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27章 自取羞辱
    三人坐的是一间小雅间,因为为了方便看外面的歌舞,雅间的拉门没有关上,那个小倌倌被带了上来。

    脸上蒙着面纱,穿着青楼里小倌倌们常穿的那种薄如蝉翼的上衫。

    他似乎极不情愿前来,被两个眉眼清秀的伙计一左一右的拧着胳膊往雅间这儿推。

    这时,有几人从雅间门口经过。

    其中一个大肚子男子指着小倌倌对身边的人说道,“哈哈,这个新来的有点意思,竟然是个雏的,没试过这个滋味,老爷我让他开了荤。哈哈哈——”

    “哎,蒙着脸,也不知道长得怎么样啊?”另一个长相猥琐的男子一把扯开小倌倌的头巾。“

    ”你们干什么?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只要小爷离了这里,定要你们生不如死!“小倌倌怒得叫嚷起来。

    因为他是背对雅间门站着的,屋里的几人都看不到他的脸,此时谢锦昆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惊得手里捏着的筷子也掉了。

    难怪崔府尹刚才笑得得意,原来他早就知道了他的儿子就在这里。

    而这时,又有几位朝中的官员走过来,见到谢锦昆顾非墨与崔府尹几人纷纷站在雅间门前寒暄着见礼。

    谢锦昆心中恼怒,以前来这里可没有见到这么多的官员,今天怎么来得这么多?

    雅间前面的几个猥琐男还在拉扯着谢询,谢询同他们厮打着。

    他不经意的转过头来,正看到里面恨不得找个洞将自己埋进去的谢锦昆,当即就大声地叫起来,”爹爹,救我出去啊,我不要做这里的小倌倌。爹——“

    那几个朝中官员一时怔住,惊异着纷纷指着谢询问道,”谢大人,这位是令公子?他是这里的小倌倌?他这爱好可有点——“

    谢锦昆的脸色顿时黑如锅底,一言不发的站起来就往外面走。

    走到谢询的身边时,有个人在他面前站定了。

    他抬起头来,发现竟然是谢枫,对方的眼神冷如利剑,藏有嘲讽与蔑视。

    谢枫见他走来,也不见礼,一言不发冷眼看着这父子俩。

    谢锦昆心中恼恨,看着他这个谢氏族长竟然不见礼?论年龄与官阶,他都要高出谢枫许多,谢枫竟敢藐视他?

    但他没法发火,这里熟人太多了,万一谢枫乱说,他的脸可就丢得更大了。

    谢询见谢锦昆走出来,扑上前就将他一把抱住,”爹,爹,我错了,我以后会听话的,你带我回谢府吧。爹——“

    谢锦昆的脸越来越黑,恨不得掐死谢询。

    谢询叫的嗓门大,此时不止是那几位朝中的官员在一旁观看着,还从其他地方陆续的来了不少人,围着谢询指指点点。

    ”原来这位是谢三公子啊?呵呵,他啊,以前经常泡青楼,还跟人抢红姑娘大打出手,现在轮到他在服侍别人了,哈哈哈,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谢锦昆气得一脚将谢询踢开!

    他恨恨地骂道,”你是从哪里跑来的疯子?还不快滚开!再抓着老夫的衣衫不放手,定要你好看!“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飞快地逃走了!

