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11章 不孝子孙
    小红的点拨,让谢询的心头一亮。他喜滋滋的捏了捏怀里这个可人儿的娇艳小脸,随后,收拾好了身上的衣衫快步朝百福居走去。

    他只顾着心中的盘算,却没留意自打他出了自己的院子,就有一人正悄悄的跟着他。

    秋香色折枝海棠花的裙裾下,是一双同色的锈着蝶戏牡丹的锈花鞋,鞋尖轻点地面,几乎听不到什么声响。

    正是从云曦那里听来消息后决定要这谢询触触霉头的月姨娘。

    对于小红能不能将谢询说动心,起初她也没有把握。但机会不多,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成不成功难道让她一辈子的做个身份低微的姨娘再说她又没什么损失。

    谢询走得很快,没一会儿便到了百福居的院子前,有一个看门的婆子正坐在那里

    。

    那婆子也没有阻拦他,让他进去了。他甚至已想好了一番说辞将院中的丫头婆子们骗走。谁知他走进百福居后,空空如也。

    起初他还有点疑惑,后来想起来,这个时间点不是老夫人理佛的时间吗老夫人的暖阁一旁是佛堂,暖阁里静得很。想必老夫人已带着丫头仆人们去佛堂里了。

    这可真是上天助他,谢询心中欢喜万分。

    而百福居的门口,月姨娘也尾随她走来了,那看门的婆子见到她,马上俯身行礼,小声说道,“月姨娘,三少爷进了老夫人的院子了。”

    月姨娘悄悄的弯了弯唇角,从袖中摸出一锭银子塞到那婆子的手里,压低着声音说道,“很好,辛苦你了。”

    “不辛苦,只要姨娘用得着老奴,老奴都会听姨娘的。”那婆子看到月姨娘给她的竟是一块有五两重的银子,喜得两眼放光,脸上的褶子都笑平了。

    但月姨娘并没有跟着谢询进百福居,这个时候进去要是让谢询发现她了,未免惹上嫌疑,她要等,等到那鱼儿游到她的网下了,再马上收网,否则会将鱼儿吓跑。

    谢询一路走进谢老夫人的暖阁外间,发现屋中很安静,只有一个小丫头趴在桌上打瞌睡。他从衣兜里取出一个小瓶,拔开瓶塞放在那小丫头的鼻子下,好一会儿后他才收了瓶子。

    然后,他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眼睛往四处瞅了瞅,口里说道,“老夫人,孙儿阿询来看您来了。”却不见有人回答。

    他又说了一遍,仍是没有人来。他心中大喜,这才堂而皇之的走向老夫人屋子的里间。

    果然如小红说的,老夫人的钱物不少,他在里屋的床架后面看到了六个半人高的大箱子,只是箱子上了锁。

    但他既然是有备而来,手上早备好了工具,一番敲敲打打,一个箱子上的锁被他打开了。

    盖子一开的刹那,几乎闪瞎了他的双眼,只见里面全是财宝,有东珠,有元宝,各种首饰,玉器,还有成捆成捆的银票。

    这死老太婆居然有这么多的钱还要全给那个赵玉娥那赵玉娥只是个外姓人,又是个女子,嫁了人还会管这府里的事

    他可是谢氏的嫡孙,这家产老夫人不给他居然全给外人

    谢询是越想越生气。

    但他冷静下来想了想后,又将那锁重新装回在了箱子上,轻手轻脚的出了百福居,走到门口,同样的丢了一角银子给那看门的婆子。

    “我来的不是时候,老夫人正在理佛呢你看门也辛苦了,赏你的,拿着买果子吃”用钱堵嘴,免得她多事。

    婆子不客气的接了银子,连声说着谢

    谢询弹弹袍子上的灰无事儿一般的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隐在暗处的月姨娘看着他的背影不禁皱起眉头,他不是缺钱吗老夫人的屋子里可是个宝窟,那银子几辈子都用不完,为什么现在不拿

    但是,看他的神色又是很轻松的样子这又是怎么回事

    月姨娘心中气恼,好不容易将老夫人屋里的人骗走了,那谢询还不上钩

    谢询不是不上钩,他看了一眼天上还挂着的太阳,心中做着盘算,要干就干大的。

    回到自己的院子,他搂着小红又是一番亲热,比之前离开时更是热情,那眉眼里都暗藏着兴奋

    。

    小红以为是她服侍的好,同样的心情大好,将手缠上谢询的脖子撒娇着不让他走开,哪知谢询却沉下脸来,“还有正事要办,晚饭你自己吃吧。”

