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54章 联姻
    晋王府,南宫辰的书房内。【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柳晴柔领着丫头将茶碗奉上。“世子爷,这是你喜欢的云雾茶。”

    丫头搁茶的空档,她的眼神微微的瞥了一眼客坐上的人,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来访之人正是通政使赵淮。

    南宫辰坐在桌案边上正看着一封信,见柳晴柔进来,面色有一丝不愠,声音便也不似往日的平和了,“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要随意来这里,先出去吧。”

    柳晴柔温柔一笑,低身福了一福,“妾身明白,妾身是想着世子爷这里没有丫头递茶水,您的随从又去了前院,才进来的。既如此,妾身告退了。”

    通政使赵淮?这赵淮来晋王府,短短半个月来了五次,也忒勤了些。

    而南宫辰每当赵淮来时,就不让她接近书房,这次更是连以后都不许她进了。想必是他们在密谋什么。

    柳晴柔的眼睫眨了眨,领着丫头退出去了。走了一段路后,见左右无人,柳晴柔从腰上解下一个荷包递给身后那个丫头,“这里有些碎银子,你出府一趟,看看赵家最近有什么事发生。特别是赵家的林姨娘,你想办法多多接近一下。”

    丫头答应着退下了。

    书房里,赵淮对南宫辰道,“世子爷,这联姻一事只怕不好办,我家大女儿的婚事,早些年已许给江南一户人家了,要是退亲,只怕很难办,不光对方不肯善罢甘休,谢家也会插手。可二女儿又是个庶女,这庶女如何能与东平侯府结亲?就算我愿意,东平侯府也不会愿意啊。”

    “非常时期当使非常手法。以庶女结亲的人家,在京中大有人在,兵部尚书谢锦昆的夫人不就是东平侯府的庶女么?”南宫辰眼中闪过一丝精芒。“东平侯一直掌管着户部,那户部可是大梁朝的一个肥差。此次,你务必将他拉拢过来。”

    赵淮的心思一动,且不说这背后的利益,只说明面上的富贵,当得嫤儿去拥有。

    如此一想,赵淮站起身来朝南宫辰一抱拳,“下臣这就去东平侯府,就如世子所说的,非常时期当使非常手法。”

    两个时辰后,赵淮才离开了晋王府,又过了半个时辰,柳晴柔派出去的丫头也回府了。

    “如何,打听到了什么?”

    丫头道,“姨娘,奴婢听赵家的下人说,赵家想与东平侯府结亲。只是苦于身份的问题,那林姨娘已遣自己的女儿去了兵部尚书府谢府,是想着随谢家老夫人一起去东平侯府赴宴。”

    原来是这样,柳晴柔正沉思着,阿姆递给她一封信。

    柳晴柔只看了一眼,便投到火盆里烧掉了,对阿姆道,“我要出府一趟,让前院备好马车吧。”

    柳晴柔换了身衣衫带着阿姆回到了以前住的院子。

    院中一切照旧,柳晴柔吩咐阿姆守着院门,自己径直朝主屋走去。

    只见主屋的首位上坐着一个青衫少年。除了一双灵动的眼睛外,那相貌实在是与他的气质不相配。

    “公子。”柳晴柔对云曦福了一福,“多谢公子馈赠的银两。小女子真是感激不尽。”

    云曦手中的折扇一抖,轻轻一笑,“我是个生意人,投出的本可都是要有回报的,我不做亏本买卖。”

    柳晴柔的眉梢扬了扬,“公子的生意是什么?奴家也要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能力接。如果没有,还是早日还上公子的钱吧,诚如公子所说的,不想做亏本的买卖,奴家也不想欠人的人情。”

    “买卖很简单,柳姑娘也无需投入本钱。我每月给你一百两,你将南宫辰所有的一切都告之与我。特别是他见了哪些人,去了哪些地方,如果不方便出府,可以让人送信到醉仙楼。告之小二,信上写明送给‘言立’的即可。”

    “言立”是云曦着男儿衣衫时的化名,取父母姓氏首字的左边一字,谢字的“言”,端木的“立”。而碎仙楼便是她新近在修整的酒楼。

    柳晴柔听到那“言立”二字时,身体仿如被雷击了一般,愕然的看着云曦,世上怎会有如此巧合的事?

