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62章 幕后黑手
    晋王府,晨曦刚从东边天际照进府里,谢云岚却已摔了三只茶碗了。

    “世子爷仍是宿在扶风院吗?”谢云岚看着身边的丫头香玉跟喜子一阵怒吼。

    “世子妃,您当心着身子,这肚子里还怀着小世子呢?”钱奶娘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着气。

    两个丫头战战兢兢的低着头,“回世子妃的话,世子爷昨晚上没在扶风院呢,在紫兰院。”

    “什么?你们两个怎么不早说?他居然去了紫兰院了?”谢云岚闻言勃然大怒,噌的站起身来。

    谁知起得猛了些,扯到了肚子,她吓得赶紧弯腰伸手抚在上面。脸上的肌肉更因疼痛而扭曲着,加上近日因孕期开始反应,她睡不好吃不好,瘦了一圈的苍白脸上也起了许多的小斑点,更显得一张脸如罗刹般骇人。

    吓得丫头们的头低得更下了。

    紫兰院是在柳晴柔之后,南宫辰新置的侍妾住的院子,头一个到的是教坊的一个歌女,昨天又新添了一个,这次居然是个青楼女子,且紫兰院的那两个女人一个比一个妖魅。

    她自打进了府,南宫辰就没有碰过她,十天有八天在柳狐狸精院子里,其他的日子就在紫兰院里。

    晋王妃对她儿子往院里添女人的事也不反对,甚至还鼓励南宫辰一晚上宿两个,说是晋王府要及早开枝散叶。

    南宫辰这个负心汉!

    谢云岚捂着肚子一脸的痛苦,嘴里早已经咬碎了一口银牙。

    钱奶娘慌了,“世子妃怎么啦?可是动着胎气了?”又转头对那两个愣头愣脑的丫头喝道,“喜子,快去将大夫找来!香玉快过来帮忙扶着世子妃。”

    “妹妹这是怎么啦?肚子里有孩子就应该心平气和的养胎,怎么总跟一帮子丫头呕气,没得掉了自己的身份。”娇娇柔柔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随后,一阵香风拂来,柳晴柔柔弱无骨的扭进了屋内。

    “你给我滚,谁叫你来的?”谢云岚抓起一个杯子就朝柳晴柔砸去。

    柳晴柔闪得挺快,她头一偏,茶杯从她头边上飞过去了,却正好砸到了正要出门找大夫的喜子头上。

    喜子“啊”的一声尖叫,那额头已然是被杯子砸开了一个血口子。

    谢云岚更是气极,“没用的东西,还不快滚?”

    母亲给她找的几个陪嫁,怎么就没一个顺眼的?一个比一个呆蠢!只是谢云岚错怪了安氏,谢云岚未嫁先孕的事传得里外皆知,谢老夫人一气之下将她屋里几个大丫头与婆子全赶走了。

    只是婚期又近,一时间买了新的来调教是来不及了,只好用些在府里待得有些年头的侍女来替代,好歹知道品性。

    但谢云岚的脾气娇横,曾经的手下也是同她一样的脾气,乍一用软性子的,她哪里能顺手?

    几个陪嫁,除了钱奶娘,哪一个没有被她打过骂过?

    钱奶娘冷傲的看着柳晴柔,“柳姨娘来这里,见了世子妃不跪拜,还对世子妃态度傲慢,胆子可是不小!来人,请柳姨娘见识见识规矩!”

    一声令下,几个婆子便上前来围着了柳姨娘。

    钱奶娘见谢云岚的陪嫁丫头太无能,先后用钱在府外买了些仆妇进来。因着是谢府自己出钱出月例的,且只有四个仆人,又是一些老妈子,晋王府也不管,南宫辰于这些后院之事更是从不过问。

    那些婆子伸手便来扭柳晴柔。

    柳晴柔眼中冷光一闪,忽然倒在地上,旋即尖着嗓子叫嗓起来,“世子妃饶命啊,世子爷宿在紫兰院,并不是婢妾安排的,世子妃为什么要冤枉婢妾啊,救命啊,不要打我——”

    这个贱女人又来这一着,谢云岚冷笑。

    南宫辰冷着她,柳妖精却百般的讨好南宫辰,那两个女人一进府,便是柳妖精忙前忙后的安排着。大到房间的摆设,家俱的颜色,小到床上枕头的花样,茶几上的茶杯样式,起夜时穿的便鞋,样样都安排着。

    昨晚上安排那青楼来的紫樱侍寝,不是柳妖精会是谁?