    很快的,他穿了衣大步走出了院子。

    小红心中诧异,难道是三少爷有什么别的喜事

    但谢询的事,她一向不敢多问。

    谢询的喜事正是老夫人屋中的六口箱子,现在天还没有黑,以他一个人的能力是搬不出这些箱子的,如果是以蚂蚁搬家的方式,那又得搬到什么时候

    一次又拿不了多少。并且这种方法也容易被人发现。

    他骑马到了赵典的家里。

    彼时,赵典正在对自己的祖母发火,自从他的生母林姨娘害死了谢府的姑太太谢媛,也就是他的嫡母之后被砍了头,他的财路就断了。

    父亲也因此贬了官,因而得了失心疯的又去刺杀晋王世子,反被对方杀死。家中从此一蹶不振。

    从以前的仆从环绕天天山珍海味,到现在要为每天的三顿饭操心,赵典感觉到自己是生活在地狱里。

    因为他从小是被家中的人宠着长大的,什么也不会做,更是吃不了苦,只能四处骗吃骗喝。

    今天在街上闲逛时遇到了他曾经的酒友谢询,两人一起吐槽口袋里没有银子的烦恼,七言八语后,竟是一致同意到新开的酒楼里去碰碰运气。

    因为这种事儿,他们以前也没少干,屡屡得逞,谁知今天倒了什么霉运竟撞上了奕亲王的店子了明明是一个外地人开的店嘛怎么又不是了

    银子不仅没有捞到,还欠了不少钱,要是这钱不还上,不光顺天府的崔府尹不会放过他,他还有可能被奕亲王杀掉

    可他现在连吃饭都成问题,又哪里有钱了

    赵典心中又急又烦,偏偏他的祖母还一直念叨着没有吃午饭,正饿着呢,还骂他不孝顺,她都好几天没有吃肉了。

    赵典憋了一肚子的怒火爆发出来。

    他走到赵老夫人的床前就骂起来,“都是你这个老不死的害得我成这样的当初我嫡母活着的时候,我天天有好酒喝,有仆人侍候着,要不是你们想她的东西想她早死,赵家也不会成这样还吃我都没吃呢,哪有你吃的你怎么不早死掉,怎么总在我面前晃着真是碍眼”

    赵老夫人气得从床榻上爬起来,扑过去就要打赵典,但赵典可是身子矫健的少年,赵老夫人一把年纪了哪里打得着他

    他轻轻一闪就让过了赵老夫人的手巴掌。

    赵老夫人更气了,喘着气怒道,“我赵家怎么会有你这种不孝子孙啊,真是做孽啊”说着,她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要死去死,死了我耳根清静”赵典不再理会她,搬了张椅子坐在门口想办法。

    门前忽然传来马蹄声,赵典抬头看去,原来是谢询来了,谢询翻身下马,将马往门前的小树上一栓,大步朝赵典走来。

    赵典看到他走来,冷哼一声,也不起身,冷着脸说道:“我今天可被你害死了,你还来找我还是你要帮我还钱”

    “你说对了,我现在来,就是来帮你还钱的

    。”谢询眉梢一扬,笑着说道。

    “当真”赵典马上站起身来,一把将谢询的胳膊拉住了,“你可再不能骗我,我将你当好哥们,你不能总害我。”

    谢询拍拍赵典的肩膀,“赵老弟,我哪里是害你啊,你没看见我也吃亏了吗你放心,咱们是患乱兄弟,哥哥能将钱还上,也会让你将钱还上,只是这钱还不在我的手里,还要咱俩一起合力拿出来。”

    赵典一把将谢询推开,撇了撇唇说道,“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设了套让我跳我跟你不同,你亏了银子,顶多被家里的人骂一顿,过不了多久他们还是会帮你还上,但我就不同了,我现在吃饭都成问题了,你没听见我祖母还在哭吗”

    谢询往里屋一看,那赵老夫人花白的头发乱蓬蓬的,正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

    他从怀里掏了一张银票塞到赵典手里,“这里有一百两银子,你们先用着。”

    赵典捏着那百两银票两眼放亮,早忘了刚才振振有词的骂过谢询了。“询哥,你让我找什么”

