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22章 小人的下场
    安氏与谢云容两人对视了一眼,二人看了看月姨娘又看了看夏玉言母女,相视一笑,都从对方的眼神里补捉到了兴奋的心情。

    又有戏了

    月姨娘一肚子疑惑,几步一挪的走在最后面。

    她心中不停的腹诽着。

    不对呀,明明她做的是一个绯红色的布偶,正是谢云曦剪开的那种布料。

    这些日子她负责府里大件物事的采买,有个铺子里的掌柜为了讨好她,送了她一卷布料。

    与府里的四个小姐们得的布料是一样的,但为了保险起见,她只剪了一小块做了个布偶,多余的全放在娘家了。

    当她看到谢云曦剪开了布料后,才决定用这种布料做布偶。

    但是,怎么变成了乳白色的布偶了难道是谁发现了她的计谋而反算计她

    这究竟是谁干的

    月姨娘的心里头,如打了鼓般咚咚直响。她扭头朝云曦看去,正看到那妮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难道是那个死妮子

    林嬷嬷木着脸催促她,“月姨娘,走吧,快去你那儿看看。三小姐这儿发现了一个木偶,不知道月姨娘那里发现的又是什么”

    月姨娘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情,不让自己慌乱起来。她那里能有什么该有的证据全毁坏了。

    再说了,这个黄仙姑已经收了她的银子,是她的人。

    她朝黄仙姑使着眼色,但黄仙姑正在陶醉的跳着她的神仙舞,对周遭的一切全都漠视。

    人们早已迫不急待的三三两两的往月姨娘的暖月阁走去。

    夏玉言看向云曦,云曦笑道,“走吧,娘,咱们也去看看,看看这府里闹鬼的究竟是哪个,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她又朝谢枫看了一眼,谢枫点点头也跟在众人后面。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夏玉言的暖月阁。

    有位黑脸道士,正舞着剑对着月姨娘的屋里跳着神舞。那道士看到云曦走来了,朝她眨了眨眼。

    云曦眼神一眯,感觉这人在哪见过,可是一时想不起是谁。

    青衣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小姐,他是青二装扮。”

    青二“为什么是他来装扮”云曦好奇的问道,青一话多,人看着也机灵,青二木纳一些,怎么着也应该是青一来扮吧,嘴巴又会说。

    青衣道,“青二跟着主子以前,是一个跳大神跟前跑腿的小童。”

    云曦:“。”

    段奕身边的能人还真不少,青衣是赌神,青二是神棍,她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谢锦昆看到青二在哪里跳着,手里的桃木剑舞得赫赫直响,龇牙咧嘴的指着屋里不停地说有妖怪。

    他的脸色就不好了,府里的几个女人,还就数月姨娘最是贴心

    。

    安氏早先年还好,现在总是以功臣自居的模样在他面前摆着脸色,让他总是想起以前穷困潦倒时的年月,心中便不喜。

    夏玉言更不用说了,自从儿子不见了后,跟他像是仇人了一样,连院子也不让他进去。

    翠姨娘与沈姨娘两人整日里除了沾酸吃醋,别的就不会了,做不了他的解语花。

    只有月姨娘,论相貌,是几个女人中最漂亮的,也识字,会算帐,将朝中的政事说与她听,她还能给他出些好点子。

    现在被一个牛鼻子道士胡言乱语的说什么屋里有妖怪,他的脸色很是难看。

    “道长,休要胡言乱语,这个院子里怎么会有妖怪呢”谢锦昆喝道。

    云曦想起段奕对她说过,已将护卫头领李虎扔到月姨娘的屋里来了。

    她嘴角抽了抽,说道,“父亲,有没有妖怪,让月姨娘将屋里门打开不就是了正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正清白,是不是啊,月姨娘”

    云曦的语气奇怪,月姨娘的心里头不禁毛毛的。

    林嬷嬷,还有安氏,以及谢氏五房老爷与夫人也好奇着,众人都催促着月姨娘开门。

    与月姨娘比邻相住的沈姨娘与翠姨娘早就听到这边院里的动静了,隔着院子的篱笆也催促着月姨娘。

    两人笑道,“月姨娘,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不敢开门,是不是屋子里头藏着掖着什么啊”

    说着,两人用帕子掩着口嘻嘻的笑起来。

    “根本没有的事我月姨娘做事坦坦荡荡。”

