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67章 安氏,你割我一刀我还你十倍!

067章 安氏,你割我一刀我还你十倍!

作品:毒女戾妃 作者:江舞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因为酒楼的位置特殊,是建在城隍庙的一侧,因此,店中生意红火坐无虚席。

    许多到城隍庙里拜神仙算卦或是游玩的人,都会选附近的酒楼茶肆小憩。

    而这座酒楼离城隍庙最近,因此,生意最好,人最多。

    云曦被顾非墨拽进楼梯对面的一间雅间里。

    青衣则紧跟着云曦不走,一双眼睛时时盯着顾非墨。

    “这间雅间正对着即将要唱戏的那一间,怎么样?本公子挑的位置好吧?”顾非墨扬了扬眉一脸的得意。

    他倒了一杯茶水递到云曦面前的茶几上。

    云曦正要伸手去接,却被青衣抢过去了。

    她将茶杯放在鼻前闻了闻,又倒了几滴于掌心,伸舌舔了舔,品了一下后,这才送到云曦的面前,“小姐,喝吧,茶水没问题!”

    顾非墨的脸一黑:“……”

    云曦挑挑眉,“青衣,这是顾公子倒的茶水,你怀疑他做什么?”

    青衣不做声,心中腹诽着,天下谁都可以放心,顾小白脸最不放心!

    第一次见到曦小姐就扯人家衣衫,那心思绝对污!

    他刚才都拿出了青楼的**散来了,天晓得他会不会偷偷的放入小姐的茶水里?

    偏偏小姐又不愿走,她又打不过顾小白脸,要是小姐着了他的算计的话——

    青衣的心头一惊,脸色更加黑沉,暗暗咬着牙重重的哼了一声。

    顾非墨觉得这丫头跟着主子,跟得也太近了,赶又赶不走!着实可恨!

    他冷哼了一声,说道:“有其主,必有其仆!一个样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青衣怒目:“!”

    云曦见这二人眼中的眼风刀子飞来飞去,只差没有打起来,心中无奈又好笑。

    她马上转移话题,“青衣,我让你发出的贴子你发了没有?”

    青衣点点头说道,“发了,小姐,只是,你从不与那些高门的小姐们来往,不知她们会不会来。”

    云曦往顾非墨的脸上瞥了一眼,微微一笑,“以我的名义发贴子,她们不会来,但是以另一个人的名义发的话,没有一个不会来。”

    青衣眨眨眼,“谁?”

    云曦浅笑着不说话。

    顾非墨正低头拭弄茶杯,听闻云曦说请了不少高门的小姐,忙抬起来头,“一群叽叽喳喳的麻雀,你请她们做什么?”

    “看戏啊。”云曦眨眨眼,然后勾唇冷笑,“谢云容请了刘策与谢老夫人还有谢锦昆看戏,我怎么不回敬一下呢?”

    顾非墨见她眼里闪着狡黠的光,微微拧眉,说道,“我怎么觉得你还有什么隐瞒的?”

    “哪有啊?”云曦转眸过去,又对青衣说道,“吩咐朱雀,谢老夫人进了屋子之后,就将那间屋子给拆了!”

    顾非墨眸色一亮,“这主意不错!”

    谢锦昆敢将曦曦母女赶出去,便让他吃吃苦头丢丢脸!看他宝贝的女人是什么德行!

    外间的楼道上,谢云容已扶着谢老夫人的胳膊缓缓往二楼走。

    “老夫人,安姨娘早已安排好了位置,那间雅间靠着街市,又可以看到街景,还可以看到一侧城隍前的杂耍热闹。”谢云容声音柔和的说道。

    云曦听到她的声音暗暗冷嗤。

    谢云容可真会伪装,除了在谢老夫人与谢锦昆的面前装一副温柔乖乖女儿的模样,其他时候其他人的面前,她的跋扈,心毒,不比她的母亲安氏差。

    云曦将雅间的门微微拉开了一些,只见谢云容着一身玉色长裙,梳着简单的发髻,脸上是浅浅温和的笑容,清丽如仙子。

    只是,若仙子的母亲是个**荡妇的话,这仙子的名声只怕是不保了。

    谢云容扶着谢老夫人的手,身后跟着金珠金锭两个大丫头。

    “母亲!”谢锦昆这时也上楼来了,他寻芍药没寻着,因此来晚了。

    谢老夫人回头看了他一眼,表情淡淡的,“来了就一起吃个饭吧。”

