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46章 夜半三更好做贼
    云曦二更天时回了谢府。

    时间如此晚,却无人敢说她,二夫人已与老爷和离的消息,早已传遍了府里,她如今只是客居的身份。

    再加上是老夫人发的话,放敢针对她?

    青二将马车直接赶进了府里,停在马厩里。

    云曦与吟霜回到曦园的时候,发现院中多了一个人。

    她的脚步马上一顿,同时伸手将吟霜一拉。

    云曦嘴角扯了扯,忍不住好笑的轻咳一声,然后,她袖中的银链子飞快地一抖,朝树上那人卷去。

    树上的人却先一步跳了下来。

    那人黑着脸朝云曦紧走了几步后,冷哼了一声,说道,“也不看看已经是几更天了,居然还跑到外面去?一个姑娘家,成什么样子?”

    “大哥,你几时来的?怎么坐在树上?”云曦笑嘻嘻地上前拉着他的胳膊,“进屋来坐吧。”

    想着谢枫一直蹲在树上等着吓她,却被她先知道了,心中不免好笑。

    谢枫由着她拉进屋里。

    曦园的丫头不多,三个丫头就有两个在夏园,一个跟着云曦,因此,屋里连个值夜的人也没有。

    谢枫的眉头一皱,眼睛朝四处看了看,说道,“仆人太少了,等咱们的新府邸建好,一定给你多配些仆人。”

    “我觉得她们几个就很好,倒是娘那里多安排些人给她。”

    谢枫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屋里一片漆黑,吟霜连忙点了烛火。

    她发现茶杯茶壶都是空的,便走到一侧的耳房里升炉子煮茶去了。

    谢枫自己拖了把椅子坐下来,看了一眼云曦后说道,“我去看了娘,她虽然没有说,但那脸上有明显的手指印,显然是被打了。你应该这么做,娘没有必要再在这里住下去。”

    云曦说道,“不和离,他二人便一直是夫妻,相公要进妻子的房,其他人等自然得回避,他却借着相公的名义打娘,这种事,发生第一次,就绝对不能发生第二次了。”

    谢枫点了点头,“所以,对于这件事我不反对。”

    兄妹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谢枫便出曦园。

    ——

    谢枫在谢府里绕了几圈后,又到了百福居。

    但他没有进去,而是轻飘飘的落在屋顶上。

    他的眼睛看向一个方向,手指一弹,几颗石子飞快的射了出去,一株树上跳出一个人来。

    但他并没有就此停下,而是接二连三的连发。

    树上跳出的人,忙得手忙手乱,狼狈不堪。

    紧接着,谢枫又飞身朝那人跃去,手中折了一只树枝直刺那人的胸口。

    那人大吃一惊,慌忙拔剑来迎。

    树枝舞动间,那人的剑使终没法摆脱谢枫的进攻。

    谢枫忽然轻笑一声,“张龙,你的剑术如此不惊,还想护着老夫人护着谢府?倘若有个同我一般强势的高手进了府里行刺老夫人,你可怎么办?”

    随后,谢枫手中树枝一收,洒然立于墙头。

    张龙与谢枫博杀,全程都是在防守没有一招是进攻,惊慌之下已是一身的汗水。

    他沮丧的朝谢枫拜下,双手抱拳高举头顶,恭恭敬敬的说道,“请枫公子赐教!”

    “赐教么——”谢枫的唇角微微一弯,“好,正好本公子今晚也无事,不如教你几招剑术。跟我来。”

    谢枫的脚尖轻点,几个起落间,人已到了府外。

    张龙随后跟上。他的剑术只是一位普通的剑客教的,他擅长的只是拳脚。

    但武者,光会拳脚并不算强,万一遇到对方持有兵器就会吃大亏,对方可攻可守,而自己只有死防没有招架能力,这可是大忌!

    他见谢枫的武功不弱,看那招式似乎出自传说中的雪山门,而对方又肯指点他,心中大喜,马上跟了上去。

    这时,云曦与吟霜悄悄的从暗处走出来。

    吟霜小声说道,“小姐,枫公子的调虎离山计成功了,这府里,也就只有张龙的武功最高,咱们动的又是库房,他肯定得暗中盯着,眼下他走了,咱们就不用担心了。”

    云曦点了点头,“嗯,走吧。你去夏园看看,我去库房。”

    “好。”

    两人在朦朦的夜色里分开行动。

    吟霜换了身婆子穿的衣衫后,最先到了夏园。

    夏园里寂寂无声。

    她没有向往常那样纵身一跃就跳下院内,而是扔了一根绳子到院墙边的树上,用着最拙劣的爬墙办法,一步一步的爬上去,再笨拙的跳了进去。

    她强有力的落地声,将夏园门口两个守夜的婆子惊醒了。

    耳房里,很快就传来二人的说话声,“刚才是什么声音啊?是不是有贼啊?”