    “那就将门打开啊。”

    谢锦昆也道,“将门打开吧,我信你的为人。”

    云曦暗自冷笑,大话可不要说得太早,当心到时候自取其辱。

    月姨娘只好走过去,推开了院子的门,因为姨娘的位份低,身边配的仆人不多,月姨娘出门后,正屋都是上锁的。

    她命丫头铃铛将正屋门上的锁打开了,自己站在一旁,对众人伸手相迎,“你们看吧,看看有什么”

    月姨娘站在谢锦昆的身边,挑眉一笑,起初她的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的,发现院子里和外间屋里一切正常后,她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云曦一笑,“姨娘,还有里间屋子没有看呢”

    月姨娘不甘示弱,“里屋可是妇人的闺房,虽说道士是个出家的人,但妇人闺房也不是这等人可以乱闯的吧”

    “林嬷嬷,这里根本什么也没有”谢锦昆也道,然后转身唤着身边的长随谢来福,怒道,“来福,这个道士分明是个骗子,哪里有什么妖魔还不将他给老夫哄出去”

    “是,老爷”

    谢来福走过来就要哄走青二,青二手中的桃木剑,忽然嗖嗖几声响。

    云曦这时看见,青二是借着力道,将几枚暗器击打在了门框上。

    那里屋门框上的锁,“当”的一声掉在地上,门被打开了。

    然后,青二又开始佯装做法,宽大的袖子挥舞着,里屋的帏幔被他的掌风掀起,众人正好看到里间的床榻前正摆着一双男子的靴子

    。

    最先睁大眼睛的正是谢锦昆,那双靴子可不是他的,那只是个仆人的靴子。

    但这时,青二收了掌风,帏幔落下来,将众人的好奇也挡在了外面。

    云曦一笑,说道,“原来月姨娘这么心疼父亲,这是新做的吧”

    “三妹妹什么眼神那明明是双旧鞋子。”与安氏站在一起的谢云容嗤笑一声。

    “刚才的道长不是说有妖魔吗那里面的是不是呢”谢家五夫人呵呵一笑,转身对林嬷嬷说道,“嬷嬷,这是妇人的房间,你派几个婆子去看看究竟。道长可以不用进去。”

    翠姨娘与沈姨娘也不甘落后,见到青二施法,两人各带着侍女也走来看热闹。

    看到里屋那双男子的靴子时,两人提了裙子就走进去,她们心中早已明镜似的。

    什么妖魔鬼怪八成是月姨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被人发现了,仇家在算计她呢。

    如此好的机会,何不趁她落井,丢下个大石头

    林嬷嬷早已沉了脸色,她的手一挥,两个婆子走了进去,开门,掀帐子,然后,众人惊在当地。

    两个姨娘却是哈哈哈大笑起来,齐齐说道,“月姨娘,你身体可真棒,晚上是老爷陪睡,白天是这位李护院陪睡,艳福不浅啊,比我们姐俩有本事,哈哈哈哈哈”

    站在外面的谢锦昆,脸色霎时铁青,怒吼一声:“都给老夫闭嘴”

    当着众人的面,这两个没脑子的女人居然说他戴了绿帽子,该死的无知贱人

    谢枫冷嗤一声,将云曦与夏玉言一手拉一个拽了出来。

    云曦说道,“我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呢。”

    谢枫瞪她一眼,“看什么看你也不嫌恶心女孩儿家进什么妇人的院子”

    将二人推到院子里,他也没有走进去,扶着夏玉言在院中的石椅上坐下。

    云曦冷冷一笑,月姨娘这回,不被谢锦昆打死,也会打残。

    她根本就没有犯着她,月姨娘竟是对她施了这样歹毒的巫蛊术来害她,她又何必心软

    很快,屋里响起了月姨娘的尖叫声,紧接着只在腰间裹了一块床单的李虎被谢锦昆打了出来。

    翠姨娘与沈姨娘笑得花枝乱颤。

    “来人给老夫将李虎捆了关到柴房里去”谢锦昆暴吼一声。

    李虎身怀武艺,他也知道此时一定是被人算计了,但任赁谢锦昆将他关起来处置,他可不甘心。

    抬起脚来将谢锦昆就丢飞了,然后一边跑一边将那床单拼命的缠紧。

    他可是护卫头领,只要暗卫不出来抓他,这府里的护卫十个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踢倒了几个人后,转眼间,李虎就不知去向。

