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45章 挖坑让你跳
    纸上赫然写着几个血淋淋的字,“谢二公子的,夫人要钱还是要命?要命的话,拿十万两银子来换,银子在今夜午夜前送到万春楼千娇百媚房!否则……”

    纸上的话并未写完,却也使安氏吓得不轻。

    她的手一抖,信封与那个小纸包都一齐掉在了地上。

    滚出一小截鲜血淋淋的小手指,吓得江婶惊呼一声,“夫……夫夫……夫人……”

    安氏回过神来,上前一把揪住其中一个仆人,厉声吼道,“快说,送这东西来的是什么样的人?”

    那仆人也知道事情的严重了,赶紧说道,“是个七八岁的小叫花子,他说有人给了他一两银子,叫他跑腿送这封信到咱们府里,交到大夫人您的手上。”

    安氏此时是从头到脚的凉,小叫花子?那便是查也没法查了。

    江婶挥退了两个仆人,对安氏小声说道,“夫人,不如,咱们去求一下老爷吧?老爷现在只有二少爷这一个儿子了,他总不能不管吧?”

    安氏愤愤然说道,“他会管?他恨不得打死阿诚!阿诚踢了他一脚,他正在火头上,要是让老爷知道了阿诚又惹事了的话,还饶得了他?这事儿还是咱们自己来处理吧。不是还有个夏玉言么?从她那里动手!还能让她背个黑锅!”

    江婶听安氏这么说,便没有再说话。

    ……

    谢锦昆从宫里出来后,一路上都冷着脸,气哼哼的来到夏园。

    青裳见他表情不善的走来,抱着胳膊往他面前一站。

    她冷眉一挑,问道,“谢大人所来何事?如果没有什么事,请回吧,夫人正在休息。”

    谢锦昆今日因为和离一事,已被朝中几个官员取笑了,心情正不好。

    此时见一个丫头竟然拦着她还言语不敬,他顿时怒了,扬起手巴掌就朝青裳的脸上打去。

    青裳正为自己没有看好夏玉言,而心中自责,此时这谢锦昆又想冯进夏园正屋里,她哪能就此放过谢锦昆?

    青裳伸腿一勾,谢锦昆的手巴掌还没有落到她的脸上,便摔了个狗啃泥。

    “贱丫头,竟敢打本老爷?”谢锦昆从地上爬起来,扬手就要去打。

    这时,从他的袖子里掉了一份文书出来。

    青裳眼快,飞快地捡了起来。

    她眼睛一眯,——和离文书?

    和离书上有着谢锦昆的签名与手印,以及族里谢老夫人的,还有夏玉言的。

    当然,夏玉言的手印,是云曦在她睡着时,拉着她的手按的指印,模仿的笔迹。

    最上面是衙门里的官印。

    有了和离文书,谢锦昆就与这夏园无关。

    青裳见他又要打自己,呵呵冷笑,伸手抓过他的胳膊,用力一扔,直接将他扔出了夏园。

    谢锦昆吓得惊呼一声,守在园门口的长随谢来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要闯进园子里去看看究竟,哪知天上飞来一人正好落在他的身上。

    “啊——扑通——”两人同时惨叫一声,撞在一起。

    谢锦昆骂了一句谢来福,“蠢祸,就不知道接一下本老爷?哎哟,老爷我的腰啊——”

    云曦与吟霜这时往夏园走来,看见谢锦昆与他的长随双双躺在夏园门口鬼哭狼嚎,两人的眼皮也没有瞟去一眼,直接无视的走过。

    “死丫头,你给老夫回来!见了你爹爹跌到,居然扶都不扶一下!看老夫怎么收拾你!哎哟——,还有夏园的丫头,一定要拉去乱棍打死!来福,来福,你听到本老爷的话了没有?”

    谢来福揉揉被谢锦昆撞得要炸开的后脑勺,从地上爬起来扶着谢锦昆,说道,“老爷,您和二夫人都和离了,她园子里的事,您可是管不了啊,三小姐的背后有太后呢,老爷您不怕太后怪你?”