    “给我打!世子爷这一早还没起呢,我看谁能救她!她居然仗着世子爷宠她打了本世子妃的丫头!我看她是活腻了!”

    南宫辰添了新鲜女人,八成要睡到日上三杆。

    “世子妃这是要在王府里开堂审犯人吗?”南宫辰清冷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吓得钱奶娘与几个婆子扑通一声的跪下了。

    紧接着,人影一闪,一抹玉白的修长身影走进了屋内。墨发玉冠,温润无双,冷俊的眸子盯得谢云岚身子颤了颤。

    他挥了挥手,屋中的丫头婆子全退了个干净。

    “辰郎,你为何不相信为妻?我哪有打她,是她一早的来这里闹事,你也看见这一屋子的狼藉了,我不过是问了她你昨晚睡得可好,她就发起脾气来。”谢云岚一脸的委屈。

    南宫辰从一地的瓷碗碎片中扶起柳晴柔,温声说道,“兰昕和紫樱已去了扶风院,等着你吩咐事情呢,你且回去吧。以后没什么事,少来这里,趁着这冬日未去,多酿一些落梅酒。”

    “是,世子爷。”柳晴柔温温柔柔的低身对南宫辰一福,提着裙裾旖旎而去。

    “辰郎,你究竟想干什么?你忘记了你曾经跟我说的话了吗?你说会一直尊我为妻,会只喜欢我一个的……”谢云岚声音颤抖,眼中更是泛起点点泪花。

    南宫辰走到她的近前,单手挑起她的下巴,似笑非笑的说道,“我现在仍是喜欢你啊,否则娶你回来做什么?”

    “可那些女人又是怎么回事?”谢云岚的泪水终于止不住流出眼眶。“柳晴柔是你的表妹,我无话可说,但那两个呢?不过是青楼里的女支女,她们也配进这王府?”

    “我曾记得你跟我说过一句话。”

    南宫辰的手指磨搓着谢云岚的下巴,面带微笑,“你说你穿上衣衫同阿婉是一个样儿,分不出高下,但脱了衣衫,你比她更胜一筹。而那两个女人么,正正经经的时候,的确比不上你,但光着身子在床上……,现在想来你是那么的可笑。当初,我是怎么跟你来着的?”

    谢云岚的脸色白了白,嘴唇也哆嗦了一下,“南宫辰,你无耻!”

    “我无耻,当初是谁先脱的衣衫?可不是我吧?”南宫辰呵呵一笑。

    “那两个女人,连我屋里丫头的姿色都比不上,你为什么要她们?”谢云岚简直要疯了,南宫辰他到底想干什么?

    “为什么?”南宫辰的神思开始游离,“一个会用七弦琴抚《秋思》,一个会跳霓裳舞,你的丫头会么?还是你会?要是你会的话,你也不会先在我的面前脱衣衫了。”

    谢云岚冷笑起来,“秋思?霓裳?你还是忘不了谢婉?你还记着她!”

    “错了!我的心中一直只记着你,我的世子妃。”南宫辰的手指从她的下巴一路往下滑去,停在了她的咽喉处。“昨晚上,谢家姑太太的死,有你的手笔吧?”

    谢云岚的身子一怔,脸色更加惨白。

    南宫辰的手指开始用力,眼中更透出森森杀气来,“你要的地位,荣誉,金钱,我都会给你,但你别想插手我的事,否则……”

    他突然松开手,谢云岚的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南宫辰看也不看她,从她身上跨过去,一路走到院中,对侯在那里的大夫说道,“刘太医进去吧,给世子妃仔细的瞧瞧身子,千万要保住世子妃肚里的孩子。本世子可非常重视未来的嫡长子。”

    “是,世子爷。”刘太医恭恭敬敬的应声回道。

    一直躲在隔壁屋子里大气不敢出的钱奶娘见南宫辰离去后,赶紧跑过来扶起谢云岚,“世子妃,你还好吧?”

    谢云岚趴在地上一面大哭,一面用拳头狠狠的捶着地,“这不是我要的,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

    南宫辰走出荣禧院,见柳晴柔一身浅紫衣裙立于一株红梅树下,那一树梅花已开了些时日,地上落了不少绯红的花瓣。

    她仰着头,一脸孩子气的望着那纷纷随风坠落的花雨。

    南宫辰心神一动,缓缓走到她身边,抬手拂去她发丝间的花瓣,温声道,“这里是风口,昨晚上你不是说头疼吗?怎么还在这里吹风?”