    今天的这张老脸,可算是彻底丢尽。

    雅间的顾非墨,灿若星子的双眸闪着狡黠的笑意,他拍拍崔府尹的肩膀说道,”崔大人,怎么样,这个主意好吧?这叫一报还一报!“

    谢询这时也发现了谢枫。

    他不认识谢枫,但面前的人看着他的眼神不善,便扯了扯唇,上前就朝谢枫挥去一巴掌,喝道,”看什么看?想死吗?“

    谢枫反手一捞将他的胳膊钳住,然后狠狠的摔在地上,疼得谢询嚎叫起来,”小子,你等着,待小爷出了这里,定要你生不如死!“

    谢枫的声音森冷,”你欺曦儿无兄长护着是不是?恨不得她死是不是?本公子会先让你生不如死!你自毁前路,你以为谢家人还会要你?“

    说完,他将谢询踢到一边,不再看他,大步离去。

    谢询不过是他打击谢府的第一个小试牛刀的人,一个废物而已,扔到这万春楼羞辱着谢锦昆,还不值得他费心费力的一直看着。

    顾非墨飞快地跟上他,哥俩好的将手搭在谢枫的肩头,”师兄,我按着你的吩咐将这谢询弄到这里来,让他狠狠的受一顿罚,你不会食言吧?快告诉我,谢二夫人讨厌什么?“

    谢枫看着他笑得得意的欠揍的脸,淡淡扫了他一眼,说道,”她讨厌你这种人。“

    顾非墨眨眨眼:”……“

    谢询在万春楼做小倌倌的消息,在傍晚时传到安氏的耳朵里。

    她又惊又气,差点又晕了过去,咬牙怒道,”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将他绑架到那里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江婶扶着她说道,”夫人,当下的事,是快点将三公子赎出来啊!万一这事传得更多人知道,老夫人那里可不好交待了。“

    万春楼的老鸨早就得到过顾非墨的警告,赎人可以,白银十万两,少一纹钱也不行!

    万春楼敢放下这样的狠话,不光是有顾非墨的撑腰,还有一点便是,做青楼生意的背后,都有自己的势力,打手杀手,布满整个青楼。

    安氏没有人支持她救谢询,她又不敢同万春楼硬抗衡,只得又去找放高利贷的大黑借钱。

    当安氏见到面色憔悴已被人折磨得变了人样的谢询时,又惊又气,”询儿,你快说,究竟是谁将你掳走的?“

    谢询扑到安氏的怀里先是委屈的哭了一顿,听到母亲问他,他当即就跳起来,”娘,一定是谢云曦那个死丫头干的。“

    ”怎么会是她?“安氏一脸的惊异,”她有那个本事与胆子吗?“

    ”就是她!“谢询咬牙怒道,”除夕晚上,她与那个顾非墨闯进我的宅子,合伙打了我一顿。醒来后,我发现自己竟然在崔府尹夫人的床上。

    后来就被崔府尹关到了牢里,牢里失火,我趁乱逃出来,刚到家门前,却又被一伙人给绑到了万春楼。娘,那绑架的人,八成也是那死丫头的手笔,娘要替我出气!娘——,儿子委屈啊!“

    他在牢里被人打,在万春楼被人羞辱,这口气,他咽不下!

    他一定要以牙还牙!他要那个死妮子不得好死!

    ”什么?还真是那个死丫头干的?难怪她最近底气十足,原来是同顾家公子走在一起!那顾非墨上回还向你父亲求娶她呢,不过,当时因为奕亲王一闹,事情是不了了之的过去了。

    原来她竟是以这份心机勾搭上了顾家的人?哼,还真是小看她了。“安氏听后眼中戾色一闪,”她休想攀上高枝!儿子,你放心,娘会有办法收拾她的!“

    ……

    顾非墨拿出一万两银子酬谢万春楼的老鸨,老鸨什么也没干,平白得银一万两,喜得都快将顾非墨拜为祖宗了。

    谢枫冷着脸将手伸到顾非墨的面前,”拿来!“

    顾非墨爽快的将钱双手奉上,”师兄,我的就是你的,你何必冷着脸?今天得了这么多银钱,不如请谢三小姐出来吃饭?庆贺一下怎么样?“

    谢枫冷嗤,”她不会同你吃饭!不要枉想!“

    顾非墨拍了拍额头,眨眨眼说道,”师兄,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一提到谢三小姐,你就对我像仇人似的?为什么?“

    谢枫将几张大额银票收在衣内,看也不看他,大步走开,甩下一句话道,”不为什么,我高兴!“

    顾非墨:”……“

    ……

    谢府,老夫人的百福园。

    云曦送赵玉娥回到园里,径直往老夫人的东暖阁走去。

    两人还没有到门前,就被大丫头金珠与金锭拦住了,”表小姐,三小姐,老夫人正与四小姐说话呢,二位小姐先到别的屋里歇息着吧。“

    云曦眼睫闪了闪,两个大丫头都站在门外守着,这架势可有些肃然。

    谢云香在里头?老夫人一定在训话。看来,嫁入安家的人就注定是谢云香了。

    赵玉娥这时点了点头,”好,我一会儿再来。“说着,又挽起云曦的手,”曦儿,到我屋里坐一会儿吧。“

    ”好,玉娥姐。“云曦点了点头。

    东暖阁屋里,老夫人正黑沉着脸坐在上首一言不发。

    下面跪着谢云香。

    ”你说说看,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谢老夫人的声音不高,但足以让谢云香胆战心惊。

    对于未嫁先孕的事,她没法同谢云岚比。

    谢云岚是嫡女,有母亲安氏护着,况且晋王府也承认谢云岚怀的是他们的子嗣。

    人们只闲谈了几句后,她的笑话就过去了。她照样做着世子妃。

    但她谢云香不同,她是庶女,母亲还有着与人苟合的不好名声。

    更要命的是,她的事儿还不能说。

    说是安强的?安夫人顺着查下来,一定会说是她阉割了安强,她就得没命!