    “!——”谢锦昆咬着牙,哼哼了两声,气得胡子乱颤。

    谢来福又道,“老爷,依老奴看,你还是去看看伤吧,这怕是摔得不轻呢!”

    丫头的手劲可大得吓人,竟将老爷从一丈高的院墙里扔了出来。

    这么高摔下来,还不得伤着?

    谢锦昆将手伸向谢来福,疼得不住的龇牙吸气,“快,拉老爷一把。”

    谢来福伸手拉谢锦昆,这才发现谢锦昆的一只胳膊摔折了。

    而他正好拉的是伤着的胳膊,顿时,谢锦昆疼得“嗷唔”的惨叫起来。

    “蠢货,你就不能轻一点儿吗?疼死本老爷了!”

    “是,老爷。”谢来福叹了口气,他被撞到在地,也伤得不轻啊。

    夏园里屋。

    夏玉言睡了一下午,此时醒来后正坐在床头喝药。

    夏园门口谢锦昆与他长随的惨叫声传进屋子里,她仿佛未听见一般,只管自己喝药。

    桂婶朝外看了一眼,没说话。

    老爷对二夫人一直薄情,她也早已看不怪。

    二夫人怕前怕后不愿和离,还是三小姐做得好,快刀斩乱麻。

    早离早清静。

    而夏园的仆人都见识了青裳的手劲,谁敢到园外出去扶?一个一个躲在屋里拔着窗户缝看着谢锦昆的笑话。

    云曦走进了正屋。

    青裳将和离文书递给她,“小姐,这是从谢锦昆的袖子里掉出来的。他想要进夫人的里屋,被奴婢扔到园子外面去了。”

    云曦点了点头,轻声一笑,“他的动作倒是快,这是怕老夫人怪罪下来吧?印章也全,如此,咱们同他没有关系了,他敢来,你就扔,带人闯,你就直接拿了棍子打!”

    “是,小姐,奴婢知道了。”

    云曦从吟霜的手里接着托盘,托盘上放了一碗粥。

    她挑帘走到里间屋里,微笑说道,“娘,你好点了吗?”

    夏玉言将空药碗放在一旁的小几上,微笑道,“好多了,娘本来就没什么事,看你大惊小怪的。”

    桂婶笑着朝云曦走过去,“三小姐辛苦了,还亲自熬了粥。”

    云曦将搁着粥碗的托盘递到桂婶的手里,走到夏玉言的床榻边上坐下。

    “这是我按着关大夫的方子熬的,粥里加了些草药,娘喝喝看,看看味道好不好?”

    “三小姐的手巧心细,熬粥的手艺还会差?”桂婶笑道。

    服侍着夏玉言吃了粥,桂婶将粥碗与药碗端了出去。

    见屋里只有她们母女二人在,云曦将和离书交到夏玉言的手里。

    然后,她正色说道,“娘,我擅自替您做了决定,娘会不会怪女儿?女儿也是气不过,谢锦昆既然不将咱们看作亲人,不将娘当发妻,咱们不如同他撇开关系。”

    夏玉言捏着那和离书看了许久。

    然后,她将文书放入床架上的一个小柜子里,仔细的锁好了。

    她这才拉着云曦的手,蹙着眉尖说道,“曦儿啊,娘也是怕娘离了谢府,你们会遭人闲语,会影响你大哥的仕途。”

    云曦说道,“女儿并不认为和离后事情会糟糕,女儿去问了老夫人,她说,入族谱并不需要这府里的什么人同意,只需谢氏中的三位得高位重的长者联名写的举荐信即可。”

    “曦儿,是真的?老夫人真的这么说?”夏玉言一脸惊喜,倘若真的是这样?谢锦昆这根鸡肋,不如扔了干净。

    云曦点了点头,“是真的,她亲口说的。另外,我也将这事告诉了枫大哥,他也认为这么做是对的。”