    谢锦昆气得怒道,“来福,多叫上几人,去将他给老夫追回来直接乱棍打死”

    “是,老爷

    ”谢来福退下了。

    这等事又不能报官,再说那李虎身手又好,抓不抓得到还不好说,谢来福只好硬着头皮去追。

    安氏与谢云容二人会心的一笑。从今往后,府里可再没有月姨娘了。哪个男人能容许自己的女人与他人苟合

    谢家五老爷与夫人也是表情精彩。

    谢锦昆仍是不解气,不知从哪里抽了一根棍子对着月姨娘就是一顿狠抽,“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淫妇”

    “老爷,我是冤枉的,我没有啊,老爷”月姨娘不停的躲闪着,哭着说道,“老爷,人说捉奸捉双,那李虎虽然在妾身屋里,但妾身却在园子外面啊。”

    “你还有理了那房间门上的锁不是好好的他是怎么进去的难道自己将自己锁住的”

    谢锦昆已经气红了眼,连谢府五房的人在这里,谢枫一个外男也在院里都顾不及了,哪里理会她的说词发了疯的对月姨娘又踢又踹。

    翠姨娘与沈姨娘这时又说道,“老爷,月姨娘说的不对,妾身们早已发现月姨娘这些日子鬼鬼祟祟的,常常大白天的关起门来,也不知在做些什么。”

    “你们两个贱人胡说”月姨娘已被谢锦昆打得鼻青脸肿,跌坐在地上,此时恨不得撕乱翠姨娘与沈姨娘的嘴巴,居然对她落井下石

    她是府里最得宠的女人,眼下却被谢锦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她又羞又怒。

    “是不是胡说,老爷让人到李虎的屋子里找找证据不就知道了”翠姨娘呵呵一笑,心中则是痛快的解了口气。

    早上,她差点被月姨娘打得小产了,看到月姨娘此时被老爷打,她心中比六月天吃了冰镇西瓜还舒爽。

    月姨娘也有今天呵呵

    “去李虎院子里找”谢锦昆朝一个下人怒吼一声他只想心中解气,全然不管有外府的人在场。

    安氏乐得看月姨娘被打,夏玉言懒得理会。

    谢枫陪着夏玉言与云曦坐在离众人较远的地方。

    谢五老爷与五夫人闲闲的看着笑话不说话。

    很快,两个小仆从李虎屋里搜出几包东西出来。

    月姨娘看到那些东西,一下子瘫倒在地,脸色惨白如纸,这下子可是有口说不清了。

    “这是什么东西,你给老夫说清楚”谢锦昆指着地上的东西说道。

    月姨娘哪里敢说

    那是一个荷包,里面装着银票与碎银子,正是她给李虎的,但却不是因为私情,是为了买通李虎,让他多多留意着夏玉言与谢云曦。

    李虎狮子大开口,问她要两百两银子,她一时拿不出来,便写了个欠条,最后加了一句,晚上见。晚上见是送银子,不是私会。

    “还晚上见贱人”谢锦昆直接一脚踢向月姨娘的心窝里,月姨娘惨叫一声,被踢得吐了一口血趴在地上。

    青衣这时得意的对云曦小声说道,“小姐,李虎的那包东西里除了月姨娘写的约会字条是真的,那亵衣亵裤是奴婢偷偷地从月姨娘屋里偷出来放到李虎的被子里的。谁叫她一大早不怀好意的到曦园前闹事看奴婢不整死她”

    说完,她得意的看着云曦,脸上分明写着,快夸我快夸我快夸我

    。

    云曦嘴角抽了抽,摸了摸身上,摸出一块银子塞到青衣的手里,说道,“辛苦了,赏你的。”

    青衣摊开手一看,唇角马上一撇,那银子天知道有没有一两重

    谢枫见状,忙从荷包里取出一张银票递给青衣,道,“好好服侍小姐,赏你的。”