    “不知道,哎呀,这半夜三更的,那人会不会有刀?”

    “怎么办?要不要喊人啊?”

    “先准备一根棍子,万一喊不醒主屋的人,那贼人要打咱们的话,咱们也有个武器防身。”

    “说得对,快快快,找棍子。”

    两个婆子忙着点灯,穿衣,找棍子。

    而吟霜已经跑进了夏玉言的里屋。

    “夫人,是我。”吟霜朝床上的人小声地说道。“没吓着您吧?”

    “没吓着,你快忙你吧。”夏玉言睡了一下午,再加上有心事,晚上根本睡不着。

    她一直睁着眼睛听着外面的动静。

    今天晚上闹一闹,她明天就会离开,此时的心情又兴奋又紧张。

    兴奋的是,她再也不用看府里人的眼色了,紧张的是女儿与儿子的计划会不会失败?他们会不会被发现而有危险?

    吟霜见她睁大双眼紧张的看着自己,便安慰她说道,“夫人不用担心,枫公子的武功高强,已经引开了府里的暗卫,小姐那里不会有事,夫人不用担心。”

    “……好,你们可得小心,安氏的手里也有人。”

    “奴婢们会小心的。”吟霜说道。

    同时,她的手飞快的在屋中翻动着,什么柜子,抽屉里,花瓶里,全翻乱了。

    待听到园子里那两个守门的婆子的脚步声传来后,她向夏玉言摆了摆手,快步朝外跑去。

    却不是跳墙,而是迎面朝婆子们跑去。

    婆子们看到她,轮起棍子就打,吟霜假意的尖叫一声,手中一个什么东西掉了,然后抱着头落荒而逃。

    一个婆子去追吟霜,一个婆子往主屋跑,边跑边喊,“不好了!夏园进贼了!”

    不多时,整个夏园的人都被叫醒了。

    很快,主屋和一侧仆人们住的屋子里都亮起了灯。

    青衣与青裳两人一边走一边系着衣衫带子。

    青裳佯装惊愕地问守院子的婆子,“嬷嬷,出什么事了?”

    “姑娘,有人进了夫人的屋里偷东西,老刘家的追那贼子去了,姑娘快看看夫人屋里少了什么东西没有?”

    有人从地上捡起一个镯子说道,“这儿掉了个东西,有点眼熟啊。”

    “啊,是那贼子掉的!”守园的王妈妈说道。

    青衣说道,“嗯,这是证据,王妈妈晚上表现得非常好,没有让贼子更进一步的得逞,反而是落荒而逃,交给你保管好了,待会儿,抓到了贼子,咱们一并请老夫人定夺。”

    王妈妈被青衣一夸奖,兴奋的说道,“老奴自当保管好贼子的证据。”

    青衣又对青裳说道,“你快到夫人的屋里看看,我带几个人一起追贼子去。”

    “好,我去看夫人了。”青裳进了里屋。

    青衣招手叫过几个粗使丫头,朝着王妈妈手指的方向一路追了上去。

    老刘家的追得气喘吁吁,吟霜见青衣带着人追上来了,朝她打了个手势朝东园安氏的聚福园而去。

    “青衣姑娘,前面那人往大夫人的园子里跑去了。”老刘家媳妇**说道。

    青衣点了点,道,“追上去看看是谁,可别让她们再害了二夫人。”

    “好,追——”

    几人一直追到聚福园,吟霜又扔去一根绳子从院墙里爬了进去,爬的时候,还不忘“掉”一只鞋子在墙根下。

    老刘媳妇捡起鞋子说道,“青衣姑娘,那人的鞋子掉了,咱们可有证据了,走,上门讨要说法去!”

    以前二夫人怕大夫人,西园的人也跟着害怕。

    大夫人安氏掌着家,得罪她便是自绝生路。

    如今二夫人已和离,所用钱物不再受谢府的管控,况且她身后还有个老夫人挣着腰,因此,夏园的人如今底气也足,便不将安氏的人放在眼里了。

    几人与青衣怒气气冲冲的跑到聚福园的门口大声的喝骂起来。

    聚福园的人见她们来了,也不顶嘴,任她们叫嚣着,就是不开门。

    因为此时安氏与江婶并不在园子里。

    而夏园的人又说是园子里的哪个嬷嬷到夏园里偷了东西,一定要进园搜,这不是让夏园的人看出有情况吗?

