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57章 恶有恶报
    云曦飞快的将身子往下一蹲,结果谢云香扑了个空摔倒在地,她马上又转身跳起来飞起一脚踢向谢云香。

    同为一个父亲的女儿,谢云香为什么几次三番暗算她?

    云曦恼恨的又补了几脚,直接将谢云香踢晕过去。其实,早在谢云香提议说带她来换衣衫时,她心中就起了疑心。

    谢云香在她们刚从谢府出来时就一直对她冷着脸,在马车上更是言语奚落,在安家花园时又是直接漠视。却又在她的衣衫被洒了茶水后大献殷勤,她就开始怀疑了。

    她想知道谢云香究竟要干什么,便干脆佯装不知情的随谢云香来到小榭。

    果不其然,就在她环顾屋中时,谢云香便溜到了她的身后,但她的耳朵先一步听到了某件器物抬起的声音。

    既然谢云香想算计她,虽然不知是以何种手段,但她做人的忠旨是,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她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将谢云香拖到了小榻上,并将自己身上穿的一身紫裙套到了对方身上,然后又换了那套谢云香给她备好的新衣。  一番折腾下来,云曦渐感体力不支,双脚无力。

    这感觉很不妙,非常像前世被安氏算计那日的感觉。

    她中毒了!

    云曦心头大惊,倒不是怕安氏再次的害了她的命,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无所谓再死不死,而是——她竟然想不出她是何时中的毒!

    性命又一次被他人掌控,让她内心惶恐起来。

    偏偏这时,耳中渐渐的听到有人朝这边而来的脚步声。

    她费力地捡起地上的那根谢云香准备偷袭她的棍子,冷然看着那扇门,就算死,她也要拉个垫背的!

    小榭的门被人推开。来的是一个十六七岁长相俊美的墨袍少年。

    少年看到云曦时怔了怔,却也没有进一步往屋里走,而是站在门口腼腆的指着榻上的谢云香说道,“我看见谢四表妹进了姑姑休息的客厅,她们秘密商量着要将你骗到这里来。虽然不知是为什么,但你要当心。”

    姑姑?

    云曦的眼睫眨了眨,想必是安家的哪位少爷,安氏的两个亲侄子,一个年岁是二十左右,一个才十一二岁,那么这位应该是安夫人一直厌恶至极的二儿子安昌了。

    “多谢安二少爷提醒,我知道了。”云曦微笑着说道。

    “哦,原来你是曦表妹啊,你没事就好,那我先走了。你也赶快离开这里好了。”安昌拘谨的朝云曦拱手行了一礼,退出了水榭,出去后还不忘记关上屋门。

    紧张一过,云曦更觉得身子虚脱无比,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同时身上浸出一身冷汗。

    又是安氏!云曦扯唇冷笑,看来给安氏的教训还太小,这次不闹个大的,她妄生一次!

    云曦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刚走到门边上,外面又由远及近的传来一个人的脚步声。且那人脚步匆匆走得很快,似乎是个习武之人,而且呼吸轻浅颇为急促。

    刚才安昌的到来,是善意的提醒她谢云香想害她,难道这次来的是真正的同伙?

    云曦眉头一拧,这水榭只有一处门,且外面三面都是水,跳窗是不可能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力气游水。

    而外面那人的脚步声已到了十丈远的距离……云曦拖着棍子挣扎着走到门后,那门被人“嘭”的一声一脚踢开,她不假思索的抡起棍子就朝那人身上砸去。

    “别闹,是我!”

    手腕被那人快速地捉住了,手中的棍子眨眼间就被他扔到了一边,声音带几分焦灼的问道,“你没发生什么事吧?”

    段……段奕?

    他怎么来这里了?

    云曦眨了眨眼,旋即,她脸色攸地一变,扯了扯唇角,冷冷一笑,“你怎么来这里了?王爷的兴致好奇怪,哪儿奇特往哪儿钻。这儿既没有丝竹声,又没有酒菜,更没有美人侍候。还是王爷与我四妹有什么约定?”

    安昌只看到谢云香与安氏见了面,但还有个神出鬼没的段奕他是断然不知的。

    段奕在她身边出现的几次,总让她觉得让人匪夷所思。自从前世被人骗得丢了性命,她已不再信任任何人。

    段奕微愣,而后又戏虐的看着云曦,唇边浮着一丝浅笑,“你以为呢?我与谢四小姐……”

    “我以为?”云曦冷着脸,“难道不是吗?我妹妹将我骗到这里来了,却发现王爷您随后便到了。难道不是你们有什么协议?”

    段奕有些无奈的抚了抚额,没说话。他能怎么说?他发现谢云香鬼鬼祟祟的去见了安氏后,又将云曦带了过来,马上就跟过来了。

    “蠢女人!”段奕黑着脸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云曦:“……”

    两人正僵持着,小榭外又有人来了。段奕手一摊,“真正找你的人来了。”说着伸手就拉云曦的胳膊,谁知云曦的身子就势往前栽去。

    段奕大吃一惊,飞快的将她捞到怀里,又伸手探向她手腕的脉搏,“你怎么啦?”马上,他眸光沉了沉,“你中毒了?”