    青衣双手接过银票,两眼睁得滚圆,大吞了一口口水,大舅哥果然豪气,一百两

    虽然,对于青山酷司的人来说,上千上万的银子在他们眼里都不算什么,何况一百两

    但这一百两意义非凡,跟在小姐身边的人不少,但是,她却是第一个拿到赏钱的,还是来自大舅哥。

    这可是莫大的殊荣

    “多谢枫公子。”青衣喜得深深的行了一个礼。

    夏玉言看到谢枫对云曦的关心,心中时而是满满的暖意,时而又是伤感。

    她现在不敢同他多说话,就怕将他吓着,这样也好,能看到他就知足了。

    而院子的另一处,黄仙姑又跳起神舞来,口里念道,“里屋中还有邪气。”她一指月姨娘的床底下,“这邪气与那个布偶上的邪气可是出自同一个妖魔的身上。”

    林嬷嬷听出了话中之意,“来人,去月姨娘里屋的床底下看看有什么东西。”

    一个婆子走过去,掀起里间屋里的床榻,发现有一个布包,打开来看,见是一件剪了一块缺口的中衣。

    她拿出来递给林嬷嬷,“嬷嬷你看,像是老夫人的衣衫。”

    不是像,而是根本就是的

    那剪下来的部分,正好是那个布偶的大小。林嬷嬷手里攥着衣衫不语。

    她走到谢锦昆与安氏跟前说道,“老爷,夫人,刚才从三小姐的园子里找到的巫蛊术布偶,是用这件衣衫的料子做的,但这件衣衫又出现在了月姨娘的床底下,刚才三小姐又指出那布偶的线只有月姨娘才有。”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月姨娘这时跳起来,“不,那不是我做的,不是,是有人害我”

    但黄仙姑仍然没有停下,手里的拂尘又指向一处方向,“那里还有妖魔。”

    “是与不是,很快就有答案。”林嬷嬷手里攥着老夫人的中衣,率先跟着黄仙姑往老夫人的百福居走去。

    “把这贱人带上”安氏对两个婆子喝道。

    月姨娘也有今天算计老夫人,跟人苟合,她一辈子永远也翻不了身了。

    事情一茬接一茬,变幻太快,让人心里不由得跟着起浮。

    谢家五老爷与五夫人只觉得今天没有白来,果然大房的事情就是精彩。

    一行人又到了谢老夫人的院子里,月姨娘被两个婆子架着动弹不得。

    黄仙姑早就得了云曦的指示,她从院子里跳到了外间,转了几个圈后,手里的拂尘在一个地方指定了,口里念念有词,“妖魔找到了。”

    林嬷嬷两眼一眯,叫出一个婆子,“看看那里面是什么东西。”

    黄仙姑手中拂尘指的方向正是外间与里间屋子的门框边,那婆子将手伸到一个高脚的花盆架子后面,摸出了一粒耳环

    。

    “拿来给我看看。”安氏对那婆子说道。

    耳环被她捏到手里,安氏这时开心的笑起来,“嬷嬷,这是月姨娘的东西,世上独一无二呢,是今年月姨娘生辰日时,老爷在翠云坊定制好送给她的,上面还刻着一个盈字,是月姨娘的名字,嬷嬷请仔细看。”

    林嬷嬷将那耳环拿到近前仔细的看了看,果真在耳环坠子上面发现了刻的字。

    她将耳环坠子递给谢锦昆,冷冷说道,“老爷,老夫人的屋子里一向都不喜姨娘们进来。月姨娘的耳环坠子如何又在这里还有老夫人的中衣为何被人剪了一块做了巫蛊布偶

    而那剩余的中衣料子为什么又在月姨娘的床底下出现了还有那做布偶的绞珠线可是只有月姨娘才有。这一切的一切,老爷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

    谢锦昆又惊又气,这个月姨娘真的要害死他了,被老夫人知道是他的女人在害她,还能让他好过

    谢锦昆黑着脸,“请嬷嬷放心,老夫这就狠狠的惩治那个贱人”

    他三两步走到月姨娘的面前,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然后一把抓起她的头发,不管月姨娘是不是在不住的哀嚎着,亲自拖着往柴房里走去。

    一直在自己院子里养着身体的谢云香也听到了暖月阁出事了,带着丫头一路追到了百福居,正看到谢锦昆拽着月姨娘的头发在地上拖着。

    月姨娘看到谢云香来了,马上向女儿求救,“香儿,救救姨娘啊,姨娘是被冤枉的。香儿”