    因此,聚福园的人说什么也不开门。

    “不开门是不是?不开门,咱们就到老夫人那里评理去!”老刘媳妇恶狠狠的说道。

    聚福园的人不理她们,等夏园的人到了老夫人那里,大夫人与江婶已经回来了,看她们还告什么?

    老刘媳妇与青衣以及四五个大丫头又一起往百福居而来。

    几个人还没走进百福居,青衣首先扯着嗓子喊道,“求老夫人做主!大夫人的人进了夏园偷窃,奴婢们要抓贼人,大夫人却不让人开门,包庇贼子!”

    声音叫得响亮,将已经睡着了的老夫人叫醒了。

    “出什么事了,林嬷嬷?”谢老夫人伸手扯开帐子对外喊道。

    林嬷嬷掌着灯小跑着走了进来,“老夫人,是夏园的人,说是大夫人的人进了她们园子偷东西,但大夫人包庇贼子,关了园门不让夏园的人进去抓贼!”

    “什么?居然有这种事?”老夫人掀起被子坐起来,没有睡好的脸上,明显的显着怒意,“快服侍我穿衣!我看看这是谁吃了豹子胆了,敢在府里公然行窃!”

    老夫人的冷喝声,加上夏园的仆人的惊呼声,很快,将整个百福居的人吵醒了。

    个个都在议论纷纷这件事情,大夫人的仆人怎么会到夏园里行窃呢?

    “看看夏园里少了什么?”老夫人已穿戴齐整走到正屋里坐下。“二夫人正病着,这是趁火打劫吗?她与老爷已经和离了,倘若还丢了东西的话,这事儿传到府外,人们会怎样议论咱们?会说是咱们容不下她,她才提出和离的!倘若抓到那个偷盗窃的直接给我打死!”

    大丫头金珠走出来说,“奴婢这就去二夫人那里看看。”

    青衣等人将“贼子”掉的鞋子交林嬷嬷,林嬷嬷拿给老夫人看。

    老夫人黑着脸,“有证据,就不怕这人跑掉!”

    那鞋子是安氏身边的贴身嬷嬷江婶的,青衣暗暗扯唇一笑。

    金珠刚刚走到院子里,又见夏园的一个婆子慌慌张张的跑来了,“老夫人,贼子趁着二夫人睡着后,在屋里翻腾了一番,还将重病的二夫人又打晕了。”

    谢老夫人厉声喝道,“你们都是睡死了吗?怎么让人跑进了夏园?”

    婆子由她骂着,低着头不敢吭声。

    骂了几句后,愤恨说道,“去夏园看看二夫人。”

    又想到夏园的仆人一向都配置得少,贼子进了园子里偷盗,却也不能完全怪夏玉言,她自己的园子里有护卫守着,不是还让人烧了灵堂吗?

    如此想着,又恼恨谢锦昆的不作为,便心生闷气不再说话,一路往夏园走去。

    青衣等人跟在她的身后,也往夏园走去。

    夏园里,果然如仆人说的一样,一片狼藉,夏玉言的头发凌乱。

    “言娘,你看看丢了什么东西。”谢老夫人一进门,就开口问道。

    “老夫人,言娘有错,没有看好钥匙,锁着库房的钥匙被人拿走了。”夏玉言坐在床上擦着泪水。

    “什么,库房的钥匙丢了?”谢老夫人的声音都拔高了几声,又看到夏玉言那被锦昆打得肿起半边的脸,愤恨说道,“要不是那个不孝子打了你,你也不会昏睡,也不会弄丢钥匙,这事不怪你,眼下,大家赶紧去库房看看东西少了没有。”

    “是,老夫人。”夏玉言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桂婶忙着过来给她穿衣。

    一行人快步朝库房走去。

    ……

    安氏与江婶将自己放在府里的仅有的几个眼线全部召集了出来。

    安氏压低了声音说道,“待会儿我去祠堂那儿,你们千万不要放任何人过去。谁去都给我打晕了去,老爷都不例外。”

    “知道了,夫人。”