    云曦盯着他的眼睛,“真的不是你要害我?”

    段奕发起急来,“说了不是我,我又为什么要害你?”

    “好……我且信你一次。”云曦已经疲软得成了一堆泥,倒在他怀里无法动弹。

    不信任他又能怎样?她现在又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

    “你可以完全信任我!”段奕没好气的将她拦腰一抱,然后身子一闪藏到了屏风后面。

    水榭因为是只做临时休息的,并没有太多的家具摆设,那小榻也是窄窄的,底下一览无余,不能藏人,唯有小榻后面的一架屏风可以遮掩。

    随后进来的人,听那声音是东平侯世子——安夫人的宝贝儿子安强。

    安强一边踢踢踏踏的走着,口中一边念念叨叨,“云曦小宝贝,你在哪儿——”

    段奕的脸色顿时一黑,细听之下还有牙齿咬得嘎崩嘎崩的声音,和手指关节捏得脆脆响的声音。

    而云曦眼中戾色一闪,此时,事情的真相她已经知道了,安氏想害她,谢云香想靠上安氏这棵大树,成了刽子手,而手段是直接毁了她的名声。

    如果她毁在安强的手里,以安夫人眼高过顶的性格,别说是做正妻,就算是做安强的妾,她也不会要她。

    那么她谢云曦这一生就彻底玩完!

    屏风外,浑身燥热难耐的安强揉了揉迷蒙的双眼,见屋中小榻上有个年轻的女人躺在那里。

    脸朝里侧着,看不出面容,但那乌的发散了大半在枕头上,露出一截雪白的玉颈。

    紫色衣领也被扯开了一些,看得到里面桃红色的肚兜,纤纤细腰惹人怜爱。

    安强心头大喜,“死丫头,你在诱惑爷是不是?爷来了哈——”

    安强本来在前厅喝酒来着,听几个端菜的丫头在议论说谢家三个小姐都来了,他便坐不住了,不顾东平侯的呵斥,丢下一桌子宾客跑到了后花园。

    上个月,他在谢家被安氏的小厮误打了一顿,养了近一个月的伤,最近几日才好了些。他思来想去,总觉得那天要不是谢云曦约他去谢家筱园,他也不至于会被挨打。

    安强打听到谢云曦往沁芳榭这边来了,便一路追了过来,推开门一看,还果真见到了这个小妮子。

    哼,看爷今天怎么收拾你!

    体内的火已经忍到了极限,他跌跌撞撞的扑到小榻边,只几下便扯掉了身上的衣衫,又将那榻上女子的衣衫给剥了个干净。

    女子雪白的身体就在眼前,安强的双眼已燥热得通红,奋力一跃的扑了上去。

    谢云香本来被云曦踢晕了,躺在榻上浑然不觉。身体突来的痛感让她惊醒过来,她浑身发颤,使劲的想推开压在身上的安强,但她哪里推得动?安强肥重的身躯可有她的三个重。

    这个肥货毫不怜惜她,如猪在啃白菜一样啃着她的唇,更是发出恶心的吸吸声,口水一直流到她的下巴上。

    她无法呼吸无法哭,身体的痛,心中受的耻辱,谢云香只想死掉。她想喊喊不出来,想动却动不了。

    为什么会这样?不是应该是那个该死的谢云曦与安杰在这里的吗?为什么是她?

    对,刚才是谢云曦打晕了她,是那个贱人害的她,她不会放过她的!

    屏风后,云曦正好奇的听着外面的动静,身侧的段奕这时突然间伸出手来,将云曦的两只耳朵捂住,又将她整个头埋在胸口。

    云曦没力气反抗只能恼怒的瞪眼,这段疯子要干什么?她快要闷死了。

    段奕却不理她,而是将她更紧的搂在怀里。他用密音说道,“你要是再动的话,这屏风可就要倒下去了,你想让外面的人看到我和你藏在这里?”

    段奕是用内力发出的极细的蚊音,云曦有着一双不亚于一个武功高手的耳朵。果然,云曦听后不敢动了。

    不动之后,耳中又听到一阵奇怪的声响,来自屏风外面。男女哼哧哼哧的喘息声,夹带着木榻晃动的吱嘎声,间或听到谢云香的尖叫声。

    云曦被段奕捂得很难受,这丫的是不是想闷死她?

