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40章 羞辱谢云岚
    这如此寒酸的花轿,如此零星的迎亲人,态度如此冷淡的新郎,谢云岚在心头反复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在做梦,这不是她的花嫁,不是的,绝对不是!

    但轿子到了晋王府,面前赫然出现的黑底流金的“晋王府”三个大字又在刺激着她的眼睛,她没有来错地,这是真的。

    南宫辰下了马,却没有掀花轿的帘子,才走到门口,他便摘了身上的喜花扔了花翎帽子,也没有吩咐什么,便独身一人大步走进了晋王府。留下送亲的人面面相觑。

    谢云岚坐在轿子里左等右等手中绞着帕子心急灵焚,好在喜婆们圆滑机灵,说笑着掀起轿帘将谢云岚扶了出来。

    谢家送亲的谢诚与谢询都是忍着一股怒火,被谢云岚一个眼神给压下去了。一抬一抬的嫁妆被送进了晋王府,谢家人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到晋王爷与晋王妃,连晋王世子南宫辰也不见了踪影。

    下人们的回复是王爷旧病复发了,王妃正照料着呢,而世子爷因为担心王爷的身体也去主院看望去了,世子妃既然已是南宫家的人了,也不必拘理,随意就是。

    随意?谢云岚气得心口发疼,这是应该随意的时候吗?这是根本不将她当回事!

    更有一婆子说道:“世子妃已经有了身子,而王爷又病倒在床,王妃吩咐下来,大礼就不要行了,让您多多歇息着养着身子就是了。”说完拿眼往谢云岚的肚子上瞥了一眼,眼中带几分蔑视。

    谢云岚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心头发作不得。

    酒宴还是有的,只是宾客寥寥,谢家两兄弟忍着一肚子的火,酒也没吃,便匆匆回了谢府,纵使心中有气,但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他们也无可奈何。

    因为,晋王府除了迎亲的人少了点,没有拜堂外,其他的礼数并不缺,连谢云岚世子妃的诰命玉碟也送到喜房。

    谢云岚在喜房里生着闷气,晋王府的仆人们倒是没有忽视她,时不时的来请安问个好,但直到天黑掌灯也不见南宫辰露面。

    她再也忍不住了,扑到床上哇的一声哭出来,四个陪嫁的丫头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安慰,两个老嬷嬷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上前扶起谢云岚,“小姐仔细身子啊,您还怀着小世子呢。”

    “我不要你管!去!你去将南宫辰给我找来!”她要问问她,他倒底是怎么想的!

    那嬷嬷的神色挣扎了几下还是应了声退出去了。而四个丫头杵在一旁不知该做些什么。谢云岚气得朝几人怒喝,“都给我退出去!”没一个看着顺眼的,母亲这是都选了些什么人给她?木头呆子似的。

    那几个丫头虽然胆怯,但却是安氏精心挑选的,容貌艳丽,性情乖顺,为的是博取南宫辰的好感而又不至于脱离谢云岚的掌控。

    只是谢云岚不明白安氏的想法,她以前的那几个丫头个个都和她的性子一样泼辣,用得非常顺手,却被云曦使计赶出了谢府。谢云岚想到这里心中对云曦又恨上了几分。

    谢云岚的陪嫁黄妈妈在晋王府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南宫辰,只得硬着头皮回新房复命,少不得被谢云岚一声喝骂。

    钱奶娘安慰着谢云岚,“小姐,时辰也不早了,还是先歇着吧,您肚里有小世子,怕什么?来日方长reads;婚姻交易(重生)。”

    “可是我不甘心啊——”谢云岚扑到钱奶娘怀里大哭起来。

    不甘心?新房外,柳晴柔的唇角微微一勾,眼神中闪过一丝厉芒,她扭身看向身后的嬷嬷,“阿姆,敲门。”

    阿姆看了她一眼,伸手在门上拍了拍。她的心头是疑惑的,为什么姑娘自打半月前昏倒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她不是不喜欢南宫世子吗?为什么非得来这晋王府?

    屋中的人听到敲门声,都是神情一振,尤其是谢云岚,她抹了把泪水马上招呼着身边人,“奶娘,快拿胭脂来给我补补妆,喜子,准备酒水。春玉,将那暖炉的炭火挑得旺旺的。”

    里屋里忙得人仰马翻,谢云岚看看镜中的自己并无半丝狼狈后,又急着唤人,“快去开门,世子爷一定等得急了。”

    丫头开了门,见门口站着一个姿色美丽的年轻女子,不禁怔住了。王府中,不曾听说有年轻的小姐啊?

    柳晴柔看也不看发怔的丫头,直接走了进去,谢云岚笑吟吟的正要开口,一见来人也怔住了,她眉梢马上一挑,冷然开口,“你是谁?”赁直觉来者不善。

    柳晴柔微笑着绕着谢云岚走了一圈,今天那位少年跟她说南宫辰今日大婚,她便坐不住了,她等不及到明天。

    进晋王府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难,她递上南宫辰的一张手札时,门房便让她进了府。南宫辰还给她安排了一所大院子,但她更希望见的却是这位世子妃。

    这女子一身紫色衣裙,如墨的长发只简单的挽了一个坠马髻,一只金步摇斜斜插在发髻里轻轻摇晃着。柳叶眉,杏核眼,鹅蛋脸,走路腰姿轻扭,柔若无骨,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透着娇媚。

    女子看着她并不答话,而是一直笑,开始是嘲笑,接着是冷笑。直笑得谢云岚心头腾起一股无名之火,“放肆!竟敢如此无礼的直视本世子妃!”

    “哦,原本是世子妃妹妹,姐姐这里有礼了。”柳晴柔温和一笑,“阿姆,将礼物送上来。”

    阿姆呈上一个礼盒,谢云岚接也不接,伸手打翻在地,挑眉怒道,“姐姐?你是本世子妃哪门子姐姐?”

    “这是世子妃,你是哪来的?敢如此无礼!”钱奶娘上前一步大喝,伸手便要推柳晴柔。

    柳晴柔眼神一眯抢先一步扬手便是一巴掌甩到钱奶娘的脸上,“大胆奴才!主子们跟前,轮得到你一个下人来说话吗?”

    打得那钱奶娘脑袋一蒙,主子?

    “阿姆,告诉她们我是谁。”柳晴柔声音清冷,“免得下次见了又忘了礼数。”

    阿姆道,“这是晋王世子的表妹,柳姑娘,比世子妃年长半岁,世子妃当喊一声姐姐。世子爷刚才喝多了酒,已在柳姑娘院中歇下了,众位就不要等了。”

    “可听清了?”柳晴柔说完扭身扬长而去。

    “什么——?”谢云岚气得将柳晴柔送来的礼物盒往那门上砸去,“南宫辰,你不能这样待我!”大婚之日,南宫辰就宿在别的女人院里,还纵容那小狐狸精来气她?

    那礼物盒子撞在门框上又啪的掉在地上,一幅锈品弹了出来。

    这锈的图案如此眼熟,那是——

    谢云岚吓得脸色一白,瘫软在地。“不可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