    “咱们不是要还钱吗去抬银子啊”谢询伸手叫赵典附耳过来,将自己的计划一五一十的说与赵典听了。

    赵典喜得当场就跪在了谢询的面前,抱着他的腿说道,“询哥,只要这事成了,将这银子还了,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我做你的长随都成”

    赵典也不管谢询让他做的这事儿是不是会被人骂作不孝,但他此时最缺的就是银子,谁给他银子谁就是他亲爹。

    他已经穷怕了。

    他知道,那谢府是高门贵戚,一个最下等的仆人一个月都有好几百文的月银钱,主子们的长随一个月可有一二两银子呢,平时还跟着出门得小赏钱,吃的用的穿的就不要发愁了。

    谢询心中得意,想不到以前跟他平起平坐的赵家大公子,如今也到了做他长随的时候,“好,这事儿成了,你就跟着我。”患难之中将这人救了,赵典是必要对他感恩戴德。

    赵典低着头想了想说道,“随便找的帮手只怕会管不住自己的嘴,还会惹事,要找就要找妥当的帮手。”

    谢询拍手笑道,“还是赵老弟想得周全。我倒认识几个江湖上的朋友,不如咱俩现在就去找他们这事儿越早办越好,晚了怕出意外空欢喜一场。”

    “好,现在就走”

    两人如此一商议好,相携离开赵典租住的小破屋。

    装成一个卖菜老妇的月姨娘从一处墙角里闪身出来,她眼睛眯了眯,谢询跟那赵淮说晚上行动还说做什么安排

    她打发走雇来的马车,因为此时的两人是徒步在走。

    月姨娘的脚步极轻,那二人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因为他们的心中正在做着盘算,心中欢喜异常,哪里会注意周围的事物

    两人拐过五条巷子,一直走到一处院落,他们敲了敲门,一个高个子汉子开了门,将二人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遍,冷声喝道,“做什么的”

    谢询递上名贴,“我是谢府的三公子,找你们头儿黑山大哥。”

    那汉子将两人又看了两眼,将门打开了,放了二人进去,然后将门“砰”的一声关了。

    月姨娘跟到这里再无法上前,便悄悄的离开了这院子。

    黑山她从小是在市井里长大的,那可是个黑道人物,谢询与赵典居然为了搬走老夫人的箱子找上了黑道上的人

    他的胆子可真够肥的

    。

    月姨娘此时心中竟是兴奋异常,这事儿要是让老夫人知道了,可比偷了她的银子更让她恼火了。

    谢老夫人一生正气凛然,最是讨厌这些江湖人了。谢询与他们来往,老夫人不得打断他的腿

    月姨娘掩住内心的狂喜,飞快的往顺天府方向走去,要是将晚上的动静闹得更大一点,会不会很有趣

    青裳也一路跟着谢询。

    她回到府里向云曦说起此事。云曦眼神微微一眯,说道,“想不到谢询为了偷谢老夫人的银子竟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不怕引火上身,引狼入室”

    “可不是吗小姐,今天晚上你就别去百福居了,那黑山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青衣与青裳都劝说着云曦。

    云曦却摇了摇头,然后扯唇一笑,“有人杀人放火,我救人灭火,这么好的一个表现机会,为什么要丢掉”

    “可是小姐,奴婢们不放心你啊”青衣与青掌齐齐焦急的说道,小姐的胆子也太大了,难怪主子要她们将她盯紧点,指不定一会儿她就玩什么刺激了。

    “我不会有事的,你们真是杞人忧天。这又是在谢府里,再说了,谢府里不是还有护卫吗怕什么”

    她不仅是为了在谢老夫人的面前展现她的能力,她还要确认一件事。

    一件疑惑了很久的事情。

    手指在桌案上轻轻地敲了敲,云曦微微的弯着唇角,说道,“青裳,你待会儿去一个地方,去找一个人。”

    “小姐,找谁”青裳问道。

    “城东门兵马指挥司副使,谢枫。”

    “小姐这个时候找他做什么这救人的事,有奴婢们啊还有,他那城东门可是外城,哪里管得了这内城中的事”青裳不解的问道。

    青衣这时也回过身来,“小姐,就是那个让二夫人怀疑是谢府大公子的谢枫”

    “正是他”云曦点了点头。

    “谢长公子”青裳这时也好奇了,“他会是谢府中丢失的那个长公子”

