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95章 云曦的亲事
    她冷笑着说道,“我曾经取笑过你,也怂恿过谢云香将你从假山上推下去,恨不得你跟你娘早点死掉。只因为你明明不如我们其他姐妹聪明,却得了老太爷分下来的更多的嫁妆,明明你娘愚不可及,老夫人也不骂你娘。

    如今我却遭报应了,你现在看到我落魄的样子是不是很高兴不过,做为曾经同是谢家女儿,我提醒你一句,迟早有一天,你也是被利用的对象。”

    她摸摸索索的从地上爬起来,还是同以前一样,昂着头如高贵的孔雀一般转身就走。

    “你等会儿”云曦叫住了她。“你遭了报应我的确很高兴,但诚如你说的,都被报应了还说什么呢你现在对于我来说,只是卑微得如脚下的尘土。”

    谢云岚回过头来,很是诧异的看着云曦,“你究竟想说什么”

    云曦看向一旁的青衣,青衣从身上解下荷包来扔给谢云岚。

    “这是什么”谢云岚接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有些沉,感觉应该是金银之类的东西,但这谢云曦为什么给她钱

    知道她会诧异,云曦淡淡一笑,“你肚子里不是有个孩子吗我是给他的。这里面有三张百两的银票与一些碎银子,你拿着钱物离开京城吧。”

    虽然她很想让她万劫不复的活着,但看到她被那两个婆子又拖又拽的拉离谢府门前时,她一直护着她肚子里的孩子,冲那未出世的孩子的份上,她可以饶她一死。

    因为她想到了前世里,为救她而死的端木雅。

    谢云岚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肚子,自她怀孕的事公开以来,她就没有得到过别人的同情,家人的抱怨,南宫辰的冷漠,晋王妃的白眼。

    她呵呵冷笑,她连谢姓都可以丢,还有什么不可以丢的她将身上的衣衫紧了紧,快步的消失在长街尽头。

    云曦看向谢云岚消失的方向,对青衣说道,“你现在去将这谢云岚送出城门,然后再去跟那万春楼的老鸨说一声,那谢云岚就由她去吧。”

    “小姐。”青衣眨眨眼,“她那样残忍的杀了婉姑娘,你还”

    云曦赫然看向青衣,“你怎么知道婉姑娘的事”

    青衣一怔,马上讪笑着说道,“小姐,不是你跟奴婢说的吗”

    她有说吗她盯着青衣,眼神微微缩起。

    谢婉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她提及前世的那个名字时,心中都会狠狠的痛上一痛,她怎么会跟青衣说就是同段奕也不曾说过。

    青衣被她盯得毛毛的,赶紧的后退一步,干干一笑,“小姐,奴婢奴婢去万春楼了。”说完眨眼就跑没了影。

    云曦站在府门前,望着高大的谢府门楣,出了好一会儿神后才缓缓的进了府。

    安氏陪着三位夫人进了谢府,她故意的放慢了脚步,渐渐的走到了最后面,然后从荷包内取出一张百两的银票递给身边的大丫头芍药,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去看看刚才那个在府门前闹事的疯女人还在不在,如果在的话,将这张银票给她,叫她以后都不要出现在谢府前。”

    芍药将那张银票接在手里,又看了一眼安氏,然后点了点头,很快的朝府门处走去。

    在府门前她碰到了谢家三小姐谢云曦。

    “三小姐。”芍药匆匆的行了礼准备错身走过去。

    “这不是芍药么大娘派你出府办差啊。”云曦笑眯眯的看着她,眼睛往芍药手里看去,那袖子未完全遮住的地方露出一角纸片,看那上面印着的图案,应该是一张银票。

    “是是的,三小姐,大夫人吩咐奴婢快去快回呢。”芍药说道,然后脚步步匆匆的跑出了府门。

    望着安氏的丫头匆匆离去的背影,云曦扯唇冷笑。

    再快,只怕也追不上了谢云岚了。想必这时,青衣已拎着谢云岚出了城。安氏既然怀疑着担心着谢云岚,为什么不早行动一步

    她与谢云岚站在街角说了那么久的话,也不见一个谢府的人前来。做为母亲只是送一张银票只怕更让谢云岚寒心与厌恶。

    谢家因着“谢云岚”的事,府里倒是安静了一些日子。

    云曦坐在屋子里,将光着的脚丫子搁在凳子上,夏玉言坐在她的对面给她的脚指头上药。

    段奕让青衣拿给她的金创药也是属于极品级,抹了几次药后,竟也好得差不多了。

    但夏玉言仍是责怪着云曦,“怎么会这样不小心的在洗澡时也摔跤了”