    谢云香脸色沉沉的站着不说话,渐渐的,唇边扯出一丝冷笑,转身就走。

    她不明白,同样是生母,为什么安氏那么强那么聪明从一个妾爬到了正妻之位,还得了诰命的封号

    夏玉言一棍子也打不出三句话的闷葫芦,居然也从安氏的手里抢到了当家主妇的权利。

    她的生母月姨娘靠着哄老爷,只得了个同管家婆子一般采买的差事,还没有从差事上得到好处,就落得个被老爷拖着打的下场

    她的生母为什么这么蠢她为什么不是安氏的女儿最不济是个夏玉言的女儿得个嫡女的名声也好,可为什么没有

    月姨娘看到谢云香转身的那一刻,泪水哗啦流出,心沉到了谷底。

    谢枫对林嬷嬷道,“听说老夫人一直昏迷不醒,能否容在下看看”

    安氏扬着眉毛,一脸傲然,“枫公子,老夫人身子金贵,可不是你等普通人能比拟的,看得好还好,看不好的话”

    云曦看向安氏,眼中冷芒一闪,说道,“大娘,给老夫人看病的大夫中,不只是请了京中的名医与宫中的御医,还有江湖郎中吧

    枫公子也懂医术且还是有品阶的差官,怎么说也比那些江湖游医强。大夫人容许毫不知底细的江湖游医进百福居给老夫人看病,为什么不能让有品阶的枫公子给老夫人看看呢”

    安氏气急,冷笑,“曦丫头的嘴巴可真是越来越伶俐了,连我这常与人打交道的妇人也比不了了。”

    言外之意是说她不敬长辈,无礼顶撞了

    云曦微笑回道,“大娘,云曦一向话少,但面对自己的祖母生病了一时心急,才多说了两句,难道大娘要对云曦的孝心责备还是大娘认为老夫人病了,做为孙女的云曦不该操这份心是多管闲事”

    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压不死你

    看你怎么回话

    云曦挑眉看向安氏,毫不退让,忍你一时,难道忍你一世

    “你你”安氏气得一脸铁青。

    谢五老爷这时说道,“大嫂,云曦侄女说得有几分理,老夫人病了一直不好,族里都要商议着是不是贴个告示来个悬赏寻医了。

    既然枫公子会些医术为什么要阻止呢多一些希望是一些希望啊,大嫂拦着不让人给老夫人看病,难道是有什么想法不成”

    话说到最后,谢五老爷的脸色已开始变了。

    安氏脸色顿时大变,若被人说是她有意延误老夫人的病情,万一老夫人真出了意外,谢氏一族的人可就容下不她了。

    她咬着牙看了云曦一眼,死丫头,走着瞧

    安氏勉强扯了个笑容说道,“我也是为老夫人身体担心呢,既然枫公子会看病,那就请进吧,有什么责任你可要负责”

    谢枫斜睨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大步进了老夫人的里间。

    里间的屋里,赵玉娥与金珠正守着床榻边上。

    赵玉娥见谢枫走来,讶然了一瞬,然后点头一礼,“谢枫公子。”

    林嬷嬷走上前道,“表小姐,枫公子是来给老夫人看病的。”

    赵玉娥点了点让在了一边。

    谢枫走到床榻边上,伸手在谢老夫人的几个穴位上摸索了一遍,果真同段奕说的,只是被人点了穴。

    他正要伸手解开穴道,就听云曦说道,“枫公子如果要施针,府里就大夫,他的用具都很齐备。”说着还对他眨了眨眼。

    谢枫心中了然。

    都在传闻老夫人的病是很重的病,随手一点就好了,不是显不出本事了

    他嘴用抽了抽,转身对林嬷嬷道,“劳烦嬷嬷,枫想借用府里大夫的银针。”

    “这个不难,公子请稍等。”

    银针取来,谢枫在几处不重要的穴位上扎了几针,然后伸手解穴。

    老夫人醒来,屋中的人个个都长舒了一口气。

    赵玉娥欣喜得忙对谢枫道谢,“多谢公子救了我外祖母。”

    谢枫还礼,“老夫人是谢氏族母,每个谢氏子弟都有义务关心她的身体。”