    云曦点头说道,“我与我娘都只是在怀疑,但那谢枫却死不承认。看他的表情又不是完全不知。那天我与青衣去找他,很明显,他是关心我这个谢家三小姐的。

    既然关心,那么得知谢家三小姐会有麻烦,他会不会来救如果不来救,那就不是谢长公子了。就算是,这么蠢的人理解不了妹妹的良苦用心不认也罢”

    青衣与青裳的眼睛一亮,笑道,“小姐果然想到远,这谢询勾结了江湖人来府里偷银子,谢枫来救,谢家的人以后都会对谢枫刮目相看了。”

    “这是他打入谢家的一个绝好机会,不来就是傻子。”云曦说道。“退一步来说,哪怕他不是谢长公子,以他同样姓谢的身份,给了谢府这么大的一个人情,老夫人可不会对他不重视,对他今后的仕途也有帮助。

    我看他武功不弱,人品也好,手下的人都敬重他,想必平时的工作也出色。区区一个指挥副使的七品小官,对他是屈才了。”

    谢氏选长公子选的是贤不是嫡也不是长。

    当然,如果嫡公子没有出错,有优先当选长公子的资格,进而接任谢氏族长,但如果嫡公子犯过错特别是给家族抹黑过做过损害家族利益的事,那么长公子的名额就不会落在他的头上

    。

    反观安氏的两个儿子,都有可能与长公子之位失之交臂,她为什么不让能谢枫得到这长公子之位呢那么安氏这辈子就再无出头之日了。

    青衣也说道,“对,如果他是谢长公子,又平息了晚上的风波,便是给了谢府一个大大的见面礼,老夫人必是心喜的,重回谢府就不难;如果他不是谢长公子,他也救过小姐两次了,小姐这么帮他让他得到谢府的庇护也是还了人情。”

    云曦点头,“青衣说得对,所以今晚上谢枫必须得来,青裳一定要将他请来”

    青裳道,“奴婢现在就去找谢枫。”

    青裳悄悄的出了府,找了一匹马,飞快的朝城东门而去。

    谢枫交完差正在院中练武,却发现有人在偷看,他脚尖轻勾一枚石子击中墙头那人。

    “扑通”刚跳到墙头的青裳被打落下来。

    她吓得透心一凉,看看对方的样貌,这人眉眼间与二夫人有些神似,便是她要找的人了。

    只是,这位谢长公子的感知居然这么强她已经屏住呼吸了,竟然仍被发现了丝毫不输于她们的主子啊。

    青裳为主子在心中默哀了一瞬,万一这位真的是小姐的兄长,只怕

    “你是谁为什么爬到我的墙头偷看”一柄长剑抵在青裳的咽喉。

    青裳更为她主子悲哀了,对方动作这么快她几乎看不清他是怎么到她面前。

    “谢枫是你吧”青裳开口问道。

    “你到底是谁不说实话,这柄剑片刻就会让你见阎王”谢枫声音森冷。

    “我是谢府的。”青裳将脖子往后退了退,试图离那剑尖远一点。

    哪知谢询突然冷笑,剑尖飞快地跟进,同时说道,“你的武功不弱,好多年没有看到这么强的杀手了,他们给你的钱不少吧”

    钱青裳无语,她至今没有收到曦小姐的一文月银钱,用曦小姐的话来说,她不是她们唯一的主子,所以拒不付钱,要钱去找奕亲王。“不,我一文钱也没有拿到,小姐太抠了。”

    谢枫有些跟不上思路。“抠”

    “谢三小姐不给我月银钱,可不是抠门么她还让我用十万火急的速度来传话给你,说谢府晚上有贼人入府抢劫,让你去杀退贼人。时间大约是二更天的时候。”

    谢枫眼神一缩,将青裳上下打量了两眼,这女子其貌不扬,武功却不弱,那丫头怎么会认识会武的人“是她让你来通知我的”

    “是啊,她还说,如果你不去,她就当不认识你这个人,她说从不与笨蛋为武。”青裳说完拿眼偷偷观察着谢枫的表情。

    他的表情在挣扎,还真如小姐说的,这位一定会犹豫。

    她眼珠转了转,带着哭腔说道,“据说,谢府的公子勾结了一个叫黑山的人,晚上去府里放火偷银子,奴婢虽然会些拳脚,但还要保护小姐,但是小姐的娘可怎么办啊呜呜呜,小姐又只认识你,别的会武的人她又不认识,谢府的人对她们又不好,要是她们中有一个被黑山抢去了,可怎么办啊呜呜呜呜。”