    她手脚无力,只好拿头去拱,挣扎着试图从他的怀里钻出来。

    段奕却早已黑了一张脸。耳中听着靡靡之音,面前软玉在怀,偏偏云曦又不极不老实的在他怀里动来动去,段奕的脸又一红,直红到耳根处去了。

    谢云香本来想死来着,但转而又一想,安强虽长得肥胖,却也不丑,还是个世子,且非常得安夫人的宠爱,家中有钱有势。她与他既已有了夫妻之实,嫁与安强是势在必得,以谢安两家的关系,这世子妃之位必定是她的。

    身体内的不适感已不似刚刚开始的那样强烈,加上心中的释然,谢云香倒是坦然的享受起这场欢爱来,不知不觉的竟撞翻了一侧的屏风。

    眼看那屏风要砸在他们身上,段奕抱着云曦两脚一踮,跃到屋子中间。云曦好奇的看着这两人。

    段奕的脸霎时一黑,还不待谢云香看到他二人,段奕一脚踢向谢云香,谢云香眼皮一翻,晕过去了。

    迷迷糊糊的安强怀里一空,伸手就四处摸起来,口中嘟囔着,“云曦小宝贝,你不要走啊。”

    段奕又飞一起脚,直接踢向安强下面,他一脸的杀气,“敢胡言乱语,爷让你断子绝孙!”

    云曦正惊愕段奕什么时候与安强结这么大的仇恨了,小榭的门又被人推开了,一个红衣女子跑了进来,只是没等她反应过来,段奕抬脚踢去一张小凳子,那女子哼也没有哼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红衣女子便是赵嫤。她也参与谋害她了吗?

    “王爷。”云曦声音肃杀,“安大少爷害了我妹妹,这可怎么办?”

    段奕朝虚空说道,“青一,割了安强的宝物。”

    青一从门外闪身进来,云曦只看见他手中白光一晃,有一物便被青一扔到小榭外的小湖里了。

    然后他施施然的捏着匕首正要试掉上面的血渍,云曦又开口说道,“还请青一壮士再帮一个忙。”

    青一立刻精神一振,在云曦面前笔挺的站立,“曦小姐请吩咐。”

    云曦扯了扯唇角,上次看到这小个子一身脂粉样,谁知舞起刀来,一样狠绝毕露。她一指地上的红衣女子,“把你的匕首放在她的手里。以后,我会还一个比这个更好的匕首给你。”

    青一将那沾了血污的匕首塞到了赵嫤的手里,对云曦笑嘻嘻的说道,“多谢曦小姐。”

    段奕嘴角抽了抽,对云曦道,“走吧,你中了毒,得设法让你快点解毒。”

    三人出了小榭,经过一处假山时,云曦见那山洞里有个人靠在那里。

    青一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我见这小子鬼鬼祟祟的看着小榭,便将他敲晕了。”

    段奕看也不看,“什么阿猫阿狗?”

    云曦的眸光却是一沉,那人手中捏着一物,杏黄色的穗子,碧绿的珠子,玫红色的缎布,那东西十分眼熟。“青一,劳烦你将那人手中的东西拿来给我。”

    段奕只得停下来,“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到天上了!青一从那人手中取来的是个香囊,上面赫然锈着一个“曦”字。还不等云曦接在手里,段奕抽出腰间的软剑便削成了碎片,斜睨着眼看着云曦,“被别的男人捏过的东西,你也不嫌脏?”

    云曦:“……”

    这人又犯抽了?

    “青一!”段奕阴着脸,“屋中地上掉了块女子的肚兜,塞到这小子的兜里。”

    青一眼睛一亮,“是!”乐巅巅的跑到小榭中去了。小榭内,在云曦他们离开后没多久,谢云香悠悠的醒转过来。看到屋中的场景她吓了一大跳。只见一身赤—裸不久前还和她欢爱的安强下身处一片血淋淋,很显然,有东西不见了。

    而他旁边的地上,赵家二小姐赵嫤倒在地上,手中正握着一个匕首,匕首上和手上还滴着血。

    谢云香吓得浑身发抖,趁着无人来,三下两下将衣衫捡起来穿到了身上。

    心中那世子妃之梦早就飞到九霄云外了,安强都那样了,她怎么可能嫁给他?她得赶紧走,她不能让人知道她来过这里。她才不要嫁给一个已经不是男人的男人。

    她捂着狂跳的心一口气跑到谢家女眷休息的花厅,彼时宴席已散,谢老夫人正与一位官员的老夫人坐在一起在闲聊,对她进来也没有过问。

    谢云香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气喝掉后,才略略压下了心中的慌乱。

    而谢媛那里,赵淮又来了,“嫤儿呢?去了多久了?”

    谢媛道,“刚刚丫头来回话说,安大公子进了沁芳榭后,嫤儿也进去了,已经半个多时辰了。”

    赵淮在地上踱了两步,“那药是猛药,是男人都不会拒绝一个女人,但嫤儿还小,安强一时半会儿会神质不清,可别让他伤着嫤儿了,你赶紧的撺掇着谢老夫人到沁芳榭去。”

    谢媛点了点头,“好。”

    谢媛来到谢老夫人休息处的时候,恰好安氏与安夫人及安老夫人也来了,几人说说笑笑的,最后竟是都想去沁芳榭观一观冬日湖景。

    ------题外话------

    关于亲们的评论回复:后台总是各种抽疯,小舞能在网页中看见亲们的留言,可在后台又没有看见,所以不能及时回复,但是,如果当日没有回复,过一二天也会回的哈,不要急哦。么么达。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