    这时,住在夏宅对面的刘策朝这边走来,见到谢老夫人,马上恭敬的行礼。

    “谢老夫人好。”

    谢老夫人对京中的各官员大多熟悉,却对刘策陌生。

    “晚生是住谢府斜对面的刘策,原任宁江两州的盐运使,现在来京述职。”刘策恭敬的行了一礼,“在下接到贴子,说老夫人请了在下来吃茶。”

    请他喝茶?谢老夫人有些诧异,她并不曾请州,今天只是家中的家眷出行。

    但出于礼貌,她仍客气的还礼,朝他抬抬手。“原来是刘先生啊。”

    谢锦昆看到刘策重重的哼了一声,长得漂亮就了不起了?一把年纪还学少年勾搭妇人!

    他想起刘策跟夏玉言在众目睽睽之下有说有笑,对刘策就没好眼色,“刘策,今日是本府的家眷出行,怎么会请你一个外人!”

    谢云容马上拿眼神示意她的丫头玉枝开门。

    玉枝将门推开了。

    谢云容说道,“老夫人,父亲,先进去说话啊,刘先生是邻居,也一起进吧。”

    她周到有礼的一一邀请。

    谁知雅间的里间里传来说话声。

    一个妇人的娇魅声音说道,“小哥的身材不错啊,比我以前那两个男人都强多了,劲力也大!”

    另一个妇人也说道,

    “大黑,在这儿不能的!等事成后,晚上我再去你那儿!包你快活!那谢锦昆还没弄死呢,你不能这么急!被他发现可不好!”

    “大爷我等不急了,就现在吧,”

    “这里人多……”

    “你又不是黄花大姑娘头一回,人多人少有什么关系?今日早上你还主动坐到爷身上,现在怎么扭捏起来了?快点,像早上那样来一次。”

    谢锦昆顿时僵住,怎么是安氏的声音?

    刘策也是一惊,珍娘这个水性扬花的女人也在?

    谢老夫人的脸顿时一黑。

    谢云容却是一脸惨白,怎么不是芍药与夏玉言那两个贱女人?

    谢老夫人庆幸今天没有将赵玉娥带来,她朝金珠喝道,“将二小姐请出去!”

    谢云容心中早已惊骇不已,谢老夫人不赶她,她也会跑!

    她急忙往后退,今日酒楼里上上下下都是人,酒楼一侧的城隍庙里里外外,更是人山人海。

    要是给人看见她的母亲与人在这里苟合,而她也在现场的话,那她可没法活了,她的脸就丢尽了。

    只是,谢云容才跑了两步,便有人走这边走来堵了她的去路。

    顾非墨的堂妹顾鸢与段轻尘的妹妹段轻暖,以及其他的几个高门小姐与她们的侍女也上了楼。

    小姐加丫环呼啦啦一大群足有一二十人之多。

    一行人拦着谢云容,“哟,这不是谢二小姐吗?你怎么在这儿?正好,咱们一起吃饭罢,然后再到庙里数神仙,怎么样?”

    顾鸢笑着上前拉着谢云容说道,“谢二小姐,原来你也来了啊,你有没有看见我堂哥顾非墨?他写了贴子请我们来这儿吃饭,怎么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

    “没……没注意。”谢云容慌得不得了,偏偏这些该死的女人们拦着了她,气死她了!