    谢老夫人被林嬷嬷扶着靠坐在床榻上,招手叫赵玉娥坐在她身边。

    “外婆,你可终于醒了,吓死玉娥了。”赵玉娥拉着谢老夫人的手,喜极而泣。

    “这不是好了吗别哭了,都要过年了,哭什么”谢老夫人拍了拍赵玉娥的手,然后朝床前站立的几人环视了一圈。

    最后,目光落在谢枫的身上,朝他点了点头,道,“枫公子,多谢你救了老身,今晚谢氏宴席,你当坐前排。”

    谢枫对上谢老夫人的目光,拱手还礼,“多谢老夫人。”

    安氏赫然看向谢枫,两眼微眯,眼中闪过一丝戾色

    。

    她朝谢老夫人的床榻走上前一步说道,“老夫人,您昏迷了这么久,原来是府里邪气太重造成的,虽然被仙道与仙姑除掉了,但媳妇担心还有漏掉之处,请老夫人同意,让媳妇在旧年这一天将府里的污浊之气全部去除,干干净净的过个新年。”

    谢老夫人看了安氏一会儿,道,“准了”

    然后看了看一屋子的人,她朝众人挥了挥手,“没事都下去吧,准备一会儿赴宴。”

    里间屋里,只剩了林嬷嬷时,她走到床榻前对谢老夫人说了今日后园里发生的事情。

    包括最先在曦园里挖出来巫蛊术的布偶,以及云曦抄写的几百份金刚经,还有月姨娘的屋里的男人,以及被剪刀剪破的中衣。

    一一都详细的说与谢老夫人听。

    “你们在外面吵闹时,我已经听了个七七八八。”谢老夫人冷笑,“虽然我看似昏睡着,但耳朵还是能听得到声音。这府里呀,是有那么几个牛鬼蛇神要除,不除不安宁。”

    林嬷嬷看着老夫人,抿唇不语,心中更是暗暗吃惊,原来老夫人什么都知道。她一直在看着众人的笑话呢。

    一众人从百福居退出各自回园。

    安氏与谢云容往东园走,看看前后无人,谢云容问安氏,“娘要查园子老夫人都醒来了,还查什么”

    “查当然要查月姨娘不会一大早无缘无故的约上娘与翠姨娘要闯进曦园去,而那谢云曦又死活不开门,只怕那里面有鬼月姨娘蠢就蠢在没有尚方宝剑,偏要去捉贼,反被贼算计了。活该被老爷打”安氏勾唇一笑,“今日一出,我算看出来了,夏玉言母女原来是个藏拙的。”

    谢云容冷笑,“最好查出什么将那谢云曦也赶走。还有谢云香,娘,女儿最近发现谢云香鬼鬼祟祟的,躲在屋里不出来”

    “查,全部查”安氏得意一笑。

    谢枫送夏玉言与云曦到了西园园门处,从怀里取出两个盒子分别递给夏玉方与云曦,说道,“明天是新年,这算是新年礼吧。”

    然后,他转身就走。

    夏玉言一时惊住,忙喊道,“等会儿,你别走”

    云曦也说道,“既然来了,就参加完晚上的祭祀礼再回吧。谢大哥有些人站在那个位置上太久了,你不觉得是雀占鸠巢吗”

    谢枫没有回头,但他的脚步却停下了,说道,“我参加完祭祀后再回。”

    夏玉言的心头终于松了口气。她没有进西园的门,一直看着谢枫的身影走进了前院的房舍。

    玉曦看向手里的盒子,精美的雕花,朱红的盒身,正面印着三个篆文字翠云坊。

    她眼睛一眯,快速的打开来看,里面放着两套首饰,正是上次他定做的绿色与蓝色的宝石系列。

    夏玉言也打了她的盒子,一时惊住了,只见盒子里面放着一套妇人的头面,飞凤步摇,朱红的宝石灼灼生辉,宽大的扭丝金镯,碧色的玉佩,无一不是精致与奢华。

    云曦一声低呼,“娘,你这个好贵的,女儿那天陪玉娥姐去翠云坊看了价钱,值一万五呢

    。女儿手里这个才值五千,谢大哥好偏心,给娘的东西贵,给女儿的东西便宜。”

    “这这么贵一万五千两”夏玉言更是惊吓住了。

    “是啊,我看见价钱了。”云曦说道,“谢大哥对娘真好。”

    “哪有啊,你的也很贵重,还是两套。”