    夏玉言松了口气,“如此,娘就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

    她看了看窗外还没有完全黑的天色,又说道,“曦儿,反正和离书已经有了,趁着现在天还没有黑,咱们不如离开这里,先找间客栈住了,再慢慢的找间宅子,娘手里还攒了些银子,租一个小院足够了。”

    “娘,宅子的事,自有女儿与大哥操心,娘只管休息着就是了,今天咱们先不走,明早再走。”云曦说道。

    夏玉言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娘一想到不是这府里的人了,可是一天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这天还没有黑嘛,街上的客栈又多,咱娘俩还愁找不到地方住?或者,咱们坐了马车去找你大哥?”

    “不,娘,女儿也不喜欢这里,之所以要多住一晚,只是想给安氏与谢锦昆一个惊喜。咱们离开,难道不能送一个大礼给他们?”

    夏玉言看着云曦狡黠的眨着眼,忙问,“曦儿,你有什么想法?”

    “娘,我想这样——”

    当下,云曦将心中的计划说给夏玉言听。

    她扬着眉梢笑道,“怎么样?娘,他们欺负咱们一场,咱们难道就样悄无声息的走了?这有点被扫地出门的感觉,咱们要走,也要走得声势浩大!让人不敢小瞧。”

    “曦儿。”夏玉言叹息一声,女儿也是被东园的人压迫久了,这心中有怨气吧,“娘没意见听,听你的。”

    “娘,你太好了。”云曦搂着夏玉言撒娇一笑。她担心夏玉言要是又怕前怕后,这事情就不好办。既然有她的同意,这次,一定狠狠的闹上一闹。

    从夏园出来,云曦又出了府,既然明天就不打算住在这个府里了,是必得连夜安排好。

    云曦换了身男儿装去了醉仙楼,这时正是刚刚掌灯时分,酒楼里宾客满坐。

    云曦走过去的时候,二人都没有注意。

    福生正整理帐本,安昌正在帐册上飞快的写着什么。

    福生最先抬头,他一脸讶然,“东家来了?”

    安昌也抬起头来,他放下手里的笔,从柜台后绕出来,对云曦恭敬的行了一礼,“言东家。”

    云曦嗯了一声,说道,“安昌公子你忙你的吧,我找福生说件事。”

    福生走到云曦的面前,“东家,可有什么吩咐?”

    云曦往后院走去,福生马上跟了上来。

    醉仙楼有一处后院,她当时想不起做什么用,只让福生收拾干净空在那里。

    有五间房子,可以临时让夏玉言住着,她可以住楼上的尊字号客房。反正吃喝什么的,在这酒楼里又不会短缺。

    福生见她一直往后院走,忙问道,“东家可是要看后院?”

    “没放东西吧?”云曦问道。

    说话间,她已来到后院,院中有一口井,一株皂夹树,几盆小盆花,干净齐整。

    “没放东西,您没说,便一直空着呢。”福生说道。

    云曦满意的点了点头,一间大屋子,四间小屋子,丫头婆子都可以住进来。

    来到酒楼的前堂,云曦就着柜台上的纸笔罗列了一份清单交给福生。

    福生接到手里一看,只见单子上面写着床四张,各类日用百杂等。

    “东家,买这些做什么用?”

    “福生,你再着人连夜将后院的几间房子擦洗一下,明天一早。我带我娘住过来。”

    “东家的母亲?”福生有些讶然,但还是点了点头,“我这就去安排去,东家尽可以放心。”

    云曦安排好后,便往酒楼的外面走。

    安昌见到她依旧客客气气地行礼,“东家好走。”

    云曦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安昌两眼。

    这个书生少年,心地善良,却流落在外,命运对他实在不公平。

    东平侯府的安强在牢里,还是个去了势的。

    他杀了顾贵妃的婢女,除非贵妃倒台,他在顾贵妃的手里抓着权势的时候,是不可能出来的。

    而安家庶房里安杰已死,现在只有一个十二岁的幼子,这根本对东平侯府的世子之位起不了什么大的危害。

    但安夫人却迟迟没同意安昌回府。

    难道安夫人自己还想再生一个?还是想从旁支中找个人过继?来继承世子之位?