    段轻暖因为谢云容上回弄坏了她的首饰,害得她没有见着顾非墨,心中一直气闷着,此时见到谢云容,便挑着冷眉,立于一旁不说话。

    而她心中却想着,一定要再找个机会好好地收拾一下这个自以为是的谢云容。

    她又看到谢云容一脸的焦急,便故意地拦着她。

    她的身份在一众小姐们中最高,且性子最跋扈,她不走,所有人都不走了,全将谢云容围住了。

    谢云容差得哭起来。

    顾非墨从门缝里看到那一群叽叽喳喳的莺莺燕燕,脸色马上一沉。

    他扭过头来恶恶狠狠的看着谢云曦,咬着牙说道,“这些女人是不是你弄来的?你刚才说打着他人的名义,是不是我?我听见我堂妹在提我的名字了。”

    云曦轻眨睫,说道,“想不到,你在京中的女人圈子里人缘这么好,我只写了五封贴子,没想到来了十个小姐。”

    顾非墨咬牙,“谢云曦——”

    “你又没吃亏,你生气什么?”

    顾非墨黑着脸,“……”

    楼道上,一群女子围着谢云容七嘴八舌的说着话,忽然,她们前面的一间雅间的屋子却忽然坍塌了。

    雕着花纹的整堵木墙惊得众女子尖叫起来。

    另一间雅间的顾非墨更是一脸的鄙夷。

    倒塌的雅间里,两个光着身子的女子与几个赤身的男子正滚作一处。

    谢云容的父亲谢锦昆正挥着拳头用力地捶打其中一个妇人。

    朱雀与白虎玄武几人推倒房间后,齐齐隐藏了起来,几人看到雅间屋里的男男女女,均是一脸鄙夷。

    这便是算计曦小姐母亲的下场!不怕死的再来!

    白虎嘿嘿一笑,扯着嚷子叫喊起来,“嘿,快看,那不穿衣服的女人,有一个长得胖些的是谢尚书的老婆安氏!”

    玄武回道,“什么尚书,早都不是了,谢锦昆如今早被皇上贬了官!”

    白虎哈哈一笑,“想不到他老婆这么彪悍啊,一女御八男啊。”

    顾鸢看到那画面,马上脸一红,将头扭过了,说道,“呀,这……这,大白天的,这是……”

    她也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儿家,顿时吓得拉着丫头就跑掉了。

    有几个胆小的跟着跑。

    几个胆大的没有走。

    段轻暖笑嘻嘻的拉着谢云容,“有人说那是你母亲,走,一起看看去,我记得你母亲没这么丑的,怎么全身肥肉啊,可别让人认借了,误会了。谁管诬陷你母亲,我帮你教训他!”

    这真是个天大的奇闻,她一定要说与所有人听,看谢云容还是不是自负清高的样子!

    谢云容吓得身子哆嗦,然后她心一计,两眼一闭往地上倒去,装晕!

    丫头玉枝忙上前扶起她,“小姐,你怎么啦?”又哭着对段轻暖说道,“郡主,我家小姐晕了,她不能陪你了,请见谅。”

    ……

    谢云容是装晕逃过了。

    但谢锦昆却躲不了,他得留下来收拾乱摊子。

    谢老夫人一言不发的事着丫头们走开。

    床上的珍娘与安氏都回过神来。

    珍娘哭着叫刘策,刘策冷着脸转身便走了。

    她想上前追,却被两个男子摁着走不了。

    安氏也看到了谢锦昆,她此时恨不得找个洞将自己埋了。

    同样的,她也走不了。

    几个男子都中了顾非墨的**散,控制不住地正在兴头上,哪里敢放过这两个女人?

    哪怕这屋子的墙壁倒了,被大群人围观着,也是全然不顾。

    几个男子还将上前拉人的谢锦昆给暴打了一顿,打得他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一场活春宫在酒楼里上演着,酒楼的人更是越来越多。

    安氏逃不掉,谢锦昆又救不了她。她只得生生的忍着,这其中一定有问题,让她知道是谁害的她,她也会让她尝尝今日之苦!

    夏玉言在雅间里等云曦等不到,心中着急,听到外面哄笑声不断,她心中更是惊慌。

    她埋怨着问青裳,“你说小姐一会儿回来,现在人呢?”

    青裳一脸的委屈,小姐做事哪会让她们干涉?

    她低着头,“夫人,您别担心,让奴婢去找找吧!”