    就算不弄死她,安夫人也会要她给安强守着活寡。

    不!她谢云香不应该是这种命运!

    所以她不能说是安强的,只要不死,她还能找机会狠狠的报复安氏与谢云曦!

    ”老夫人……是……安杰公子的……“谢云香低着头说道。

    ”安杰的?“谢老夫人眉梢动了动,依旧看不出太大的情绪来,”他们家知道这事儿吗?“

    ”不……不知。“谢云香低着头,心里忐忑不安。

    她在等着老夫人决定她的命运。

    是将她送到家庙里让她自生自灭,还是一碗药让她一尸两命?

    站在一旁的林嬷嬷看了一眼老夫人。

    老夫人又道,”安谢两家有婚约,你三姐姐的庚贴还在那里,既然出了这事儿,就将你的庚贴与她调换了,你就替她嫁过去吧。嫁人后,规规矩矩的过日子,否则,有什么后果,你自己可以想到。“

    谢云香松了一口气,给老夫人磕了一个头,”谢老夫人成全。“

    谢云香走后,林嬷嬷说道,”老夫人,上回在安家,那安杰拿了一个女子的肚兜,便是四小姐的,上回他们便……“

    谢老夫人抿了抿唇,”四丫头也是个不省心的,她的心思多着呢。她既然愿意,就让她顶替三丫头嫁过去吧!她肚子里有了,婚事就得要快,不能再拖了,你去将尚书老爷找来,我找他说说这事儿。“

    ”是,老夫人。“林嬷嬷应声退下了。

    ……

    次日,谢锦昆就到了安家。

    安老夫人一听说谢家要嫁给他们家一个庶女,脸色当时就不好看了。

    但又想到谢锦昆是不会让二女儿嫁过来的。

    况且二女儿是安氏所生,娶过来又会让安氏的手往安家长房里伸,她可绝对不能容忍安氏回来插手管着安家的事。

    三女儿做了太后的女红师傅,谢家不敢擅自做决定。

    数来数去只有一个庶女合适了,安老夫人只得同意下来。

    再说,她也只是替庶房里娶妻,庶子娶庶女,无可厚非,娶一个嫡女反倒是便宜他们。

    谢云香与安杰的婚事就这样定了下来,时间定在正月十九。只有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准备婚事,但两家都没有意义。

    谢云香是着急肚子快包不住了,安杰是心急借着谢家之力尽快的抢到世子之位,以防夜长梦多。

    两家都急,婚事便定得也快。

    林嬷嬷将谢老夫人的决定说与谢云香听后,她心中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但随后听到她的嫁妆单子要减少时,又气得狠砸了一顿东西。

    丫头小叶儿不敢顶撞,吓得躲到一边去了。

    谢云香咬牙骂道,”都是那个谢云曦,哼,要不要她将我的事儿传出去,老夫人也不会减了我的嫁妆,我不会放过她,走着瞧!“

    ……

    安杰这一日来谢府给安氏拜年。

    安氏屏退了侍女们,留着安杰在屋里说话。

    ”那谢云香肚子里可是怀了别人的孩子,这事儿你也愿意?虽说我没有将这事儿捅出去,只说与谢府的老夫人听了,原本是想让老夫人狠狠的罚一下她,但身为你的姑母,我还是替你委屈。“