    青裳坐在地上,闭了眼双手拍地嚎啕大哭,一边强行挤着泪水,一边在内心恶心着自己

    。

    小姐居然让她扮一个弱女子哭她平生最讨厌动不动就哭鼻子的人了。让青一青二知道了还不得笑死她

    谢枫看了她一眼,神色动了动,收了剑转身走开了。

    青裳马上睁开眼来,心中怒道,他几个意思啊倒底是去还是不去啊她丢掉脸面扮哭相他还不去

    哎呀,真是急死人了。青裳气得咬了咬牙,不管了,接着哭。

    “可怜的小姐啊,那黑山可是个无恶不做的人啊,抢男霸女,抢走后都会卖到窑子里,小姐要是兄长帮忙就好了啊,偏偏没有,呜呜呜呜”

    “你哭够了没有”这时,谢枫又转过身来,冲青裳大声训斥道,“你在这里干嚎,说不定那黑山早行动了,你是怎么做侍女的还不快点回谢府去”

    你以为姐原意哭了青裳偷偷撇了撇唇,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裙子上灰。因为她看见谢枫已在牵马了。

    “是,奴婢马上回谢府。”青裳抹了泪水,心中长吁了一口气,这谢公子可不好请,难怪小姐说给她的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随后,她跳出院墙,跨上马背,飞快的往谢府方向奔去。

    很快就到了晚上,云曦派了青衣留意着百福居附近的动静。

    一更天的时候,青衣回来了,“小姐,奴婢发现谢府后面的小巷子里来了三辆奇怪的马车,马车普通,但那赶车的人身材太过魁梧,双目有神,很像是练武的人。”

    “这大约就是你们口里说的黑山的人了。”云曦神色微凝,说道,“咱们现在去百福居,去看看玉娥表姐。”

    “小姐,你真要去啊”青衣惊讶的看着她,“青裳还没有回来呢。”

    “当然要去了,还要去将坑挖深一点。”有人挖坑做陷阱了,她何不挖得更深一点,索性将事情闹大

    她招手叫过青衣,对她吩咐了几句,“照我说的去办,要快”

    青衣嘴角抽了抽,她们这位小姐可将主子的腹黑学了个十成十啊

    “可是小姐,青裳还没有回来,万一我走开了”青衣说什么也不同意。

    “快去,机不可失,再说了,不是有吟雪与吟霜两人在吗”

    “她们两个”青衣撇了撇唇,小声说道,“小姐放心用她们,奴婢不放心那两人有问题。”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她们与你们同一天进谢府,可是从来没有害过我。别瞎想了。快去今天的事办砸了,我同样不要你了。”云曦将青衣推了出去。

    青衣无奈,只得将吟雪与吟霜叫到跟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吩咐着。

    云曦拧着眉,将唠叨的青婆子赶走了。

    云曦则带着吟霜到了百福居。吟霜一向嘻嘻哈哈,今晚却神色凝重,小心的跟在云曦身侧。她没有多问,因为她知道小姐一向用青衣与青裳多一些,她只是个在二门处当差的,要不是今晚上青衣与青裳都有差事,也轮不到她。为了不让小姐反感,她索性闭了嘴巴。

    云曦看了她一眼,也没多问,将她当成青衣一样对待。

    百福居里,谢老夫人与赵玉娥刚吃过晚饭正坐在一起闲聊

    。

    赵玉娥看到云曦来了,笑着起身拉过她的手,“曦妹妹来了快来坐吧”

    谢老夫人也微笑说道,“离睡觉的时辰还早,既然过来了,就陪你玉娥姐聊会儿家常。”

    云曦给谢老夫人问了安与赵玉娥并排坐在一张小榻上。

    赵玉娥翻出一本话本子给她看,“曦妹妹,你快过来看看这个,写得可有意思了,居然有树会流泪还有树会吃虫子真的假的啊”

    云曦笑了笑,“树上的不是泪,是那树的树汁。那种会吃虫子的树,是树叶的味道有毒,虫子落在上面会被熏死。”

    “哦,真有这种树”

    “有啊南诏国就有很多奇怪的树。”

    口里与赵玉娥说着闲话,云曦的耳朵却是留意听着百福居附近的动静。

    果然,又过了半个时辰后,人们忽然听到一个婆子的尖叫声响起来,“不好了,老夫人,佛堂里着火了”

