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13章又见南宫辰
    月姨娘吓得说不出话来,“二……二少爷,婢妾……不是那个意思。[请记住 都'市'文'学 W]”

    谢家二少爷——安氏的长子谢诚冷笑一声,“那还不滚!”说完袖子一甩大步进了正屋。

    谢诚继承了谢锦昆的相貌与安氏的毒辣性格。刚刚二十的年纪已让府里上至老夫人下至洒扫的仆人,个个都不敢触他的逆鳞。

    他不仅是谢府的长孙,还因他少年得志,已做到四品中郎将,很得皇上的器重。

    月姨娘哪敢得罪他,吓得提了裙子就跑走了。

    安氏这才舒了口气,笑着将谢诚迎进屋内。

    谢诚进屋后挥退了一众仆人,袍子一撩坐在软榻上,他看了安氏一眼,“娘这是怎么啦,怎么将万无一失的事情处理得这样糟糕?”

    安氏神色一黯,“说来有些奇怪,怎么你安强表哥进了筱园?偏偏那个梁婆老眼昏花的将安强关在屋内,她还信心十足的说守住了夏氏。含害得我与你大舅母产生了误会,安强被打伤了。”

    “安强打伤了就打伤了,又不是娘的问题,推到那梁婆身上就是了,只是娘为什么总怕着大舅母?”对于母亲总在安夫人面前俯低做小,谢诚很是不满。

    “还不是因为你舅舅一家子,总要靠着你大舅舅一家照看啊。”

    谢诚冷含“不过是一群好吃懒做惹事生非的无用之人,娘这样竭力维护舅舅一家,只怕将来会惹出大事。”

    安氏不满的道,“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你亲舅舅,你难道看着他们一家子饿死不成吗?”

    谢诚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母亲心中的执着怎么说也不会改变的,他站起身来,“我还是去顺天府里走一趟,可别让那梁婆的嘴巴坏了事。”

    安氏也是一拍脑门,“对对,得马上去,娘刚才也正想找人去顺天府,都是那个月姨娘哭哭闹闹的乱了娘的分寸了。”

    “她下次再来闹,娘拿出当家主母的气势直接打出去就是,怕她做什么?”

    谢诚颇为不屑,他走了几步又回过身来说道,“我昨日看到南宫辰拿着一块女子的帕子在出神,可那帕子上竟有个清晰的‘婉’字,那八成是谢婉的。娘,谢婉这档事,可千万别让南宫辰怀疑了去,以免节外生枝。最好是叫岚儿去探探他的口风。”

    “他竟然还想着谢婉?”安氏吃了一惊。

    ……

    谢婉的尸身被留了下来没有送到顺天府里继续尸检,倒是出乎云曦的意外。

    谢尚书扬言说要厚葬谢婉,安氏也没有反对,左右不过是一个死人,死人得到再多殊荣还不是死人?能威胁她什么?

    “这里明眼人一看就有问题嘛,顺天府的官是怎么回事?”绿珠冷哼了一声。

    云曦却是笑笑不语,闲闲的喝着茶水。

    绿珠将打听来的所有消息一五一十的说与了云曦听。

    昨日筱园的仆人们都被安氏送到郊外庄子上去了。那都是安氏自己的人,如何发配,她不管。只是这样,便可看出筱园里昨天发生的事,的确不止一个人参与了。

    她至始至终都在一群狼窝里。

    其实五年前她来谢府时,也带了十个人来。

    英儿与春燕是其中的两个侍女。英儿昨天失踪了,春燕不知死活,两个嬷嬷一个在四年前病逝,一个在三年前回家探亲时意外身亡。

    两个做粗活的丫头在四年前因为手脚不干净,安氏建议她杖毙了。还有四个跑腿的小厮在五年前她刚来谢府时,与一伙劫匪勾结抢劫谢府被扭送到了官府,如今发配到哪里了也不得知。

    其实细细想来。安氏早在五年前就开始一步一步的除掉她身边的人,只是那时她太小,太孤苦无依,太需要关爱了。而假面的安氏正好钻了这个空子。

    云曦轻轻抚着茶碗盖,她不会让她的人为她白死。问安氏那是不可能得到英儿与春燕的消息,那么就只有从梁婆这里入手了。

    但是梁婆已被抓,她知道了安氏的太多秘密,只怕会被灭口。

    想到这里,云曦再也坐不住了,裹了件披风出了筱园。

    当她走到东西两院交叉口的花径处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云曦的心狠狠的一阵抽痛。

    是他?

    “这不是……曦妹妹么?真是好久不见啊。听说你昨日病了,身子好些了吗?”那声音一如往日般温润。

    风吹紫竹舞,雪映梅花香。

    他说他愿做筱园的紫竹,看着她这株,不求生生世世千年万年之情,只求这一世相伴到老之缘分。

    说得多么好听,呢喃情话不过是昨日的烟云,早已被风吹过一瞬消逝。

    南宫辰,咱们并不是好久不见,而是才别了一日而已。

    云曦并未看去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袖中的手指正在发抖。

    从五岁时知道与他有婚约开始,从下人们的口中听到未婚夫是位翩翩佳公子开始,从十岁收到他的书信开始,她已将心托付给他了。

    当前世的她父母双亡只身投奔到尚书府时,他微笑的看着无措的她,轻轻吻去她眼角的泪时,她在心中发誓,面前那个男子,是她这世唯一可信赖的人了,这是她将来的夫,她会好好的爱他。

    可是呢——

    她深吸了一口气,淡笑间一切已数眼云烟。

    一身银白狐裘的南宫辰,温润如玉,与谢云曦隔着一条小花径,正微微笑着望着她。

    冬日暖阳里,一丈来远的女子面容清秀,浅浅的笑容如雨后的芙蓉,如墨云般的发丝简单的挽了一个螺丝髻,一只普通的白玉蝴蝶发钗插在发丝上。浅紫色的披风被风吹得微微鼓起,似一朵盛开的紫玉兰。还有那双眼睛的眼神……

    南宫辰心中微微一漾,鬼使神差的迈过花径朝谢云曦走过去。

    云曦眉尖轻挑,闪身往后走了两步,退开在他的三步之外。

    她咬着唇,微微眯起眼眸,嘴角明明溢着一丝笑,眼中却有一抹看透世间的沧桑,夹带酸涩与仇恨,而袖中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在发抖。

    南宫辰今日来谢府纳征,听府里仆人说,下月初六他就会娶谢云岚过门。娇妻美眷,朝中当红大臣一品大员的乘龙快婿。

    这可是他一直梦中所求的,他得意了吧?

    “原来是大姐夫,妹妹还有事,先行一步了。”云曦看也不看她,转身朝院门处走去。

    人已亡,心已死,泪已干,情已断,颜已换,有何可说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