    安杰坐在下首喝着茶,同谢诚一样有着阴桀的眼神。

    他看了一安氏说道,”安家老夫人不会让二妹妹嫁过去,谢老夫人抓着谢三小姐不放,眼下,可不就是只有一个谢四小姐了么?“

    ”可她的嫁妆并不多。“安氏又补充了一句。

    ”姑母,无所谓嫁妆不嫁妆,只要有一个谢氏女就好了。“安杰说道。

    他娶了谢云香,谢锦昆就会帮他,安家世子之位,便不会遥遥无期。

    他的目的可不是谢云香,那只是一个铺路石罢了。

    ”还有一件事,杰儿,你要帮姑母。“安氏咬着牙,眼中透着杀气,”你帮我好好的收拾那个谢云曦!“

    ”谢云曦?“安杰挑眉,”姑母,她如何惹着姑母了?“

    ”哼,那丫头的胆子不小!“当下,安氏将谢询身上前后发生的事一一对安杰说了。

    ”原来是这样,姑母放心,杰儿会替姑母出这口气的。“

    从安氏的聚福园出来,安杰走到谢府的东西两园交界处时,不经意的遇上了一个人。

    女子一身紫衣似烟霞,眉眼如画,身姿轻盈,行动间如早春枝头轻摇的紫玉兰。

    他紧走了两步迎上去,笑道,”这不是曦表妹吗?这么巧?“

    云曦闻言,挑了挑眉,两园交界处,只有一条窄窄的小路,她早就看见安杰走过来了,便停步不前想让他先走过去。

    哪知安杰竟穿过东园门朝西园的路上走来。

    青衣脸色一冷走到云曦的身边。

    ”听说杰表哥要娶香妹妹了,恭喜啊。“云曦淡淡一笑。

    安氏知道谢云香已是个有了身孕的人,一定会将事情告诉给安杰听,但安杰从安氏的园子里走出来,却仍然是满面春风,想必他只是拿谢云香当棋子。

    他这是想好了怎样往上爬了吧。

    安杰朝云曦又走近一步,拱了拱手,挑着眼角,唇角溢一抹狡黠的笑意,说道,”几日不见曦表妹,曦表妹可是越来越漂亮了,让杰表哥看得都挪不开眼了。“

    这话说得轻浮,青衣的脸当时就一沉。

    云曦挑眉冷笑,”多谢杰表哥谬赞,祝杰表哥与香妹妹白头偕头,子嗣绕膝,多子多孙。“

    说完,她看也不看安杰,转身从另一条道上离去。

    安杰气得咬牙,这个死贱妮子是不是知道他的事了?才故意这么说的?

    安老夫人大寿那天,他发现身上如一团火般只想发泄出去,偏偏又被人暗中点了**道,身子僵硬不能动弹。

    母亲安排的通房丫头在眼前晃着,却吃不到,只能干着急。

    二十多个时辰后才自动解了**道。

    但他也因为那团火没有及时泄出去,而将身子骨给憋出了问题,在房事上面无论怎么努力也使不出力来。

    吃了许多药,找了不少偏方,仍然不见效。

    安杰才知自己已成了一个废人,所以,当谢家人将已经怀孕的谢云香嫁给他,他也没有反对,因为正好可以拿此做个晃子。

    何况,这事儿还没有传开,只要谢云香生下了子嗣,便是安家的长孙了,世子之位离他可就更近了一步。

    反之,如果安家知道他是个废人,世子之位,他就永远不可能得到。

    只是,谢云曦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话里分明是在映射他房事无能!

    难道是她搞的鬼?

    他这时忽然想到,那天在安家见到她时,他身上的火烧得难耐向谢云曦扑过去,就在那时他就动不了了,如此一想,分明就是她暗中暗算了她!

    想到自己姑母的托付,安杰心中对谢云曦更是恨之入骨,等着瞧!他会让她看看他的手段的!

    ……

    婚事定下后,谢云香的心里头踏实了不少,这两日,她一直将自己关在屋里缝衣衫,却不是做自己的嫁衣,而是父亲谢锦昆的。

    嫁入安家,以她现在的情况,虽然不敢奢望安家会对她怎么好,但她也知道,不博上一博,不是更没有出头之日?