    然后是丫头婆子的尖叫声响成一片,没一会儿,谢老夫人与云曦赵玉娥待的地方也有浓烟飘过来。

    谢老夫人站起身来急忙说道,“金珠,快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怎么忽然就走水了”

    “是,老夫人”金珠飞快地朝外面跑,但是,那门口也窜起了火苗,棉布门帘子竟也烧起来了。

    金珠吓得后退了几步,“老夫人,暖阁的外间也着火了。咱们出不去了。”

    “怎么回事怎么百福居里会好好的着起火来了”谢老夫人用袖子挥着面前的浓烟,咳嗽了几声说道。

    “老夫人别担心,咱们先蹲下身来,命丫头在屋里找水将门口的火浇灭,然后咱们再一起冲出去”云曦扶着谢老夫人,同时对吟霜与金珠金锭吩咐,“快去找点水来。”

    “是,小姐。”三个人答应着忙去了。

    赵玉娥吓得脸色惨白,“曦表妹,咱们会不会有事啊”

    云曦拉了拉她的手,“没事呢,你放心吧。外面那么多的人,会进来救咱们的。”

    很快,吟霜与金珠金锭各取来了水,有的是用盆装着,想必是老夫人用来洗手的,有的捧着一个大花瓶,吟霜只端着一壶茶水。

    “水太少了,还有水吗”谢老夫人看了三个丫头手中盛水的器物说道。

    吟霜摇摇头。“老夫人,这是里间屋,只有这么多的水,院子里倒是有一口井。”

    “先向火上泼去再说”谢老夫人吩咐着吟霜等人。

    云曦却说道,“水太少了,只怕是浇不灭火,不如将这些水集中起来倒在一床被子上,咱们六个人顶着湿被子冲出去。被子是湿的,火一时半会不会烧起来。

    只要咱们跑到外间就不会有事了,外间就算着火,但却有六扇门。外间再外面就是院子了,那里的仆人也多,他们会作接应的。”

    云曦这时蹙起眉来,她只是让青衣四放烟雾做大声势,为何有火烧到这里来了还是那谢询想来个一不做二不休

    这人的心还当真歹毒

    谢老夫人听了云曦的话,赞许的点了点头,“曦丫头的办法好,快,金珠,别将水浪费了,要全倒在一床被子上,均匀泼洒

    。再到屋中找找看还有没有水,收集所有的水倒在上面。”

    凡是屋中放着的丁点儿的水,全被利用起来了,很快,被子已被淋得湿嗒嗒的。

    谢老夫人左边挽着云曦,右边挽着赵玉娥,身后是三个丫头,六个人一齐冲出了里屋。

    出来后,众人发现外间只是门帘子烧着了,烟味大了一些,并没有烧着什么东西,六个人是长吁了一口气,但也不敢停留,又很快的来到院子里。

    因为她们的身上披着湿被子,倒是一点儿也没有被火苗烧到。

    但在冲出门的那一刻,云曦清楚的看到吟霜将她往被子下推进去一点,而她自己的身子则往外让。

    这个丫头云曦不免对她多看了两眼,六个人只有她的裙子下摆被火苗烧掉了一角。

    众人见老夫人平安的出来了,都一齐拥了上来,“老夫人,奴婢都担心死你了。”

    “老夫人没事就好,否则,让奴婢们怎么办才好啊。”

    担心担心却不见有人进去救她

    谢老夫人被侍女们扶到院中的石桌边坐下,铁青着脸不说话,患难见人心,可见老话说的不错。

    谢锦昆得了消息也急急忙忙的赶来了,三个姨娘与夏玉言也陆续到了百福居。

    人们纷纷对谢老夫人问安问好。安氏还在祠堂里,则没有前来。

    谢老夫人却依旧是阴沉着脸,“我这婆子差点烧死在里面了你们竟然来得这么晚要不是曦丫头出的点子,我们六个人就出不来了,烧不死也会被熏死”

    “老夫人您息怒,走火非同小可,儿子一定彻查这件事情。”谢锦昆安慰着老夫人说道。

    “那就快去查当晚就要查出来”谢老夫人惊魂未定的跺着脚,百福居可是她亲自在打理着,不可能走水的,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天晚夜寒,众人又劝谢老夫人暂时离开这里,所幸赵玉娥的西暖阁并没有半丝烟火飘过去。

