才记起那处一直空着的宅子是段轻尘的别院。

    “小姐,你在看什么呢?”青衣走来也顺着她的目光朝左侧宅子看去,口里说道,“咦?睿世子?他还真的住在咱们隔壁啊?”

    云曦没说话,转身朝府里走去。

    青衣见她脸上怏怏的,忙问道,“小姐在想什么呢?”

    她停了脚步,微眯起眸子看向青衣,“青衣,你说,世上会不会有完全没有血亲关系的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

    青衣眨眨眼,“怎么可能?”顿了顿,她又问,“小姐看到什么人长得像了吗?”

    云曦低着头,微微蹙眉没再说话,走了两步又折回来,“青衣,让青二备马车,我要去一趟奕王府。”

    青衣的眼睛马上一亮,欢喜说道,“是,小姐!”

    在府里养伤的主子知道小姐找他,该有多高兴!

    ……

    谢府里。

    夏玉言与谢枫带着礼品来见谢老夫人。

    这是夏玉言自和离以来,头次进谢府。

    上回出府时,这府里还是繁华一片,莺莺燕燕成群,喧哗吵闹,不失高门府邸的气派。

    可没几个月,便是沉寂一片,行走的仆人们个个都是小心谨慎。

    “夏夫人好,枫公子好。”但前院正厅里,依旧欢笑一片。

    丫头侍女见了二人纷纷行礼问好。

    夏玉言对跟着来的桂婶点了点头,桂婶马上从拎着的礼盒里取来荷包一一发过去。

    她笑呵呵的说道,“大家一起喜庆喜庆。”

    “谢桂婶。”丫头婆子们一脸的喜庆。

    众人都会看脸色,府里平时总是出事,老夫人一早到晚都沉着脸,今天公布说是请夏夫人与枫公子来吃饭,又请了相面的先生与族中的一位长者,机灵些的早已猜出是什么意思了。

    谢老夫人今日穿了一身新,头上戴着墨青色的抹额,卐字不连的同色对襟上衫,墨色裙子,一团喜气的坐在正厅上首。

    几个丫头围着赵玉娥在说笑。

    赵玉娥见谢枫走进来,早拿蒲扇挡着脸,且将头扭过了,掩唇而笑。

    谢枫一进正厅便看到了她,与她视线一对,脸色也微微一红。

    夏玉言满面含笑的拉着谢枫走到谢老夫人的跟前跪下了。

    “给老夫人见礼。”

    “老夫人好。”

    “林嬷嬷,金珠,快扶他们起来。”谢老夫人也笑着指挥着身边人。

    看坐,上茶。

    谢枫命跟来的仆人送上礼品。

    各式赤金首饰,玉玩器皿,云州上等锦缎,海外来的珐琅,满满抬了一箱上来。

    见面礼虽没有段奕的奢华,但比一般大户人家只强不差。

    媒人是谢氏的一个长者,谢老夫人命人取来赵玉娥的生辰庚贴送到夏玉言的手上。

    夏玉言转手递到谢枫的手上。

    谢枫微微怔住,殷红庚贴来得快得不像真实。

    赵玉娥的丫头丽儿对旁人指着谢枫嘻嘻的笑起来。

    赵玉娥怒得拧了她一把。

    谢枫的脸更红了。

    谢老夫人笑道,“倒是两个不错的孩子,言娘,我将玉娥托福阿枫,你也得看好了。”

    夏玉言忙说道,“老夫人,言娘自会将玉娥当成女儿一般养的。”

    谢老夫人长吁一声说道,“我自是信你的。”

    满屋喜气洋洋正说着话,外间又有仆人来传话,“老夫人,谢五老爷与宇公子到了。”

    谢老夫人探头朝外看了一眼,神色一暗,淡淡说道,“请他们到偏厅先坐着,一会儿一起吃饭吧。”

    谢枫的却是神色一凛,眉尖微拧。

    谢五房的人来做什么?

