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53章 赵家庶女
    月姨娘看了看四周,见两人的侍女都离着十来丈远呢,前面的路上又不见有人来,这才小声的问道,“大夫人叫你们选布料,你有没有选玫红色?”

    谢云香冷哼了一声,“本来我想要那玫红,可大夫人偏心,给了谢云曦那个死妮子。”

    月姨娘拍了拍胸口,长出一口气,“吓死姨娘了,你没拿最好了。”

    “为什么?”谢云香一脸疑惑的问道。

    “为什么?”月姨娘冷笑一声,“你当安氏会有那么好的心?那么大方的拿出上好的蜀锦给你们裁衣服,这其中当然有原因了。”

    “原因?什么原因啊?”谢云香也压低了声音,想到刚才安氏对谢云曦那一脸的殷勤,她的眼珠转了转,心中却是乐了。那个死云曦,还以为自己得了便宜呢,殊不知人家在算计她。

    “还不是因为你爹。”月姨娘扯了扯唇角,脸上现出几分得意之色,“我虽不是掌中馈的,但老爷有很多事却愿意同我商议。老爷正为了他的太师之位奔波呢。本来提了好几个对朝政有用的建议,皇上也没有反对,可那东平侯却反对了。东平侯是安氏娘家的嫡兄长,上个月安氏得罪了安夫人与安家少爷,东平侯安老爷的心中这是在恼恨着老爷呢。

    老爷便想着让安谢两家结亲,想让你们姐妹三人中嫁去一个。那东平侯生有两子,长子安强你也见过了,一身肥肉长得跟个草包一样,不学无术,整日里遛狗逗鸟。偏偏屋里已有七房小妾了,那可不是个良人。二子安昌倒是一表人才,正在皇家的甘霖书院读书,据说学问也不错。

    但因为安夫人生他时是难产,差点害了安夫人的命,一直不得安夫人的喜欢。由此说来,这两人都不能选。安氏娘家的情况她自己必定知道,必是不会让自己的女儿谢云容嫁去了,唯有你与谢云曦,便只看安氏看中谁了。安家老夫人喜欢看着年轻女子着一身艳红,偏偏你们三人只有谢云曦是红色,可见安氏心中的安排。娘心中也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呢——”谢云香扯了扯唇角。

    她是庶女,按地位来说,本来比谢云曦低上那么一层,但她有个精明的母亲。

    谢云曦,你差我十里远呢!

    府里姐妹多,但凡有什么好吃的好用的好玩的,安氏总是先想着自己的两个女儿,身为庶女的她是多么的不甘心,她为什么没有投胎到安氏的肚子里?

    她的相貌不比其他人差,姐妹几个一起在女夫子面前学习时,她是最用功的,得表扬最多的,但她还是不能同谢云岚两姐妹有相同的待遇,出府赴宴坐在角落,进宫赴宴没她的份。

    但好在有个谢云曦,顶着空头嫡女名号的谢云曦让她有了一点优越感,让她觉得她在府里并不是最差的那个。

    如今连安氏都拿谢云曦当弃子了,谢云香只觉得人生并不是那么的昏暗,总算有人比她更背。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这日一早,安氏园里的芍药便送来了做好的衣裙,并一套钗环。

    玫红色八片裙上,用金线锈着大朵大朵的牡丹花,花开富贵吉祥如意,很喜庆的一套衣裙。

    云曦对那套衣裙的兴趣不大,任由丫头们收了搁在桌上。自己则坐在桌边画着新酒楼的图稿。

    她昨天又出了一趟府,酒楼的的外墙已修缮得差不多了,现在正在准备里面格局的规划。

    外面是其次,里面才是重点。厨房的位置,能建几间客房,还有应急通道该设在哪儿,客房做多大,一等二等三等房间数量该怎样分配,都得想好了再做。

    房间太多不划算,太小没档次。装修太华丽,又恐银子不够,太差了与所处的地段不对等,酒楼的位置可是京中最繁华的一片。

    所以,对安氏叫她去赴宴一事,她根本不放在心上,甚至想到什么时候找个借口推掉。

    只是,鬼使神差的,自打这衣衫送来后,四个侍女破例的头一次没有互相瞪眼打嘴仗,没有互相翻白眼。

    青衣托着下巴皱眉沉思,青裳则是捏着衣衫里外翻看。吟霜招手叫来吟雪,吟雪对着那衣衫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刚过晌午时,老夫人那里派人来请云曦过去。说是府里的表小姐来了,让几位小姐同表小姐一起说说话。

    谢家表小姐,便是谢家小姑谢媛生的女儿。谢媛嫁到赵家二十年,也只生了一个女儿,谢老夫人心疼那孩子,偏偏赵家不放出来,一年也来不了两次。

    这次怎么就来了?