    “可是两套加起来也不抵娘一套的价钱。”云曦佯装抱怨着,撇了撇唇。

    夏玉言怀抱着首饰盒,激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这是他买的,居然买这么贵重的,连安氏也没有戴过这么贵重的首饰。

    他还记着她,他没有不认她。

    云曦回到曦园时,段奕已离开了,她松了口气,终于走了。

    但很快,安氏带着一众人进来了。

    “全部查,仔细查,一个角落也不要放过。”安氏坐在曦园的正屋里,指挥着几个婆子。

    月姨娘一直盯着曦园,不会空穴来风,这园里八成有问题。

    婆子们在屋里很快就行动起来,乒乒乓乓翻得乱响。、

    青衣挑眉,“嬷嬷可要当心手的轻重,曦园的东西虽少,看着也不值钱,但有几件是前几天太后娘娘为了感谢小姐送了她锈品样子,赏了些小玩意,要是嬷嬷们弄不了,小姐可是赔不起的,不知道嬷嬷们赔不赔得起呢”

    婆子们听了,手里的动作顿时一慢。

    一个婆子正在摇着一个大花瓶,青衣马上叫嚷起来,“别动,御赐之物”

    说着,她将花瓶抢在手里,然后将瓶底对着嬷嬷,“看,有没有一个御字太后今天刚赐下来的。”

    云曦嘴角抽了抽,这个花瓶看着眼生,莫不是真的刚刚从奕王府搬来的

    又有婆子抬起柜子底看,哪知上面放着的一个小琉璃镜子掉下来,哗啦,摔碎了。

    “御赐的你打碎了太后问下来,可是要灭九族的”青衣尖叫起来。

    婆子吓得面如土色,“青青衣姑娘,我我也不是故意的。”

    青衣道,“知道您老不是故意的,但要是打碎了第二个,可就是有意的了,您看着办吧。”

    婆子们不敢再乱翻,只拿眼睛四处看看。

    外间,安氏端坐上首,她的心腹嬷嬷江婶指挥着带来的人,“仔细点,别留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到明天,老夫人可是发话了,要干干净净的过个年。”

    里间的婆子早被青衣恐吓住了,江婶命令也没有,不多久,搜寻的人全站在安氏的面前,“夫人,什么也没有发现。”

    什么也没有这不可能

    安氏不相信,她自己在云曦的屋里看了看。还真的没发现什么异样的东西。

    是这丫头弄错了还是月姨娘眼瞎了

    但她的时间也不多,眼看要天黑了,晚上还有祭祀礼,安氏带着人匆匆出了曦园,去了谢云香的园子。

    谢云香靠在床上生着闷气,她如今是惶惶不可终日,发现自己怀孕后,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大夫说她的身体不好不能打胎,否则会一尸两命

    。

    姨娘又出事了,她该怎么办谢云曦那个死丫头说会给她想办法,但过了这么多天了,她也没有来找她是耍了她还是那妮子忘记了

    她一定要嫁到安家,还要风风光光的,这个谢府不将她母女当回事,她要学安氏一样,为自己奔一个前程出来。

    想到这里,她快速的穿了鞋子扯了披风,正要往曦园找云曦,就听到园子里的小丫头说大夫人来了。

    谢云香眼皮一跳,安氏她来干什么

    她吸了两口气让自己静下心来,迎了出去,“大娘。”

    安氏往她脸上看了两眼,微微勾着唇。谢家四小姐其实是最有心机的一个人。上回在东平侯府里,听她一席话就可看出来了。用上一用,倒也是枚好棋子。

    她微笑着向谢云香招招手,“起来,坐着说话。我来这儿是奉了老夫人的命令,到园子各处查查有没有不干净的东西,你别慌,你们女儿家能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说话间,江婶与安氏带来的两个婆子已在园中各处寻找起来。

    谢云香的心里头咚咚咚的跳个不停。

    她这几日为了不让肚子里的孩子不慎滑胎,天天在吃补胎药,虽然药都藏好了,药渣也深埋了,但她还是心慌得不得了,眼神闪烁个不停,脸色惨白,额间也冒起冷汗来。

    安氏看了她一眼,道,“今天不热啊,香丫头怎么留汗了”

    “啊汗啊,大娘,香儿刚才在园子里走了好多路,所以有些热。”