    成败就此一举,安氏也不敢大意。

    这府里,虽然被夏玉言弄走了不少她的心腹仆人,但她也留了一手。

    平时做着最差的活,做最不起眼的差事,其实大部分是她的人。

    她明面上不敢对那些人好,但暗中却一直用钱养着。

    此时,便是她用兵一时,婆子十个,男护卫十个,个个都身强体健。

    安氏吩咐好了后,这才与江婶悄悄的往库房走去。

    但她却不知道,她刚离开,被她派来守着库房门的二十个人,正被朱雀一个一个的打晕,然后拖入到暗处藏起了起来。

    安氏浑然不觉,与江婶放心的往前走着。

    谢家老夫人为了对执掌中馈之人加以警醒,而将库房设在祠堂的一旁,拿了库房的东西,必须得经过祠堂才能走出去。

    如果是贪图府里银钱的,在经过祖先的牌位时,是必会心生愧疚。

    但这点对安氏一点也起不到作用。

    她只知道,没了银子,她的儿子就会没命。

    月色惨惨淡淡,地上的小道模模糊糊看不分明,但她们都不敢点灯笼。

    两人脚步匆匆地来到库房门前。

    安氏掏出钥匙,轻轻的扭动了几下,锁开。

    她喜得心头狠狠地一跳。

    她对这个地方不陌生,府里需要大笔钱物时,会与几个管事以及帐房一齐进来,一边取钱一边做着记录。

    哪怕是掌家夫人也不可以单独来这里。

    因为老夫人担心他们会做假。

    安氏抬脚走了进去,江婶则是将门掩好了守在门边上。

    库房不大,只有两丈见方,一间普通屋的大小。

    安氏的手里捏着一只,用一层布包裹,藏了一半光亮的夜明珠。

    她轻车熟路的走到一个大柜子的边上。

    柜子上有暗扣,她赁借记忆打开了柜子,里面装了满满一柜子的金银元宝和银票。

    元宝这些东西不方便携带。

    她便只捡了银票,数了数,有十万两的金额后,她又将柜子的东西重新整理了一下,看看和原来的差不多了,便向守在门边的江婶挥挥手。

    两人一齐走出了库房。

    江婶将锁往门环上挂去,正要锁起来时,哪知头上被什么东西击打了一下,她的头脑一片空白,眼皮一翻后身子朝一边倒去。

    安氏一惊,伸手忙去拉她。

    然而,有人也走到她的身后,抡起了一根棍子。

    安氏闷哼了一声,倒在地上了。

    那人将棍子扔得远远的,将手伸进安氏的怀里,取出了一包银票。

    她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十万两。

    “你可知拿了的就要还?”云曦的唇边浮着冷笑,“我说过,我会让你慢慢的陷入绝境,慢慢的被人折磨而死。”

    收好银票,她又将袖内的一个小布包放进了安氏的袖子。

    然后,她将那库房的门打得大开,又进到屋里翻腾一番,随手抓了一把银票在手里,将几个箱子的盖子都打开来。

    这才走出来将一些珠宝银票塞入安氏的怀里,做好这些,她才走出来朝江婶狠狠的踢了一脚。

    等江婶正悠悠的醒转过来时,她飞快的往暗处一闪,躲了起来。

    江婶迷糊着揉了揉后脑勺,看到倒在一旁的安氏,她赶忙飞奔的跑过去。

    “夫人,你怎么啦?”

    安氏被她摇醒,摸了摸疼痛欲裂的后脑勾,怔怔的看着江婶。

    这时,她发现库房的门还没有关,马上低声地喝道,“你做死啊,还不快点关起来!难道等着有人来逮住咱们吗?快点,只要咱们走了,那夏玉言就会落一个看管不当的罪名。她想平安离了府里,没那么容易!”

    “锈娘,半夜三更的,你在这库房里做什么?言娘都与锦昆和离了,你居然还容不下她?还想来个栽赃陷害?想不到你的心思居然是如此的歹毒!”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暗处传来。

    安氏与江婶双双吓了一大跳。

    安氏的腿一软,几乎要倒下去。

    明亮的灯笼光照了过来,一行人已走到安氏的近前。

    林嬷嬷飞快地走上前,一把将安氏的胳膊钳住了。

    安氏脑中灵光一闪,忙说道,“老夫人,媳妇只是嫉恨言娘,想陷害她一下,才……,媳妇并没有做什么。”

    值得庆幸的是,她是在出了库房门后被发现的,发果在里面被发现,可就大事不好了。

    而那库房里又被她收拾得干净,如果不仔细的去查,是看不出来的。

    谢府的库房里,成捆的银票在那儿,少一小捆谁又能知道?