    “公子便是那言立?”柳晴柔惊疑的看着云曦。

    “正是区区在下。在下刚才的提议如何?你在晋王府里,虽然受着晋王妃的眷顾,南宫世子的宠爱,但是你手里的银子仍是不多。他们之所以这样待你,只是拿你做个工具,气那个谢云岚的工具。你是南宫世家耻辱的一个见证,他们怎么会待你真心?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少年唇边噙着笑,眼中透着睿智精明,那相貌完全是陌生的,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人。

    柳晴柔没有回答,只是上下的打量着少年,这少年在她进了晋王府后,又先后送了两次银子,出手阔绰。

    而她并不认识他。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找上我?你就不怕我将你的事透露给南宫辰?”

    见柳晴柔的眼里仍是带着怀疑,云曦又笑了笑,“你不会将我供出来的,因为你在提到南宫辰时,眼中透的杀气比我的更盛。你母亲难产而死,你父亲的病死,根本就是晋王府的手笔,他们认为那两人污了南宫氏的名声。所以晋王府是你的仇人。而南宫辰为了上位,害了我一位至亲的命,这样看来,晋王府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而我们是盟友,你不会出卖我,你只会需要我。”

    “你说的对。晋王府是我的仇人。”柳晴柔眼中闪着戾色,“我也的确需要银子,这事儿成交。”

    她为了在晋王府站住脚,也为了探听南宫辰的更多的消息,便用银子上下打点着,这少年三次给她的银子早被她花光了。

    “好,我喜欢你这种性格。”云曦从袖中取出一张银票,“这是这个月的一百两,你先用着。”

    柳晴柔也不客气,伸手接了过去,然后说道,“我收了你的银子,咱们就正式合作了。你想知道的南宫辰的事,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她找了张凳子坐下,“晌午时,通政使赵淮来了晋王府,南宫辰与他单独谈了两个时辰。以前,书房里来客人时送茶水,都是我去的,但今日,南宫辰将我赶了出去。还说以后没他的允许,都不让我进去了。”

    通政使赵淮去找了南宫辰?

    通政使虽然不是朝中的重臣,但却是不容小觑的职位,下达圣命,上传民情,管着奏折,朝中大小机要事,都在通政使的眼皮子底下发生。

    可以说,通政使是朝中的先知。

    南宫辰这是要开始谋划了么?

    “还有一件事。”柳晴柔又道,“是我的丫头在赵家下人口中打听来的,赵淮想与东平侯结亲,但因他的大女儿已有婚约,二女儿只是个庶女,进东平侯府有些困难,便让赵淮的夫人谢家姑太太带着庶女回娘家谢府,打算让谢家老夫人带庶女进东平侯府赴宴。”

    赵淮想与东平侯府结亲?

    云曦的眼神一缩,东平侯任户部尚书,而那户部可是朝中的财神爷,整个大梁的赋税与钱粮都得从那儿过,划拨给其他部门,都由那儿说了算。

    南宫辰让赵淮与东平侯府结亲,可真是好谋算。难怪久不回娘家的谢家小姑,平常去请,请都请不回,今天这年不年节不节的日子里居然回了娘家,还带着一个庶女。原来是做碰上这层打算。

    云曦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原本她对去东平侯府赴宴一事不感兴趣,但此时却很是期待了,很想见识一下东平侯府与赵淮是如何结亲的,抑或是如何结怨的。

    从地道爬回曦园,云曦打开衣柜正要换衣衫,就听见外间有人叫嚷起来。声音尖细,蛮横,如市井里吵架的婆姨。

    “你们的胆子不小,我是你们府上的表小姐,我去找三表姐玩,你们为什么不让我进去?这是你们府上的待客之道吗?”这大嗓门,这傲慢的口气,不用说,便是赵家那位庶女,赵家二小姐赵嫤。