    “你们几个总是包庇她,纵容她,这怎么行?迟早一日她会惹事的。”夏玉言起身出了雅间。

    只见外面围着黑压压的人,无数男人的脑袋正挤挤着看着什么。

    而且,还隐约听见有女人的哭声。

    夏玉言心中焦急,便用力往人群里面挤。

    青裳与吟霜只得跟在她的身后一边护着她一起往前挤。

    挤出人群后,三人同时睁大了双眼。

    青裳与吟霜倒不觉得奇怪,小姐今日神神秘秘的,这么多的人八成是小姐的手笔。

    只有夏玉言惊在当地。

    她看了一眼被几个男子**着的安氏与珍娘,忽然冷笑起来。

    又见地上躺着被人打得半死不活的谢锦昆,她伸手一指那珍娘对围观的众人说道,“诸位!你们知道吗?这两位妇人原本请了我与我女儿来,但我们没有进去屋子,谁知里面竟是藏着阴谋!

    想害我母女毁掉清白!只因我是谢府原来的二夫人,安氏看不得我过得比她好才想害我!这珍娘却是嫉妒她前夫与我说过话,便下毒手来害。

    不过,老天爷的眼睛是雪亮的,她们掉进了自己挖的坑里!”

    “啊,原来是这样啊!早就听过谢大夫人安氏一直在欺负着谢二夫人呢,心这么毒,不如打死她!”

    “对,打死她!”

    “还有那个珍娘,前夫的事与她有什么相干?歹毒嫉妒的妇人就得死!”

    霎时,一堆臭鞋子往安氏与珍娘的身上扔去!

    有人又道,“这等春宫图难得一见,不如画下来,卖到青楼里去,一定是个好价钱!”

    “主意不错,小生这就去画!”

    安氏更是气得脸发白,两眼似剑地看着夏玉言恨不得亲手掐死她。

    半躺在地上的谢锦昆对上夏玉言的森冷眼神,羞愧不已。

    夏玉言却再不看几人,转身便走。

    青裳与吟霜二人一齐鄙夷的一笑,也跟着夏玉言走开了。

    夏玉言正要向人打听云曦,却见云曦从一间雅间的屋子里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的俊美的少年公子。

    “娘!”云曦走上前挽着她的胳膊,“今日这酒楼里太乱,咱们回吧。”

    顾非墨乍一见到谢二夫人,又是云曦在场的情况下,一下子拘谨不已。

    他紧张微带脸红的行着大礼,“夏夫人好,晚辈是顾非墨,顾太师之子,也是谢枫大哥的师弟,是曦小姐的好朋友,给您见礼了。”

    夏玉言微笑着对他抬抬手,“请起吧。”

    然后,她便开始上下打量起顾非墨来。

    像每个家中有着待嫁女的母亲一样,对身边出现的任何一个年轻公子都不放过的打量,与思量。

    只见面前的少年,年纪大约二十岁左右,虽然生的是玉色俊颜,却又不显得女相。

    他的眉眼间隐着同谢枫一样的英气,两道剑眉斜斜向鬓角飞去,双目灿如星子,看人时,目不斜视,举止大方,身上也不似时下的一些少年公子那般酒着刺鼻的花粉。

    一身墨色长衫华丽而不奢靡,简单大方,也没有同纨绔子弟们一样戴各种奇形怪状的香囊与玉坠子。

    夏玉言顿时对他的好感又多了几分,笑道,“你上回到过一次夏宅吧,我有些印象。”

    “去过一次,是想向曦小姐道谢,感谢她送的药,只是那次她不在府上。”顾非墨浅笑回答。

    云曦见这顾非墨在讨好夏玉言,担心爱管闲事的谢枫让他难堪,便说道,“我跟我娘也要回去了,你不走吗?”

    顾非墨却对夏玉言说道,“伯母,非墨今日无事,不如由非墨送你们回家吧?”