    云曦到百福居时,正屋里已坐了不少人,安氏自是不在话下,正拉着赵玉娥对老夫人说笑呢。

    谢云香与谢云容则坐在下首,她们旁边还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小姑娘不知是不是受了什么气,正气鼓鼓的看着屋中众人。

    夏玉言与谢媛坐在一起正小声音的说着什么。云曦进了屋,向老夫人与谢媛问了好,对安氏也礼貌的福了一福,这才走到夏玉言身边坐下。

    老夫人想必是见了久违的女儿,心情大好,从脖子上取下一枚玉坠子,招手叫赵玉娥坐到她身边。

    “拿着吧,这还是当年你外祖去西疆时,意外得到的一块玉石,着人打磨的,你上次及笄,我也没去成观礼,权当是迟到的礼物吧。”

    谢媛眼眶里噙着泪,拉着赵玉娥的手道,“还不快谢谢外祖母。”赵玉娥磕头谢过,便将玉坠子戴到脖子上。

    那个气鼓鼓的小姑娘见到那玉坠眼睛一亮,跑到赵玉娥面前,将手一伸,“姐姐,玉坠子给我戴几天吧。”

    赵玉娥捂着玉坠子看向谢媛,谢媛叹息一声低了头也没表示同意也没表示说不同意。

    安氏则是一副惊愕的表情。

    而谢家老夫人却是直接就发火了。“玉娥,玉坠子是你外公留下来的,你可要保护好了,不可弄丢了。”

    赵玉娥忙低头回道,“玉娥知道,自当护好玉坠子。”

    那小姑娘马上呵呵一声冷笑,“姐姐怎么这么小气?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只坠子嘛!我回去后,也叫我娘给我买一只,不,买一打。”

    呵,好大的口气,云曦的嘴角抽了抽。

    那可是金丝玉啊,值万金一两,谢家这个玉坠子有半个手心大小,且串坠子的绳子上也是一串用金丝玉做的小珠子,再加上那坠子雕刻精美,少说也值两万金。能花两万金买一只坠子戴的人,在京中的人家可不多。她赵家没这么有钱吧。

    谢家老夫人活了一辈子了,还是头次听到一个小丫头敢在她面前出言不逊。

    她可是谢氏家族的主母,多少人在她面前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最不济有那同等大族之人嫉妒她的,也只是在背后议论,从没见过当面讽刺的。何况还是一个十来岁的黄毛丫头。

    谢老夫人沉着脸看向谢媛,人是女儿家的,她这个外人不好训斥。

    谢媛上前拉着那小姑娘的手,“阿嫤啊,莫生气了,待回去后,我自然会给你买一副比这个好的,你说好不好?”

    赵嫤这才露了个笑脸,“母亲说话算话啊,可不能偏心只对姐姐好。”

    谢媛安抚好赵嫤,对谢老夫人尴尬一笑。

    谢老夫人却将头偏向一边,无奈的叹息一声。

    其他的人个个惊愕的看着赵嫤,谢云香则翻了个白眼,鄙夷一笑。偏那赵嫤还混然不觉的样子,别人看她一眼,她心中则高兴一分,这便更让人觉得这女子的行为让人费解。

    众人又坐了一会儿,谢老夫人便让人都散了。云曦陪夏玉言回夏园,趁着身后无人,便问道,“娘,刚才那个跟表姐抢玉坠子的是谁?”

    “你说那个小姐啊,那是赵家的一个庶女名字叫赵嫤。”夏玉言道,“你以前不怎么出园子,姑姑家的人来的时候也不多,是以并不认识她。”

    “哦,姑姑不怎么来家里的,怎么这次年不年节不节的就来了?上次云岚出嫁姑姑也没有来呢。”

    “还不是想让你祖母带着赵家二小姐一起去东平侯府。”

    “她一个赵家庶女也屑想去赴宴?”云曦觉得谢家小姑的日子过忒昏暗。

    谢家小姑谢媛的夫君赵淮,时任通政使,赵淮宠妾灭妻在京中谁人不知?宠得小妾生的女儿与儿子随意的践踏正妻的女儿,家里妻不妻妾不妾。

    且那谢媛的性格比夏玉言更软弱,夏玉言至少没有爱谢锦昆爱得任其摆布。

    谢媛却是爱赵淮爱得奉为神祇,言听计从,叫东便到东,叫西便到西。不让回娘家,她果真一两年也不回。眼下想着让庶女见世面,便要打发妻子回娘家。

    谢老夫人虽然生气,却是嫁出的女泼出的水,爱莫能助。

    “其实带赵家二小姐去赴宴,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赵家如今跟晋王府走得近,完全在漠视谢家,晋王府新近得了势,娶了谢家的大小姐反而不如以前亲近谢家了,老夫人才生气。赵家这是喜新厌旧了。”

    晋王府?南宫辰的人?

    云曦突然停了脚步,南宫辰的名字突然在脑中闪过,脑中霎时有一段模糊的记忆渐渐的清晰了。原主谢云曦曾偷偷听到安氏与谢云岚的对话。

    谢云岚之所以要除掉谢婉,并不是单纯的嫉妒她与南宫辰有婚约的身份,而是南宫辰的身世。

    他竟然不是晋王府的世子,他所谓的重新入仕重振晋王府竟是在蒙蔽世人,他竟然是——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