    让他人来继承,这无疑是她替安昌除了障碍,旁人得个便宜,她白忙一场。

    对嫡出身份的安昌不公平,云曦也不甘心。

    若他得了世子之位,将来对谢枫的仕途也是一大助力。

    想到这里,云曦朝他走近几步,“安昌公子。”

    安昌忙停了手里的书写,拱手行礼,“东家可是有事情吩咐?”

    云曦看了看左右,将他拉到一处角落里,说道,“我有个事请你帮忙,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大约需要十天左右时间。你在衙门里走不走得开?”

    去一趟青州,去时慢车,回来时快马,十天足够了。

    安昌有些惊讶,“请假的话,在下同府尹大人说一声,找人顶职就好,只是不知做什么事,需要这么多天的时间?”

    “去外地,我需要你帮忙,大约后天一早出发吧,你如果走得开就安排一下。”云曦说道,她没有告诉他要去做什么,免得这书呆子说漏了嘴。

    安昌说道,“好,在下就去向府尹请假。”

    若安昌与谢枫的名号在青州响起,这二人回城后,可就身份倍增了。

    就算安夫人再固执着不同意安昌回府,以安家目前的情况,族人的舆论压力下,她也会同意。

    从醉仙楼出来,云曦在车内换好了女装,吩咐青二回谢府,此时一更天已过,想必安氏那里已行动了。

    马车掉头往谢府而去。

    经过一处街角,车帘子飘起来时,云曦从缝隙里看到前面走来了一辆马车。

    普普通通的样式,檀木的车身,没有华丽的装饰,赶车的是个瘦个子老头,也是普通得丢入人群里找不出的那种。

    车赶得不快,规规矩矩的靠边上行走着。

    车门上挂着名牌——睿王府。

    睿王府?

    她挑起了车帘,睿王府里经常出门的是傲慢的段轻暖郡主,车里是她?

    那辆马车已走到了她的马车一旁。

    云曦正要放下车帘子,却听那辆车内有人喊她,“曦小姐。”

    云曦一怔,是他?

    她敲了敲车壁,让青二将车停下了。

    两辆马车相错,但却是并排的停在一处街角。

    她伸手将车帘子挑得高了些,对面那辆马车中的人也正挑帘看向她这里。

    马车头的灯笼光映照下,只见车内的青年男子着一身天青色绸衫,修长手指执扇挑着车帘子,发冠高束,清贵俊美,看着她温和而笑,“是曦小姐吗?这么巧,竟在这里遇到你了。”

    云曦微微一笑,“是有点儿巧,睿世子好。”

    段轻尘轻笑一声,又道,“曦小姐最近似乎很忙?那么,轻尘就不耽误曦小姐的时间了,再会。”

    他收了折扇,放下车帘,那老仆手里的马鞭子一扬,飞快地与她的马车错车离去。

    云曦的眉尖微微蹙起,这是巧合吗?

    这条街道比较僻静,她走了几个月都没有与其他府邸的马车碰过面,今天怎么遇见他了?

    “小姐。”吟霜说道,“听说,睿世子的性情古怪,从不在天黑后出门,此时一更天都过了,他怎么还来街上了?还是头次见到他啊。”

    从不在天黑后出门,她也有所耳闻。

    但那天她潜入兵司库时,那时都是三更天了,他不也是独自一人到了兵司库吗?