    云曦嘴角抽了抽,奇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谢家表小姐是赵玉娥,她算是哪门子表小姐?想攀高枝时便怂恿着谢媛回娘家,平时赵家的人欺负着谢媛时,怕谢家插手,就不让谢媛回娘家哭诉搬救兵。果真是宠妾灭妻到连个庶女也无法无天了。

    “三小姐在休息。赵二小姐要是想参观曦园的话,请在外间或是园里玩,里间没有我们小姐的同意,谁也不能进去。”这回说话的是吟霜,吟霜只在二门处当差,原来赵嫤是被挡在二门外了,难怪气恼。

    “她休息她的,我到她里屋看看,又不妨碍她睡觉,我走路轻点就是了。喂!你这丫头是怎么回事?竟然拦住我不让我进去?我要到你们大夫人面前告你们的状,说你们欺负客人,叫大夫人打你们的板子。”

    云曦的衣衫刚换好,就听那赵嫤一声尖叫,接着便哭起来,“你……你你你,你敢推我!”

    只听吟霜又道,“赵二小姐说话可得讲证据啊,谁看见我推我你了?谁?你吗?青衣?你有没有?还是你?吟雪?还是你?哦,你没看见,都没人看见啊,说明赵二小姐的摔跤与我没有关系啊。咱们曦园的路一向不平呢,这件事全谢府的人都知道。基于赵二小姐是头次来就摔跤了,我谨代表我曦园的地板向赵二小姐赔个不是,并惩罚它。”

    云曦来到外间时,就见吟霜正用力的踩那地板,“叫你不老实,叫你蛮横不讲理,看我怎么收拾你!”

    其他几个丫头都捂着嘴巴在偷笑,那赵嫤也不哭了,看着吟霜的表情竟然有些胆怯。

    云曦嘴角一抽,赵嫤这是做死啊,那四个丫头她都不敢惹,赵嫤去惹无疑是找抽。

    “是赵家表妹啊,进来坐坐吧。”云曦上前挽起赵嫤的胳膊,亲热的像亲姐妹。

    赵嫤得了家中姨娘的吩咐,一定要巴结好谢家的小姐们,跟在她们身后融入东平侯府,东平侯有两子,无论如何也要攀上一个。

    谢云香与谢云容对她直接无视,她连院子门都没有进去。

    想着谢云曦是个软柿子,赵嫤便来了曦园,谁知这几个丫头忒彪悍。不是说高门大户的小姐们都个个矜持吗?比如她们家的主母谢媛,谢家二小姐谢云容与四小姐谢云香,不喜欢也不至于让丫头当面奚落她啊?

    好在这谢云曦是个和蔼的,她在心中找到了平衡。

    “云曦表姐,你去赴宴要穿什么衣衫啊?给我看看行不行?”赵嫤说着已甩开云曦的手走到里间,见桌上放着那套玫红的衣衫,顿时眼睛一亮,“好漂亮啊,云曦表姐,这衣衫借给我穿好不好?”

    青衣睁大眼睛,这女人怎么乱闯别人的房间?还未经过他人的允许,就随意拿东西?还大言不惭的叫别人借给她?不过,赵嫤竟然拿的是那套安氏送来的衣衫,那她就不反对了。

    云曦笑着点了点头,“这衣衫我有两套,这套就送你吧,不过,好衣当配好首饰。”云曦又将那副与衣衫同时送来的钗环给了赵嫤。

    前世里,安氏在她身上下了毒,让她成了安氏刀俎下的鱼肉任其剥去身上的皮,而那毒是何时下的,到此时她仍是想不出所以然来。三天前安氏大献殷勤的送她衣物与钗环,她不得不防。

    既然这赵嫤向她当面要衣衫,她乐得做个顺手人情,要是出了事,找到的也是安氏,而不是她谢云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