    柳晴柔也不回头,依旧仰头望着花树,微眯起眼眸道,“唉,天气渐渐暖和了,这花瓣也快落完了呢。”

    南宫辰正在捡她发丝间花瓣的手一顿,心头一个声音也在说道,“快过年了,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了,可梅花也快落完了。要是我爹爹还活着,我一定会去北疆,此时,那里的红梅开得正热闹呢,一直会开到三月份。”

    此去经年,终是美景虚设。

    南宫辰忽然转身,一言不发的朝书房走去。

    柳晴柔望着他的背影,唇角溢一抹冷笑。随后,她也快步朝荣禧院走去。

    谢云岚在钱奶娘的怀里还在嘤嘤嘤的哭着,抬头见柳晴柔进来,那怒火噌的又起来了。

    “是你,是你说的对不对?你从中煽风点火,故意让下人在我面前透露出安家与谢家有仇,说只要将赵家大小姐送去了安家,安家才不会对谢家有异议,是你挑拨的对不对?”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我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话,你要听信,还对那赵大人说了,怪谁?”柳晴柔呵呵一笑。

    “你这个贱人——”谢云岚追上去就要撕打柳晴柔,柳晴柔的身子早一步闪到门口,她笑意吟吟,“世子妃可要平安生下小世子哦,否则,世子爷怪罪下来,你可担当不起的。”

    说完,她唇角一勾转身出了荣禧院。

    ……

    南宫辰到了书房,赵淮早已等得不耐烦了。

    “世子,咱们现在怎么办?要是谢家查出谢婉的死不是意外,以那谢老夫人的脾气,只怕你我都会有麻烦。”

    “不是我,是你!”南宫辰冷笑,“送女儿去安家的是你,在马车上动手脚的也是你,出了事,可不就全是你的责任了?”

    赵淮急了,“可是,出这主意的可是世子妃,是她说将玉娥送给安家的……”

    南宫辰转动着手指上的玉扳指,勾唇冷笑,“她建议你送给安家,只希望你安抚安世子,可你却送到了东平侯的屋里,你夫人才着急追上去的,这可不是世子妃要你做的吧?”

    赵淮抹了把头上的冷汗,“下臣想着,安世子都那样了,送去也是白送,反正东平侯也还年轻力壮,我那大女儿也过了及笄之年。趁着她年轻,一二年后,也可以生下一个小世子来。如此,东平侯的气不也就消了吗?我与安家的关系,就可以更亲近一步了。而这不正是世子您所希望的吗?”

    “送给东平侯?”南宫辰呵的冷笑一声,“要是行得通,我早让你送了。你可知那东平侯夫人可是京中第一恶妇?别看东平侯身边有几个小妾,他却从来不敢染指。你看他院中女人无数,却只有两个儿子便知真相了。将女儿送给他?只怕还没有摸到东平侯的床边,你女儿就被东平侯夫人给打残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赵淮也是没辙了。

    东平侯府讨好不了,谢府也得罪了,他的日子还会好过?关键是任务没有完成,还得罪了上头的皇上啊。

    赵淮头上冷汗直冒。

    “你最好是想法掩盖你夫人的死因,稳住谢府。至于东平侯府,不是还有一个小儿子么?东平侯还没有孙子,安强去了势,他总得靠小儿子了。”

    “是是是,下臣这就去办。”赵淮抹把了冷汗转身往外走。

    南宫辰从桌上拿了一只笔开始写书信,看着他的背影又道,“如果再安抚不好东平侯府,皇上那里可要放弃你了。”

    赵淮的身子一僵,头也不敢抬的飞快走出了南宫辰的书房。

    只是他边走边在心中盘算着,自己貌美如花的大女儿是送给安家二公子好呢,还是送给东平侯好?

    东平侯虽然有个彪悍的老婆安夫人,但他手里有权,安二公子年轻,却是安夫人难产生下来的,从小就不讨人喜。至今也没有什么功名。等到安夫人回心转意喜欢上二公子,那得等到哪一年?送他不是白送?

    他边走边叹气,真是为难死了,得赶紧回家找林姨娘商议商议。

    ------题外话------

    谢谢:

    云墨微凉的,评价票,钻石,鲜花

    nbuzn 的鲜花

    爱你们,萌萌达。(..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