    “算了,走吧。”云曦说道。

    他那日的出现确实有些诡异,她事后查看了所有的粮食,并没有什么问题。

    这个睿世子……

    ……

    夜色里,谢府的后院里落下一个人来。

    身姿欣长,身手敏捷。

    暗卫头领张龙马上察觉到了,抽出身上的配剑,脚尖一点,飞快的朝那人跃去。

    张龙手中长剑直刺那人胸口,但那人却反手一钳,手指如铁钳一样将张龙的手腕钳住了。

    然后,他飞快地夺走了张龙的长剑。

    张龙一时大惊。

    “上次不是输在我手下了吗?你还打什么?”

    那人轻笑一声,将张龙的长剑甩手一抛,射入一棵高约十多丈的老樟树上面,长剑晃了晃,发生清脆的响声。

    “你……你是枫公子?”张龙惊愕的问道。马上,他单膝跪地,抱拳一礼,“夜色茫茫,在下不知是枫公子到访,持剑袭击,多有得罪,请枫公子勿怪。”

    除夕那天,张龙与谢府的几百暗卫一齐围攻谢枫,都没有伤着他。

    此时他一人迎上谢枫,谢枫只是夺了他手中的长剑,没有伤他,可见是手下留情了。

    “我只是来看看二夫人与曦小姐,放行吗?”谢枫站在屋顶,依稀可见他的眉眼中透着凛然。

    男子墨兰色长衫的衣角在夜风的吹拂下轻轻飘扬,身姿绰绝,一身傲然。

    “请公子随意。”张龙俯身抱拳一礼。

    张龙也看得出老夫人对他颇有好感,再加上,武者,都崇拜高手,再加上刚才谢枫手下留情,不放行,却是说不过去。

    “那就多谢了。”谢枫抱拳还以一礼,身影轻轻的落入院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夏园里。

    一个人影轻轻地落入院内。

    青裳与青衣马上飞奔迎上去,正要抽剑迎敌,发现是谢枫。

    “枫公子?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二人收了软剑让开道来。

    谢枫抬脚往园里走,“我来看看二夫人,她好些了吗?”

    “夫人好多了,正在屋里同嬷嬷说着话。”青裳说道。

    谢枫走了两步,又想起什么来,他转身直直盯着青衣,“我记得你一直跟着曦小姐的,你怎么又在夏园里,那曦小姐身边谁跟着?”

    青衣一脸的委屈,“曦小姐身边是个叫吟霜的婢女,她说二夫人身边也需要人守着,便让奴婢过来了。”

    谢枫默了默,没说话,继续朝里屋走去。

    高大的身材遮住了烛火的光,显得屋子阴阴暗暗。

    夏玉言看着来人一时怔住。

    还是桂婶最先反应过来,惊喜地说道,“是枫公子啊,快坐啊,老奴这就去泡茶去。”

    桂婶叹息着擦着眼角的泪水小跑着走了出去。

    谢枫“扑通”一声在夏玉言的床榻前跪下了,“对不起,娘。”

    他以为她是不要他的,他选择见而不认,但事情的真相却不是那样。

    夏玉言的眼中,泪水无声而落,伸手将他拉到床榻边,手指颤抖着解开他的衣领。

    肩头处不见那个老虎头的胎记,只有一块盘子大小的烫疤。粉色白色的花纹,肌肉皱褶成一团,触目惊心。

    “这……这……”夏玉言一脸惊骇,“这是怎么回事?”

    “刚出府的那天,被那个小仆倒了一碗热油。”谢枫说道。“然后对我说,你厌恶我,所以……”

    “安氏,谢锦昆!这两个恶男毒妇!你生下来都五岁了,他二人却不给你取名,也不给你上族谱,说什么没有找到合适的名字,他们一早就容不下你!”夏玉言愤恨的咬牙,她将谢枫的衣衫穿好,说道,“我同曦儿商议好了,今晚上要那二人不得好过!”

    “娘想做什么?要不要儿子帮忙?”谢枫忙问,谢锦昆与安氏对他与夏玉言用了离间计,使他们误会十五年,这笔帐,怎能就此而过?