    “是吗”安氏的眼神在谢云香的脸上扫了一圈又移开了,这丫头的心里头有鬼呢,莫不是真如女儿说的,有什么古怪

    很快,江婶拎了几包药材走过来,看着谢云香一脸的神色古怪。

    安氏对上江婶的眼神,弯唇一笑,将那药材与一张药方接在手里,看了一眼后笑道,“哟,这可要恭喜四小姐了。不知四小姐的身子几个月了大娘也好为你准备些补汤。”

    谢云香脸色一白一下子瘫倒在地。

    安氏不再看她,冷哼一声,对那两个跟来的婆子说道,“四小姐身体不好不宜出门,你们给我看好她不要让她乱走动,没我的允许,不得出这座园子。”

    “是,夫人”

    天色都渐渐的黑了,谢云香没有命丫头掌灯,她就一直坐在地上,不停的想着药材与药方怎么就被发现了,她明明命丫头烧掉了。

    “小叶儿”

    小叶儿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四小姐”

    “是你,是你是不是看我不打死你个死丫头你敢背叛我我不是让你将药方烧掉了吗为什么还在”

    “四小姐,奴婢也不知道啊,四小姐”小叶儿被谢云香扯着发头不停地打着耳光。

    但谢云香已是气疯了,她怀孕的事被安氏知道了,她还能嫁得到好人家老夫人还会放过她

    她的人生不是会同谢云容一样吗将来也会向安氏一样以庶女之身做到二品诰命吗

    外面,两个婆子把守着谢云香园子的门

    。

    云曦走了过来,“我去看看四妹妹。”

    婆子们不理她,“大夫人有令,谁也不准进去。”

    “是吗”

    云曦伸手钳住那个说话的婆子的一只手。

    没一会儿,婆子疼得龇牙咧嘴,“三三小姐。”

    “我能进去吗”云曦微微一笑。

    婆子早疼得一脸惨白,“可可以。”

    青衣骂了一句,“贱骨头”

    主仆二人进了里屋里。

    谢云香看到云曦走进来,立刻跳起来,“是不是你害的我是不是是你将我的事情说出去的大娘才来了我的园子你这个贱人”

    她说着就往云曦身上扑,云曦反手一钳将她摁住了。

    “我害你什么了四妹妹你又跟我说了什么”云曦微微一笑,“你总是这般自以为是小时候是,长大了也是好强,争胜可有些东西是你的便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是抢也抢不来的

    你如今最好的活路就是去求大夫人,低声下气的跟她合伙,她会同意的,因为东平侯世子的位置,她也很想要。与其找一个不听话的人做侄媳妇,还不如找一个听话的。再说了,老爷还是喜欢你的,有老爷做后盾,你助那安强争世子之位,就不会那么难。”

    谢云香冷笑着看向她,“你有这么好心为我出这主意”

    云曦又一笑,“四妹怎么记性这么差我上回不是说了吗我的生辰庚贴还在安家,可我不想嫁过去,四妹嫁过去了,我应当感谢你才是啊”

    临走时,她回头看向谢云香,忽然笑道,“很早就想问四妹妹,那天在曦园里,四妹妹为什么将我骗到假山上,然后再推下去”

    谢云香脸色顿时惨白,“你”

    云曦一笑,“我记得”我记得你将我早已害死,所以别怪我将你踩入尘埃。谢云香,你一旦嫁给安杰,你就永无出头之日了。到时候就你会明白。

    从谢云香的园子里出来,青衣问云曦,“小姐为什么点拨那个谢云香让她助安杰去争世子之位可小姐又在暗中帮着安昌,小姐倒底想帮谁”

    云曦道,“当然是安昌了,安昌老实,没那么快上位,安杰就不同了,娶了谢氏女为妻后,他会马上行动。

    以安夫人的性格,只怕马上会要他好看。安氏想娘家人掌东平侯府我不会让她得逞当然,可以让她空欢喜一场。”

    谢诚的园子里。

    他正焦急的背着手在屋里踱着步子,一个小仆急匆匆跑来,“二公子,全部准备好了。”

    谢诚一喜,“全好了哼,那个谢枫敢抢本公子的位置,今晚就要他好看本公子要他永远进不了谢府”

    ------题外话------

    最晚不会过19点更,一般是18点。左右,谢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