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10章鸡飞狗跳(修)
    安氏被安夫人打得发散钗乱,毫无平日的端庄可言。'都'市'文'学' W 可丫头婆子谁也不敢劝,急得在一旁干跺脚。这可是安夫人,京中赫赫有名的恶妇。

    谢尚书的几个妾室均捂嘴笑起来,她们平日里可没少吃安氏的亏,这时真想拍手称快。又听见老夫人也叫了她们去劝架,三个姨娘便故作惊吓般的护着安氏,实则是乘机落井下石将安氏的胳膊死死的掐住了。

    “老爷,快救我,老爷啊……”安氏急得几乎要哭,心中更是将压着她胳膊的人恨得要死。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将安夫人请下去!”谢尚书叫过来几个发愣的婆子。众人这才将二人分开。

    姨娘们假惺惺的安慰着安氏,安氏今日吃了大亏站在一旁一声不敢吭了,只恶狠狠的看着梁婆,都是这个愚蠢的婆子害的她。

    这时又有下人来报,说是顺天府的刘捕头来了。

    安夫人揪起安氏的衣襟咬牙切齿,“安锈,你竟敢叫了官差来捉我儿子?我会跟你没完!”

    怎么还有官差来了?安氏又急又悔的只想找个洞躲起来。

    谢尚书的头也是两个大,却也只得陪着笑脸上前招呼。

    刘捕头表情淡淡,“谢大人,好说,只是有人到衙门里报案,说贵府有人行凶杀了人,下官奉了顺天府崔大人的命令特来此查案,还请谢大人给个方便。”

    谢尚书恼恨的看向安氏,安氏眼珠转了几转,难道是有人知道了她的计划来了个釜底抽薪?

    刘捕头同几个官差打着手势,已有四人向东厢房那里跑去,不多时便抬出一具尸体。

    安氏此时只想将祸水东引,忙冲刘捕头说道。

    “刘捕头,这事全是我府上的梁婆搞的鬼,她杀了谢婉姑娘,却怕事情败露而嫁祸给了安公子。”安氏一口咬定是梁婆,这样就不会将祸水引到自己身上,也为娘家侄子开脱了罪名。

    “大夫人,奴婢没有,奴婢什么也不知道啊……”梁婆吓得爬到安氏的跟前不停的磕头。“官差大人,是咱府里的三,是三最先进的园子,刚才安少爷也看见了呢。”

    反正安氏不喜欢二夫人母女,没抓住二夫人,将三拉下水,兴许安氏还会保她。

    安强一听云曦的名字顿时眼睛一亮,也顾不上身上的疼了,跟着叫嚷起来。

    “对,就是她,是她约我一起来筱园看竹子的,还要我带上火炉来温酒,刘捕头你看,那亭子里不就有一个火炉么,还有我带的酒。”如果将那小妮子弄到了牢房里,还不是成了他手上的一盘菜?

    又有一个捕快跑过来递给刘捕头一块帕子,“捕头,有证据!”

    “那是三的,一定是她进了东厢房掉在里面了,一定是她害的婉姑娘。我亲眼看见一个女子进了筱园了。”梁婆眼睛一亮叫嚷起来。

    “言娘,云曦为什么来筱园了?”谢尚书看到夏玉言拉着玉曦躲在人群后怒喝一声。

    夏玉言神色惶恐的低下了头。

    “梁嬷嬷确定那是我掉的帕子吗?”云曦从人群里走过来浅笑说道,看也不看谢尚书。

    “这帕子上有个古怪的字,哪位给看看是什么字?”刘捕头将那帕子颠过来倒过去的看了好一会儿。

    月姨娘与谢四双双神色大变。

    “我认识,捕头大人,那是个兔字,是早期的一种文字。”谢云曦从人群后走过来微微一笑,扭头看向四谢云香,“是不是啊,四妹妹?”

    谢云香属兔,喜欢研究各个时期的字体,也自认自己学问大,帕子衣角上都喜欢锈上早期的古文,那种古文到了现在认识的人极少。梁婆子一个连现今的字都认识不多的人哪里会认识?