    夏玉言对他的印象不错,长得漂亮,家势也不错,最关键的是礼貌。

    这年头,有礼貌的青年已经很难找到了。

    她便笑着说道,“那就有劳顾公子了。”

    顾非墨心中大喜,正要吩咐着随从阮七备马车,谁知这时冲过来一大群女子,尖叫着朝他扑来。

    “非墨哥哥,你为什么一直不理我啊?我写的信你怎么都不回啊?”

    “非墨公子,伦家两个月没有看到你了,侬都在忙什么呢?伦家想找你说话辣——”

    “非墨哥,我送你的香囊你收到没有,喜不喜欢啊——”

    “非墨哥哥,我今年及笄了,你可以来我家提亲了——”

    “非墨哥——”

    顾非墨的脸色顿时一变,朝阮七丢下一句,“拦住她们!”然后,他的身影一闪眨眼便不见了。

    来的这群女子,正是段轻暖一众莺莺燕燕近二十个人。

    叽叽喳喳娇娇弱弱,一阵香风从夏玉言的面前呼啦飘过,朝顾非墨逃走的方向飞快地追去。

    夏玉言一时怔住了,问一旁的云曦,“曦儿,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夫人,奴婢知道是什么情况!”青衣这时走过来,得意地扬着眉梢说道,“这顾太师的儿子顾非墨,在京中有着一大——群的爱慕者。从五岁的女娃子到八十岁的婆子,他都写过情书。

    他对每个女子都说只爱慕一人,其实,他表白的姑娘,可以排一条长长的街了。今天啊,估计是一众情人们知道了真相为争宠打起来了,顾非墨害怕谎话拆穿被打就逃走了。”

    夏玉言眨眨眼,“真有这回事?”

    青衣道,“真与假,夫人刚才不是看到了吗?这顾公子给曦小姐的编号是一千零一,意思是小姐是他追求的第一千零一个女子,前面还排着一千个美人呢。”

    夏玉言的脸色顿时一沉,“小小年纪就与这么多的女人来往,将来长大了还了得?真是人不可貌相!”说完,她拉着云曦的胳膊往酒楼处走,“咱们自己回家。以后不准同顾家公子来往!”

    云曦转身看向身后的青衣,用口型问她,“是你搞的鬼吗?”

    青衣下巴一抬,一脸得意,“当然,谁叫他撬主子的墙角!”

    云曦:“……”

    ……

    云曦回到酒楼后,刚进尊字号房间想休息,那窗户便被人撬开了。

    她拔出匕首就要刺向那人,却发现是顾非墨从窗子口爬了进来。

    清贵公子的发髻散开了,衣衫领口也松散着,显得有点狼狈。

    云曦顿时恼火朝他吼道,“顾非墨!你居然敢爬我的窗户?你这是想死了吗?”

    段奕还没有爬过窗呢,不对,他爬过她的床。

    顾非墨飞快的朝她跃来,伸手捂着她的嘴巴。

    同时,他的两眼紧张的朝房间的外间门看去,然后低声对云曦说道,“你小声点,别惊动了你的丫头,那几个臭丫头,一个比一个难缠。”

    叫青衣的臭丫头居然引来几十个女人来追他。

    而且其中还有两个武功不差,害得他跑了五条街才甩掉那群恶心的脂粉女人。

    云曦挥开他的手,又将他推开一边,正色说道,“为什么爬我房间的窗户?”

    顾非墨哼了一声,踢踢踏踏走到她的床边,毫不客气的倒下睡着。

    云曦更来气了,上前便来拉他,低声吼道,“你居然还睡在上面?你想死了吗?”

    她招他惹他了?

    狗皮膏药一样的人!

    顾非墨翻了个白眼,同时打开她的手,说道,“小爷我刚才为了甩开一堆女人,足足跑了五条街,中午又没吃饭,又饿又累,你见死不救?”

    云曦:“……”

    “置于为什么爬你的窗户,是因为我找你想说正事。但一楼的正厅坐着谢枫,与那个像我挖了他祖坟一直对我仇视着的福大掌柜,

    后院侧门边坐着你那一直数落我说我坏话的娘,你这屋子的外间又蹲着三个像本公子抢了她们男人的臭丫头,不爬窗,怎么进你屋里见你?”

