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98章
    “对,这正是我想说的。更快更多阅读www.longtanshuw.com”景琛花痴脸。

    被迫围观一波恩爱日常的客疏,“……”脑洞如此突破天际,难怪这两人能凑到一起。

    暗六左右看看,将沉默是金的原则奉行到底。

    “即便真如你们所说,我们始终是这世界的过客。”客疏耸了耸肩,“就算有相关的探索任务,归根结底,我们甚至不知道这种变故的源头出在哪,难不成你们还想做救世主?”

    “现在不是正在做吗?”景琛无比自然道。

    客疏不得不佩服,“我发现你的脸皮境界又提升了。”

    “多谢夸奖。”

    言归正传,四人会特意拿出这个问题讨论,无非是担心西大陆变故的背后成因由异魔而起。

    若不是,那么其源头究竟是在哪?

    或者他们真有必要去一趟祭祀殿所在的圣城。

    心念一生,景琛只觉怀中微热,伸手掏了掏,置于掌中的魂玉在发光。

    “石头精又要搞事情啊。”客疏伸手去抓。

    桌面上摊着记录探索进度的牛皮卷,圆润石头在客疏手到来前一跳,从景琛掌中跃到桌面的纸上。

    “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它动。”景琛声音上扬,有些激动。

    “要不怎么说是石头精。”客疏手一拍桌面,石头蹦哒了两下开始滚动。

    “你们看。”凌奕指着地图,上面有魂玉移动后留下的痕迹,画出一条长长的浅蓝色直线,起点是俪珈河部落所在。

    “它想表达什么?”暗六趴在桌面,斗篷下看不清他神色,能感觉视线平视魂玉,“还是在给我们引路?”

    “引路?”客疏立马反应过来,“难不成是在给我们指示西大陆变故的源头?”

    四人面容一肃,盯着不断滚动的石头沉默了。

    蓝线不间断生成,随着石头移动痕迹歪歪曲曲,不时拐过一个大弯,似是在绕过山岳,一片空白中走得像模像样。

    最后,它停留在牛皮纸边缘。哦不,算不上是停下,更像纸业到顶,阻止了它前进的脚步。

    四人面面相觑,景琛拿出一张更大的牛皮纸对边铺下。

    石头滚动继续。

    “我们是按比例画下的地图。”客疏挠头,话语中带了几分不确信,“它还懂这个?”

    凌奕默默吐出三个字,“石头精。”

    客疏无言以对。

    牛皮纸总计铺了三张,可见生灵之玉旨示的位置与他们现在方位相距何其之远。

    “啪嗒。”竖起的石头一侧趴下,恢复成原先圆扁的状态,它身上的蓝光收敛,剩余不多的光逐渐凝成三个字,烙印在牛皮纸上。

    “神息地?”四人异口同声道。

    而后石头便没有任何响动。

    光是三个字就足以吊起人胃口,可惜之后任凭众人怎么询问,魂玉就是一动不动。

    不过好歹是一丝线索,诚然仅凭三个字无法分析出什么。

    果断还是找外援吧。

    景琛将牛皮卷上的线路按比例缩小拓印下,复印了四张,其余人各自想办法,他带着地图去找蓝月奉。

    这些日子他躲在帐中埋头苦干,除了去见蓝月晴那次,就没好好再看过部落。

    想不到一路走来,原先的荒地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随处可见正在施工的房屋建筑,隐约能预见未来建成后的模样。

    地上的花草则被人打理过,许是受之前西北荒地上常年寸草无生的影响,草丛和花枝修剪得格外用心。

    而身边经过的人忙于驻地建设,脸上却洋溢着热情和喜悦,见景琛走来纷纷打招呼。

    才半月时间就已修建到如此规模,相信沙盘上的城镇模型要不了多久就能实现。

    景琛心中感慨,一边欣赏着部落景致,漫步到了蓝月奉所在帐子。

    掀开帘子进去,老族长也在,还有几位后来投诚的部落族长,一群人聚在一起似乎商讨什么。

    “是不是打扰到了你们?”景琛一愣。

    “贤者!啊不,炎神大人!”蓝月奉率先迎上来,“您来得正好,本来我们商议完,也是要去同您汇报的。”

    炎神……景琛不止一次在心里吐槽过,明明新神祭典后来换人了,为毛还要延续这个称呼?

    说到炎神,有好些日子没见到阿修罗,这家伙跟着部落里的小孩还玩疯了吧。

    “汇报什么?”既然蓝月奉说了,景琛索性入到帐里。

    被神迹吸引来的各部落族长纷纷站起,稍稍一躬身,齐声问候道,“炎神大人。”

    这感觉略酸爽,景琛嘴角一抽,学着凌奕平时模样冷高地点了点头,“嗯。”

    “炎神大人。”蓝月奉道,“一部分房屋已建设完成,我们正在商量各部落入住人数的事。”

    砖房比之他们之前住的兽皮帐子好上太多,每个部落自然都想分一杯羹。

    然而目前还未全部建设好,那么就涉及到分配问题,正是眼下他们聚在一起要解决的。

    “有结果了吗?”景琛道。

    “恩。”蓝月奉取出记录着数据的兽皮卷,“按照各部落人员出力的多少,分配的数量都记录在上面,请您过目。”

    景琛接过,随意一扫,笑笑道,“这些你们看着办就好,有什么困难的地方跟我说。”

    “其实我这次来。”景琛将重绘的地图拿出来,“是想向你们打听些事。”

    “大人您请说。”各位族长忙道。

    “不用紧张,小事。”牛皮纸摊开,景琛指着魂玉标记出的小点位置所在,上面神息地三个字已隐去,“你们可有谁认得这是何处?”