    林嬷嬷不理会她,只拉着她的胳膊往老夫人的面前拽。

    这时,有一个小纸包从她的袖中掉了出来。

    纸包包得不严,有一截人的小手指从里面滚了出来。

    老夫人眼尖看到了,惊呼一声,“林嬷嬷,看看那是什么?”

    安氏吓得白了脸,那东西不是已经被她藏好了吗?怎么还在这儿?

    她又哪里知道云曦为了做戏做全,一共割了谢诚的两根手指。

    林嬷嬷那将纸包捡在手里递给老夫人。

    断手指则用自己的帕子包着托给老夫人看。

    纸上还写有几句话,大意是说,谢诚欠人银子十万两,不给钱就要命云云,先割一根小指以示提醒。

    安氏吓得身子不住的发抖,林嬷嬷不耐烦,用力的推了几下,结果,以从安氏的身上掉出不少银票与珠宝首饰。

    安氏的脸一下子面如死灰,也不抖了。

    “呵呵——”谢老夫人冷笑一声,“你们如今可都出息了,不见你们为府里增一份光来,反而时时给府里抹黑!前有两个女儿未嫁先孕,后有两个儿子烧了兵司库,你再背地里偷府里的银子。果真上梁不正下梁歪啊,安氏——,你可真是我老婆子的好儿媳!”

    昏昏暗暗的灯笼光映射下,谢老夫人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寒霜,她咬牙冷笑,朝身边的大丫头喊道,“马上将老爷给我叫到祠堂来!我谢府要休妻!”

    休妻二字一出,安氏瘫软在地。

    一身心血,满腹算计,倒头来反而是被休。

    那夏玉言是自己请和离,她是被夫家休。

    一个是自己不要夫家,一个是夫家不要她。

    这境况,真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不,老夫人,你听媳妇说,媳妇也为这府里操劳了一辈子,媳妇也给谢家生了二儿二女。媳妇也是手头紧了,才会出此下策,老夫人,你不能这样啊,老夫人——”安氏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谢老夫人已带着人往隔壁的祠堂里走去。

    半夜里开祠堂,还是谢氏一族的头一回。

    老夫人这回可是真怒了。

    谢锦昆被谢枫打晕后,被翠姨娘发现了,叫人抬回了自己的园子里。

    此时,他在翠姨娘的屋里睡得正熟,却被园子门口的喊叫声惊醒,“老爷,出大事了!”

    谢锦昆白天时到夏园找夏玉言,却被她的丫头给扔了出去,摔断了胳膊,疼了几个时辰才刚刚睡着,被人叫醒正不耐烦呢,开口就骂,“吵什么?”

    仆人急得不行,“老爷,您快到祠堂里看看吧,老夫人要罚大夫人呢,还说要休妻!”

    谢锦昆一惊,瞌睡全无。

    他三两下就穿戴好出了园子。

    他虽然谈不上有多喜欢安氏,但他心中明白,他之所以走到今天的地位,有安氏很大的一半功劳,他还想要得到她的帮助,再往上爬。

    况且,安氏在京中的贵妇圈子里,有她自己的人脉,还帮他处理过几件棘手的事情。

    想到这里,谢锦昆快步朝祠堂里走去。

    翠姨娘听到外面的说话声,她的眼珠子一转,休安氏?天下大奇闻啊!

    她也忙着叫过丫头快帮她更衣,然后提着个小灯笼,又叫醒了隔壁的赵姨娘,一路走一路叫人,等到走到祠堂时,两人身后已经跟了好几十人了。

    祠堂里,谢老夫人高坐在上首。

    看到谢锦昆来了,她冷冷一笑,丢了一个小纸包到谢锦昆的脚边上,说道,“你自己看吧。这可是你的好妻子,好儿子!你们是不是都认为谢府太过于平静了?没安静两日就弄出点动静来?”

    谢锦昆看到那根断指与纸上用血写的话时,心中是又惊又怒。

    想保安氏的那份心思,一下子消失不见,只冷着脸说道,“但赁母亲处置。”

    谢家二小姐谢云容得到消息也来到了祠堂,见到安氏跪在地上,哭着爬到谢老夫人的面前,“祖母,母亲可能是被人陷害的,祖母要明查啊!”

