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91章 恐有事变?
    关云飞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指着青衣恼恨的跳起来,“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凶啊一个女人这么凶,是找不到婆家的。”

    青衣将拳头放在唇边轻轻的吹了吹,眉梢一扬,切了一声,呵呵冷笑着说道,“本姑娘找不找得到婆家,关你什么事但本姑娘却有本事打得你找不着回家的路。”

    说着将手里的拳头又做势扬了扬,两眼更是瞪得滚圆。

    云曦无奈的摇摇头,将青衣拉到一边说道,“他可能真的找我有事。”

    关云飞抬起袖子擦掉了鼻血,一脸认真的说道,“小生的确是找这位小姐有事,并且是有很重要的事,不相干的人可以回避一下。”

    青衣眉毛一竖,叫她回避这小子想干嘛

    云曦摇摇头,这关云飞几时能改掉乱说话的毛病,这不是又要找打吗他就看不出青衣是她的贴身丫头而且脾气火爆

    “小姐,这关大夫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你可要当心了。”青衣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关云飞,然后在云曦耳边小声的说道。

    关云飞要是属于滑头滑脑的,那你主子奕亲王可是奸滑的祖师爷了。

    云曦看着青衣一脸紧张的模样不免有些好笑,“你在门口等我,我有几句话同关大夫说。”

    青衣不情不愿的踢踢踏踏地走了,一边走一边还丢了个不善的眼神给关云飞,然后在以最快能跳来抓住关云飞的地方坐下来,凶煞煞地盯着他。

    见三丈内都无人,关云飞这才恭恭敬敬的朝云曦行了个礼,然后小声的问道,“小姐可是谢东家的什么人”

    云曦知道关云飞口中说的谢东家即是她前世的父亲谢宏。她昨天拿出了那块玉佩,正是父亲生前所常常佩戴的,他的所有铺子的人都认识这玉佩。所以关云飞才会这么问她。

    “是很亲的人。谢东家在多年前就已委托我看管药房了,只是我一直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出现。”云曦说道。

    关云飞又问,“要小生相信小姐不难,请问小姐,谢东家信奉的八字真言是什么”

    八字真言云曦感叹父亲的精明,哪怕别人拿了他的手扎也冒充不了东家。

    “真善至上,天下为公。”玉佩里有一行暗文,只要放在灯下,就能看到透过灯光印出的一行小字,前世的谢婉五岁时就知道了。

    “果真是东家的人。”关云飞大喜,双手一辑认认真真的行了个大礼。

    “关大夫,不用这样多礼了,以后吉庆药房的事还是同以前一样不变,我会隔一个月去看看药房的收支情况。”安氏总想着拿走她所有的东西,但她怎么可能让她得逞这个吉庆药房便是其中之一。那是前世父亲的心血。

    关云飞点了点头,“小姐,既然您有谢东家的信物,小生便将你当成婉姑娘一样对待了,因为婉姑娘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店里,这两件事便只好向小姐汇报了。”

    云曦找了张椅子坐下来,又指着对面的一张椅子说道,“坐下说吧。”看关云飞一脸的凝重,只怕是有要紧的事。

    关云飞在云曦的对面坐下了,说道,“一件事是谢尚书的夫人安氏持了一封婉姑娘的书信到店里,要求我将店子给她打理,说是婉姑娘授意的。不过,我没理会她。”

    这个不足为奇,安氏仅赁一封模仿了谢婉字迹的信怎么可能让关云飞相信“不用理她,一个财迷心窍的人罢了,还有什么事”云曦又问。

    关云飞更加神色凝重的说道,“有人在大量的收购一些疗外伤的药材,和一些止血药材。”

    云曦想起顾非墨因拦劫她,被恼怒的段奕打伤后,段奕发狠命青一将城中所有的药房大夫都警告了一遍,更是收走了不少药材,便笑着说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是奕亲王与顾公子两人在斗气玩呢,想必是奕亲王的人收走了药材。”