    而目前只有父亲,才能做她坚实的后盾。

    她只有让父亲不放弃她,安家人才不会小觑了她。

    谢锦昆自从大年初一那天被谢询气了一顿后,一连几天的脸色都不好看。

    在府里,大多的时间都在书房里看书写字。

    谢云香捧着新做的一身藏青色锦袍走了进去,微笑着轻声说道,”父亲,女儿过几天就要出阁了,趁着这几天空闲时间,给父亲做了件春衫。过了年便是春天了,父亲正好可以穿。“

    谢锦昆从手里的书上抬起头来,只见谢云香微笑着捧了一件衣衫进来。

    他的四个女儿,长女刁蛮,二女儿清高,三女儿木纳,都与他不亲近,只有小女儿,活泼可爱。

    常常来他身边与他说些笑话,为他解闷。

    谢锦昆在月姨娘死后,头两天是将月姨娘狠狠的恨上了一阵。

    但过后想想,他似乎将事情办得太草率了。

    月姨娘自杀,李虎跑了,这中间之事的确有些疑问没有查清楚。

    但人都死了,有疑问也于事无补了。

    现在看到小女儿嫣然巧笑着走来,谢锦昆不由得想起初初见到月姨娘时的模样,为他缝衣,深夜读书时给他添茶水,陪着说话解闷儿。

    ”是香儿啊,过来坐吧。“谢锦昆招手叫她过去。

    谢云香心头一喜,父亲果真还是喜欢她的。

    ”父亲,您来试试这件衣衫,看合不合身。“说着,谢云香将衣衫在谢锦昆的面前抖开来,披在他的身上试穿着。

    口里又说道,”女儿出嫁后,做了安家媳妇,只怕是没有机会再给您做衣衫了,父亲将来可得自己照顾自己了。这早晚的天气凉,您得当心身子。“

    说得好像远嫁的女儿不会回来一般。

    谢锦昆本来心中想着月姨娘的事有些愧疚,听得四女儿这么说,便安慰她道,”香儿,你又不是嫁到外番,不就是本城的安家么?能有多远?常常回来看看父亲不就是了?“

    本来嫁到安家应该是夏玉言的女儿,哪知到了最后,两家老夫人都同意谢云香嫁过去,他也只得作罢。

    谢云香这时神色一黯,”做人媳妇哪里有时间常常回娘家呢?再说,香儿只是个庶子的妻子,上头不光有婆婆还有主母。“

    说完,她低下头去,揉着眼睛。

    ”有为父在,安家人不敢对你怎么样的!香儿大可以放心的嫁过去。还有安杰,你好好的待他,将来不会吃亏。

    安家的世子还没有定下来,今年春天安家就得要上报皇上那里,这件事不会拖太久,为父一定扶持安杰当上世子。到时候,你就不是庶子之妻了。也是堂堂的诰命夫人。“

    ”多谢父亲相助!“

    谢云香赶紧在谢锦昆的面前跪下了,有了父亲在她身后相助,不管安杰当不当得上世子,她能不能成为世子妃,光这份助力,她在安家,就不会过得委屈。

    ……

    过年的这几天,醉仙楼的生意依旧很好。

    云曦将夏玉言带到酒楼,撒谎说是谢枫的产业。

    ”是枫儿的?这么大的酒楼?“夏玉言惊愕的问道,不禁大吸了一口凉气。

    她上次来酒楼,看见食客吃完饭后付钱,普通的一桌酒菜都要一二百两银子。

    这座酒楼可有三层高,楼下好几十张酒桌,楼上又有不少雅间,这一天的收入都抵得上谢府的一个铺子半年的收入了。

    ”所以啊,娘,您平时还过得那么省做什么?咱有钱啊,大哥有钱啊。“云曦拉着夏玉言在酒楼里四处查看。

    夏玉言的眼里除了惊骇还是惊骇,拉着云曦小声说道,”曦儿,还是要省啊,你看,娘数了数,这酒楼里有掌柜的,有伙计,有厨师,都要付工钱的是不是?除掉工钱,剩得就不多了呀。“

    她正叮嘱着云曦,却见一个伙计将一个装过菜的藤框往店外一扔拍拍手就要走开了。

    夏玉言便马上喝道,”站住!你过来,这个藤框也可以卖钱的,为什么要扔?在乡下,农夫编织一个藤框可以换十纹钱,你就这样扔了?“

    伙计眨眨眼看向云曦,云曦挥挥手让伙计拿回去。

    她心中不由得叹道,夏玉言的苦日子过得太久,这几文钱的东西都会计较起来。

    随后又想到,她明明是尚书府的夫人,却过得连下人都不如,又恼恨起了谢锦昆的无情无义。

    这时,夏玉言突然小声的说道,”她怎么也来这里了?“

    云曦顺着夏玉言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妇人穿着一件连帽的披风旖旎着从酒楼里走出来,宽大的风帽遮着她的头发,面上蒙着面纱。

