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85章
    作为临近五彩湖的城池之一,崎库城同时是水神部落平常走动的地方。龙?坛?书?网M.longtanshuw.com

    昨天城池被焚烧的时候他正好在场,看到了那漫天的暗金色火焰。

    似灼烧万物,无有穷尽,直将大半兽皮帐子烧毁,余下满地废墟。

    今天再看到这同样颜色的火焰,水神部落的首领不免胆寒,喃喃道,“果然如萨什祭祀所说,异族人降临了吗?”

    眼前这看似可以焚毁万物的火焰,本不该出现在深蓝大陆!

    “所有人撤退。”首领举起手中铁矛,用力往空中一挥,大喊道。

    这一声后,四周仍有箭簇嗖嗖擦过身际,但攻击频率减少了。

    接着草丛里响起踩踏远去的动静,水神部落的人来得快去得也快,一时间消失得干净。

    只留下还在燃烧着的火焰,和不时从四周传来的哀嚎声。

    阿修罗坐在被火焰包裹着的中心,手里拿着不知从哪抢来的鸡腿,转着乌溜溜大眼睛,两颊一鼓一鼓地吃着。

    “情况如何?”狩猎小队的人带着伤亡消息聚过来,蓝月奉焦急问道。

    蓝月山神色古怪,“没出现亡者,仅有几个受了稍重些的伤,不过是混乱踩踏所致,至于水神部落的箭伤,皆是轻伤。”

    蓝月奉愣了愣神,呆呆道,“没有烧伤的吗?”

    待将视线落到环绕的火焰上,才发现暗金色的亮芒虽大团大团看起来相当唬人,却极有控制力地悬浮空中,没有沾染到兽皮帐子,更别提伤人。

    蓝月山也是早发现这个问题,轻叹道,“多亏了……新神?”他看向啃着鸡腿的阿修罗,觉得心目中神的形象有些幻灭。

    蓝月奉扯了扯嘴角,自己明明指望的是另外两位贤者好嘛,用力点头,“对!以后他就是我们俪珈河部落的新神!”

    “新神!”

    “新神!”

    经过揭露蓝石病的恐慌,而后遭遇水神部落的偷袭,脆弱的部落似乎终于找到主心骨,一遍又一遍叫喊起来,仿佛这样便能从心底带给他们力量。

    赶过来抓熊孩子的景琛,“……”

    客疏轻咦一声,“我们错过了什么吗?”

    景琛咬牙,“我决定等回去跟小玉告状,必须让你为自己的懒惰付出代价!”

    喂喂,你不会是被气昏头了吧?客疏觉得自己是被无辜波及的——打乱你深入土著内部计划的又不是我。

    “呀?”阿修罗一见到景琛就张开双手求抱,还分外自豪地扬起手中鸡腿往前递,“呀呀呀!”你看我有很小口地吃,没有整个吞掉哦!

    一点不想搭话的景琛默默抬起手又放下,这么多人面前先给你点面子,咱们的帐慢慢算!

    经过这次族会的折腾,部落里的人对于迁徙再没有任何异议。

    水神部落的攻击暗示了宗族和祭祀殿对他们的不满,那么这个地方必然不能再呆下去,比起西北荒地的险恶,还是命更重要一些。

    更何况蓝石病,是压在他们每个人心头的一座大山。

    自知道蓝石能造就贤者这个秘密起,他们就已没有回头路。

    众人齐心,东西整理得飞快,不到一天工夫,所有打包完成。

    “对不住,不该将两位贤者牵扯进来的,毕竟这是我们部落自己的事,阿修罗他……”蓝月芒顿了顿,正在适应即将被更换的信仰,“新神尚需要祭祀殿的医治,没想到会出这种事。”

    “新神?”景琛侧头看伏在自己背后睡去的阿修罗,小嘴一开一合打着泡泡,天真无害。

    “我很想知道你们对神的定位,信仰是能随意更换的吗?”景琛奇怪道。

    涉及这方面的事,难道不是应该慎之又慎,怎会族长一句话就能决定?

    “不,大多部落一生只供奉一位。”蓝月芒说这话时,身上散发着从内心出来的消沉。

    “不过。”他沉默良久,抬起头,手握成拳击在心口,“我们更忠于自己的本心。”

    “是个不错的孩子。”风祭声音响在耳畔。

    景琛,“……有段时间没听你开口,露面的原因竟不是因为我,可真是伤感情。”

    风祭挑眉,“有你小情人的消息啦?”

    言外之意分明是,人都还没找到,你还有闲心伤心?

    这句话的效果是一击必杀,景琛整个人都焉了。

    好嘛,用天火构建起的连接没有一点反应,早知当初应该将阿修罗和冥烈换一换,说不定现在就媳妇抱着,热汤喝着了。

    而不是……景琛无声扫过客疏,无声收回视线,为毛他现在要跟这个抢走小玉的人一起!

    你那眼神是几个意思?客疏眯眼,“看起来你对我有意见?”