    “不是的,小姐。”关云飞的声音又压低了几分,“收药的全是女人装扮的,奕亲王不是个断袖吗怎么会有女子的下属并且,那些女人说话的口气不像是普通的良家子。”

    “有这等事”云曦的眼神一眯,垂下眼睫思索了一会儿,很快又抬起头问关云飞,“你可是看清了确定全是女子”

    大梁因为紧挨着民风粗犷的北疆,且京城也是靠北边。因此,梁国女子特别是京中女子不似周边其他国家那样受到较多的约束,而是可以同男子一样经商,出行,宫中甚至还有女官。

    “小姐,错不了呢,小生可是大夫,男子女子的外貌外型,小生一眼就看出来了,虽然那些人装扮成各色各样的人,但却是骗不过小生的眼睛。她们不仅到吉庆药房里收购,还去了其他家。先是普通价买,后来发现药材少了,药房的人涨了价,她们也不计较,也不还价,见药就买。

    不过,小生因为发现的早,早早的屯积了一些,没有卖给她们。如果全卖了给她们,小生担心如果城中有人受伤了,不是没有药治了吗再或者是出现骚乱,受伤的人更多,就更可怕了。”

    见药就买全是女子会是些什么人

    云曦猛然看向关云飞,大量外伤骚乱这种情况是

    “小姐。”关云飞神色凝重的又道,“这些人收购药材已经有好长的时间了,自从婉姑娘没来药房后就有人来收购,小生也找不到人商议。”

    难道是城中有什么事要发生

    云曦微微蹙起眉尖,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对,那些人一定是有所图谋,咱们不能将外伤药材卖给她们,还得藏起来,以防被她知道了反过来害咱们。”

    “多谢小姐提醒,小生回去后自当准备着。”关云飞朝云曦又行了一礼,转身便要离去。

    云曦这时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又叫住了他,“关大夫,稍等一下。”

    她朝青衣那里看了看,说道,“你另外准备些药材送去给顾太师府上的公子顾非墨。他的腿受了伤,应该要用些外伤的药,现在外伤药这么难求,只怕他也难以寻到。”

    关云飞有些讶然,说道,“他不是总兵大人吗军营里还会缺少外伤药”

    “外伤药是不缺,但对于他那样的贵公子,自然喜欢那些好得快,且没什么疤痕的上好金创药。”云曦说道。

    “只是”关云飞一脸为难吱吱唔唔着,“在下怕奕亲王啊,吉庆药房里已经收到他的署名信,言明谁给顾公子送药或是看病,是会杀上门来的,店里有位许大夫已经被他恐吓过了,将人家儿子老婆偷走藏了一天。”

    云曦一脸的黑线,连一向正直不畏强权的关云飞也怕起了段奕

    又想到那晚上躲人追杀时,她藏在顾非墨的轿子里,听到顾非墨在与一人说话,那人也是死活都不肯给顾非墨医治。

    她揉了揉额头,“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奕亲王也不是那么小家子气的,会一直记恨着这事,你要是怕他找你的麻烦,我写封信放在你那里好了。”

    与顾非墨打交道两次,虽然次次都给她惊吓不小,但不管怎么说,她在顾家时,谢家二女与段轻暖为难她,是顾非墨给她解了围替她教训了那几个跋扈的女子。

    她还顶着他侍女的头衔在府里行事,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眼。总归欠他一份人情,正好借送药还了去。

    云曦叫小图找来纸笔,提笔写了信塞到关云飞的手里。

    关云飞将信从头看到尾,寥寥几句话,一脸的不相信,“小姐,这个真的有用”

    我委托吉庆药房的关大夫送药给顾公子,奕亲王请勿干涉。谢氏云曦。

    云曦汗颜,“放心好了。”

    段奕敢计较,她便堵了曦园的地道,总是随随便便跑到她房里,搞得她睡觉也不踏实总担心床上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个人,她还没有找他问罪呢。