    秋香色的披风,洗得有些发白,但穿在妇人的身上却不显得寒酸,反而是一种清爽的别样美。

    她身姿旖旎,走路似风吹垂柳,婀娜多姿,露在面纱外的一双眼睛,含笑多情。

    云曦眼睛一眯,心中叹道,这双眼睛可真漂亮。

    她身为一个女子,被那妇人的眼波扫过,也不由得心头慢跳了一拍,若是一个男子不得勾了魂儿去了?只是不知长得怎么样。

    ”娘,这妇人是谁?“云曦也好奇的多看了几眼,问着夏玉言。

    ”哼,还会有谁?不就是安氏的亲嫂子钟氏么。“夏玉言冷哼了一声。”她身上熏着的一种香味,世间只有她一人有,那香味,我闻过就不会忘记。“

    云曦发现夏玉言看着钟氏的眼神里闪着戾色,心中疑惑,便问道,”娘,钟氏这人是不是害过娘?您说,女儿替您出口气!“

    ”害?“夏玉言冷笑,”安氏的进门,便是她的安排。安氏的相貌生得一般,你父亲起初对安氏并没有好感,是钟氏出了一个主意,后来……“

    夏玉言看了一眼云曦,摆了摆手,说道,”算了,都二十年了,说有什么用?“

    她的话只说了一半,但云曦还是能从话中听到弦外之音。

    安氏当初是以非常手段嫁给谢锦昆的,后来,谢锦昆又想到安氏的好处,便欣然接受了。

    想不到钟氏还是个有心机的人。

    ”放心吧,娘,女儿会替你出这口气。“云曦眼神一眯说道。

    夏玉言却叹了一口气,”算了,这个女人心计深,你别去惹她,咱们过咱们的日子,再说,你枫哥哥不是也回来了吗?“

    云曦随口应了一声,”我听娘的。“

    但当夏玉言忙其他的事去了后,她马上招手叫来一个伙计。

    ”刚才那个妇人,是从哪里出来的?“

    ”三楼的一间客房里。“

    ”三楼的客房里?哪间房?“

    ”福字房。“

    醉仙楼的一楼是大厅,摆着餐桌,二楼是雅间,也是用来吃饭的地方。

    但三楼是却是几间包房,雅间设得要比二楼的要大,分前后两间,仿着家中的屋子设计的,主要是给人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外间摆着餐桌,里面是休息室,有床榻。

    而那妇人去的是三楼……

    云曦的眼睛眯了一眯。

    安氏的嫂子据说嫁给安氏的哥哥后就没有出过门,她这是头一次看见钟氏。

    而且居然来的是酒楼这种地方,还将脸上遮得严严实实,见不得人的模样。

    云曦的脑中蹦出了两个字来——私会。

    她提裙朝三楼的福字房走去,才走到楼道口,便见到顾非墨从楼道里走出来。

    这间客房的位置特别,是楼道尽头最里面的一间,而顾非墨显然是从客房那里来的。

    她唇角一扯,便喊道,”呵,你的嗜好还真特别,我那天根本没有说错。“

    顾非墨听到她的声音,脸色一变,飞身朝她扑来,同时飞快的捂着她的唇,抱着她滚到楼下的暗道底下藏了起来。

    云曦恼恨的瞪着他,抬着膝盖顶他的腿,这家伙发什么神经?

    ”嘘—!别吵——“顾非墨一手捂着她的唇,一手搂着她的腰,两人蜷缩在一处狭小的角落里。

    他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怀疑那间屋子里是东平侯,咱们在这里等着。“

    东平侯?

    云曦眨眨眼,很快,他们头顶上果有然有个脚步声急匆匆的走下楼去,一边走还一边系着衣服带子。

    见东平侯走远后,顾非墨才说道,”我来这里吃酒,看见东平侯居然进了客房里,这本来也没什么。喝喝酒,再睡一觉,日子如神仙。

    但他进去后没多久,一个妇人也进去了。

    别的妇人进去,也没什么,这个妇人进去可就有文章了。她是东平侯的老情人,当初是东平侯的母亲棒打鸳鸯拆散了他们,他们现在见面,八成是藕断丝连啊。

    你没见那东平侯出来时还一边走一边穿着衣衫?“

    云曦推开他捂在嘴唇上的手,眯着眼轻嗤一声,”你刚才是不是趴在人家门边上听里面的动静了?你就这么喜欢听人墙角?“

    顾非墨脸色一僵,”没有!绝对没有。我就是路过,纯路过。“

    ”没有就没有,你紧张什么?行了,快放开我。“

    顾非墨的双手正搂着云曦,怀里的女子娇软无骨,身上淡淡的玉兰香直沁心脾。

    他有点舍不得松手。

    ”快放开!“云曦又低吼了一声,”人都走了,还藏着做什么?