    谢老夫人冷喝一声,“来人,将二小姐拉开!我从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恶人!你们哭哭喊喊都没有用!”然后,她朝祠堂门口看去,“言娘来了没有?”

    夏玉言与云曦站在祠堂门口,由青衣与青裳陪着。

    夏玉言淡淡说道,“老夫人,言娘已不是谢家妇,按着祖制,不能进这祠堂。”

    哪知谢老夫人却说道,“规矩是死,人是活的,我老婆子叫你进来,你就进来!我看谁敢非议?”

    云曦朝夏玉言点了点头,夏玉言这才松开几人的手,提裙进了祠堂。

    因为是公开处罚,祠堂的门并没有关,姨娘婆子丫头仆人们全挤在门口看。

    安氏又羞又怒,看到夏玉言从她身边走过一直走到谢老夫人的身边站定时,那眼里几乎要射出刀子来。

    谢老夫人看了二人一眼,冷哼一声,“该走的赖着不走,不该走的却走了。”

    言下之下,这安氏就是个该走的。

    安氏看向夏玉言,更是恨不得冲上去掐死她。

    夏玉言淡淡看了她一眼,不说话。

    这谢府,也就只有安氏死皮赖脸的拔在自己怀里当个宝,谁又稀罕?

    当初她处心积虑的得到的男子,现在却立于一旁不说话,不护她,可见也不将她放在心上,何必?

    夏玉言微微扯唇冷笑一声。

    谢老夫人看了一眼夏玉言,“言娘,你说吧。”

    夏玉言朝门口两个侍女招了招手,两人抬了一堆帐册进来。

    “老夫人,这是言娘从安氏的手里接管的帐册,发现有许多地方的帐目有问题。”

    谢老夫人眼神一眯,“言娘,怎么个有问题?快说!”

    要是帐目有问题,这安氏当家这么多年,可就从中拿了不少银子了。

    想到这里,她的眼底闪过一丝冷芒。

    安氏的脸色煞白,不敢说话,只拿眼恶狠狠的看向夏玉言。

    夏玉言不理会她,直接无视。

    然后,她随手捡起一本册子,对老夫人说道,“老夫人您看,这是前年一处铺子上的帐目,铺子是由三公子管着。八月份到十二月份进货布匹一万二千两银子,却亏了三万两,亏损注明是布料泡了雨水全部不能用了。

    但是老夫人,据言娘查看前年京中八月到十二月的天气,可是一天也没有下过雨,天天在闹旱灾呢,哪儿来的雨水?就算是货物有问题,也是亏成本一万二千两银子,怎么还多出一万八千两,安氏,那多报的银子哪儿去了?”

    安氏脸色一变,说道,“那货物进来时,是在外地泡了雨水,所以全部不能用了。”

    夏玉言一笑,“安氏,咱们家铺子所有的采买规矩都是当场验货,合格给钱,不合格退还!怎么到了你这儿就给钱了?还是你与那卖家合伙坑谢府?”

    谢老夫人将那本册子拿了过去,翻了几页,然后用力的摔到安氏的面前。

    她冷笑说道,“你便是这么管家的?难怪我谢府这几年,年年进帐少,原来都被你坑了银子!”

    夏玉言又翻了几本册子,说道,“老夫人,言娘接手帐册这大半个月来,都在仔细的对帐,发现这样的问题很多,请老夫人核查。”

    安氏吓得低了头,眼神拼命的躲闪,不会呀,这夏玉言怎么懂帐本呢?

    以前就是因为她什么都不会,老夫人才让自己管家的,这都过了二十年了,她怎么又会了?

    夏玉言这时又从袖中扔出一件东西到地上,说道,“这是今晚上到夏园偷窃之人掉下的东西。”

    那是一只镯子,平时都是安氏戴的,前两日赏了江婶。

    安氏方知是江婶掉了东西才将事情败露,气得冲到祠堂门口就抓起江婶开打,“死婆子,蠢货!你怎么会将东西掉到夏园里了?”

    江婶不服,反正已被抓了,揭发兴许能活命,于是,她便扯起嗓子喊起来,“老夫人,老爷,是大夫人指使奴婢去夏园偷钥匙的,奴婢是下人,不得不听啊!”

    安氏气急,抬脚将江婶踢倒,两人撕打成一团。

    谢云容急得不行,老夫人的脸上气得都要杀人了,娘这是在做什么?

    她伸手去拉,却被老夫人喝住了,“二小姐,快住手!”