    云曦说,谢家五房的人在青州时就一直同醉仙楼的人做对,甚至公然陷害。

    而且,两家争闹时,谢五老爷的侄子也死在灾民的手里。

    只有那个谢蓁到夏宅里闹了一次,再不见五房的人再有什么动作。

    这是认输了,还是又想干什么?

    管家谢来贵又道,谢五老爷还带了礼单来。

    坐在下首的夏玉言忙拿眼偷偷看向老夫人那里,

    只见老夫人只轻笑一声,看也不看礼单,随手交与林嬷嬷,又依旧同夏玉言说起话来。

    夏玉言的心中不免七上八下。

    谢锦昆已出局,这谢五房的人就行动了?那么枫儿呢?

    她偏头看向谢枫,却见他神色淡淡,一派自然。

    夏玉言端起茶碗喝着茶,掩着心头的担忧。

    酒宴在偏厅里摆开。

    谢老夫人带着谢枫与夏玉言走进厅中的时候,谢五老爷与谢君宇讶然一瞬。

    但两人很快又收了情绪,双双上前见礼。

    谢老夫人客气的还了礼,笑道,“都是自家人,不用多礼了,入席吧。”

    但她脸上的笑容却是浮着的,经过谢锦昆的事情后,她对主动上门来示好的谢氏子弟,都多个了心眼。

    因为都是自家人,所以没有分厅摆酒宴

    只是设了男女两桌。

    谢五老爷,谢君宇,谢枫一桌。

    谢老夫人,夏玉言,赵玉娥,以及谢五老爷的小女儿谢茹一桌。

    席上看似和气一团。

    但谢枫看得出,坐在他一侧的谢君宇看他的神色很不善。

    但,他却佯装不知。

    且看看这谢君宇想干什么。

    “听说枫大哥在北疆时上过战场杀过敌人?”谢君宇捧上一杯酒,唇角微勾看着谢枫说道。

    谢枫也举杯回礼,“一个小小的领兵队长,不算什么。”

    “枫大哥谦虚了,上过战场无论官大官小都能称为英雄。三日后,我谢氏在京中的少年子弟要到北城门附近的精武场赛马。

    不如枫大哥也一起去?枫大哥上过战场的人一定精通马术。或许能对马术不精的小弟们指点一二?”

    话语虽是邀请,但暗中带着挑衅,不去,人家拍马屁拍了一通还害怕了未免会惹人嘲笑。

    他看向女眷的那一桌,赵玉娥正眨着大睛看着他,一脸的崇拜。

    去的话……

    谢枫抬眉看向谢君宇,目光冷沉,面色不改,微微勾唇笑道,“好,枫也正好同族中的子弟们多多切磋一下技艺。”

    “君宇等着枫大哥的光临。”谢君宇扬唇一笑。

    只是笑意不真,藏着一抹冷芒。

    ……

    云曦坐着马车到了奕王府。

    青二按着往常一样准备将车停在王府的正门前。

    这时,云曦却忽然说道,“停侧门那儿。”

    青衣有些不解,“小姐,为什么不走正门?”

    云曦看了她一眼没说话,青二将马车赶在侧门旁停下了。

    王府的侧门正关着,她也没有叫人开门,而是脚尖点地,飞身跃上院墙跳进了王府。

    青二摸摸头,一脸懵懂地问青衣,“曦小姐今天可真奇怪,正门不走走侧门,而且还是爬墙进去?”

    青衣伸手托着下巴,笑嘻嘻说道,“她是不是想给主子一个惊喜?”

    青二的眼珠子转了转,也笑道,“那么,咱们也不说。让他们各自惊喜?”

    两人相视嘿嘿一笑,也不将马车赶到正门也不通报,就地坐着休憩起来。

    云曦跳进王府内,马上有一个暗卫闪身出来,“谁?”

    暗卫一见是她,惊诧的眨着眼,这……未来的女主子干什么爬墙?

    云曦摆摆手,沉声说道,“不准说!”

    “是!不说。”哪敢说啊,得罪女主子,王爷还不得抽了他的皮?