    云曦:“……”

    顾非墨自己从床上坐起来,从袖中取出一本账本扔到她面前的小桌上。

    “这个东西,你一定感兴趣。”

    “是什么?”云曦顺手拿过来,问道。

    “自己看。”顾非墨得意的挑眉,“这是我从那个大黑的家里顺手拿出来的。”

    云曦看了他一眼,随手翻了翻,这时,从账本里掉出一块白绢布出来。

    上面好像是一块有些年头的血渍,已经曾黑褐色了,绢布的一角锈着一个“锈”字。

    “这是什么东西?”云曦挑眉看他。

    顾非墨摇摇头说道。“不知道,一直夹在里面的。”

    她打开帐本的一页,上面写着安氏的名字,还写着一万两的数字。

    而这个日期,是安氏嫁给谢锦昆的前一天。

    云曦眯了眯眼,心中一个大胆的想法闪过。

    她微微勾起唇角冷笑。

    安氏当众演了一场活春宫,如果她狡辩的话,说是旁人威胁她,她还可以赖活着。

    但是,有了这账本与这块带血的绢布,安氏必死无疑!

    云曦将账本与绢布收在袖内,然后推开窗户。

    顾非墨随口问了一句,“你干什么?”

    “跳窗离开啊。”云曦道,“一会儿我大哥会来找我,要是他进来没看到我,而你又不怕他拿拳头揍你的话,你尽管自己待在屋里。”

    顾非墨闻言脸色一变飞快的冲到窗户边,“让我先!”然后,他将云曦挤开自己先跳了下去。

    云曦却飞快的关了窗子,又上了两道插轩,这才拍拍手从房间走出去。

    顾非墨站在酒楼下望向云曦的窗户,等了半天也不见云曦跳下来。

    他咬牙哼了一声,“谢云曦你居然敢骗我?”

    ……

    谢锦昆打不过大黑几人,安氏与人依旧上演着活春宫。

    谢老夫人虽然不喜欢安氏,但毕竟还是谢府的人,她不能坐视让丑事继续扩大下去。

    出了酒楼后,谢老夫人便命金珠先一步回府,让暗卫头领张龙带着人将安氏带回了府里。

    安氏回府后,谢老夫人连暖月阁也没有让她进,而是命人将她扔在一间破旧的柴房里。

    又命两个婆子看着她,而且不准给吃的。

    安氏此时除了骂骂天,骂骂拖了后腿的珍娘,也无计可施。

    她身上又无钱贿赂不了看守的婆子,只好盼望着女儿谢云容来救她。

    谢云容被一众手帕交当面嘲笑了,又羞又怒的回了府里。

    她将自己关在屋里一直装病,心中则在不停的骂着安氏。

    又哪里还会来看安氏?

    云曦打着看赵玉娥的幌子进了谢府,一路给赏钱找到了谢锦昆。

    彼时的谢锦昆气得两眼通红,一副恨不得吃人的模样。

    他看到云曦走来只抬了一下头,说道,“你娘好吗?”

    想到安氏给他丢了脸,而夏玉言依旧如二十多年前初初见时那样温婉端庄,心中是后悔不已。

    云曦心中冷笑一声。

    她们离了谢府,他倒是时时问起夏玉言。

    而在谢府时,她母女两个从他面前走过他却是一直嫌弃厌恶。

    安氏当着他的面打骂她与夏玉言,他也是直接漠视,有时还跟着安氏一起打骂她与夏玉言。

    失去才知道好吗?可惜,你回头别人不会回头。

    她淡淡的回了一声,“娘身子比上月胖了三斤,也没有失眠了,胃口也好了许多,人人都说她年轻了十岁。”

    “哦,那是在外面住得习惯了。”谢锦昆低着头说道。

    云曦觉得谢锦昆这副杀人一刀再忏悔的模样分外的讽刺。

    她此时前来可不是听他的良心发现之类的话的。

    她从袖中取出一本账本说道,“这是从那大黑的身上掉下来的,上面记着与安姨娘二十年的账目往来。第一笔交易的日期,是安姨娘嫁给老爷的前一天吧。”

    谢锦昆不明所以,顺手将账本接到手里,“曦儿,这账本有什么问题吗?”