    谢云容只得忍住了,眼里却是含着泪水。

    夏玉言这时说道,“老夫人,言娘认为安氏虽然有罪,但却还不至于该被休。再说,安氏膝下还有未成亲的二少爷与二小姐,休了她,二少爷是男子还可**,二小姐一个女孩儿家可怎么办?”

    安氏马上挑眉看她,眼神一眯,夏玉言这么好心了?

    谢云容喜得忙说道,“多谢二娘替母亲说话。”

    谢老夫人看向夏玉言,“那依言娘的意思是——”

    夏玉言却微微弯唇一笑,“不如降为侍妾吧。”

    “什么?”安氏气得跳起来,指着夏玉言就骂起来,“你果然没安好心!”

    谢老夫人怒道,“安氏纵容仆人偷窃,对子女管教不严,屡屡出错,这回还亲自到府里的库房偷盗,这夫人称号实为不符合,从现在起,安氏降为侍妾,诰命的封号,老身明日会递折子给皇上,请求撤销。江婶,则拉下去重打一百板子,然后送到乡下庄子上去,永远不许回京!”

    侍妾?

    哈哈哈,重榜消息啊,比她翠姨娘的地位还低上一等,她翠姨娘好歹还是个贵妾,安氏居然从诰命夫人一朝沦为侍妾?

    太令人振奋了,太大快人心了。

    两个姨娘互相看了一眼,均是掩饰不住脸上的得意。

    安氏瘫软在地,要她做侍妾?这比休了她还让人难受,休了她,她还是个夫人,侍妾,可得永远在这府里受曾经被她管制过的姨娘管事婆子们笑话了。

    她一脸惨白的瘫倒在地。

    “不,老夫人,你不能这么做,不能这么对我娘,我娘这么辛苦的为府里,你们不能为么对她!”谢云容尖叫着朝老夫人跑去。

    谢老夫人心中正烦,朝身边的人大喝一声,“都杵着做什么?还不快将二小姐带下去?”

    处决完毕,谢老夫人挥手叫众人散去,她谁也不想看,一脸倦意的扶着林嬷嬷朝百福居走去。

    谢锦昆低着头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相送。

    安氏被两个婆子拖出了祠堂。

    云曦扶着夏玉言走到安氏的面前站住了。

    安氏已是姨娘,夏玉言虽然已和离,但老夫人已放出话去,仍由夏玉言当家,婆子们这下子更加恭敬了,“二夫人您是不是有话要对安姨娘说,奴婢们等着就是了。”

    婆子们心中都暗道,这可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啊。

    几个月前,夏玉言还是个任赁人欺负的姨娘,只是过了个年,这便换了个个儿,成当家夫人了。

    而安氏呢,去年年底时还在府里呼风唤雨,眼下却只是个最下等的侍妾,地位和月银钱还不如一个管事婆子高。

    安氏此时是又羞又怒,面前的夏玉言正抬着下巴看着她,唇边带着讽笑。

    她气得咬牙抬手就朝夏玉言打去。

    两个看着安氏的婆子大惊,为了讨好夏玉言,一人给了安氏一脚。

    “放肆,安姨娘,站在你面前的可是夫人,你一个侍妾打夫人,这是不想活了吗?”

    “你……你们……都给老娘等着!”安氏被踢倒在地,口里仍是不服气的喝道。

    云曦轻笑一声,给那两个婆子一人一块银子,说道。“有劳嬷嬷们照看安姨娘了。只怕今晚得辛苦了,因为安氏已降为姨娘,那么那夫人的屋子聚福园就不能让她住了,你们辛苦一下,将她的贴身衣物收拾几件搬到月姨娘曾经住过的暖月阁里吧。”

    安氏一听气得跳起来,指着云曦骂道,“小贱人,你居然让我住一个死人住过的屋子?你安的是什么心?”

    啪!

    一记清亮的耳光打在安氏的脸上。

    夏玉言挑眉冷笑,“你敢再骂我女儿试试!”

    “跪下,快给夫人磕头陪罪!”两个婆子得了云曦的银子,当然得替人当差,马上,一人一脚朝安氏的腿弯处踢去,“你的胆子不小啊,敢骂小姐!你想死吗?”

    一连挨了两次踢,加上一记耳光,打得她头脑发晕,身上疼得慌。

    安氏这才始知,她此时是墙倒众人推,谁都想踩上一脚了。

    她便不敢再还嘴,只拿眼狠戾的看向云曦与夏玉言。

    云曦又一笑,“安姨娘,那暖月阁在府里可是仅次于你的聚福园的,装饰华丽,小巧精美,曾经让其他的两个姨娘嫉妒得发疯,你居然还不想要?”