    暗卫赶紧放行了。

    奕王府府中的路,她早已记得熟悉。

    绕过一片人工湖,穿过几处庭院,再往前走便是段奕的书房兼卧房。

    她正要走过去,忽然听到前方有脚声传来。

    一个侍女说道,“太后中的毒就没有解的吗?吃什么东西都吃不出味来,吃多了还吐,这可怎么行?”

    “没有解药,医术那么高的朽木道长都拿这毒没有办法呢。”

    “哎,太后就这样了吗?”

    “不知道啊,王爷前几年年年出府去寻药,一点有用的药都没有找到。”

    前方一条小径上,两个侍女的手里捧着拖盘一前一后的朝一处院落走去。

    云曦的眉尖微微一拧,她第一次来时,段奕就说过太后的毒无药可解。

    她低下头,看了看袖中的手。

    白皙,纤长。

    她的掌心血……

    云曦的眼睫闪了闪,抿着唇快步朝太后的院落走去。

    院中的侍女们乍一见她进来,惊得纷纷跪下了,“曦小姐。”

    云曦朝众人抬了抬手,又抬头朝前方正屋里看去,低声说道,“起来吧,你们,小点声,不要惊着太后娘娘。”

    “是。”

    正屋里,侍女都脚步轻轻,见她进来惊讶着要行礼,都被她挥手制止了。

    “我来看太太后,你们各自去忙吧。”她看向里屋,里屋里,帏幔低垂。

    侍女小声道,“太后还未起床呢。曦小姐请先在外间候着。”

    她点了点头,自己找了地方坐下了。

    侍女各自去忙。

    一个侍女朝桌上放着的药碗来。

    她忽然指着自己桌边的茶碗说道,“我不喝这种绿茶,有茉莉花吗?”

    “有的,曦小姐请稍等。”

    等侍女走开后,她趁人不注意时,飞快将绑在小腿上的匕首拔下来,然后往手心处一划,将掌心的血挤入到了药碗里。

    待听到脚步声又走来后,她又飞快的收了匕首。

    侍女端了茶水进来,“曦小姐,请用茶。”

    一个嬷嬷从太后的里间屋子里走出来,同样看到云曦讶然了一会儿,行了礼后,又对那侍女道,“太后醒了,快将药端进去。”

    然后是一叠声的脚步声音朝里间屋子走去。

    小半个时辰后,德慈太后由嬷嬷扶着走出来。

    “太后娘娘金安万福。”云曦走上前行了礼。

    德慈太后看见云曦便笑道,“难怪哀家今日精神好,原来是你来了,快到哀家这边来。瑞嬷嬷,这孩子倒成了哀家的福星了。”

    瑞嬷嬷也笑道,“是啊,奴婢也瞧着太后的精神也比往常好了许多呢。”

    云曦往太后的脸上瞧去,果真见她眉眼间的倦怠色不见了,便知是她的掌心血起了作用。

    但是,太后中毒多年,这一次只怕不够用。

    她的眼睫闪了闪,笑道,“云曦是太后娘娘的福星,太后不如多留云曦在王府里住上几天?”

    如果在太后身边多待上几天,也许能解了那毒。

    德慈一怔,旋即笑道,“好好好,哀家也早有这个意思了,又担心你女孩儿家难为情。”

    然后,她朝瑞嬷嬷使了个眼色,瑞嬷嬷欢喜着飞快地跑出去了。

    云曦正低头想着事情,丝毫未觉得说了什么反常的话。

    瑞嬷嬷小跑着找到了府里的管事嬷嬷周嬷嬷。

    “胖婆子,太后娘娘吩咐,曦小姐今晚住王爷屋里,你赶紧收拾起来!”

    周嬷嬷惊得一跳,连身上的肉也跟着抖了抖,眨了眨小豆子眼睛,“真……真的?”