    “老爷您仔细看啊。安姨娘嫁给老爷后,大黑从一个市井小混混一下子变得有钱了,还放着高利贷。要知道,这放贷款,手头上没有个几万两银子,生意是做不起来的。”

    “你……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谢锦昆问道,同时想起在酒楼时,安氏说话的口气似乎与大黑挺熟。

    “很显然,安氏一直在帮大黑,之于为什么……”她又丢给谢锦昆一块绢布,“原因便是这个。”

    谢锦昆将那绢布抓在手里,眼神一寒,“这上面是安氏那个贱人的名字,只是这块黑乎乎的是什么?”

    云曦冷笑道,“那是处子血,年月久了变了色。我问过上了年纪的嬷嬷,新娘子与男子洞房时,会在一块锈着新娘名字的白色的绢布上留下处子血,而这帕子上是又是安姨娘的名字……”

    谢锦昆的神色忽然大变,他并未觉得与女儿说这洞房处子血的尴尬,而是想起一件事情。

    他与安氏的第一次——没有印象!

    他的眼神马上一缩,陷入沉思。

    没一会儿,他捞起桌上的茶杯猛的往地上砸去,眼中杀气顿现,咬牙骂起来,“这个贱人!老夫要弄死她!”

    “老爷。”云曦又道,“不贞的女子如果她心存怨恨的死掉的话,其灵魂会久久不散,一直会追着那个索了她命的人。”

    谢锦昆赫然看向云曦,“有这种说法?”

    云曦点了点头,“有!”她的眼底闪着厉色,“那城隍庙前的林半仙说的,他说唯一的办法是将这女子凌迟处死,一刀一刀的割其肉,让她的血流得一干二净自己绝气而亡,便会无事,那女人的灵魂也会永不得超生!”

    “对,凌迟处死!大梁就有律法,对不贞的女人就要凌迟处死,老夫要对安氏千万万剐!”

    柴房里,安氏忍着浑身的酸痛对守着她的一个婆子说道,“我口渴了,快拿水来给我喝。”

    那婆子嘿嘿一笑,说道,“安氏,你现在既不是夫人,又不是姨娘了,我婆子为什么要给你水喝?除非,你给点这个——”

    安氏往那婆子的手里看去,顿时大怒着骂道,“不要脸的老贱人!老娘喝口水你也要收贿赂?你等着,等老娘的女儿来后,看她怎么收拾你!她可是这府里唯一的小姐了!”

    “死不要脸的老贱人!老夫要将你千刀万剐!”谢锦昆提着一把大菜刀怒气冲冲的朝这边跑来。

    两个婆子吓了一大跳,以为要收拾她们吓得拔腿就跑了。

    谢锦昆一刀劈开柴房门上的锁,先对安氏一顿狠踢,然后扬起刀来朝她身上划起来。

    一刀一刀,安氏痛得尖声叫喊着,“老爷,妾身是被人害的,是冤枉的啊,老爷——”

    “冤枉?被人害!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谢锦昆气得身子一抖一抖的,将一本账本一块带血的白绢布丢在她的面前。

    安氏顿时吓得面无血色,嘴唇开始哆嗦起来。

    谢锦昆冷笑道,“你的处子血绢布为什么在别的男人手里?说!老夫此时想起当年事,便发现了诸多可疑。跟你**的第一次根本不记得。

    但跟别的女人的第一次却记得一清二楚。老夫只记得第二天你没穿衣服的在老夫的床上,偏偏又遇到一个拎不清的夏玉言,她二话不说的收你进了门。你说,你是不是早跟人上过床了?死贱人!”

    安氏身子一软倒在地上。

    她冷笑地看着谢锦昆,一双眼狠毒又带着嘲讽。

    “是,没错!老娘不喜欢你,你这个只知自己升官不知疼女人的老东西,活该你没有儿子送终,你这是报应!老娘看中的只是你的地位,所以,第一次给你干嘛?做梦!”