    他心中叹了口气,有点不情愿的将手松开一点,哪知这时听到夏玉言在楼道里喊道,“曦儿!你在哪儿?”

    顾非墨心中大喜,马上又飞快的将云曦的身子往怀里一搂,而且搂得更紧。

    “你快放手啊,我要被你勒死了。”云曦低声说道,同时狠狠的踩了他一脚。

    楼道下面的暗道狭小,顾非墨搂着她的腰搂得太紧,她紧贴着他的胸口有点呼吸不畅。

    顾非墨不动,低下头在她的耳边吹着热气,低低哑哑的说道,“你一露面,二夫人就会看到我,你想让她看到我们在这里——”

    “又没干什么,我娘才不会多想。”云曦撇了撇唇,朝他翻了个白眼,低喝一声。

    女子的粉唇晶莹可爱,翻着白眼的动作让他的心神颤了颤,喉咙处更是干得厉害,他吞了一口口水。

    心中仿佛有根线在牵引着他,让他鬼使神差的朝她俯下身去,伸手挑起她的下巴。

    脸孔在她面前放大,热气喷到她的脸上,两眼直直的盯着她的唇。

    云曦的脸色顿时一黑,咬牙怒道,“你敢!”

    说着,她的膝盖突然抬起,用力的直击他的大腿中间。

    顾非墨低低的“嗷唔”了一声,双手捂着大腿间,半弯着身子,脸色惨白着从牙缝间挤出几个字来,“谢云曦——你你你——”

    云曦同样咬牙,双手叉腰,恶狠狠的说道,“你敢打本小姐的主意试试!哼——”

    说完,她提着裙子飞快的跑出了楼梯下的暗道去寻夏玉言。

    走了两步,看到地上掉了一块帕子,这块帕子——

    她眼睫眨了眨,捡在手里又继续朝酒楼前走去。

    福生看到她,忙说道,“小姐,你可算来了,夫人与人争吵起来了。”

    “我娘同人吵起来?她怎么会同人吵架?”这事儿有点奇怪,以夏玉言的个性,是个除非是别人欺负到了头上逼得身无退路了,才发会火的人。

    像别人骂她几句的一般的情况下,她可是直接忽视的。

    而这时她在同人吵架?

    云曦来不及多想,飞快的来到酒楼的前面。

    果然见到夏玉言与一个妇人对持的站立着,那个妇人正哭得伤心,而夏玉言指着她一直说,“你胡说,你血口喷人!”

    云曦两眼一眯,与夏玉言吵架的不是别人,正是安杰的母亲——东平侯的老情人——钟氏。

    钟氏正弯着腰身蹲在地上,捧着一只断成两截的玉钗哭得伤心,她指着夏玉言哭道,“你这个恶妇,为什么无缘无故摔断我的发钗?我不过是问了你一句原因,你却打了我一巴掌,你好狠的心啊!”

    “你胡说,我根本就没有打你,你是自己打的自己,还有你的发钗也是自己丢在地上的,它原来就是两截。”夏玉言气得脸色通红,当着酒楼前这么多的人诬陷她,让她怎么做人?

    “我没有胡说,我说的是真的,她是这家酒楼东家的娘,她在仗势欺人!”钟氏哭着说道。

    此时的钟氏没有蒙面纱,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泪水,看着就让人心生吝惜。云曦挑眉,这个妇人,已经四十左右了,一双眼仍是这般迷人,年轻时不知是一副怎样的娇魅样儿。

    哭成这样,已让她博取了不少同情心。

    而夏玉言本身就不会言语,越说越心焦,说急了只会面带怒气。

    她心中冷笑,钟氏的耳朵倒是好灵,她刚刚对酒楼的伙计们说夏玉言是东家的母亲,钟氏便听到了,还马上利用起来诬陷。

    这是想毁了她酒楼的名声呢,还是想害夏玉言?