    “不,不是我,我没来这园子,那帕子是我以前就掉了的。”谢云香惊慌得叫起来。

    当然是以前就掉了的,只是掉在了曦园里,真正的谢云曦晕倒前被谢云香推了一把,当时原主吓得伸手去拽谢云香的衣袖,却不经意的拽了块帕子。

    大约是攥在手里太紧,她醒来时仍在。梁婆来曦园时,一双眼睛极不老实的东瞅西瞅,她故作不经意的掉了帕子,梁婆果真袖了去。

    原来梁婆此时竟拿了来栽袁谁知竟害错了人。“我什么也不知道啊——”谢云香吓得扶着丫头大哭起来。云曦缓缓的朝谢云香走去,故意的踩了一下她的脚。谢云香马上叫起来,“你干什么踩我的脚?”

    “四妹妹,对不起,我不适意的。”说着云曦弯下身来给她拂脚上的泥。

    “谢四请脱下鞋子。”刘捕头突然拦住了谢云香。

    “你干什么?竟敢轻薄谢府?”月姨娘伸手打开刘捕头。

    “谢大人。”刘捕头也不敢跟那一脸恶相的月姨娘争,“下官刚才在石灰池边上看到一个妇人的脚印,而谢四的脚上正好有石灰泥,所以……”

    谢云香吓得尖叫起来,“我没有杀婉姑娘,姨娘,爹,我没有杀人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只是在石灰池边上站了一站……”

    “你个蠢丫头啊……”月姨娘急得直跺脚,安氏却一脸的得意。

    只是站一站吗?云曦淡淡的勾了勾唇角。她看见了谢婉被人扔进了石灰池,却装作没看见一样。在安氏等人都走后,她甚至走到石灰池边上看了看死得透透的谢婉。

    前世的谢婉没有给过她大恩,她可以见死不救,那么今世的谢云曦也没有得罪她,为什么要将之推下假山?她一定要替冤死的原主讨回公道!

    “谢大人得罪了!”刘捕头朝谢尚书谦恭一礼后,朝几个属下招了招手,“人证物证俱全,将谢四带下去!”

    “爹,姨娘,救我啊,我是冤枉的——”谢云香吓得大哭起来。

    什么?人证物证?人证……

    月姨娘又急又慌乱,抓起梁婆就撕打,“四哪里得罪你了?竟然诬陷她!”

    梁婆的衣衫被扯开,一只赤金镯子骨碌碌滚了出来。

    月姨娘当先叫了起来,“大夫人,这不是你平日里戴的镯子吗?”

    安氏吓得魂不守舍,梁婆也是一脸发愣的表情。

    这时却又见一个小厮跑过来,“大夫人,不好了,刚才有小偷进了梁婆屋里,东西倒没有偷成,却发现那些东西都是大夫人您的首饰,还有一张两百两的银票,盖的正是咱们家的印章。”

    小厮的话一落,谢老夫人的脸黑得能滴下墨汁来了,“刘捕头,事情已真相大白了,这梁婆子定是偷窃了本府夫人们的首饰被婉姑娘发现了,梁婆杀了婉姑娘灭口,正好府里四来园里,就被栽赃陷害,人证物证都有,请速速缉拿,还我谢府的安宁。”

    谢老夫人想护着安氏?云曦不可察觉的冷笑。

    刘捕头却是神色淡淡,“抱歉,谢四也有重大嫌疑,也要一并带到顺天府。”

    “谢大人得罪了!”刘捕头朝谢尚书谦恭一礼后,朝几个属下招了招手,“将谢四与梁婆带下去!”

    “爹,姨娘,救我啊,我是冤枉的——”谢云香吓得大哭起来。

    安夫人这时突然说道,“一人下人怎么会有这么多首饰跟银票?真让人好奇啊。”月姨娘心头一亮,一定是安氏这个恶妇害死了婉姑娘,再指使梁婆陷害她女儿,她急得心痛肝痛疯了似的跟安氏厮打起来,“是你害了我女儿,我会跟你没完!”

    “放肆,还不快将月姨娘拉开!”安氏的吼声中几个婆子冲上来拉月姨娘。

    谢尚书急得围着几个女人团团转,一个是妻子一个是爱妾,哪个都舍不得打。“都住手,住手——”

    没人理他。

    “反了!”谢老夫人气不不住的咳嗽。

    安夫人则扶起自己儿子,“下次进园子时多带几个下人,特别是不要惹那些婆子,可别又被人冤枉了。”

    这是赤果果的指桑骂槐。

    至始至终,云曦都在冷笑。所谓的书香门第家风不过如此。几个亲戚的家眷们都站在远处掩唇而笑。

    刘捕头带走了梁婆与谢云香。云曦不动声色的挽着夏玉言,谢府,这只是开了个头而已。

    ------题外话------

    还是求收…o(∩_∩)o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