    景琛转过脸,相当违心道,“没。”

    蓝月芒左右看看,心道两位不愧是一起横跨深蓝雪峰的至交,感情真不错。

    “我接下来会护送族人与炎山部落会合,然后去宗族救回月晴。”蓝月芒道,“两位接下来有何打算?是要继续游历大陆,给新神寻药吗?”

    每次面对蓝月芒提出关于阿修罗的问题,景琛总是无言以对,无奈道,“就目前看来,我带阿修罗离开会不会有些难度?”

    部落的神相当于一族的图腾与标志,现在他们放弃月神改换信仰,自己却带着所谓的新神离开,未免有些不厚道。

    “没有人能阻止您。”蓝月芒脸上流露出一种复杂表情,迟疑道,“方便的话,还是请您在完成新神祭祀后离开吧。”

    “新神祭祀?”

    “是供奉新神的仪式,请天地作证,仪式过后才算正式改换信仰。”

    说来不无道理,换神这么郑重的事,没个仪式倒也说不过去。景琛恍然,“说起来我有个问题,总听你说祭祀,你们西大陆上,没有祭司吗?”

    不要问他为什么会在这一个小字眼上抠细节,直觉告诉他,这上面总有说不出的古怪。

    “由我来为您解答吧。”蓝月荆拄着拐杖走来,他的步子很慢,像是脚底没离地拖着走。

    “向导,您怎么来了。”蓝月芒转过身来,“是准备出发了?”

    “嗯,马上要启程。”蓝月荆缓步走来,树枝做成的简易拐杖下端在泥地上留下一个个坑洞,“你去看看还有没什么东西落下。”

    蓝月芒应下,与景琛点头示意后便径直离开。

    “您故意将他支开,难不成祭祀与祭司之间有段故事?”景琛好笑道。

    其实他不过随口一问,但看蓝月荆神色,这件事好像并不简单。

    “您会提起这个问题,想必东大陆上应是有祭司存在的吧。”蓝月荆用沙哑的声音道,“依照古老文献记载,其实早在五百多年前,东西大陆本是一体,且皆以祭司称呼那些能沟通天地,传达诸神意志的人。”

    东大陆上的事我还真不知道,算是误打误撞了?景琛适时接话问道,“那为何后来改换称呼?”

    蓝月荆停下步子,双手交握,撑在拐杖上端,“因为深蓝雪峰,诸神送它到来,隔出了东西两块大陆。”

    “而后在接下来的三百年里,祭司再听不到上天意旨,贤者的力量也逐渐消失,直到两百年前,祭司殿改为祭祀殿,才停止这种能力消退。”

    “蓝石病是那时候开始的吧?”景琛思索着道,“以蓝石觉醒贤者,造成能力消退停止的假象。”

    “应说蓝石病大规模蔓延开,是从那时候开始。”蓝月荆道,“其实自深蓝雪峰出现,蓝石病就已存在,只是得病的人不多。”

    “不过你说的对,以人供养蓝石,来获取本不该存在的能力,的确是一个人命堆砌的假象。”

    “祭司殿改名。”老人感叹道,“是那段历史的句点,何尝不是真正动乱的开始。西北荒地,早已塞不进更多人了。”

    事情追溯到五百多年前,加上景琛和客疏都是外来者,要他们理解这段历史并感同身受着实难了点。

    好在蓝月荆估摸也仅是想找人说说话,并不打探东大陆的事,让他们大松口气。

    等老人离开,俪珈河部落的人都聚集在出口哨塔位置,四下再无他人。

    “我们进入蓝叶小世界前,你记不记得有一个必做的探索任务?”景琛忽然问道。

    客疏起初没反应过来,本来进小世界就不是他所愿,“异魔搜索任务?”

    异魔搜索任务,跟寻找世界核心基石一样,是每个新生小世界的必有任务。

    它决定了这方小世界在三个月后的未来,是被引渡到小联盟,还是作为流放小世界,不再连接沟通地符界的通道。

    “你不会怀疑有异魔吧?”客疏登时一个激灵,“整个蓝叶小世界人的去留,可都挂在这个任务上。”

    “你见过哪方小世界是用吞噬人心来作为觉醒的方式?”

    “……我见过的小世界不多。”

    “那倒也是。”景琛拍了拍脑门,“是不该问你。”

    客疏,“……”那你还想问谁?这里就我们两个,难不成问阿修罗?

    “世界初成,我无法去到外面,便无法感知。”多宝塔中,风祭出言,“但你有魂玉在身,世界意志让你觉察到的,绝非无中生有。”

    出发前最后一刻钟,蓝月芒来招呼起程了。

    “我们商量过,决定跟你去宗族。”景琛边走边道。

    这对蓝月芒来说可是个天大喜讯,强压心头激动,“会不会太麻烦你们?”

    客疏耸耸肩,“反正也是闲着……啊,我是说,正好去捉一个祭祀来,给阿修罗看看病。”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归期丶汉纸的地雷(づ ̄ 3 ̄)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