    云曦想起夏玉言刚才对她说过,正是这钟氏唆使安氏用了非常手段,从夏玉言的手里抢了正妻的位置。她心中的怒火霎时就腾起来。

    几步就走到钟氏的面前,她捡起地上的发钗说道,“这位夫人,你说是刚才的那位夫人将你的发钗扔到地上摔断了,可你们站的这块地是泥土地,什么发钗会被摔断?”

    钟氏的脸色白了一白,盈盈含泪的眼说道,“千真万确呢,就是她拿着往地上摔的。”

    “这样摔的?”云曦从自己的头上拔下一只玉钗用力的往地下一摔,玉钗没断,反而插进泥土里去了,“还是这样摔的?”

    反复几个动作,都没有成功。

    云曦冷笑,将那两截断的玉钗拿到手里走到人群里,“大家伙看,这玉钗上的断痕可是旧的,上面还残留着胶水,这分明是一早就断的,被她粘好了来诬陷那位夫人。”

    钟氏的脸色更白了,她抹了一把泪水,说道,“奴家也不知道这玉钗是事先就断的,就算因为玉钗的事奴家误会了夫人,但夫人也不该打奴家啊,还说什么,这是她的地盘,要将奴家发卖的本事都有,说凡是到酒楼里吃酒的人都得听她的规矩。”

    “你……你……钟氏,我夏玉言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的?你这个恶妇人!”夏玉言气得几乎要跳脚了。

    玉曦一笑,走到钟氏的面前,同时飞快的将楼道上捡到的一块帕子塞到钟氏的袖子里,然后抬手托起她的下巴看了看,说道,“你这脸上的一巴掌,位置可有些奇怪,大拇指在耳朵的位置,这个位置,对方是怎么打的?对方打你的话,大拇指可是在脸上,小拇指才在耳朵处,……这……倒像是你自己打的自己吧?”

    人群里有人拿着手比划了起来,然后哄的笑了,“哈哈哈,还真如小姐说的呢,这位穿披风的夫人还真是自己打的自己。”

    “原来她才是恶人啊,自己弄个断发钗来诓人,又自己打了自己,还诬陷人打她,真是可恨。”

    “酒楼的夫人又没有得罪她,她为什么要诬陷人家?”

    云曦对一旁跟着的青衣耳语了几句。

    青衣马上清了清嗓子,大声的说道,“为什么?因为这位钟氏夫人唆使小姑子在二十年前,抢走这位酒楼夫人的男人,还用的是卑鄙的爬床的手段。男人不得已,才娶了她的小姑子。她今天这么做,是在帮小姑子在赶走原配呢,才要诬陷人家。”

    “嘿,真是个多管闲事的,竟然教唆小姑子偷男人,呸,看她哭得那副可怜样,原来是个恶心的!”

    钟氏一见诬陷不成功,便悄悄的往外溜走。

    云曦冷笑,得罪了她与夏玉言就这么走掉?没这么便宜的事!

    她飞快的上前扯住钟氏的胳膊,“夫人,话还没有说完呢,你就这么走了吗?难道不应该给我娘道个歉?”

    钟氏想逃,哪里肯道歉。

    两人拉扯之下,袖中的一块帕子掉了出来,云曦飞快的捡起来,睁大了双眼讶然的说道,“呀,对不起,小女子不知道您是东平侯夫人,小女子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

    钟氏吓的一脸惨白,急忙说道,“我不是东平侯夫人,你不要乱说。”

    云曦不放过她,“小女子怎么会乱说呢?这不是东平侯的帕子吗?上面写着东平侯的名讳呢。刚才可是从你的袖子里掉出来的。”

    “原来是东平侯夫人。”围观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

    “见过侯夫人。” 不知是谁当先喊了一声,一大群人跟着喊起来。

    “你们……你们……”钟氏吓得拔腿就跑。

    钟氏回到府里忐忑不安的过了一个时辰。

    安夫人还是怒气气冲冲的跑来了,见到她就给了她狠狠一记耳光,手里抖着一块帕子说道,“贱人,你竟然还在肖想侯爷,找死!”

    钟氏被打后,忍着怒火找到儿子安杰,她咬牙切齿,“杰儿,这口恶气,你一定要替娘出,要狠狠的收拾夏玉言母女!”

    安杰眼睛一眯,夏玉言母女?那个谢云曦?他勾唇冷笑,“娘,我不会放过那个谢云曦的!”

    ------题外话------

    先传,错字一个小时后修(..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