    “这不是好了吗”云曦撇撇嘴娇嗔说道。

    “那还得多亏这药好,要是药差些的,你得小半个月没法走路,还有啊,这都险些踢到脚指甲了,怎么还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夏玉言一面给她上药一面埋怨的说道。

    “哪有那样严重这几天不都在走路吗”云曦做了个鬼脸冲夏玉言一笑。

    “你这孩子”夏玉言也跟着笑起来。

    里间屋里,母女两个正说笑着,就听外头有丫头在问,“二夫人是不是在三小姐这里叫奴婢好一阵找呢。”

    吟雪说道,“二夫人在呢,你找她有什么事”

    “是老爷找二夫人,说有急事。”

    夏玉言闻言神色敛了敛,然后将药膏等物收在一个盒子里吩咐青衣放好,对云曦说道,“你父亲找我,我过去看看。下次千万不要伤着脚了。”

    “知道了,娘,我会注意的。”云曦笑着回道。

    夏玉言走后,云曦的无所事事的坐在桌边锈着一个帕子,没一会儿,她的脸色陡然一变。

    坐在一旁的青衣也跟着眉尖一拧,压低了声音说道,“小姐,出什么事了”

    “出什么事了屋里有贼人进来了,你现在马上准备一根棍子站在床那儿,看见人出来照着打就是”云曦暗暗咬牙。

    青衣眨眨眼,小姐口里虽然在说着有贼人进来了,却又不见她脸上有半点慌乱,反而半是无可奈何半是娇嗔

    呃这是个什么心情

    正好奇时,她忽然听见那床帐里头有声音传来,接着一只男子的手挑起帐子,一个人施施然的走出来。玉白色长衫,墨发玉冠,神情怡然,俊朗如月。

    青衣眨眨眼,她家这位主子现在真是神出鬼没了啊,然后又很自觉的对二人讪笑说道,“奴婢忽然发现肚子好饿,先出去吃东西去了。”说完不管云曦是何表情,一溜烟的跑掉了。

    刚才吃早餐时,青衣吃了四个包子外加一碗肉粥,还吃也不怕撑死你

    云曦朝青衣离开的方向甩去一个恶狠狠的眼神,居然丢下她一个人,自己跑了她要不要将吟雪与她的位置调换一下

    “一大早的气鼓鼓的做什么谁惹你生气了”段奕拖了张凳子在云曦面前坐下。

    “你就不能走大门,正儿八经的到谢府里来么”云曦没好气的看着他,她怕她再这样下去会被他吓出毛病来。

    段奕抬眉看她,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那么下次我就走正门。想必谢尚书会率领全家出来相迎,然后再一同陪我来曦园,然后我坐在你屋里喝茶同你聊天,他也会在一旁作陪。然后你们府里其他的人说不定也会一同出现。嗯只是你这屋子有些小,不知到时候人多会不会坐不下”

    段奕你可以滚了云曦暗暗的磨牙,扭头再不看他。

    段奕却是弯唇笑了笑,从怀里取了一个小瓶放在一边,然后将她受伤的那只脚的鞋子脱下来。

    云曦一惊赶紧坐起来,“你干什么”说着用力将脚往回抽。

    “看看你的脚伤。”他的手劲很大,云曦根本动不了,她叹了口气只得由他。

    段奕退了她的鞋袜,将原先夏玉言包扎的纱布又解开,重新上了药,又再重新的包好。

    云曦撇撇嘴角,“我娘给我包过了,你这样做不是多此一举吗”

    “这是朽木道长新调制的伤药,比上次的那个还要好,好得更快,而且一点也不会留疤痕。”