    两个婆子说道,“曦小姐,天晚了,您早点休息吧,奴婢们这就带安姨娘去暖月阁。”

    三人刚转身,云曦又道,“哦,有件事要提醒嬷嬷们,这府里啊,嫡与庶的待遇不相同,正妻与妾的待遇也不相同,什么衣衫首饰,平时的日用品支领可都有严格的规制,嬷嬷们千万不要弄错了。”

    婆子们忙说道,“奴婢们懂这个理。”

    说完,二夫便去往安氏的头上瞧。

    发现她头上仍然戴着夫人们戴的飞凤金钗,宝石耳环,两人马上伸手去扯,那耳朵也被扯出血来,疼得安氏啊啊的惨叫。

    婆子们夺了首饰后,讨好的递到云曦的面前,“曦小姐,您看,不会让她逾越规矩的。”

    云曦看也不看那几件首饰,笑道,“嬷嬷们大晚上的还要服侍安姨娘,可着实辛苦,赏你们吧。”

    “多谢曦小姐!”两个婆子喜得眉开眼笑,随后双双奔到安氏的身边,开始满身的找起值钱的东西起来。

    什么手指上的小戒指,脚裸上的金链子,甚至连那肚兜上系着的一块小玉环也被二人给拽了过去。

    值钱的金银抢完了,婆子们又开始拔她的外衫。

    安氏的一身衣衫都是价值不菲,随便一件便是价值千金。

    没一会儿,安氏便被拔得只剩了一身里衣,正冻得瑟瑟发抖的坐在地上,头发凌乱,一身的狼狈。

    云曦与夏玉言一直没有离开,就站在一丈多远的地方看着她。

    安氏此时不敢再说话,只是拿眼死死的盯着云曦与夏玉言。

    云曦浅浅的笑着,说道,“安锈,你还记得有个人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么,她说,她会变成厉鬼一个个寻你们报仇!先是你大女儿谢云岚,再是你小儿子谢询,再是你那娘家侄子安杰,娘家哥哥安世翰,还有……,你的长子谢诚,现在也不好过吧!”

    安氏闻言惊恐地看着她,路边惨淡淡的灯笼光照射下,女子一身紫衣似霞,眉眼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云曦嫣然一笑,又说道,“那个人……是不是在某个地方正在默默地看着你?”

    安氏惊得从头到脚一身凉,口里喃喃的说道,“你……你你……”

    云曦已扶着夏玉言转身朝夏园走去。

    ……

    这个夜晚无疑是不平静的。、

    前半夜,是谢府的天变了,不被人重视的二夫人掌家将曾经在谢府里权势一手抓的安氏给扳倒了。

    安氏轮为低等侍妾。

    而离京一百五十里的地方,东关镇。

    一个人穿着夜行衣正在半山腰上急步行走。

    很快,那人走到一株大树下,朝那里一位背手站立远眺的男子单膝行礼,“一切准备就绪了,只等对方的车马到。”

    “四百人全到了吗?”那人没有回头,而是微微眯起眸子看向远处的山道。

    月色淡淡,隔得又远,实在很难看清道路上的情况。

    男子只得拿出一只远目镜费力的朝山下看去。

    “加上主子,一共是四百零一人。”

    “很好……”忽然,男子的将手中的远目镜收了放在腰间,神色一凛,说道,“他们已经进入了山道了。马上按计划行动,那个南宫辰,你们谁也不要与他纠缠,如果遇到他的追杀,只管逃走。将他交给本王,他武功怪异,看不出深浅,你们莽撞送死反而给行动添乱,务必吩咐下去!”

    “是,主子!”那人应道,然后飞快的朝山下跃去。

    段奕站在树下,从远处看去,朦朦的夜色下,修长身影仿若与树合为一体。

    他摇摇一指山谷里行来的一队车马,勾唇冷笑,“你们想本王死,可知本王也想你们死。南宫辰,本王等你的粮食许久了!”

    ------题外话------

    毛毛xixi,xjx1985,qquser8768847,feiyulian ,ff81g,532cjq ,腰果 ,cjm2010,

    liuguibin,你要把人整疯,qaz9177,lym602654,徐多金子,帕卡,mayueyu2002,**白泡泡,

    感谢上面投过票的美人们,么么达,。(..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