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42章 羞辱
    正当谢云岚发怔的当头,柳晴柔突然阴阴一笑,捞起床上的一个瓷枕就朝那群丫头婆子们砸去。

    众人吓得往后一跳,瓷枕在地上迸裂开来,瓷片四溅。

    柳晴柔似乎是砸上了瘾,将那盆,梳梳台,床架子,桌子椅子一股脑的全砸的砸,推倒的推倒,然后又将一盆水往自己的身上倒。她的嬷嬷阿姆慌慌张张的来看究竟,也被柳晴柔扯乱了头发与衣衫再给当头淋了半盆水。

    “小姐,你这是……”阿姆看着柳晴柔的样子很是吃惊。

    而谢云岚一众人完全被她搞蒙了,这女人一会儿妖,一会儿诡异,一会儿耍疯,莫不是个神精病?

    没片刻,整洁明亮的屋子像是被强盗给打劫过一样。柳晴柔抹了把脸上的水就往外头冲,边跑边喊,“救命啊,世子妃要杀我啊,来人啊——”

    什么?她杀她?这个贱人在胡说什么?谢云岚气得直咬牙,这才发现那柳妖精正算计她呢。

    钱奶娘反应快,她跺了跺脚,朝身后的几个发愣的丫头大吼一声,“还不快拦住她!”她那样子被人看见了,小姐就算长了八张嘴也说不清了。

    谢云岚也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不对劲,发狠的追出去。

    只是她们才到院中,便被几个人给拦住了去路,而那柳晴柔小妖精则跪倒在那几人面前哭诉,“舅母,救命啊,表嫂要打死柔儿啊。柔儿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表嫂,表嫂带着一帮人不由分说的便进屋子砸东西,还打了柔儿跟柔儿的嬷嬷。柔儿跟表嫂说,柔儿是表哥带进府的,也得了舅舅舅母的同意,但表嫂说没经过她的同意,要将柔儿赶走呢。求舅母给柔儿做主啊。呜呜呜呜——”

    柳晴柔头发散乱一身狼狈,寒冬的天气里只穿了一件里衣,且那头发与里衣还是湿的。她本来就生了一张娇弱的脸,未语凝噎的模样。此时一哭,更加显得楚楚可怜。

    来的这群人正是南宫辰的母亲晋王妃与她的几个贴身仆妇。

    按着大梁京城的风俗,新娘子进门后,族亲们都会查看新娘子的陪嫁。有那嫁妆丰厚的正好借此来炫耀。有那小辈的还可借此向新娘子讨彩钱与见面礼,也算是闹洞房的一个环节。

    晋王妃本不打算今日见谢云岚,谢云岚未嫁先孕的消息传得满京城都知道,已让她很没面子。她原计划将这个新儿媳晾在一边杀杀她的娇蛮之气。

    但南宫世家的亲戚们太难缠。晋王妃又想着谢府出的陪嫁也算丰厚,正好让这帮空有世家身份实则穷困潦倒的穷亲戚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土豪。

    晋王妃带着一众亲戚去了荣禧院,守园的婆子却说谢云岚去了扶风院。

    晋王妃正恼着儿媳刚进门就四处乱跑时,有丫头跑来对她耳语几句,她面色攸地一沉。谢云岚是怒气冲冲的去的扶风院?那扶风院住的是刚进府的外甥女柳晴柔,谢云岚这是想干什么?

    晋王妃安抚了南宫家的亲戚们后,只带着几个心腹仆妇急匆匆往扶风院而去,只是她们才走到扶风院的院门前,便见一人冲了出来,披头散发,哭声连天。

    而那院里更是乱得不成样子,草草没一株好的,衣服,杯子,桌椅,扔得满屋满院都是,站在院门前便可看见屋中如劫匪洗劫了一样。

    而随后冲出的一行人,更让她气得不行,一个个凶神恶煞,一副抓贼的表情。

    “住手,这是在干什么?”晋王妃看着追来的谢云岚一众人眼神微眯,眼中冷芒一闪,厉声喝道。

    晋王妃已四十多岁,却看起来只有三十左右的样子。南宫辰的好相貌便是遗传自她,玉盘般的脸上一双丹凤眼看人时让人不寒而栗,通身的珠光宝气不显庸俗反而透着一股威严。

    谢云岚心中咯噔了一下,坏了,晋王妃怎么来这里了?