    关云飞怀里揣着那封信,从青衣身边经过时,赶紧捂着鼻子小心翼翼地侧着身子挪过去,出了酒楼后然后撒腿就跑,眨眼不见人影。

    青衣一脸愕然,她是老虎吗

    顾贵妃的凤鸾宫里,兰姑上前回话,“娘娘,那谢云岚死在牢里了,是撞墙死的。据顺天府回话,晋王府要休妻,她一气之下才撞了墙。”

    “死了”顾贵妃只撩了下眼皮,语气中并未有过多的惊讶,“死了就死了。倒省得本宫动手了,坏本宫事的人都得死”从那女人身上也问不出什么来,一个被人利用的蠢女人罢了。

    “还有”兰姑看了一眼顾贵妃的脸色谨慎的说道,“谢府的老夫人与东平侯求见娘娘。”

    “这二人又一齐来了”顾贵妃美眸一转,冷笑一声,“八成是为了那个谢云岚,罢了,来了就见见吧。”

    “是,娘娘。”兰姑退出殿外。

    凤鸾殿的台阶下,谢老夫人与东平侯并排站着,二人用眼神交流着。昨天二人商议的事,家中人都没有异议,只等将谢云岚的事处理好了,两家亲上加亲。

    兰姑走出来朝二人说道,“娘娘请二位进去呢。”

    东平侯做了个请的手势,谢老夫人当先一步走进了殿内。

    凤鸾殿正殿中的凤椅中坐着大梁国身份不是最尊贵,但权势却是第一的女人,三十出头的年纪却保养甚好,仍如双十年华的妇人,三分美艳七分威严。

    二人神色一凝的上前见礼,“参见贵妃娘娘,贵妃娘娘金安万福。”

    顾贵妃并没有马上让二人平身,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东平侯与谢老夫人。

    两人一直俯着身,却不见顾贵妃喊他二人平身,殿中很静,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空气中荡漾着紧张的气氛。

    喜怒无常,多疑如狐的顾贵妃,令谢老夫人与东平侯均是吓出了一后背的冷汗。特别是东平侯,心中更是叫苦不迭,他何苦来给自己找罚这不是找罪受吗

    “好了,二位爱卿平身吧,兰姑,给二位看座上茶。”半晌,顾贵妃才说道,然后一脸温和的看着二人。

    顾贵妃的表情倒叫二人琢磨不透了,揣揣不安的在椅子上坐了半个屁股。

    两个大宫女在兰姑的带领下端上香茶上来,二人客客气气的接了放在一旁的小几上。

    谢老夫人咬了咬牙还是当先开了口,“娘娘,老身来,一是为多日不见娘娘给娘娘请安,二是为了家中那个不屑的孙女。她也是被晋王府的人给蛊惑了,否则以她一个不谙世事的深闺女子,哪里敢做那等事情”

    顾贵妃和蔼地点了点头,“是啊,本宫也这么想着呢。”

    看她是假,求情是真的吧,这些人有几个是真心的都是巴不得她死,她却偏要活着。

    东平侯见谢老夫人开口了,而顾贵妃竟然没有动怒,反而脸色平静,也大着胆子说道,“晋王府这是图谋不轨,其心可诛,请娘娘下旨,让为臣将那南宫辰缉拿归案送交大理寺。”

    “安爱卿的忠心本宫当然知道,只是晋王府是本朝唯一的异姓王,当年可是替先祖皇打下江山的,手里握有免死金牌,而南宫辰又是晋王唯一的儿子,就算拿住了他也治不了罪啊。”

    顾贵妃一面佯装叹着气,一面留意着二人的神色,这二人无事不登三宝殿,既然来求她,她也要坐地起一个好价。

    “贵妃娘娘,其实这个也不难,只要找到他谋反的证据,免死金牌也是无用的。”东平侯进一步说道。

    顾贵妃的眼睛陡然一亮,“原来有这么一说那么这事就有劳安爱卿着手去办了。”

    “是,贵妃娘娘。”

    本书由首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