    云曦好笑的看着他,“我这伤是在脚指头上,又不是在脸上,就算有伤别人也看不见啊这么好的药用在上面不是浪费”

    段奕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声音沉沉的说道,“谁说别人看不见我就会看见。”

    云曦脸一红,“”

    “居然知道脸红,为什么还坦然的将自己的信给了别的男子”段奕的声音忽然沉下来。

    云曦一怔,她几时写信给别的男子了

    一封信已经在她的眼前抖开,待看清上面的内容,她的脸上马上又一黑,心中怒道,段奕你的心胸窄小得可以同针眼媲美了

    那哪里算得了信那只是上次她写给关云飞的一张字条而已,才几个字啊。

    “你要不是恐吓过关云飞了,我至于写这字条吗”云曦有些哭笑不得,天下最小心眼的人莫过于段奕了。

    “下不为例”他将那字条扔到一旁的火炉里烧掉了。

    云曦忽然想到什么,咬牙喝道,“青衣”这丫头还兼职干着卧底

    青衣正坐在外头晒太阳,听到云曦叫她,马上脸色一僵,然后飞快的跑出了曦园,心中更是不住的唉呼着,冤枉啊,这次她可没有打小报告,他们王爷就是属狗的,什么事又瞒得住他

    段奕忽然看到桌上的针线筐里有一块未锈完的女子的帕子,上面锈着折枝红梅,杏黄的绢布,艳红的梅,分外好看,他收起来塞进自己的怀里。

    云曦愕然,“那是女子用的帕子,再说,还没有完工呢。”

    “那你锈一副男子的拿来交换。”段奕微微说道。

    再锈一副也是她的东西好不好“看我心情。”云曦扭过头去。

    夏玉言被谢锦昆派人叫去后,过了吃午饭时才神色落寞的来到了曦园。这时,段奕早被她哄走了。

    云曦很是诧异,夏玉言这样的神色她还是头次见到。

    印像中,这位半道母亲对周遭的事情一概是漠视,总是事不关已淡然度日的模样,从没有看到过她大悲大喜的表情。平时哪怕安氏当面的冷语讥讽,她也当作没听见。仆人们个个刁钻,她也浑然不觉

    可现在的夏玉言眼神慌乱六神无主,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

    她扶着夏玉言坐下,倒了杯茶水放在她面前,“娘,出什么事了吗”

    夏玉言听见有人叫她,眼眶一热将云曦搂在怀里,却是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搂着云曦好一阵哭,哭得云曦的心里也酸酸的。

    夏玉言就这样一直搂着云曦,竟比以往都要不舍得,云曦有些诧异。难道谢锦昆跟她说了什么

    “娘,你今天是怎么啦怎么好好的哭了”

    “曦儿,你爹要将你嫁到安家去呢,娘舍不得你,安家虽好,却没一个配得上你的,娘又做不了主,心里难过。”夏玉言哭着说道。

    怎么好好的突然又提到了她的婚事

    云曦的神色骤然一冷,她抚着夏玉言的胳膊问道,“娘,是不是老爷刚才叫人请你到前院去说的就是这事儿除了他同意还有谁老夫人与大夫人的意思呢”

    “她们都同意了呢。”夏玉言叹息了一声,“安家对谢家有恩,谢家就要送一个女儿嫁过去。老爷一向最喜欢二小姐,自然是不愿意她嫁过去的,四小姐又是庶女,安家不会要,便只有你了。”

    这是觉得她母女好欺负吗好个谢锦昆,好个谢府

    云曦冷笑,难怪谢云岚被赦免无罪了,原来是找了东平侯当说客呢,东平侯也想着谢府这座银山,便以这事儿要挟谢府,要谢府嫁一个女儿过去。

    女儿吗多的是,但绝对不会是她

    母女俩正说话,外间又有前院的丫头来了,正高声的问道,“三小姐在屋里吗老爷找三小姐过去说话呢。”

    动作倒是够快的,夏玉言前脚走,后脚又来叫她云曦神色一冷抿唇不语。

    本书由首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