    “母……母亲。”谢云岚走上前朝晋王妃行了一礼,唇边勉强扯了一个笑容出来。“事情不是柳姑娘说的那样,那屋子里的东西不是媳妇砸的,是她自己砸的,她身上的水也是她自己倒上去的。”

    “不,表嫂为什么要颠倒黑白的说啊,扶风院的东西全是表哥一手清点好了着人送来的,柔儿是个孤儿,今后可全要依靠舅舅舅母与表哥了,要是砸了表哥的东西,柔儿不是会被表哥赶出去么,不是自寻死路么?”柳晴柔说着说着又呜呜的哭起来。

    晋王妃冷笑,“柔儿才来王府,她本就是个无依无靠的人,砸了东西,她还有得退路吗?倒是云岚你,不在喜房里等着辰儿,怎么带着这许多人来了扶风院?谢家教你的礼仪便是如此吗?”

    “求王妃做主啊。”谢云岚突然扑通一身跪下了,泪眼汪汪的说道,“媳妇为什么来扶风院?王妃到里屋看了便知。媳妇真的是冤枉的,媳妇规规矩矩的在喜房里等着世子爷,可是世子爷却……”

    谢云岚将头扭到一边,眼中有大滴大滴的眼泪落下来,看起来真个儿是受了无尽的委屈一般。待你看到你儿子的德行后,就不会相信那个小妖精了,谢云岚暗暗咬牙。

    柳晴柔微微勾唇冷笑,就这样就受不了了?才开始呢!

    里屋?晋王妃看了一眼柳晴柔,见她咬着唇低着头,一脸的委屈,抿了抿唇后对身旁的一个老嬷嬷道,“南婶,前面带路。”

    里屋里,南宫辰已推被从床上坐起,看着一屋子的狼藉微微皱起眉头,脑中有些记忆的片断一闪而过。

    晋王妃走进来看到床上衣衫半敞的南宫辰,和随后进来低头不语的柳晴柔,心中已了然,声音温和的开口,“辰儿歇着吧,这里有娘呢。”

    “娘怎么来了?”南宫辰微笑着披衣下床。柳晴柔默默的走过去拾起一旁的衣衫帮助他更衣。而南宫辰反而将他的衣衫披在了柳晴柔的身上,柔柔的搂着她的肩。

    这亲密的一幕如一把利剑直戳谢云岚的眼睛。她心里冒着火,却也只得忍着,“辰郎,这柳……柳姑娘是怎么回事?”

    “我只是喝多了酒,走到这里便走不动了进来歇歇脚,怎么,世子妃认为为夫该睡到草地里去是不是?”南宫辰扬眉冷笑一声。

    “这是柳姨娘,不是柳姑娘。”晋王妃突然冷声开口,“云岚,辰儿在娶你之前可连通房都没有。我们晋王府子嗣单薄,王爷也久病在床。我便做了主将柔儿收在辰儿的房里。你做为晋王府的世子妃,难道不应该时刻想着怎样为王府添丁添口吗?还带着这许多的人来打人砸东西,却是何意?如果不是我恰好经过这里,你是不是要打死柔儿了?”

    “不,王妃,我没有啊……”谢云岚又气又慌的跪下了。新婚第一天,婆婆便给自己相公纳了位姨娘,这传出去,她的脸还往哪搁?而晋王妃话里话外的意思也明显的在帮那个柳妖精。

    那个妖精!谢云岚抬起头来,柳晴柔则微微的弯了弯唇。

    那辰角的笑阴森森的,惊得谢云岚的心头又是猛地一跳。

    晋王妃只淡淡瞥了她一眼,而南宫辰则低着头看不出什么表情。

    “好了,我也不怪你了,毕竟你才进门,只是……”晋王妃看了一眼谢云岚身边的几个丫头婆子,冷笑说道,“世子妃年轻不懂事乱发脾气砸东西,你们呢?可都是谢府精挑细选送来的陪嫁,一个个的也不知道劝一劝吗?谢府是什么规矩本王妃不管,只是我晋王府——”

    她顿了顿,直叫那几个陪嫁婆子丫头心惊胆颤,“有宾客在的时候,再大的怒火也得给我忍在肚子里!世子妃有了身子不能处罚,你们——全都给我跪下!不到明天的太阳出来,不许起来!南婶,叫几个人看着她们,不许给我偷懒!都好好的长长记性,免得以后再犯错!”

    “是,王妃。”一个大个子的婆子木着脸回道。

    什么?让她的陪嫁丫头婆子们罚跪?

    谢云岚气得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咬死这个老妖婆,这哪是罚下人?这是赤果果的在羞辱她!新婚当天被婆家罚了陪嫁,她这辈子只怕都会抬不起头来了。

    ------题外话------

    有句话叫以彼之道还彼之身,说得太好了,是不是啊看文的亲们?o(n_n)o走过看过的给个收呗,话说,这章还挺肥的,因为情节已经被某只舞舞拖慢了,后面只好加快速度加多字数的赶了(+﹏+)~…。

    柳晴柔是个蛮重要的人物,不要忽视她……(..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