    几个脑袋凑过来,盯着地图看了又看,随后皆是摇头,“不曾听闻。”

    “观其距离,应是横跨了大半西大陆吧。”一位族长苦笑道,“我们在场的大多数人,连西北荒地都未出去过。”

    这个问题倒是景琛疏忽了,最后还是老族长指出可以去询问蓝月荆。

    毕竟每任向导继任前,都需要游历大陆。

    要问为什么单单只问蓝月荆,因为西北荒地上的部落与祭祀殿未有交集,自然就不会有向导和祭祀存在。

    帐子有些偏僻,景琛进来时蓝月荆在整理山河盘。

    与第一回见过的那次一样,石盘上投射出虚幻的平面光圈,只是上面的星点不在,代表附近没有拥有山河盘的向导。

    觉察到人进来,蓝月荆收起脸上一闪而过的没落,看向景琛笑道,“炎神大人怎么有空到我这来坐。”

    当初蓝月芒将人带回来时,他其实并不认同这位来自西大陆的贤者。

    等后来发生过一些事,和部落的系列转变,才逐渐接受了这位新上任的神明。

    故而他的态度说不上崇敬,只能算友好。

    “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景琛自觉拿出地图摊开,指着代表神息地的那点道,“您可知晓此地是在西大陆的哪片区域?”

    将山河盘收起搁在一旁,蓝月荆接过地图。

    上面只有俪珈河部落周围的区域尚算清晰,而景琛指出的那点,真的只能算是一个小点,旁边甚至没有可以参考的地标。

    蓝月荆,“……”会有人拿着一条线就来问这是什么地方?确定不是逗我?

    看对方表情,景琛知道是有些难为人了,可惜生灵之玉太坑,他也就只能拿来坑别人,“咳咳,不用太精确,告诉我大概是个什么位置就行。”

    蓝月荆抬头看他一眼,想了想问道,“若是不急的话,炎神大人可将地图留下,待我查阅古籍,有结果再向您汇报。”

    “不急不急。”景琛摆手,“半月内给我答复就可以了。”

    半个月是预计的城池整体建设完成的时间,届时他们会离开西北荒地,在探索小世界的时限到来之前,探查引发西大陆异变的源头。

    告别蓝月荆,景琛回去与其他人汇合,发现他们得到的反馈亦是如此。

    一来地图太过简陋,二者部落里的人实力有限,无法完成长距离的探索,神息地的找寻就只能暂时搁浅。

    入夜。

    景琛刚回到休息的帐子,便被凌奕从后边拥住。

    “听客疏说,你对我最近的行程很有怨言?”凌奕的话语很轻,气吹得耳侧发痒。

    景琛摸摸耳朵,“那个大嘴巴啊。”侧过头,飞快在凌奕脸颊亲了一口,“我很好奇他在暗宗里都经历了什么,现在变得这么活泼,嗯,而且八卦。”

    “不过他说的对。”景琛语气颇为哀怨,“你最近都早出晚归,我们有段时间没好好说过话了。”

    “你这,算是撒娇?”

    “必须是!”

    “那我收到了。”凌奕将景琛抱起,贴着他耳侧笑道,“本以为会是我先忍不住。”

    夜很漫长……

    隔天一早客疏就到帐子门口来晃悠,好不容易等到景琛出来,便装作若无其事地逛过去,“哎呦,看你春光满面,想必昨晚一定过得不错。”

    卧槽!别以为我没看到你是特意在这等我,就没见过这么无聊的人!

    景琛立刻反唇相讥,“是啊,快活的很呢,可怜某人独守空房,寂寞难耐哟。”

    惨遭暴击的客疏后退三步,深呼口气,“不好意思,忽然发现我们没有共同语言,师侄,你来说!”

    默默站在一旁的暗六抖了抖,慌忙上前,气都不带喘一下道,“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们抓到一个偷食者他说自己来自蛮荒驭兽宗我们想这件事有必要让你知道。”

    一口气将话说完,暗六默默退回原处,继续当他的壁花。

    “同宗的?”景琛奇道,“男的女的?”

    性别一划下来,按照性格推断,差不多也能猜到是谁。

    “额,事实上。”暗六小声道,“偷吃的是一只白虎。”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番茄不是西红柿妹纸的地雷(づ ̄ 3 ̄)づ

    感谢柒柒妹纸的地雷(づ ̄ 3 ̄)づ

    感谢醉梦/.......妹纸的地雷(づ ̄ 3 ̄)づ

    感谢狐狸尾巴妹纸的地雷(づ ̄ 3 ̄)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