    老夫人与赵玉娥还有云曦及她们的几个大丫头都到了西暖阁,东暖阁这边便只剩了谢锦昆与几个仆人在紧急奔走着救火,火并不大,烟却是冒得将整个东暖阁都罩住了。

    三个姨娘娇娇弱弱的咳嗽着,谢老夫人看着烦,“都回去,我死不了了,等我死了你们再来”

    姨娘们互相看了一眼,齐声说道,“妾身们担心老夫人呢。”

    “都走都走,西暖阁屋子小,装不了很多人”谢老夫人不耐烦的朝她们挥手,西暖阁的确小,三个姨娘每人带了两个丫头,就是九个人了,外加上云曦与赵玉娥的丫头,老夫人的仆从,黑压压挤了二十多人。

    姨娘们本来就不想来,听到让她们走,行了礼后马上带着自己的侍女们呼拉拉转身便走了。

    屋中霎时清静。

    夏玉言没有走,她向老夫人问了安后又问了云曦与赵玉娥,“那熏烟很浓的,你们都没事吧”

    云曦摇摇头,“没事儿。我们跑得快呢。”

    谢老夫人任由丫头们给她擦手擦脸,她只沉着脸一言不发。众人也就不敢再说话了。默默的陪在一旁

    。

    青衣走到西暖阁外间的窗户口朝云曦点了点头,云曦看了一眼老夫人与赵玉娥,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吟霜看了二人一眼,没说话。

    两人退到一处角落里。

    青衣小声的说道,“小姐,奴婢安排了,谢询放火,我就点烟,他们一会儿肯定会行动。”

    云曦点了点头,低声说道,“那谢询别让他跑了,虽然由月姨娘盯着,但月姨娘只是个弱柔妇人,奈何不了他。”

    “奴婢明白,这就去盯着他。”

    “还有,那谢询竟然在里屋里也放了火,差点让我出不来,你逮到他狠狠的踹他两脚。”云曦愤愤说道,她原以为谢询使的是声东击西调虎离山,谁知竟是一不做二不休。

    “那里屋的火是他放的”青衣睁大双眼。

    “不是他会是谁那火会自己烧起来吗”

    “小姐放心,奴婢自然会好好的收拾他”

    打发走了青衣,云曦依旧走到西暖阁里陪着谢老夫人与赵玉娥。

    东暖阁里还是混乱一片,好像四处都有烟,人们不住的咳嗽着,手里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在这场混乱中,谁也没有注意到东暖阁的屋顶上正匍匐着几个人。那些人悄无声息揭开了屋顶上的瓦片,然后一个个的溜了进去。

    没有一会儿,又抬着几个大箱子出来,翻过院墙消失在夜色里。

    谢询正在百福居里偷偷的放着烟点着火,冷不防脖子上被人用力一敲,便浑然不觉了。

    青衣从他身后跳出来,将一早从谢老夫人的大箱子里顺出来的珠宝银票塞到谢询的衣兜里。

    想起小姐的吩咐又狠狠的踢了他两脚,

    然后将他拎到百福居的墙头上趴着,伸手一拍他脖子,谢询幽幽醒转过来,只是头脑还不清醒。

    月姨娘悄悄的往这边走来,她四处瞅了瞅,还真看院墙上趴着一个人,她心中兴奋,扯起嗓子就喊起来,“不好了,有贼人爬到老夫人的院墙上了快来人啊,抓贼啊”

    谢询正迷糊着,听到这声尖叫,吓得从院墙上掉下来。

    “扑通”他正好掉在下面一个大金鱼缸里面,声音特别响。

    再加上月姨娘的尖叫声,惊动了不远处正指挥着人救火的谢锦昆。

    谢锦昆马上喝道,“那边是什么情况快去看看”

    几个仆人一齐朝谢询跑去,因为又是天晚夜黑,加上谢询掉进水缸里,头发衣衫全是湿的,因此那仆人看不清这是什么人。

    况且谢询正做的是纵火犯的勾当,他哪里敢吭声

    “是贼人呢,快抓着他,别让他跑了,我看见他从院墙上掉下来的。”月姨娘依旧扯着嗓子喊道。“这样的贼人差点烧死了老夫人,就该打死他”

    仆人们听到月姨娘的喊声,马上将谢询摁住了,想想今晚上要是老夫人出了事,他们可全都会受罚,心中有气,便一齐怒火撒在谢询的身上,拳打脚踢一阵狠揍。

    “别打死了,将他捆起来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居然有这样大的胆子敢进尚书府来纵火”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