    “不用,枫儿啊。曦儿说,待会儿,咱们等着就是了。”夏玉言说道。

    当下,她将云曦与她的商议说与谢枫听,谢枫点了点头,轻笑一声,“这叫自做孽不可活。”

    母子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谢枫便悄悄的离开了夏园。

    不多时,夏园里所有的灯都熄了。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人影悄悄的溜进了夏园。

    那人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夏玉言的里屋,手里捂着一只半明半暗的夜明珠。

    夜明珠的光晕照在那人的脸上,依稀可见那人是个婆子。

    婆子往床上看去,见夏玉言睡得正沉,便悄悄的伸手解开了她脖子上系着的一枚钥匙。

    拿到手里后,婆子得意的笑了笑,然后又悄悄的退了出去。

    听着婆子的脚步声音渐渐的走远,床上的夏玉言忽然睁开了眼,唇角扯出一丝冷笑来。

    又过了一会儿,青衣与青裳走了进来,二人没有掌灯,就着昏暗的月光走到床榻前,小声说道,“夫人,东西被拿走了吗?”

    “嗯。”夏玉言说道,“她这是在自己找死。曦儿说,东西被人拿走就没咱们什么事了,天晚了,你们也去睡吧。”

    青裳给夏玉言掖了掖被子,青衣放下帐子,二人出了里屋,到了侧屋睡下了。

    ……

    谢府的暗卫头领张龙都对谢枫放了行,谢枫此时走到谢府里,如走到自己的院子里一样,没人敢拦。

    除夕那天,他来过一次这府里,多少有些印象。

    他正要走到前院去,忽然想到一件事来,便又转道往百福居而去。

    西暖阁的屋子里还亮着灯,赵玉娥的奶娘李妈妈正在数落她。

    “小姐,这都快二更天了,你还锈什么花啊?锈多了,对眼睛可不好,明天再锈吧。再说你的脚上还有伤呢!这一坐就这么一天……”

    “还有一点儿,一会儿就好,只是一块帕子而已,很快就好了。”赵玉娥不理嬷嬷,依旧飞快的穿针走线。

    “那好吧,奴婢给小姐端点宵夜来。小厨房里做了些桂花粥,奴婢看看熬好了没有。”

    谢枫从屋顶跳到她的窗前,见那嬷嬷往外走出去了,这才轻轻的撬开了窗子,纵身一跃跳进了赵玉娥的屋子。

    赵玉娥猛然看见屋中多了个高大的黑影子,吓得身子一抖,张口就要尖叫。

    谢枫怕她惊动了嬷嬷,飞快的扑到她的身边,一手搂腰,一手捂着她的唇。

    “啊——”

    声音被堵在来人的手心里。

    她惊得身子僵硬,惊恐地抬头看向来人,发现是谢枫时,身子一软倒在了他的身上。

    谢枫大惊,慌忙将她扶住,“你怎么啦?哪儿不舒服了?”

    赵玉娥欲哭无泪,半夜三更的,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搂着身子捂着嘴巴,她没吓死也算是胆子。

    “你……你你……你吓着我了。”她涨红着脸,狂喘着气说道。

    谢枫见她红如胭脂的脸,一脸娇嗔,心神不禁一晃,然后歉意的说道,“对……对不起,我不知道女孩儿家胆儿小。”

    他见的女子,也就只有指挥使的一个烧饭嬷嬷,和夏玉言,还有他妹妹谢云曦。

    云曦胆大似男子,另外两人是中年妇人,而赵玉娥却是位深闺小姐,他却是头一次与一位闺中小姐接触。

    所以,不知如何面对。

    赵玉娥见他一脸拘谨,心中不免又气又笑,伸手一指他对面的凳子,“来了就坐会儿吧。”