    “太后吩咐还有假?曦小姐在太后那里呢!快点!”瑞嬷嬷喜得合手念着佛。

    “好,我这就吩咐着人收拾屋子去。王爷那屋子这几天一阵药味,曦小姐怕是闻着不习惯。”

    两个嬷嬷商议了一番好,欢喜的去准备去了。

    书房里。

    段奕喝了药后,正靠在榻上看着文书。

    青州虽然已开始下雨,也有个青隐在那里坐阵,但他仍然怕出事,只希望尽早的撇开那里的差事。

    周嬷嬷带着朱婶与两个小仆走了进来,对段奕行了礼说道,“王爷,太后吩咐奴婢们来给您收拾屋子。”

    说完,她喜滋滋对众人一挥手,“动作快点,一个时辰后这里必须换个样儿!”

    “是!”

    这几人,有人拖地,有人抬了不少开得绚丽的盆载进来。

    周嬷嬷又给段奕的大床上换上了喜庆的朱红色,屋里又熏起香来。

    段奕看着这群人忙得脚不踮地,不禁挑眉问道,“嬷嬷,太后让你们收拾本王的屋子本王没意见,但是那床上为什么一团艳红?

    花瓶还换个粉红色?这屋里被你们整得像个女子的闺房了,你们这是做什么?”

    周嬷嬷笑眯眯的说道,“王爷,曦小姐来了,这屋子就得收拾啊。”

    段奕微怔,旋即飞快地丢开手里的文书朝书房外走,走了两步发现还没有问她在哪儿。

    “曦小姐人呢?”周嬷嬷一脸的讶然,眨了眨眼,说道,“王爷,曦小姐在太后那里啊,您不知道?”

    段奕又低头看了一眼身上散开的衣衫,凌乱。而一旁的琉璃屏风中的他,也是一副病体的模样。

    他马上回了屋子重新换了一身出来,这才脚步匆匆朝太后的院中走去。

    云曦正陪太后说着话,同时留心关注着她的脸色。

    这时,她的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她也没有在意,以为是哪个宫女。

    谁知胳膊被人忽然抓起。

    她回头一看,见段奕正黑沉着脸站在她的身后。

    “母后,儿臣正找她呢,先带她离开一会儿。”

    德慈太后见二人手拉手,亲密无间哪里会反对?

    便笑道,“正好,你来了就带她到府里四处走走。哀家腿脚无力,走不动呢。”

    云曦被段奕抓着胳膊拖出太后的院子,一直拖回了书房。

    他又将周嬷嬷等人赶出了书房,将门“砰”的一声关死了。

    “怎么啦?”段奕的脸色不大好,阴沉一片,云曦小心的问道。

    段奕不说话,而是抓起她的左手,双目直直的盯着她,“你又割手掌了?”

    原来是这个。

    云曦伸过右手抱着段奕的脖了,抬头看他,“奕,太后是你母亲,她身子不好,你担心,我也会担心啊。

    她中了毒没有解药,而我的掌心血能解毒,所以……不就是割了一点掌心血吗?又不碍事。”

    “不碍事?……”段奕的脸色微微一白,猛地将她拉入怀里,双手紧紧地搂着她,“父精母血,你怎么能随意丢弃血?你母亲要是知道了,该怎样伤心?”

    云曦被他的紧张神惊住了,“段奕,是不是我的血有问题?”

    “没有,只是……怕引起不怀好意的人伤害你。”段奕将她的身子松开一些,黑着脸看向她,“下次再看到你割手掌,本王要行使夫纲了!”

    云曦翻了个白眼,夫纲?她的妻纲还没使出呢。

    “嗯?本王说的无用?哼!”段奕伸手捧起她的脸,然后俯身重重的吻下来,霸道,不客气。

    云曦几乎不能呼吸,只能伸手推他。

    段奕哼了一声,“夫纲,得从未婚妻时一一熟悉起来,不得抗拒!”

    他又低下头来。

    云曦忽然伸手挡着他的唇,眉尖微微拧起。

    “段奕。”她道,“段轻尘的手里有一张画像,同我的相貌一模一样,他说……那是他的未婚妻。我是不是还有一个姐妹?”

    段奕赫然看向她,眼睛微微眯起,“段轻尘?”

    T(..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