    “你——,死贱人!”

    没有哪个男人在自己的老婆说出不贞的话来还理直气壮着不生气的。

    谢锦昆更是暴跳而起来。

    他气得胡子乱颤,抡起刀又在安氏的身上划起来。

    安氏在酒楼时,已被几个男人轮着演过活春宫,早已身乏体困。

    而谢锦昆又将她踩在地上,更是动弹不得。

    一刀一刀不知划了多少刀,安氏疼得不停的骂着谢锦昆。

    谢锦昆气得划几刀再踢几脚,一直将安氏划成一个血人才愤愤然的走开,“老夫要你永不得超生!”

    安氏还没有死,只是浑身血淋淋的躺在地上。

    她想起白天那毫发无损的夏玉言指着她骂过,顿时火从心来,“不得好死的老匹夫,不得好死夏玉言,老娘不会放过你们!”

    天色渐晚时。

    有一抹紫色的裙角停下她的面前。

    “尚书夫人。”那女人浅笑说道,“多谢你收留我一场。”

    疼得已神志不清的安氏听到这声音顿时吓得清醒过来。

    她努力的睁开被血水模糊的双血看着来人,渐渐地,她的两眼中满是恐惧,颤声问道,“你是谁?”

    她在心中努力的安慰着自己,不可能不可能,世上没有这样的事,但是,面前这人的脸——

    “你说我是谁呢?”她浅浅一笑,一双灿若星子的眸中闪着冷芒,“我死的时候说过,你割我二十一刀,我会十倍还你!刚才,谢老爷有没有在你身上割上二百一十刀?”

    女子缓缓的朝她走来,

    安氏看着她只觉得周身寒冷,身子如筛糠一般的抖起来。

    她想逃掉却逃不掉,脚筋手筋早被谢锦昆挑断。

    女子这时却停了脚步,轻轻的解开了身上的披风,将后背露给她看,声音缓缓的说道,“你不是想要我的皮吗?快来拿啊。”

    “啊——”安氏吓得尖叫起来。

    女子穿好披风转过身来,冷笑着看着她,“告诉你安氏,你的那娘家侄子是被我害死的,还有你那两个儿子也是被我设计除掉的!我说过,我会要你生不如死的活到死!”

    “你是谢婉?”安氏忽然一笑,“丫头,那又怎样?你逃不过顾贵妃的手心,她知道你没死还会要你的人皮!”

    女子轻笑,“我不会让她得逞!但是你,却要为你的女儿谢云容祈祷是不是活得长久!”

    安氏惊慌着大声嚷道,“我女儿又没有害你,你不能害她!”

    “没有害吗?”她冷笑,“她早已几次三番的挑衅我,如果再敢惹我的话,我会让她同谢云香一样的下场,**,再被人沉塘!”

    说完,云曦转身离去。

    安氏的口里喃喃的说道,“不,云容不会有事,不会——”

    天色暗下来时,安氏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面前站着一个提灯笼的人。

    她赫然抬头,发现是谢云容。

    她欣喜的说道,“女儿,你来了?你快放我出去,哦,还有,你要当心,有人想害你呢!”

    “想害我的人是你!”谢云容朝她低吼一声,“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行那龌龊之事,你让我还怎么见人?”

    安氏怔住,“女儿啊,娘是被人害的,原本进那屋的是夏玉言与芍药,谁知是怎么回事,娘被人带到里面去了。”

    “我不管,你要是不死,我就没脸见人了!”

    谢云容歇斯底里的叫起来,然后,她将手里的灯笼扔进了柴房。

    “你——”安氏绝望的倒在地上,一声一声的惨叫从着火的柴房里传出,却没人理她。

    ……

    安氏必死无疑。

    云曦没有觉得痛快,反而心中沉重烦闷。

    她神色郁郁地回到醉仙楼自己的房间,手刚推开门,便被人一把拉了进去。

    ------题外话------

    猜猜拉云曦同学的是谁?o(∩_∩)o(..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