    “好。”谢枫规规矩矩的坐下了,也不说话,端端正正的坐着,就这样看着她。

    赵玉娥心中更好笑了,却也更是难为情,半夜三更被一个男子这样一眨不眨的看着,饶是脸皮再厚的人也受不住。

    “你……你别看我好不好?”赵玉娥实在受不了了,这让她还怎么锈花?她还想马上锈好送给他呢。

    “哦。”谢枫忙将眼睛挪开,然后往她脚上看去,二话不说就脱她的鞋子。

    赵玉娥吓得忙将脚抽回。

    谢枫抓着她的腿不放,“我看看你的伤好些了没有。”说着,他轻轻的退了她的鞋袜,看了看伤势说道,“没有想像中的厉害,我再给你抹点药。”

    然后,他从荷包里取了药瓶给她上药。

    赵玉娥见说不过他,只得由他。

    刚上了药,给赵玉娥穿好鞋袜后,李妈妈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了。谢枫的神色一变,低声说道,“我得走了。”

    半夜三更被人撞见,他在人家小姐的屋子里,于她闺誉不利。

    赵玉娥飞快地抓住了他的手,一指屋中的帏幔,用口型说道,“藏后面,别走!”

    谢枫一怔,然后点了点头,飞快的朝帏幔后走去。

    这时,李妈妈端着一碗桂花粥进来了,笑眯眯的说道,“小姐,快趁热吃罢,老奴放了好多的桂花。”

    她将粥放在赵玉娥一旁的小桌上。赵玉娥伸手拿起调羹搅了几下,又说道,“李妈妈,我想就着小菜吃,厨房里还有小菜吗?”

    “有的,老奴去热一些来。”李妈妈转身又走出了屋子。

    赵玉娥马上抓了一枚棋子向帏幔那儿扔去,谢枫将头伸出头,眨眨眼看着她。

    赵玉娥向他招招手,然后指了指碗。“过来吃。”

    谢枫点了点头,“好。”

    烛光下,青年男子认真的喝着粥,赵玉娥的神情有些恍惚,仿佛多年后,她与他也这么……

    她的耳根微微一红。

    吃完粥,谢枫抬头正看她微微泛红的脸颊与浅浅含笑的眼,也跟着笑了笑,“以后都会有更多的时间来看你,如果你想我来的话,我每天都可以来。”

    赵玉娥怔怔的看着他。

    谢枫微笑说道,“二夫人和离了,总不能一直住在这里,我们会建宅子,我想,不如就建在谢府的附近,这样,每天出门都能见到你,不是吗?曦儿说,走亲戚方便。”

    赵玉娥的一脸窘迫得不行,将头微微撇过,口里说道,“那也太近了。”

    曦儿也知道了?她心中直恼恨谢枫的嘴快。

    她抓起刚刚完工的一块帕子塞到他的手里,“给你的。”

    谢枫打开来看,见帕子上面锈着一片枫叶,与一只小蝴蝶,栩栩如生,相印成趣。

    谢枫说道,“我的名字叫枫,锈一片枫叶就好,为什么还加一只蝴蝶?”

    赵玉娥的秀眉顿时一竖,嗔道,“自己去想。”然后抓起他的手,站起身来,将他往窗边推,“想好了告诉了。”

    说完转身不看他。

    谢枫一脸怔然,这时,他又听到外面李妈妈的脚步声渐渐地近了,只得推开了窗子跳了出去,然后离开了百福居。

    赵玉娥望向那窗子口嘟囔一句,“这人怎么这么呆?”

    ……

    谢枫出了百福居后,却并没有离开谢府。

    而是转身去了谢锦昆的书房。

    他看了看左右,悄身的走了进去。

    桌上有几本图册,他勾唇冷笑,悄悄的顺手拿了去塞入怀里,正要出书房时,发现谢锦昆这时走了进来。谢枫二话不说的弹去一枚棋子,谢锦昆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

    江婶将从夏玉言那里偷来的钥匙递给安氏,“夫人,东西拿到了!”

    “快给我。”安氏欣喜的将钥匙抓在手里,她左右看了看,喜道,“没错,正是这一把,走,咱们去开库房。”(..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